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魔詩篇寫到第五篇了,在寫作的同時我常常回顧前篇

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人魔詩篇該有的感覺,和抓前面鋪的梗來用

不知道其他的小說家會不會跟我一樣無聊

會在收尋器上收尋自己的筆名自己的作品(感覺好變態喔!)

其實我只是想看看大家對於我和我的作品的評論

因為光從部落格上其實我很難得到這方面的訊息(你看那可悲的瀏覽人次!)

 

人魔詩篇血故事在博客來有被網友評論

很明顯的是貶,而且還很用心引用句子來批評

一直對外宣稱自己很有品的我,其實內心知道自己很沒品

只是為了形象很愛裝而已(標準處女座 哈~)

看了人家對我的作品批評,不管人家對不對,當下就是很不爽

不過就跟大家常說的一樣,做人要謙虛,要虛心受教

對於人家的批評要接受並改進

所以以後要批評我的請繼續、盡量(其實我想多看一些關於自己的評論)

雖然我看到絕對會不爽的,但不用因此有所顧忌

不要無理的漫罵或人身攻擊就好

像博客來這個評論其實就不錯,抒發自己的想法

表明他覺得不好的地方,甚至還分析,並直接大方承認自己不喜歡

這比網路常見的無腦嘴砲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在寫小說這方面自己算不算有天份,其實至今仍然對於自己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雖然出了一本書,但這並不算有什麼好驕傲
不知道這本書實際的銷售量,但從各種管道可以得知
這本書賣的並不是很好,或者恐怕可以大膽的說「這本書賣得他媽爛透了!」
這也可以理解蓋亞總編沈大美女始終沒有透露銷售情況給我知道(怕我難過吧?)
而續集都在第一集最後打廣告了(文宣我寫的喔!),卻遲遲沒有下文

關於寫小說這件事,我可以說原本的我確是毫無天份
有的只是一股熱情!
從小我就對於寫一些有的沒的很有興趣
國中的時候我寫了一堆不知道是歌還是詩的東西自以為很屌
那些東西在經過數年的琢磨後變成了詩或變成了歌或乾脆被我丟掉
國中的時候我還寫了一大堆斷頭小說
武俠、戰爭、懸疑、不知所云的都有
不只是斷頭,它們通通被我很乾脆的放棄掉
因為成長之後的我明白那些點子可能有價值,但那種文筆絕對是垃圾

從小我就很愛胡思亂想,我想很多人都會這樣
看了些電影、看了些漫畫、看了些小說
然後就開始在腦中創造自己的人物自己的故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病? 

 

  超舒服的一覺。

  只有假日,僕人才能夠睡到自然醒,不過不能再讓她繼續睡下去了,因為我的肚子好餓。

  【喵喔~】快起來唷~太陽公公曬屁股囉~我的巴豆妖*囉~我叫著,一邊用鬍子搔她癢。

  【嗯~好啦~可可~我起來了啦~】僕人打著呵欠,伸了個懶腰,睡眼惺忪的拿起鬧鐘看。

  【欸~我又睡到十二點了!對不起,妳很餓了吧?馬麻馬上弄給妳吃吼~】僕人不愧是僕人,迅速的刷牙洗臉後,就去幫我準備吃的。

  我滿意的看著僕人張羅我的早餐,瞥眼看看客廳裡的男寵,他起來很久了,桌上有一份早餐。

  【咪啾,弄好了就趕快來吃早餐,妳怎麼還是一樣,每到假日就睡到這麼晚?】男寵溫柔的說。

  喔喔~原來他也有體貼的一面啊~

  【沒辦法啊~每天都睡不飽,只好拿假日來補眠啊~】僕人笑吟吟的將飼料和雞肉罐頭攪拌均勻,然後放在我平時用膳的地方,才去吃她的早餐,真是忠心。

  【你吃過了喔?】僕人啃著牛肉漢堡。

  【當然啦~誰像妳睡這麼晚。】男寵轉開電視。

  【怎麼不叫我?】僕人邊咀嚼著邊含含糊糊的問。

  【看妳睡得這麼甜,捨不得叫妳啊~】男寵肉麻的說,把僕人逗得笑了。

  我想吐,不過男寵還真的進來房間過幾次,像是想叫醒僕人,不過看到我就打退堂鼓了。

  【咪啾啊~】隔了一會男寵再度開口。

  【嗯哼?】僕人喝著奶茶,用鼻孔回應。

  【那件事妳考慮的怎麼樣?】

  僕人的奶茶吸到一半,又吐了回去。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台

 

  陽台上,月亮很大,晚風徐徐吹來,很涼。

  男寵「挫」*了一下。

  怎麼,現在才注意到我啊?

  由於我據在門前,而他根本不敢靠近我,所以他被困死在陽台了。

  男寵猛吸著菸,直盯著我看。

  我說你看我幹嘛啊?我又不會對你怎樣,要對你怎樣早就對你怎樣了,還等到現在?我不屑的喵了一聲,大大方方的坐下來。

  男寵皺皺眉頭,看唯一的出入被堵,逃生無望,他也只好放棄,把眼神移開,當我不存在,繼續抽他的菸。

 

  自以為帥…

 

  好啦~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了吧?為什麼兩個愛愛可以愛到一個嘆氣一個哭,現在這裡沒有外人,可以告訴我了吧?我喵喵的叫著,可是他根本不可能聽得懂。

  果然…這個僕人的男寵,似乎打算徹底把我當空氣,連回過頭來都沒有,繼續哈他的菸。

  喵的勒~這根會發出臭臭的煙的怪東西到底有什麼好,怎麼常在電視裡看到有人在抽呢?我靠過去聞。

  【哇~】我才輕輕用鼻頭碰到男寵的褲管,他忽然哀嚎了一聲,整個人跳起來,差點沒直接跳下去,這裡是二樓耶~你反應也太大了吧!貓掉下去是不會怎樣,人掉下去我看會殘廢吧?

  唉呀~不要這麼怕啦~一個大男人這麼怕貓是要怎麼保護我的僕人啊?我伸出爪子挑弄他,他整個人都在發抖。

  唉~雖然我打從心裡鄙視他,但他畢竟是僕人的男寵,是僕人愛的男人,身為主人的我應該要寬宏大量,並且給予僕人關愛,我就表達一下善意吧!

  我破例用頭磨這個今天才第一次見面的傢伙,而且一磨再磨(用頭磨人是貓表示好感的方式),怎麼樣~我夠體貼吧?是不是覺得很感動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愛

 

  兩個神經病又玩了一個多小時才罷手,這時我的手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喂喂~可以了吧?快來陪我玩啦~】我向僕人大聲抗議,雖然平時我並不怎麼喜歡僕人陪我玩,但是我看他們兩個這麼開心就很不爽。

  我喵的很大聲,僕人卻像是完全沒聽到,自顧著跟男寵說話,兩個人邊走邊走進房間,我跟著進去,奇怪,今天這麼早就要睡嗎?

  【啊到底要不要陪我玩嘛~】我更大聲的喵,僕人終於注意到我了。

  【疑~可可妳怎麼跟進來了?】僕人一臉害羞。

  害羞啥?我又不是沒進來過妳房間,我每天都還睡在這,為什麼不能進來?我大聲質問。

  【今天不可以唷~可可在外面睡吧~】僕人雙手合十,抱歉的說,然後拎著我,將我放到門外,吐吐舌,關上門。

  這…這是什麼情形啊?為什麼我不能進去啊?我要睡軟軟的床啦~僕人妳太過份了,有了男寵就把我趕出房外,哪有這樣的啦喵~

  我一整個怒,邊狂喵邊狂抓房門大聲抗議,太過份~太過份啦~~

  我狂抓狂喵了一陣,僕人完全沒有要開門的意思,而我也累了,唉~放棄…這個沒良心的,我一定要報仇!

 

  在房門外發呆了一陣,似乎聽到房內有低語聲,我豎起耳朵,是僕人和男寵在說話,雖然隔了一扇門,他們講的又很小聲,但是貓的聽覺很靈敏,我還是能清楚聽到他們的談話,大概就是

「喂~你有沒有想我啊?」「當然有啊~我每天都好想妳!」之類的沒營養對話。

  兩個人情話綿綿了好一會,開始有些奇怪的聲音,什麼「哼哼~」「嗯嗯~」「唔~」「討厭啦~」之類的…

  疑~這種聲音,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好像是電視上…我努力回想。

  一男一女…情侶關係…在同一個房間裡…床上…呃…我知道了,原來是要做那檔事,難怪要把我趕出來,喵的啊~我也害羞起來了啦~

  唉呀~真是的,這種事可以跟我說嘛~害羞什麼勒?好好跟我說我就不會跟進去啦~我可是隻明理的貓耶~說是這樣說,不過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我聽得懂人話啊~唉唉~既然把我當貓,幹麻還害羞勒?人類就是這樣,不像狗,在哪裡都搞得起來,完全不在意周遭的眼光。

  既然知道他們是在做那檔事了,那我就更要聽下去了,雖然我是隻貓,聽人類愛愛的聲音根本不會有反應,但是我好奇嘛~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Wii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沒辦法抗拒球!

  只要看到球在我面前滾動~滾動~然後停下來,就會忍不住衝上去撥,讓它繼續滾,喔~球真是讓我又愛又恨啊~

  在我興奮的玩了兩個小時的球後,他們也終於看完日劇了,照例,僕人又哭得唏哩嘩啦的,只不過原本是抱著我哭,現在變成給男寵抱著哭,嘖嘖~

  球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想說僕人要來跟我玩了,沒想到接下來,僕人居然搬出Wii,跟男寵兩個人開心的玩了起來。

  唉~人類的生活就是離不開螢幕,就連娛樂也是,看著他們對著螢幕張牙舞爪,真像是一對白痴。

  【喂喂喂~不要玩這個沒營養的東西啦~來陪我玩啦~】我大聲抗議,輕咬僕人的腳趾。

  【唉唷~好痛~】

  【活該~誰叫妳不理我嘛~】

  【妳要一起玩嗎?】僕人摸摸腳,一臉天真的看著我。

  【……】我看起來像是要一起玩嗎?

  僕人的男寵一臉驚恐的看著我…

  喂喂~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好嗎?

  【好耶~可可一起來玩吧~】僕人興奮的拉著我的手,也就是前肢,操弄著Wii。

  等等~妳誤會了啊~我是要阻止你們玩下去,不是要玩呀~

  我喵喵大叫,試圖抗拒,但是貓的力氣跟人是不能比的,就算是個弱女子,我還是得任她擺佈啊~而且她似乎把我的哀嚎誤解成開心的叫了,愈玩愈High,渾沒發覺男寵在旁邊一臉的無言,我想,要跟一隻由人操控的貓打Wii,他應該覺得很鱉吧~

  結果,事實不如我所想,他似乎因為不想輸給一隻貓而燃起了鬥志,那團熊熊的烈火彷彿要從眼中噴出,喵的勒~你不用對一隻貓認真吧~而且重點是我根本身不由己啊~果然是僕人的男寵,兩個一樣的蠢,就這樣~一人一貓的莫名其妙對決,轟轟烈烈的展開激鬥!

  老實說我完全看不懂啊~雖然我有一顆人類的心,但是身為貓的我,對這種電玩毫無興趣,更不可能有研究,當然也就看不懂,也不可能會玩。

  其實我看不看得懂、會不會玩根本不是重點,因為就算我看得懂也會玩,憑我一隻貓是要怎麼玩?我連抓都抓不起來呀~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劇

 

  晚餐後。

  嗯~僕人弄的豆瓣魚真是美味啊~嚼的愈久,愈有股香味從齒縫間透出來,久久不曾散去,啊~美味的豆瓣魚,讓我成了詩人,不!是詩貓!

  通常呢~僕人若是有下廚,飯後就會去洗碗,然後誆我進去,惡劣的用水潑我,樂此不疲,不過今天洗碗卻換成了僕人的男寵,嗯嗯~看來這個俗辣還有點用嘛~

 

  我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現在僕人正倚在廚房門口,跟她的男寵調情,電視終於歸我啦~哈哈~今天,我一定要用我的貓爪,成功的操控遙控器!

  首先,我得先找到遙控器,僕人這個迷糊蛋每次都亂丟,客廳又亂,這次又不知道埋在哪個枕頭下了?嗯~我翻翻看喔~在哪裡?在哪裡?我東翻翻、西找找,唉呀~找到了。

  我開心的叼著遙控器,放到桌上,對準電視機,好啊~現在要看哪一台?看個新聞吧?新聞是哪一台?僕人幾乎都不看新聞的,管他的,反正先轉台就對了,因為現在正播著連我這隻貓都看不下去的天線寶寶,快快~快轉台。

  我抬起貓爪,小心翼翼,調好角度,對準按下,唉呀唉呀~怎麼按到數字鍵了啦~啊勒~畫面頓時變得霧煞煞,並傳來刺耳又吵雜的聲音,我轉到一百多台去了,唉~喵~

  僕人聽到電視吵雜的聲音,匆匆奔了過來,捏捏我的耳朵,【可可!不可以頑皮喔~】

  吼~我只是想看電視嘛~不要捏我耳朵啦喵~我最討厭人家捏我耳朵了!我作勢要抓她。

  【不可以!爪子縮回去,這樣壞壞妳知道嗎?】僕人佯怒說。

  好啦好啦~知道啦~又不會真的抓妳,誰叫妳每次都捏我耳朵,我不爽的喵。

 

  洗完碗,僕人放租來的日劇DVD來看,平常都是她抱著我看,雖然我根本不喜歡看,每次都看到睡著,但看到僕人和男寵兩個相依偎在沙發上,完全沒有我的容身之地,我還是有點不爽。

  【喵喵喵喵~~】看什麼日劇啊~每次都哭得唏哩嘩啦的,不要看了啦~我試圖擋住電視,不過我太小隻了。

  【去去~可可,去旁邊玩去。】僕人像是在趕羊一樣的揮手趕我,另一隻手已經抓好一包衛生紙。

  可惡!居然敢趕我!妳可是我的僕人耶~居然為了一個男寵攆我走!我不悅的喵,但還是走到一旁,反正我又不喜歡看日劇,不用被她死抱著,反而落得輕鬆,這下我可以自己玩自己的了。嗯~來玩球吧~我找找看吼~呃…球不見了!僕人買給我的好幾顆球,都不知道被我玩到哪去了,真是~

  我氣急敗壞的在每個角落找,卻一直感覺有道視線射向我。果然~是那個男寵,放著日劇不看,眼睛一直死盯著我,看來只要我在客廳他就無法安心吧~但我又為什麼要離開呢?這可是我的地盤,他不過就是僕人的男寵。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僕人的男寵

 

  客廳裡,一人一貓,沉默的對峙。

 

  不是我想看著他,是他先一直盯著我,逼得我不得不瞪回去,可不是我對他有什麼意思。畢竟,他是人我是貓,人貓殊途啊~而且就算我是隻母貓,卻有一顆男人的心啊~所以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啊他到底是誰?

 

  嗯~好香好香,這個味道,應該是豆瓣魚,果然,僕人端出豆瓣魚放到餐桌上,我迫不及待的衝上去。

  【不可以唷~等一下才可以吃,知道嗎?】僕人攔住我。

  知道啦知道啦~我又沒有要跳到餐桌上,先聞一下不行喔~上次跳到餐桌上被她唸了一整天,我可不想再來一次。

  僕人放下盤子後繞到客廳去,跟那個男的說了幾句話,然後跟他「啵」了一下,才回到廚房。

 

  啵啵啵啵了一下?

 

  什麼!原來你們是這種關係!我怎麼都不知道?太扯了吧?雖然這個男的看起來沒什麼不好,算是相貌堂堂,只是很俗辣*,可是…可是…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哇哇哇哇~~

  一直以來,我以為我很了解我的僕人,一直以來,我以為僕人對我很是忠心,沒想到她居然瞞著我,偷偷交了男朋友,還為了他下廚,雖然說這樣我也能分到好處啦~但還是非常令我不爽啊喵~

  所以,僕人接下來端上麻婆豆腐、炒羊肉、炒高麗菜、玉米濃湯,我連正眼也不看她一眼,因為我在生她的氣,今晚,我要絕食抗議!

 

  【來唷~可可,妳的晚餐來囉~】僕人夾了半尾魚到我的盆子裡,邪惡的笑。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7 陌生男子

 

  在外溜達了一天,我終於回家,啊~今天真是充實啊~害小B被罵、弄哭一群小朋友,還救活一條貓命,嘿嘿嘿~真是佩服我自己啊~

  嗯~算算時間,我的僕人差不多要回來了,就在門口等她吧~這是對下人的體貼。

  門「喀咖」的打開了,我端坐在門口,長長的喵了一聲,瞇起眼睛,等她摸頭。

  【可可~馬麻回來了,有沒有想我啊?乖唷~】

  嗯嗯~每日一遍的台詞對了,只是…怎麼沒有摸頭勒?

  我睜開眼睛一看,她提的大包小包的塑膠袋,疑~是菜耶!不是明天才放假嗎?怎麼今天就要下廚啦?

  是嗎是嗎?我眼睛整個閃亮,唾液不自覺的狂分泌出來,僕人啊僕人~妳總算是開竅啦~伺候我這種尊貴的神貓,就該每天用精緻的料理來奉養啊~

  僕人甩脫鞋子,頂開門進去,一路走向廚房,我亦步亦趨的跟著狂喵,繞著她的腳狂轉。

  【哈哈哈~不要這樣啦~馬麻會跌倒啦~妳先去客廳,等馬麻做好料的唷~】僕人笑呵呵的說。

  好料的啊~我猛吞口水,僕人的烹飪技術不是蓋的,她居然還說要做好料,呵呵~那一定讚的啦~我乖乖到客廳坐好。

  她會做什麼呢?豆瓣魚?手扒雞?怎麼辦~好期待唷~看她買了超多東西,一定是要準備大餐,八成是有朋友要來了,是嚕嚕?還是艾巴?還是其他那個誰?

 

  唔~我聽到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音,來了嗎?是誰呢?有鑰匙的不多,就那幾個,不過我只見過那幾個,話說回來,那是因為僕人的朋友似乎只有那幾個,好可悲的感覺。

  我跑到門前一探究竟,到底來的會是嚕嚕?還是艾巴?還是別人?嗯~這個時間這兩個人的可能性比較大。

  我好奇的張望,門戲劇性慢慢的推開了,究竟來者何人呢?喔喔~看到了看到了,來的人是…是…是是是是…

 

  天啊~是個男的!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