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8

  話說花花最近想養隻貓,頻頻向頻道內的養貓人士請教如何養貓,和打聽哪邊有貓可以領養。
  我良心建議花花,先去買一台大抽風機狠狠抽個三四天,把房間內陳年的煙味抽個乾淨,否則我怕貓咪會得肺癌。
  花花不斷提出怪問題,例如貓咪大便真的都會大在貓沙嗎?會不會他養的貓就剛好不會大在貓沙裡?例如貓沙放在浴室裡,離房間有段距離,貓咪會不會記得路去浴室找貓沙?例如如果把貓沙放在陽台上,貓咪會自己開門去陽台找貓沙嗎?諸如此類~
  其實貓咪會大在貓沙裡是習性,他們習慣把便便掩埋湮滅證據,所以一定會大在貓沙裡,甚少有貓咪會在貓沙以外的地方隨地便溺,如果貓咪常常在貓沙以外的地方小便,那有可能得了尿道結石,要帶去看獸醫。
  還有貓咪是會開門的,但那也只限於他們的能力有辦法開的門,例如紗門或是不需要用很大力氣就可以推開的門,你要牠扭開喇叭鎖是不可能的,而花花陽台裝的是氣密窗,貓咪也不可能推得動。
  
  肖想養貓的花花在頻道引起一陣貓咪波瀾,大家開始猛聊貓狗的話題,一時蔚為風潮。
  不過我覺得花花還沒準備好當貓爸爸,請看下列對話:

  【我朋友要送我一隻,那個什麼……】花花一時想不起來。
  【金吉拉?】迷你之前聽他說過。
  【哥吉拉?】花花出人意表的脫口而出。
  【靠杯!】迷你整個傻掉。
  【喔~金吉拉。】花花大夢初醒。
  【體型差很多~】迷你無言。的確是差非常多,大概有幾百倍吧?
  【靠!】難得老大也傻眼。
  【靠杯屌耶!】我驚嘆花花居然想養一隻哥吉拉,牽到街上溜絕對是靠杯屌的,搞不好警車都要出來開道勒~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7

  一直沒有介紹到鳳鳳。
  鳳鳳,熾炎鳳凰,是位技術賢淑的法師睪丸,DPS也是十分畜生,在頻道內話不多。
  但再怎樣老練的玩家總有失誤,就好比花花。喔~說到花花,踏馬的這次CD的愛吸吸他又忘了改去病圖騰了,好險即時發現。
  事情發生在25人嗚喵王。
  大家都知道嗚喵王喜歡亂點名,害人嚇到閃尿,閃出來的尿被踩到不只會髒髒,還會讓尿尿變得更大圈,好比一池春水。
  這點小技倆,以鳳鳳的技術自然不在話下,當嗚喵王點到鳳鳳時,鳳鳳不慌不忙的閃尿,在尿都還沒滴到鞋子之際,向後瀟灑的閃現,整個過程行雲流水,動作之優美堪稱經典。
  壞就壞在,鳳鳳沒有注意到,他的背後,其實離懸崖只有一步之遙,這麼一閃現,已經到了懸崖之外。
  正面對著鳳鳳的我,就這麼看著他一臉冷靜的墜落、墜落,直到連頭上的ID都看不見,團隊上的血條化為灰白。

  【安心上路。】我心道。
  
  悲劇。

#####

  說到嗚喵王就不得不說說我們第一次拓嗚喵王的趣事。
  嗚喵王貴為此版的最終大魔頭,理所當然要很難打,有著很畜生的五階段,而最畜生的階段,莫過於會點名讓人閃尿,又會召喚添屎姊姊給人愛的抱抱的第三階段了。
  閃尿的技能上篇說過了,來介紹添屎姊姊愛的抱抱。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這麼的搶手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這麼搶手,真的!因為公會裡有隻人見人愛的桃花喵,理所當然的,我覺得大家愛的是她?我忌妒嗎?怎麼會呢~因為我也愛她,雖然我是隻母貓,但我從來沒有自覺,我擁有的仍然是顆男人心。
  而現在,居然有人愛上我了,而且還很多個,甚至為了我打起來,我必須再次強調,雖然我是隻母貓,但我的心畢竟是個男人,我不是同性戀,我沒有辦法接受啊~~

  四隻打群架的貓已經都累癱在地上。

  【死白爛!你不錯啊~看不出來你的拳還挺重的。】粉嗆喵躺在地上喘。
  【你也不賴呀~我以為你只會出一張嘴。】白爛喵回,一副惺惺相惜的感覺。哇勒~
  【好痛~我的尾巴扭到了~】蠢喵抱著尾巴忍著淚。
  【誰這麼沒品踢我蛋蛋?】這個喵怒。

  其實~有人為了我打架,這種感覺還挺爽的,不過我還是很憂愁,他們自顧自的打,根本沒考慮到我的心情嘛~我現在在為了我的僕人煩惱,你們打架能幫到我什麼呢?
  【唉~】我嘆了口氣,搖搖頭,走去陽台。
  【可喵可不喵~】小黃喵跟了上來。
  【嗯?】我眉頭糾結,看著夜空。
  【你還在為了主人的事煩惱喔?】小黃喵問。
  【不然勒~】事實上,身為一隻不愁吃穿的家貓,要煩惱的事還真的少的可憐。
  【人類的事就交給人類處理吧~畢竟我們再怎麼說也只是隻貓呀~】小黃喵試圖安慰我。
  【我也知道,其實我根本幫不上她什麼忙,不過重點是她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我想要知道,知道了以後,雖然可能還是幫不上什麼忙,但心底總不會這麼不舒服了。】我皺著眉說,貓的好奇心很重的,我是有想幫我的僕人啦~但重點其實是不知道真相,會讓我難過到死。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6

  上一章實在太污穢了,這一章來點健康的吧!
  話說花花昨晚喝了酒,打愛吸吸居團打到睡著了,錯失標下異物的機會,今天一上線就在狂幹,還說什麼人生沒有意義了。
  不過就是個飾品,開放85級之後還不是坨屎,裝備是一時的,傻逼才是一世的,聰慧如花花怎麼會看不開呢?馬上就釋懷了,講起今天他去屈臣氏。
  身為一個有氣質的型男代表,去屈臣氏是很正常的,請大家不要誤會他娘,他只是去買BB霜。
  買BB霜本身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屈臣氏給了他贈品,屈臣氏給他贈品也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屈臣氏給他的贈品是衛生棉。

  花花是個男的。
  
  悲劇。

#####

  花花在煩惱衛生棉的去處,一個大男人莫名收到衛生棉真的很困擾,要送給誰?要送給筆姊嗎?好在花花想起他有一個妹妹,可以送給她,但忽然送自己的妹妹衛生棉,很是尷尬,頻道內的傻逼們開始幫他集思廣益。
  
  【我好害羞。】花花侷促的說。
  【你身上沒那兩個字。】小茗吐嘲。
  【心中沒有邪念就不會害羞。】肥線有夠淫穢。那是他親妹妹啊!
  【跟她說:喂!拿去!】我想的主意很爛。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5

  上篇提到了我被稱作淫魔。
  我何等榮幸,啊不是!我何德何能啊!
  其實我真的不是淫魔,這兩個字我怎麼擔當得起,我也不曉得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是因為什麼契機,大家開始叫我淫魔,這根本就是污衊!
  明明我就是這麼正直的人,怎麼可以給我冠上這樣一個頭銜呢?雖然有時候我會開些黃腔,但都是情勢所驅,大家也很愛講啊!
  好,我知道我已經擺脫不了這個名號,因為事實上,我已經承認過了,而且還被拍照。

  悲劇。

#####

  我當然不會隨便就承認我是淫魔,這是何等不堪的屈辱,現在仔細回想當時的狀況,發現其實這就是個局,專釣我這個傻逼。

  話說頻道內不論男女三不五時就會小開一下黃腔,某天深夜裡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沒睡,卯起來聊,聊著聊著內容愈來愈18禁,已經開始在討論A片了。
  不知道是誰又將話題帶到GAY上,大家開始熱烈討論起來,於是我發表了我之前看過一部猛男幹猛男的熱血GAY片,以增進氣氛,卻沒想到是踏入深淵的開始。
  我發誓我是受害者,我才沒有那方面的興趣,會看到那種東西純粹是意外,因為那支該死的片名明明不是這樣,裡面卻是這種情節。

  話已說出口,後悔已莫及。
  人真的不能說錯話。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4

  筆姊跟我抱怨自從這篇小說發表後有人騷擾他。
  有位無聊人士密他問說「黑手姿態」是怎麼練的?
  拜託這是戰士的最終型態,可不是你們這些小蝦小魚練得起,就請別白費心機了。
也別再騷擾筆姊,我知道你們愛慕筆姊,藉著各種理由搭訕他要電話,為了不再造成筆姊的困擾,我決定在這裡公佈他的電話,也算是皆大歡喜。

  請卡這隻電話:控把控控 控控控 亦揪哩

  建生中醫關心哩欸坐骨神經疼!

#####

  為了跟筆姊站在同一陣線上,我決定繼續自爆我的黑手。
  前面已經講過了,我的DK擁有別人沒有的「黑手領域」,需要消耗一萬個幸運符文,減少99%掉座騎機率。
但其實最悲慘的是我的小D,擁有別的小D所沒有的第七型態「黑手型態」,除了減少99%掉座騎機率,另外還增加了單刷王被王打死的機率80%。
最高的紀錄,我被安祖狠狠宰了三次,最後逼得我灌精鍊跟他拼了!(鳥D單刷很痛苦)
不過儘管如此悲壯,他老哥依然不賞臉,悲憤的我嘔著鮮血開裝,居然是一把踏馬的火槍。

  其實安祖對我不錯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3

  既然這篇小說叫作「血谷聯盟—根本悲劇」,總不能盡寫些頻道內的蠢事,自然要交待一下血谷聯盟。
  血谷聯盟有個人口龐大的頻道叫「防衛者」,可以這樣說,玩血谷聯盟卻不知道防衛者,那你就枉為血谷聯盟人,其盛況如此。
  防衛者的創頻者是補爸,補爸,不太會補,擁有非常多的分身,每個角色的ID開頭都是「不太會」,口頭禪是「ㄎㄎㄎ」,非常的有錢,在賣牛樟芝。
防衛者據說當時是為了組奧山AT團才創立的,在補爸最風光的時候,帶領的奧山團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當時血谷聯盟的戰場咖,沒有人奧山徽章不是爆的,很可惜當時我還是位休閒玩家,未能共享那光榮的時代。
  而現在防衛者則變成了聊天、喊團、演八點檔、叫賣等等多功能用的巨大頻道,補爸依舊建在,常常會看到他在「ㄎㄎㄎ」、叫賣牛樟芝或者喊「正妹語音裸女團」。

#####

  防衛者造就了許多傳奇人物,除了補爸之外,另外兩位PVP狂人不得不提。
  曾經有句話在防衛者流傳,這句話是這樣說的:

  「黑熊八神庵,東渥艾爾芬。」

  說得正是這兩個人—八神庵和愛爾芬。
  由這句話可以得知,八神庵是黑熊團總召,專門號召聯盟肛爆部落的首領,其黑熊團已經開到一百多團了,時不時會號召聯盟英雄集體騎黑熊,在達拉然或鐵爐堡耀武揚威拍照留念,其勇猛如此。
  可惜我至今還沒跟過他的黑熊團,弄一隻黑熊來騎騎。
  愛爾芬自然是冬渥湖總召,自古以來冬握湖就是聯盟和部落必爭之地,這是一個野外的大戰場,兩個小時會戰一次,勝利的那方不但能獲得大量的榮譽值和獎章,還可以得到亞夏梵穹殿這個副本的控制權。
  幾乎只要會戰的時間一到,就可以在防衛者看到艾爾芬開組冬渥團,在前面的篇章,點點「悲劇布」的那張照片,就有拍到他在喊團。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2

  頻道的人都在問我為什麼還沒寫到他們,我原本以為大家都很低調,原來大家都很愛出風頭,那我就來介紹本頻道的傳奇吧!
  上篇寫了六五的傳奇。
艋舺的蚊子因為一根雞腿踏入黑道,六五則是因為一句話從此變成下面。
就連固定團的行事曆都被筆筆惡搞,「六五泡下面,肥線吃不飽。」誠乃可悲。
  由於我們是悲劇頻道裡一群悲劇的人,自然而然所謂「傳奇」的定義跟別人不一樣。
  別人的傳奇是偉大的事蹟,我們的傳奇是偉大的悲劇。
  來說說筆筆的悲劇,喔不!是傳奇。

  事發當年正值TBC時代,當時的五人副本很噁心,如果想像現在一樣無腦AE秋風掃落葉風捲殘雲,下場是我們被怪無腦AE秋風掃落葉風捲殘雲。
  所以我們要控場。
  星羊、磚媚、方冰、圈悶,隊長必須是久經人事的老手,指揮隊友選好自己的妞在她們身上展現絕活,然後再由坦克一個個開苞。
  通常這個隊長會是坦克,所以坦克必須清楚每個妞要怎麼應付,他們的責任何其重大,那陣子的坦克都在各大妓院裡流連到精盡人亡。

  為什麼隊長必須是坦克?沒有人規定隊長一定要是坦克!那為什麼坦克總是得擔任隊長?因為他們幾乎都無法控場。

  悲劇。

#####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序:

  魔獸玩了五年,之前一直都是休閒玩家,直到了嗚喵王之怒才積極了點,打通人本人屎上第一個屎濕級團隊副本冰冠城寨,甚至拿到了夢寐以求的成就龍。
  在這個年代裡,我加入一個歡樂又悲劇的頻道,認識了一群傻逼又好笑的朋友,有了這些朋友才有此番成就。
  如今當兵在即,我不知道當了兵之後會不會繼續魔獸,很有可能就此無限的AFK了,在大災難之前我要紀錄我們的故事,如果你們看見了,請把這裡的事傳出去……

  斑斑血淚,宛若屎濕,血谷聯盟的,根本悲劇。

*****************************************

01

達拉然,鳥點外,夕陽西斜,水晶森林無限蒼涼。
四頭瘦到根本只剩骨頭,甚至連翅膀都沒有皮肉,卻莫名其妙能飛得起來的骨頭龍,四抹滄桑的背影。
歷經了多少磨難,這頭骨頭龍剛剛才從我的信箱取出,新鮮熱燙,如今真的跨坐其上,卻有種空虛的哀然。
  是的,ICC10人成就龍,每次登入畫面在那邊哭爸的那隻,我們終於弄到手了。
  【事情,還沒完。】筆筆眼神空洞,望向遠方。
  沒錯,事情還沒完,因為團員出缺勤不固定的關係,今天完成成就的,只有我們三個人,嗯,旁邊那個是打手。
  浪費了多少次CD,換過了多少團員,若不是有筆筆這個團長肯堅持下去,我或許永遠沒有十人「誅王勇者」的頭銜,更不用提跨下這頭骨頭龍,媽的真難騎,跨下好痛!
  能夠完成成就,只能說是奇蹟。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要為我打架!

  我一直惦記著僕人說要看醫生的事,所以我最近密切的注意她,昨天晚上她回來時拎了個藥包,我湊近一看,居然是精神科的藥!

  【靠夭勒~原來妳主人腦袋有病啊~】粉嗆喵皺眉。
  【哇勒~你怎麼在我家?】我嚇到,最近是怎麼了,怎麼大家都喜歡跑來我家?
  【憂鬱症嗎?嗯?】白爛喵湊過來看。呃…為什麼他又來了。
  【憂鬱症?很可怕嗎?會不會死掉?】蠢喵很緊張的說。怎麼連他都在?
  【很難講喔~重度憂鬱會像植物人,反而中度憂鬱有可能會自殺喔~】這個喵說。
  【自殺!好可怕喔!】小黃喵顫抖的說。

  好好好~我數一數,1、2、3、4、5,很好~我家多了五隻貓。

  【各位~請問…你們通通跑來我家幹麻?】我臉色不善。
  【對啊~白爛!你來幹麻?】粉嗆喵很兇的對白爛喵嗆。
  【當淑女有煩惱時,紳士應該隨時在她身邊。】白爛喵面露微笑,朝我眨眨眼。
  【拎啊罵勒~你就是想虧咩嘛!】粉嗆喵站到他面前狠狠瞪他。
  【粉嗆喵先生,請問我是哪裡得罪你了?為何你總是針對我?】白爛喵也有點怒意了。唉唷~有好戲看了。
  【誰叫你這麼白爛,一進來就猛虧咩!】粉嗆喵繼續卯起來嗆。
  【身為一個紳士,追求淑女是很正常的事…】白爛喵在粉嗆喵的瞪視下有點小退縮。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謎團

  男寵輕輕拍著僕人的背,溫言安撫著僕人,他們坐上沙發,一一檢視桌上的東西,一件件的拿起,一件件說起他們以前的往事。

  僕人拿起巴黎鐵塔的小模型,淚中帶笑的說:【你看~這是我們去巴黎唯一帶回來的紀念品,那時候我們都好窮,光機票就幾乎花光所有的錢了。】
  男寵寵點點頭,拿起墨鏡,【妳每次出國都要戴這副大墨鏡,在室內也不拿掉,還被人誤認為是什麼大牌港星~】男寵呵呵的笑了。
  「噗哧」僕人也笑,笑的好開懷,他們抱著,一邊說著笑著,最後,開始感嘆起來。
  
  【我們以前明明這麼窮,卻還是努力的湊出一些錢,到處去跑、去玩,為什麼現在經濟比較寬裕了,卻反而很久沒在一起出去了呢?】僕人眼神空洞的看著手上的小墜飾。
  【對不起,是我太忙了。】男寵將僕人抱緊。
  【也不是,只是~好像再也沒那種心情了…】僕人的臉上,再度罩上一層哀傷。
  【這個周末,我們去白沙灣*,看看海,嗯?】男寵溫柔的說。
  僕人拿起桌上的海灘拖,嘆了口氣,搖搖頭,起身,走向陽台。
  【咪揪,妳不能一直這樣下去…】男寵跟了過去。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沒有辦法。】僕人哀傷的說。
  【會有辦法的,我們以後常常出去玩,像以前一樣,那些不愉快的事,很快就會淡忘掉的。】男寵握緊僕人的手。
  【忘不掉的…】僕人看著夜空,淡淡的說。
  男寵無語,只是再次擁抱僕人,【我們難道要一直這樣下去?】他說。
  僕人也無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好

  電視播著搞笑韓劇,小黃喵和這個喵都笑得東倒西歪,僕人卻面無表情冷靜的看著。
  【她這樣多久了?】白爛喵問。
  【唉~兩個禮拜有了…】我嘆了口氣。
  【這樣絕對不行唷~連看這麼好笑的喜劇都笑不出來,我看真的會得憂鬱症。】這個喵也湊了上來。
  【對呀對呀~】小黃喵附和著。
  【說說看當初她是怎麼跟她男朋友吵架的吧~】白爛喵說。
  雖然我不是很看好這群傢伙,但多些人幫我想,說不定還真的能想出什麼解決的辦法,於是我把來龍去脈解釋了個清楚。
  【嗯嗯~這麼說來,應該是房事不順吧?】白爛喵裝作很有深度的思考著。
  【唉唷~房事不順到鬧分手,也算是挺屌!】這個喵拍拍手,又在模仿周董。
  【好好的一對戀人,就這樣分手了,感覺好可惜唷~】小黃喵低頭。
  【哇勒~你又知道我的僕人的男寵很好了?】我始終對他有點偏見。
  【我感覺的嘛…】小黃低聲的說。

  僕人關掉電視,默默的拿起相冊。

  我們湊上去看,裡面全是她和男寵出遊所拍的合照。

  照片裡面的僕人笑得好開心,將男寵抱得好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爆了

  【情形就是這樣子…】桃花喵向老大報告完我們這趟失敗中的失敗。
  老大看向粉嗆喵,搖搖頭。
  【看三小啦~】粉嗆喵窘迫的嗆。
  【唉唉~難道人類都這麼蠢嗎?居然無法發現我們的神喵光環!】老大感慨的說。
  【老大,我覺得這是個詛咒!】這個喵說話了,難得有菜鳥主動發言。
  【此話怎講?】老大動動眉毛。
  【就跟我們神喵都一定有人飼養一樣,這是一個詛咒,也是一項定律,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人類永遠無法知道我們是神喵!】這個喵不知道從哪弄出一副黑色膠框眼鏡,靠!原來是在模仿柯南*啊~
  【嗯~我也覺得是這樣…】桃花喵點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這一切都這麼扯,什麼怪人都讓我們給碰上了。】粉嗆喵一副大夢初醒的模樣,真是好說服啊~
  【所以說,與其靠人類,不如靠我們神喵自己囉?】老大神情凝重。
  【看來我畢生想要破解的神喵之謎,果然非常不簡單,居然會有這麼多重重的阻礙,神喵們~我們要站起來,用力破解這個謎團!】老大奮力大吼,靠!我們本來就站著。
  【破解謎團!破解謎團!】不用說,又是蠢喵再跟著瞎High。
  【破!破!破!破!】活力喵用力頭轉,呃…又多一個白癡。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家拳的套路~招式靈活~】這個喵自以為周董*的唱了起來。
  【破個屁勒~】粉嗆喵狠巴了這個喵和活力喵的頭,【人類靠不住是一定的,但靠我們自己勒?怎麼搞?】粉嗆喵提出癥結所在。
  【……】眾貓無語,連冰雪聰明的桃花喵都面有難色,唉~貓咪的智商實在太低了。
  【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小黃喵嘆了口氣。
  【唉~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不能解開神喵之謎?】老大也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夭壽

  【我可以請問一下,他們兩個還活著嗎?】粉嗆喵額上掛上三條線。
  床上有一男一女兩具屍體,是的,我們正在案發現場…
  呃…沒有啦~我們正在這個喵的家,今天是假日,他的主人睡死了。
  【你確定他們是睡著了?】粉嗆喵很機車的在他們兩位身上跳來跳去,但他們卻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看~這樣他們都不會醒耶~】蠢喵非常低級的用尾巴掃著他們的臉。我要是用到這招,僕人一定馬上癢到打噴嚏,居然還有人有辦法在這種攻勢下繼續睡!
  【唉唉~】連續跑了兩家,遇到兩個莫名其妙的傢伙,現在又搞這齣,桃花喵嚴重的失落。
  【美麗的桃花喵小姐,妳感到沮喪嗎?讓我為你唱一首歌舒緩情緒好嗎?】白爛喵一抓到機會又要虧咩。
  【你要唱歌的話到這兩具屍體耳邊去唱,能把他們吵起來的話,我考慮1分鐘不嗆你。】粉嗆喵馬上釘,白爛喵咕噥一聲不敢說話了。
  【喂~這個喵~他們是你主人,你應該有辦法叫醒他們吧?】我轉頭向這個喵問。
  這個喵很綜藝掛的「耶嘿」一聲,【他們昨天晚上又把房門關起來了,依照我的經驗,沒睡到下午三、四點他們是不會起來的。】嗯~原來他在模仿吳忠憲。
  這個喵剛說完,他的女主人就翻了個身,然後誇張的打了個哈欠。

  醒了?

  【嗯~老公~】女主人給男主人深深一吻。
  【唔~】男主人朦朧的睜開眼。
  
  兩個都醒了!也太不給這個喵面子了吧~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啥?

  音響裡放著古典的交響樂,滿室瀰漫著淡淡的精油香,典雅的裝潢…
  【我操!白爛喵你的主人比我那整天只會喝酒的白爛主人有品味多了。】粉嗆喵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忌妒的說。
  是的,我們現在正在白爛喵家,要做什麼?當然是實行計畫啊~
  【我就是薰陶在這種環境下,才會這麼有氣質的。】白爛喵一臉非常欠打的說。
  【氣質?】粉嗆喵皺起眉,尾音上揚,【你有那種東西嗎?】喔~粉嗆喵嗆人的技術愈來愈高超了,居然用出了最令人討厭的問句,有進步有進步。
  【呵呵~】白爛喵尷尬的陪笑,他好可憐,一進來就被狂釘,不過這是他咎由自取。 
  稍微參觀了一下白爛喵的家,白爛喵帶領我們到他主人的畫室,他的主人正在畫畫,這應該是很有氣質的一幕,卻讓在場的所有貓都一起囧掉。

  一個自然捲到快變成爆炸頭,臉上留著極慓悍絡腮鬍,穿著應該曾經是白色卻快變成黃色的汗衫,和一件褪色到不知道原來是什麼顏色的四角褲的男人,踩著一雙室內拖鞋,踏著三七步,拿著畫筆在空白畫布前發呆。

  【請不要告訴我那是你的主人。】粉嗆喵很不客氣的說。
  【你知道的…藝術家嘛~總是比較不修邊幅一點。】白爛喵尷尬的說,靠!你還知道羞恥啊~
  【疑~】就在絡腮鬍大叔猛抖腳的同時,他也發現了我們,【達文西,你怎麼帶了一堆朋友來?】他抱起白爛喵。靠!原來他叫達文西啊~超不搭的。
  【等等~一群貓?這會不會是一種啟示?】絡腮鬍大叔戲劇性的將白爛喵丟在一旁,瞪大了眼誇張的看著我們。
  【貓貓貓貓貓~一堆貓~這代表了什麼呢?這…等等~我好像有靈感了…】絡腮鬍大叔猛碎碎念,神經質的拿起畫筆,在畫布上凌空比劃。
  【這樣…這樣…然後再這樣…對對對~就是這樣!】絡腮鬍大叔兩手一起抓起畫筆,沾了顏料後開始抓狂猛畫,口中還一直碎碎念,最後甚至嘴巴也含一隻筆一起畫,整個人超逗趣。
  【喂~白爛~他是得猴*喔?】粉嗆喵的眉頭皺成一團。
  【他常常這樣子…】白爛喵很無奈的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