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菜鳥們的第一次開會

  極度喜憨的才藝表演終於結束了,五位菜鳥正式加入,得到了一個比一個蠢的新名字,不過還是有人很開心啦~
  今天是五位菜鳥第一次參加開會,他們都抱著非常期待的心情,嘖~果然是菜…
  【好啦好啦~開會啦~】老大拍拍手,把大家叫過來。耶~不裝威嚴啦?看來他懶了。
  【開會知道吧?就是大家想個主題,然後拿出來討論討論,夠簡單吧~各位想個主題吧~】老大隨便的說,這老傢伙最近愈來愈懶散了。
  這個喵拍拍手,指向一邊,棉花糖喵縮成一團,白爛喵深情款款的看著桃花喵,活力喵在一旁頭轉,小黃喵則看著我傻笑。
  呃…你們這群菜鳥振作點呀~發表意見都不會嗎?
  【咳咳~老大,我想我們多了這麼多新血,應該可以再試看看之前的計畫。】桃花喵總是有很多想法。
  【計畫?什麼計畫?】老大茫然的問,真是老人痴呆,呃…不過我也忘了,什麼計畫?
  【就是讓人類知道我們是神喵的計畫啊~】桃花喵皺眉,皺眉的樣子也好可愛唷~
  【對呀~我就不相信所有的人類都這麼天兵,他媽的!現在又多了五隻菜鳥,五個家庭,我就不相信沒辦法讓人知道我們是神喵!】粉嗆喵很激動的說,看來他主人那次白爛的表現,給他的打擊很大。
  【是啊~而且這次我們有秘密武器…活力喵!】我信心十足的大叫。
  【我?】活力喵錯愕的定杆*。
  【沒有錯,就是你,誰看過貓會頭轉?光靠這項特技,就夠讓人知道我們是神喵啦~哇哈哈~】我得意的笑,好像會頭轉的其實是我。
  【活力喵萬歲!活力喵萬歲!】蠢喵很配合的High起來,搞得活力喵亂不好意思的。
  【先別高興得太早,活力喵,我問你,你主人知道你會頭轉這件事嗎?】桃花喵總是先天下之憂而憂。
  【他是瞎子耶~】活力喵很不好意思的說。
  【靠!這下可好,這家不用去了。】粉嗆喵靠很大。
  【沒關係啦~活力喵這麼強,隨便去一家表演一下就搞定啦~】我仍然保持著自信。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藝驗收(下)

  【下一位!】經過剛剛那令人震驚的表演後,老大終於對這班菜鳥另眼相看,表情不再這麼吉掰了。
  【唉唷~換我吧~】一隻黑貓拍拍手,然後指向一邊,跳出來說。
  【就你吧~】老大很期待的樣子。
  【大家好,我是舟董喵,屌喔!】黑喵摸摸鼻子。
  【慢著,名字是由我們來取,不是你可以決定的。】老大不悅。
  【接下來~我要帶給大家的是,頭文字A裡的插曲,「一路靠北」希望你們會喜歡,謝謝。】黑貓完全自顧自的講,講完就直接唱起來了。
  【我一路靠北~離開有你的…】黑貓嘴巴像含著滷蛋的唱著。
  【停停停!你要唱歌可以,歌詞裡面不可以有髒話。】老大打斷。
  【喔喔喔~沒關係,我另有準備。】黑貓迅速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副墨鏡戴上。
  【大家好,我是喵煌奇,為大家獻唱我的成名曲。】黑貓自信滿滿。啊~我終於看懂了,原來他是在表演模仿秀啊~
  【你是我屁眼~帶我領略腸胃的變換~你是我屁眼~帶我穿越肛門的高潮~你是我屁眼~帶我放出浩瀚的屎海~因為你是我屁眼~讓我感覺~這世界屎在我眼前~】黑貓慷慨激昂的唱著。
  
  眾貓無語…

  無語…

  無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藝驗收(上)

  次日,總壇。
  【可喵可不喵妳很過份耶~昨天就這樣跑去睡,害我一個人想了一整晚。】小黃在我耳邊很娘的抱怨,沒辦法~誰叫他其實是個女的。
  【唉唷~就跟你說很簡單啦~不用瞎操心,到時候想到什麼就表演什麼,最多被笑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啦~哈哈~】我老氣橫秋的說,哈哈~我現在也是元老耶~
  【咳咳~肅靜…】老大不可一世的坐在樓梯上,又在裝模作樣了。
  【威~武~】蠢喵在旁邊瞎搞,五隻菜鳥立刻跑到樓梯前去立正站好。
  【經過一天的時間準備,相信你們應該都已經準備好才藝了吧?】老大倨傲的說。
  【好了!】【OK的啦~】【剛好而已。】【……】台下的反應很錯亂。
  【很好很好~那我現在就要開始驗收了,這次的才藝表演將決定你的神喵天下的名字,這可是非常重要的喔~你們要好好盡力,我和眾元老都是評審,不過最後決定名字的還是我啦~】老大說完,掃視了眾菜鳥,瞇了瞇眼,將那隻黑白相間,也就是昨天亂念那些五四三,自以為情聖的白爛先挑出來。
  黑白貓大方的走出,一臉很有自信的樣子,【老大好,各位評審好,我將要帶來一段高水準的演出,這段演出,將獻給一位高貴的女士。】他噁心做作的說出這段話,然後向桃花喵眨眨眼。我感覺粉嗆喵已經怒氣勃發了起來(我也是)。
  【妳的眼睛,是水藍色的海洋,浩瀚無邊,綺麗非常。在妳眼中,我是一片孤帆,找不到靠岸的港…】黑白喵深情款款的唸著不知道是詩還是啥小東西。
  【卡卡卡卡!】粉嗆喵暴怒打斷。
  【表演暫時停止,評審粉嗆喵老師有話有說。】老大開始模仿比賽節目的主持人。
  【你是在念啥小?】粉嗆喵保持他的一貫風格,開口就是嗆。
  【這…這是一首新…新詩…】黑白貓被粉嗆喵的氣勢嚇到了,說話結結巴巴。
  【這是神聖的才藝驗收時間,不是拿來給你虧咩的…】粉嗆喵眼神犀利,【對吧~老大~】什麼?粉嗆喵好心機,居然還搬老大出來!
  【嗯嗯~這樣的行為,的確是不太適宜…】老大一聽到「神聖」兩個字,就被牽著鼻子走了,這個愛好虛名的傢伙。
  黑白喵很無助的看著桃花喵,桃花喵朝他一笑,可是完全沒有要幫助他的意思,也是啦~這個登徒子。
  【這個才藝零分,你還有加分題嗎?】老大看他可憐,想放他一條生路。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是天涯淪落貓

  【怎麼辦?明天的才藝表演要怎麼辦?】小黃在我身旁不斷繞來繞去,吵得我好煩。
  小黃,新來的菜鳥之一,一隻黃色虎斑貓,由於老大還沒取名字,他又死都不肯講他本來的名字,所以我只好叫他小黃。
  小黃跟我有同病相憐之處,所以我們相當談得來,是什麼樣的同病相憐呢?那就是~他是一隻公貓,但他的心卻是個女人,沒錯,剛好跟我相反。
  真是造化弄貓,為什麼就我們兩個這麼衰?其他的貓都沒有這種情形,同是天涯淪落貓,因此我們的友情迅速燃燒,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就黏我黏得緊緊,甚至黏到了我家。
  【呃…你不用回家嗎?】我被黏得有點煩,雖然他人不錯啦~
  【不用啊~我主人讓我很自由。】小黃眨著眼睛。靠!你是隻公貓啊~
  這時僕人把飼料端上來了,看到多了一隻貓,也沒多說什麼,自動加飼料,加完之後就飄走了。
  唉~僕人最近都這樣子,自從跟男寵大吵一架後,就整天跟遊魂似的飄來飄去的,以前至少看電視會哭會笑,現在看電視完全像一根木頭一樣,而男寵後來就沒再來過了,倒是艾巴和嚕嚕有來安慰過她,不過好像沒什麼用。
  【妳的主人怎麼了啊?】小黃好奇的問。
  【是僕人。】我更正。
  【喔喔~妳的僕人怎麼了啊?】小黃重新再問。
  【失戀啊~】我無奈的說。
  【原來是這樣啊~我可以體會…】小黃淡淡的說。
  【啊~你可以體會?】我驚,想不到你已經歷盡滄桑啊~
  【嗯嗯~我之前暗戀過一個男生,可是被他知道後他就討厭我了。】小黃哀然的說。廢話!因為你也是公的啊~
  【妳的僕人真的好可憐,妳沒有請神喵天下來幫忙嗎?】小黃眨著眼問。
  【好像有吧?我忘記了~】我搔搔頭。
  【那我們找個機會,再跟大家說吧~現在先來煩惱我的才藝。】小黃笑嘻嘻的說。喂~那是你的事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ug 25 Wed 2010 18:40
  • 未成

無所事事自多事
殷殷切盼空擾神
文章未成身已死
此生猶原是過客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成員

  【啊~我最近想到一件事。】桃花喵忽然說,打斷了我原本快要想到的思緒。
  【喔~說說看吧~】老大懶洋洋的說。他又想睡了,這隻豬。
  【我們不是一直都在尋找其他神喵嗎?可是卻一直沒什麼進展,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都是家貓耶~】桃花喵眼睛發亮。
  【是啊~老大和蠢喵也曾經都是家貓,不過那又怎樣?】粉嗆喵不屑。
  【我們以往都是到處亂逛,漫無目的的找,卻從來沒有進入別人的房子裡去找,你想想看,我們這些神喵都是有人養的,會不會所有的神喵都是有人養的,所以我們在外面找才幾乎都找不到呢?】桃花喵興奮的說。
  【耶~很有道理耶~】我附和的說,桃花喵開心的朝我笑了笑,啊~心醉了~
  【非常有建設性,不過要潛到別人家裡,難度很高啊~】老大看看自己的一身肥肉。
  【靠!也沒有人指望你啦~這種事還是交給輕盈的我們吧~不過就是鑽個窗戶跳個陽台,甘單啦*~】粉嗆喵嘲弄的說。
  【好!既然你們都這麼有幹勁,那今後我們的目標就從室外改至室內,務必要把所有的神喵通通集合起來!】老大登高大吼。
  【神喵天下萬歲!】蠢喵極蠢的附和著。
  【萬歲!】粉嗆喵的智商也沒多高。

  唉~所以說,公貓比較笨嗎?

  將搜索範圍遷至室內後,難度當然高了很多,現在的人大家都住很近,可是門都關得緊緊,圍牆一座比一座高,窗戶上還都裝鐵杆,好在我們身材瘦小,身手又矯捷,侵入一般的公寓還算是小事一樁。

  蠢喵在我面前從欄杆上狠狠摔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壇不見了

  真是太沒義氣了,明明說好要幫我探查僕人到底隱瞞了什麼事的,結果大家居然拋下我自顧的走了,害我一個人在家面對狂哭的僕人皮皮挫*,可惡!今天我一定要好好質問他們,看他們怎麼面對我!
  大踏著步,我怒氣沖沖來到總壇,總壇…呃…總壇勒?是這裡沒錯啊~啊總壇怎麼不見了?
  神喵天下的總壇,聽起來好像很屌,實際上只是一座廢棄的鐵皮屋,如今,卻憑空消失了,原本應該有鐵皮屋的地方,現在只剩下一片空地。
  我整個傻掉,沒錯啊~真的是這裡,我沒有卡到陰,那鐵皮屋勒~我們的總壇勒?
  我整隻貓慌了,開始到處亂翻亂找,想把原本的鐵皮屋從空地裡挖出來,然後我又不停大叫著老大和蠢喵,他們沒有家,一直是住在這裡的,如今鐵皮屋消失了,他們又到哪裡去了呢?
  【老大!蠢喵!你們在哪啊?快點出來呀~】我急得快哭了,在原地亂轉亂叫,卻始終沒有回應。
  完了~老大跟蠢喵跟著鐵皮屋一起消失了,他們一定是被外星人綁架了,我們這麼特別,明明是貓卻有人的心,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被外星人看上了,他們現在大概正在被解剖吧~外星人一定會為了查出我們為什麼是神喵而用盡各種手段的,這樣也好,神喵之謎終於要解開了,能夠因為自己的犧牲而解開神喵之謎,想必老大和蠢喵在黃泉之下也會含笑的。
  這個時候我已經自己斷言老大和蠢喵已經捐軀了,不禁感傷落淚,清澈的淚水緩緩滑落我毛絨絨的臉頰,滴落~在地上濺起哀傷的水花…蠢喵、老大,你們就好好走吧~

  【耶~可喵可不喵妳幹嘛哭呀?】老大的聲音從我身旁響起,嚇得我整隻跳起來。
  【靠夭*~啊你不是掛了?】我驚慌失措的問。
  【我掛了?誰跟妳說的?我活得好好的啊~】老大無辜的說。
  【啊你和蠢喵不是被外星人抓走了嗎?連鐵皮屋一起?】我完全相信自己的幻想。
  【妳是看到鬼唷~我們哪有被外星人抓走,鐵皮屋是因為違建,昨天傍晚被拆掉了,我和蠢喵昨天晚上回來看到鐵皮屋被拆了,只好跑去粉嗆喵那邊去住,關外星人啥事啊?】老大怒。
  【耶~原來是這樣子的喔~哈哈~】我白癡的笑。
  【真是…好啦~快走吧~大夥都在粉嗆喵那,我們快去跟大家會合吧~】老大皺了皺眉。

  跟大家會合後,我們首先討論的議題是今後的總壇要設在哪,而我的問題暫時被擺在一邊,因為那畢竟只是我私人的問題,而總壇的問題則是關乎整個神喵天下,而且也關乎老大和蠢喵的住所。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吵架

  晚餐時間,僕人和男寵在餐桌吃飯,一群貓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盯著,讓男寵好不自在。
  【嗯~那個~咪啾啊~妳現在晚上睡覺還會作噩夢嗎?】男寵尷尬的想找話題。
  噩夢?對耶~僕人好像一直都睡不安穩,原來是在作噩夢,為什麼會常常作噩夢呢?看來這是個關鍵的疑點。
  【還是會啊…】僕人淡淡的說,似乎不太想談這件事。
  【那…還是讓我陪妳睡吧~我不碰妳,可以吧?】男寵試探的說。
  【睡在旁邊,不管怎樣還是會碰到啊~】僕人無奈的說。
  【啊呀~我不是那種碰嘛~只是睡在旁邊而已…】男寵著急的說。
  【誰知道你會不會亂來…】僕人打斷。
  【我會乖乖的啦~我保證!】男寵咒爪*。
  【問題就不是在這裡啊~是你碰到我…我就會…】僕人忽然激動的哭了。
  【好好好~算了算了~唉…妳別哭嘛~】男寵無奈的安慰,最後兩個連飯也吃不下了。

  晚飯過後的小組會議。

  【蠢喵~你有什麼看法?】老大用爪子剔牙。
  【挖殺攏無*~】蠢喵的眉頭糾結。
  【算了~我根本不該問你,粉嗆喵,你說。】老大迅速放棄。
  【幹!我也搞不懂那個女的在哭啥小?】粉嗆喵罵道。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波浪舞

  【波浪舞?】老大錯愕。
  【波浪舞?】粉嗆喵的頭歪掉。
  【波浪舞?】蠢喵一臉傻樣。
  【嗯嗯~就是波浪舞!】我點點頭,朝桃花喵一笑。
  【沒錯,以我們貓的身體想要模仿人類是很難的,所以索性用最簡單的方法,玩波浪舞!我們只要排成一排,由左至右由右至左的低頭抬頭,既不會很難,又絕對可以吸引到他們。】桃花喵很有自信的說。
  【幹!這個辦法好耶!我怎麼就沒想到?】粉嗆喵大讚。
  【果然是個好方法,那我們快排成一排吧!】老大說做就說。
  四隻貓立刻排排站好,僕人正在收拾地上的飼料沒注意到,縮在角落的男寵則驚疑不定的看著我們。
  【要開始囉~預備~起!】隨著老大的口號,排在第一位的我首先低下頭,跟著粉嗆喵低下頭、桃花喵低下頭、老大、蠢喵,然後輪回來…

  男寵大驚失色!

  驚異吧?震憾吧?看到這麼神奇的畫面,你也該相信我們是神喵了吧?

  【咪…咪啾,妳看那些貓!】男寵顫抖地說,僕人依言望來,也被我們的舉動所震驚了。

  呵呵~僕人妳就看仔細吧~妳所奉養的貓可不是一般的貓呀~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轉戰

  有鑑於上次非常徹底的失敗,老大在總壇召開緊急會議,務必要討論出一個真正能讓人類知道我們是神喵的方法。
  【粉嗆喵那次的行動算是完全失敗了,再來我們將要到可喵可不喵家,在去之前,我們要先擬定好萬全的計畫,千萬不能像上次這樣難堪了。】老大語重心長的說,眾貓點頭。
  【那麼…請可喵可不喵先說說看家裡的情形,以及她的主人是個怎樣的人,讓我們更了解目標。】老大裝模作樣的說。
  【這個嘛~我家只是間普普通通的小公寓,沒什麼特別的,至於我的僕人嘛~你們要有心理準備,她腦殘的很徹底。】我無奈的說。
  【怎樣個腦殘法?可否請妳說明一下呢?】老大繼續裝模作樣。
  【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宅女,幾乎除了上班之外都不出門,整天在家看日劇、韓劇、少女漫畫、言情小說,或者玩電腦、WII,雖然每天都宅在家,卻連換個燈泡這麼簡單的事情都不會,除了還蠻會燒菜以外,其他跟玩樂無關的事她都低能到不行,還有…】我愈說愈憤慨。
  【夠了夠了,我想我們大概了解妳的主人是怎樣的一個女人了。】老大看我滔滔不絕源源不斷地一直說下去,急忙喊停。
  【粉嗆喵參謀,你有什麼看法?】老大裝酷的說。靠!粉嗆喵什麼時候變參謀了。
  【我覺得至少比我的主人好多了,他只會喝酒。】粉嗆喵金無奈。
  【桃花喵參謀,妳覺得勒?】老大繼續裝酷。
  【女人的心思應該比較細膩吧?雖然可喵可不喵說她曾經試過但失敗了,不過這次我們全員出動,應該有機會才是。】桃花喵認真的說。
  【嗯~說的很有道哩,蠢喵參謀?】老大玩上癮了。
  【我覺得不要比我蠢就有機會!】蠢喵很有自知之明。
  【好了~既然我們已經大致的了解目標了,那麼接下來就是制定作戰方針了,可喵可不喵,妳最了解目標,妳先發表意見吧!】老大一臉很討厭的說。
  【我沒有意見,就說我失敗很多次了啊~這次你們自己搞,我在旁邊看戲。】我倔強的說。
  【可喵可不喵,妳這樣不合群喔~】老大皺眉。
  【靠!不要叫我可喵可不喵啦~】我還是對這個名字很不爽。
  【好吧~粉嗆喵參謀,你有什麼意見?】老大超容易妥協。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空翻

  【要怎麼讓他知道我們是神喵呢?】老大再度陷入根本沒在想的沉思。
  【我們無法用言語溝通,我們的貓爪也不可能比手語,唯一的方法,就是想辦法讓他了解我們聽得懂他的話。】桃花喵想了一會說。喵呀~果然冰雪聰明!
  【桃花喵妳說了等於沒說嘛~要怎麼讓他知道我們聽得懂他的話呀?】粉嗆喵很不耐煩的說。
  【這個嘛~不如我們先表演一些特技,讓他覺得我們很有趣,然後他就可能會試著叫我們做一些動作,我們跟著照做,他就會知道我們聽得懂他的話啦~】桃花喵很開心的說。真是個好辦法啊~
  【這樣好像小丑…】粉嗆喵皺眉。呃…說實在的我也有同感,不過這真的是個不錯的方法。
  【不犧牲哪來的成功?我覺得桃花喵的提議很好,我們快表演特技吧!】老大大聲說道。
  【可是我的特技是罵髒話啊~他又聽不懂!】粉嗆喵大叫。
  【我只會講冷笑話,他也聽不懂。】蠢喵無辜的說。
  老大無言的看著我們兩隻母貓,我們兩個一個是會快速眨眼,一個是智障五連拍,根本也算不上特技,搞不好會被當成顏面神經失調。
  【唉~沒辦法了~看來還得要我親自出馬!】老大無奈的說。
  【老大你會特技?】蠢喵驚奇的說,眼中充滿仰慕。
  【你行不行啊?死肥貓!】粉嗆喵很不給面子。
  【哼!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很快我就會讓你們知道,我為什麼是老大了!】老大老氣橫秋的說,然後抖抖屁股,扎好馬步,大喝一聲「裝死」,然後倒地不起。
  【裝…裝死?】我錯愕。
  【幹拎娘吉掰勒~這是勒衝啥小?】粉嗆喵直接醮*出來。
  【……】桃花喵和蠢喵完全無言。
  【疑~這隻貓怎麼了?吃壞肚子了嗎?】粉嗆喵的主人大驚,趕緊湊過來看。
  老大完全不為所動,連鬍鬚都沒顫一下,彷彿真的死翹翹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聽得懂貓話的人?

  【哇~~】沙發上的男人發出一聲慘叫,很糗的被一隻貓抓得摔到地上去,我們深深嘆息。
  【嗯~啊~原來是你呀?肚子餓了嗎?我去幫你弄吃的。】那男的渾渾噩噩的站起來,胡亂的摸摸粉嗆喵的頭,就自顧自的走進廚房,拿出一堆貓罐頭,通通倒進飼料盆裡。
  【哇靠~粉嗆喵~你也吃太好了吧!這是高級罐頭啊!有沒有這麼爽!】老大整個大驚。
  【啊呀~我就跟你說他好像很有錢嘛~每次罐頭都給我倒一堆,我哪吃得完啊~】粉嗆喵無奈的說。
  【嗯嗯~真好吃。】老大和蠢喵居然已經吃起來了。
  【喂喂~你吃屁啊~你忘了我們今天是來幹麻的喔!】粉嗆喵不爽的過去抓人。哇勒~我覺得他比較像老大勒~
  【疑耶~我有養這麼多隻貓嗎?】粉嗆喵的主人終於發現不對勁了,真是個遲鈍的傢伙。

  等等~他有點面熟!不對!是非常面熟!

  我神經質的湊過去聞,聞聞~我一定認識他,這個味道~啊!是那天在公園遇到的裝詩人流浪漢!

  【我靠!可喵可不喵妳是在聞啥小?】粉嗆喵開口閉口就是嗆人,雖然知道他是無心的,可是就是會不爽。
  【是不可以聞喔?】我不爽的反嗆。
  【沒有啦~妳可以聞,啊妳幹嘛聞啦?】粉嗆喵被我反嗆後口氣明顯好很多。
  【我上次在公園遇到過你主人啦…】我將遇到他主人的情形告訴大家。
  【我還不知道他會唸詩勒~】粉嗆喵訝異的說。
  【我覺得他挺有慧根的,像他那天就像把我當人一樣講話,搞不好他可以明白我們是神喵喔!】我鼓舞的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嫁綠蠵龜

  【喂~粉嗆喵,你家到底多遠啊?我走得腳快斷了。】老大氣喘吁吁的說。我們才走五分鐘而已。
  【叫你減肥你就不聽,依照這個速度的話,最少還要再走十分鐘。】粉嗆喵看著老大臃腫的身軀不禁嘆氣。
  【粉嗆喵,你的主人是怎樣的一個人呢?】桃花喵問。
  【他喔~是個死酒鬼,總是在喝酒,好像沒有工作,整天閒晃無所事事,不過倒從來不缺錢用。】粉嗆喵說。
  【一個醉鬼啊~聽起來不太可靠,我已經預見我們這趟要無功而返了。】我插嘴。
  【總是要試試看嘛~如果我們這趟失敗,再轉戰桃花喵家好了。】老大不在意的說。
  【不行啦~我家管很嚴的,我都是偷跑出來,要是我再帶一堆貓回家,肯定會被罵死。】桃花喵急忙說。
  【那去可喵可不喵家吧?可以吧?】老大又看看我。
  【我想應該可以吧~只是我覺得要說服那個笨僕人相信我是神喵,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沒好氣的說。
  【唉呀~反正就試試嘛~我們一群貓去總是比較有機會,還可以順便幫妳…幫妳那個什麼的…】老大抓抓頭。
  【對吼~我好像有事拜託你們的樣子…】我努力的回想,卻記不起來,沒辦法~貓的記性太差了。
  【算了~別想了吧~反正到時候應該會想起來的。】桃花喵笑著說。啊~真是可愛~
  【到了喔~】在前頭的粉嗆喵說。
  我們抬頭一看,哇~是一棟別墅耶~好氣派!看來他的主人是個有錢人嘛~
  【別看了~我們進去吧~】粉嗆喵叫了叫看傻的我們,當先翻過圍牆,桃花喵跟著翻了過去,接下來是老大,不過他卡住了。
  【身為一隻貓你可不可恥啊?這麼矮的牆都翻不過去!】粉嗆喵忍不住嗆下去。其實這座牆不算矮,只是旁邊有棵樹可以借力,不過他罵得好,老大真是眾貓之恥,這樣都翻不過去,我要是他乾脆死一死算了。
  【唉~老囉~不中用囉~】老大無奈的勾著一根樹枝猛晃,試圖擺盪過去,超丟臉的。
  【不要用年紀當藉口,你根本是肥!】粉嗆喵在對面狂嗆,老大終於不爽。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線索

  加入了「神喵天下」,對於我的生活有大的改變,我再也不到處瞎晃,而是到總壇去找人聊天,或者一起瞎晃。當然不是每次大家都在,不過老大是一定在的,雖然我蠻討厭他的,但是只有他在時,我還是得無奈的選擇跟他聊天。
  這天我跟他聊著聊著,莫名其妙的聊到了我的心事…
  【我的僕人有事瞞著我。】我嘆氣。
  【僕人?什麼!妳還有僕人啊?妳會不會太好命了妳…】老大很驚訝的說。
  【啊呀~就是養我的人啦~】我皺眉,怎麼連這個都聽不懂啊~
  【哇靠~妳不是說你的命是她救的?怎麼妳把她當僕人啊~真沒良心。】老大怪叫。
  【我們是貓耶~哪來良心這種東西,況且她每天伺候我,本來就像是僕人嘛~】我辯解。
  【好吧好吧~僕人就僕人,妳說妳僕人瞞了妳什麼?】老大妥協。
  【都說是瞞我了,我怎麼會知道她瞞我什麼?】我怒。
  【好啦好啦~別生氣啦~我怎麼覺得妳比粉嗆喵還嗆啊~】老大賠不是。
  【唉~我只是很煩啦…】我煩惱的鬍子都垂下來了。
  【你們在聊什麼好康的啊?】蠢喵忽然出現。
  【拜託喔~看我的樣子,你覺得我們會是在聊好康的嗎?】我直接噹他。
  【到底怎麼回事妳就說清楚吧~可喵可不喵。】老大微笑。
  【對呀~可不可不喵。】蠢喵傻傻的跟著附和。
  【不要叫我可喵可不喵啦~】我大怒,取這什麼怪名字啊~
  【這個名字很好啊~】桃花喵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說。
  呃~看到正咩我就沒轍了,雖然以貓來說我也是咩,可是我的心裡畢竟是個男人呀~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喵可不喵

  【入會儀式,很簡單,首先就是向妳講解我們這個組織的宗旨,剛剛粉嗆喵和桃花喵解釋過了,反正就是要把所有的神喵聚集起來聯誼,然後大家順便想想看為什麼我們會如此特別。】老大懶懶的說。疑~不是破解神喵之謎才是重點嗎?怎麼照他這種說法,重點其實是在聯誼啊?
  【大致就是這樣了…】老大歪著頭想了一下,【啊~還有就是,要幫妳取個在組織裡的名字。】
  【組織裡名字?】聽起來很酷!
  【所以,你們告訴我的,都不是自己的名字?】我看著大家。
  【廢話!你覺得有人會叫做粉嗆喵這種鳥名字嗎?】粉嗆喵顯然對他的名字不爽很久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叫做蠢喵。】蠢喵很可憐的說。
  【我也不想叫做桃花喵,真令人難為情。】桃花喵害羞的說。
  【那名字是怎麼決定的啊?】我疑問。
  【簡單!由我決定!我說了算!】老大很乾脆的說。你這個獨裁者!
  【嗯…粉嗆喵因為很嗆所以叫粉嗆喵、桃花喵因為有很多桃花所以叫桃花喵、蠢喵因為很蠢所以叫蠢喵,妳嘛~】老大陷入苦思。
  【等等~那老大你叫什麼?】我打斷。
  【我叫老大喵啊~】老大很理所當然的說。這名字也太沒創意了吧!如果你取名字的方式都這麼低級的話,應該取個貼切一點叫「肥喵」才對。
  【等等~為什麼都要有一個「喵」字?】我再度打斷,其實我的目的是藉由一次次的打斷,讓老大最後懶得想,交給別人想,我相信在場任何一隻貓取的名字都比他有創意多了。
  【還有為什麼?因為我們是「神喵天下」啊~神喵耶~當然要有個「喵」,不然怎麼說的過去?】老大一副「妳怎麼連這個都不懂」的臉。來人呀~把這個豬頭拖下去砍了!
  我還想繼續打斷下去,老大揮揮爪子,叫我不要再打擾他了,他陷入沉思。
  其實我對於能夠擁有一個自己的名字蠻嚮往的,畢竟我現在這個名字是我的僕人取的,根本沒有尊重我的意願,她是我的僕人耶~怎麼可以用她取的名字!現在可以有一個新名字了,雖然仍然輪不到我取,但總比繼續用僕人取的名字來的好。
  【我想不到耶~感覺妳沒什麼特色,啊對了~妳先來個才藝表演吧!這也是入會規矩之一,我差點忘了。】老大沉思了很久開口說。
  【啥米?還要才藝表演?我不會呀~】我整個慌了,什麼跟什麼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神喵天下

  【所謂的神喵天下呀~很簡單嘛~就是一群神喵,也就是像我們這種會說話、高智商的貓所組成的,一定要是神喵喔~不然沒資格進來。】粉嗆喵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那…這個組織的宗旨是?】我問。
  【疑~啊?妳是說這個組織是成立來幹麻的吧?嗯~反正就是把我們這些神喵聚集起來嘛~】粉嗆喵皺眉。我感覺他的智商恐怕沒有比蠢喵高多少。
  【聚集起來做什麼呢?】我再問。
  【打…打屁啊~】粉嗆喵再皺眉。
  【呃…還是讓我來說吧…】桃花喵適時的站了出來,【其實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剛剛老大也說了,就是要解開我們為什麼會生為神喵的謎題。】
  【原來是這樣啊~】這個問題我也不是沒想過,不過我早就已經有答案了。
  【不就是投胎嗎?】我大言不慚。
  眾貓聽到我說出這句,一齊「喔」了一聲。
  【怎麼~不是這樣嗎?】我有點心虛,但不是投胎是什麼呢?我清楚的記得我曾經是個男人,雖然除了記得曾經是人之外什麼都不記得了。
  【果然果然呀~你也記得自己的前世是個人對吧?】老大一臉早就知道的表情,看起來蠻欠打的。
  【你們應該也都是這樣吧?】我問。
  【嘿呀~我記得我前世是個聰明的男人。】蠢喵說,但看表情明顯是在唬爛*。
  【我確實的記得我曾經是個女人。】桃花喵說。
  【我也記得我的前世是個男人。】老大和粉嗆喵說。
  【這樣不就對了嗎?就是投胎嘛~上輩子是人,這輩子當貓啊~】我不解的說,這有什麼好探討的。
  【問題就在這了,為什麼我們會投胎當貓?還有最重要的重點,為什麼其他的貓不像我們一樣呢?】老大提出問題。
  【呃…這個麻~投胎當貓應該是因為我們上輩子做了壞事吧?所以這輩子投胎當畜生,至於其他的貓不像我們一樣,我想是沒那麼多壞人吧?多到每隻貓都是壞人頭胎。】我提出我的看法。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壇

  【總壇啊~聽起來好酷,你們該不會組了個什麼幫會吧?】我和蠢喵跟著粉嗆喵。
  【到時候就知道了。】粉嗆喵故作神秘。呿~小氣。
  【蠢喵喵~】我放軟聲音,【告訴我嘛~】我拋個媚眼,真是噁~我明明是個男的啊~
  【呃…】在我的發嗲攻勢下,蠢喵羞了。
  【那裡…是神的居所!】他虔誠的說。
  【「神」!?】我狐疑。
  【嗯。】蠢喵篤定的說。看來我會選擇裝娘問他,根本就是個錯誤。
  【到了。】這個時候,前面的粉嗆喵說。
  我探頭一看,只是個廢棄鐵皮屋啊~還以為是多屌的地方勒~
  【蠢喵,你帶她進去見老大,我去找桃花喵。】粉嗆喵吩咐完,自顧自的走了。
  【桃花喵是誰呀?】我問。
  【另一隻會說話的貓。】蠢喵答,然後帶著我走進去。
  【我現在要帶妳進去見我們的老大,他是我們這個組織的創辦貓,跟他講話要恭敬。】蠢喵認真的說。
  【什麼組織啊?】我好奇的問。
  【「神喵天下」!】蠢喵眼睛一亮。
  什麼?聽起來亂有氣勢的!神喵啊~屌!我一整個興奮。
  【你們老大是怎樣的貓啊?先介紹給我知道…】我期待的問。
  【我們老大英明神武、氣宇軒昂、風度翩翩、賞善罰惡、天上天下唯他獨尊…】蠢喵嚮往的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