黑色幽默超爆笑吐嘈小說「志願是殺手」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小殘送妳保險套?】MSN上,大依。
  【嗯嗯~】
  【哇~想不到他這麼大膽,他平常很乖的。】
  【乖?他哪裡乖了?】
  【他雖然很愛耍寶,可是人其實很正直善良。】
  正直?善良?
  【可是他看起來感覺就像很會騙女生的樣子。】
  【他不會騙女孩子啦~他連女朋友都沒交過。】
  沒交過女朋友!?
  【真的假的?看起來不像啊~】
  【真的,他從來沒追過人,因為他眼光太高了,妳是他第一個追的人唷~】
  我…我該感到高興嗎?
  【我覺得你們兩個蠻配的,要不要試著接受他?】
  【……】
  【???】
  【不好意思我有事先下了,掰掰~】
  【嗯~改天再聊吧~掰掰~】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嚕嚕和艾巴

 

  男寵到來的第三天,星期日,也就是今天,又多來了兩個人,家裡著實變得很熱鬧,很吵。

  來的兩個都是女的,是僕人的朋友,之前提到過的,嚕嚕和艾巴。

  先跟大家介紹一下吧…

  嚕嚕,不知道為什麼叫嚕嚕,僕人的高中同學,蠻矮的,目測大約一百五十幾,短髮,看起很浩呆*,實際上也很浩呆,不過聽說功課很好,目前單身中。

  艾巴,因為長得有點像潔西卡艾巴,所以被叫做艾巴,這個綽號是大學才有的,聽說她在高中時的綽號很難聽。她也是僕人的高中同學,長得蠻漂亮的,身材也不錯,不過身高還不夠高,沒辦法當走秀的模特兒,所以現在在當平面模特兒,感覺很臭屁。

  這兩個人當中我比較喜歡艾巴,不是因為她漂亮,她漂不漂亮對我這隻貓來說都沒有吸引力,我喜歡她是因為她每次都會帶小魚乾來給我吃,而嚕嚕從來沒有帶過東西給我,甚至還不小心踩到我的尾巴一次。

  【疑~阿剉(台語發音:ㄘㄨㄚˋ)!好久不見耶~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艾巴看到開門的是男寵,吃驚了一下。

  嗯~原來男寵的外號叫阿剉啊~聽起來就很孬…

  【嗨~阿剉~】嚕嚕低調的打招呼,跟著艾巴屁股後面走進來。她總是像背後靈一樣,走路喜歡黏在人後面。

  【哈哈~真的好久不見了,我前天才回來的…】剛睡醒的男寵撐起笑,裝熱情招呼。喔對了~現在是早上十點,僕人和男寵這兩隻豬睡到現在。

  【咪~~咪啾~妳在哪裡?】艾巴隨便的跟男寵打過招呼,就飄去找僕人了。

  【偶~偶窄耍羊啦~(我在刷牙啦~)。】僕人咬著牙刷從浴室探出頭。

  【喔喔~那~可可~妳在哪裡?】艾巴又飄過來。

  我在妳腳下啦~我輕喵一聲。

  【原來妳在這裡啊~來~吃魚乾~】艾巴從懷中掏出魚乾,遞給我吃。

  唔唔~還是艾巴最好了喵~我幸福的吃著。

  【唉呀~可可還沒吃早餐,不能吃零食啦~】僕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刷完牙,忽然冒出,把我拎起。

  喂喂~我是隻貓呀~吃魚有什麼不對了?有魚吃誰要吃飼料啊~我拼命掙扎。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假想敵撲戲

 

  到了晚上,在男寵以性命要脅下,僕人終於肯踏出家門,跟男寵到外面吃飯去了。不過他們雖然走了,我卻得看家,因為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要是偷溜出去,他們回來沒看到我,天知道那個傻僕人會不會去報警?雖然僕人常常對我不仁,但她畢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對她不義啊喵~

  好啦~也就是說,這段時間我只好自己找點樂子打發啦~

  嗯~要做什麼勒?球已經被我玩到不見了,雖然是可以隨便找個東西代替啦~不過球比較會滾,其他東西的質感就沒這麼優了…

  呃…現在想想,我其實也蠻空虛的,現在忽然覺得有人在家真好,至少會開電視來看,雖然不一定是我喜歡的節目,但至少有事做,我想…我可能會是史上第一隻看電視看到近視的貓吧?

  唉~既然沒有辦法看電視,又找不到球,看來~只好用那種最克難的玩法吧~

  說到這種玩法呀~嘿嘿嘿~那可是所有的貓都會的喔!完全不需要任何道具,也不需要任何高超的技術,更不需要呼朋引伴,省錢又省能源,解悶又加鍛鍊身體,真是值得推廣給全國民眾的好運動啊!

 

  那那那~到底~到底是什麼這麼好玩、省錢又健康呢?那就是…「假想敵撲戲」啦!

 

  什麼?到底什麼是「假想敵撲戲」?別急別急~讓本貓細細說給你聽…

 

  所謂的「假想敵撲戲」呢~顧名思義,就是要假想有一個敵人在你面前,至於他是什麼樣的敵人則由自己想像,可以是貓、可以是人、也可以是隻兇猛的大老虎!至於為什麼他為什麼會成為你的敵人呢?那也是由自己發揮啦~可以是純粹看他不爽、可以是他踩了你的尾巴、更可以就只是拳頭癢…

  確定了假想敵,之後要幹麻呢?

  打他呀!要不然幹麻要假想敵呢?

  用盡全力痛扁他、抓他、撲倒他,使出所有渾身解數跟他纏鬥,拿出所有拿手絕活,扁到他對你俯首稱臣!好!上吧!

 

  假想敵撲戲,GO!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雨聲紛沓
徬徨的腳步
巷弄間徘徊
百萬次舉足
 
迂迴的言語
試探的身影
印了一片地的鞋印
印了整座城市的嘆息

委實難決
脫口的詞句
月不告而白
雨聲紛沓
蹉跎著告白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09 Fri 2010 00:55
  • 朦朧

一針一線
疏密的縫著
若有似無的黑絲
將你包圍

寄情薄紗般輕薄
輕攏你清麗斑駁的胴體
那薄紗底透出
跡痕是多少次淚凝?

既是毫不避諱的遮掩
亦是赤裸的展現
微亮通透
一生一世一剎的容顏

捻針的手
尚自顫抖
為了下一針
而停 而留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