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0

身為一團之長,筆筆的壓力很大,很多人壓力大就會自言自語,或者跟一些根本不是人的東西講話,這算是一種精神疾病,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時代人人都有病,只是看你病的輕不輕(摘自「人魔詩篇—血故事」羽奇著)。
  好,不小心打廣告了,其實是刻意的,讓我們回到筆筆有神經病。
  筆筆的神經病就是他會跟魔獸裡的虛擬角色講話,這可不是污衊,有圖為證:



  PS:這照片是他自己拍的。
  不過就是做個任務殺個小怪,居然還一副很感慨的樣子,只能說他實在感情太過豐富了,筆姐好纖細啊~

  不過這還好,可以解釋筆筆只是寂寞而已,但後來又發生一件事,證明他真的有問題。
  某天頻道內有許多人在,筆筆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好吧~劍專,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要再讓我失望了。】
  【……】眾人傻眼。

  是的你沒有看錯!他再跟自己的天賦對話!戰士武器系天賦裡的「劍類武器專精」,被動技能,有機率發動一次額外攻擊6秒CD。
  這起因是筆筆很喜歡鬥士劍的造型,為了拿劍他去改劍專,但是效果不理想,可是又很想拿劍,內心的矛盾交雜,終於使他爆發,在眾目睽睽之下,與自己的天賦語重心長的對話,「劍專!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這讓我想起了「浩劫重生」裡的那顆足球威爾森,人真的無法忍受寂寞,一定要有一個說話的對話才行,即便是虛假的。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

  一棟美輪美奐的別墅庭院,一群黑衣人,默默的從黑色轎車走下。

  一般的漠然,不言、不語,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這些人,絕非善類!

  他們走到門口,不敲門、也不按電鈴,其中一人舉起了榔頭。

  【慢!】為首的黑衣人緊張的斥喝,【讓專業的來,阿屁,上!】他向另一名黑衣人點點頭,那名黑衣人拿出開鎖工具。

  為首的黑衣人用眼光示意,眾人都從懷中掏出了手槍。

  「喀卡」門鎖開了,眾人很有默契的退到兩旁,一名黑衣人向眾人點點頭,舉腳用力將門踹開。

  【不許動!我們是流氓!】踹門的黑衣人大吼,舉著槍,緊張的對著門內。

  面對他的,是空蕩蕩的客廳,跟錯愕的吊燈。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9 對不起,再見!

  意識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空白,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很清楚的感覺輪胎從我身上輾過,很清楚的看到機車騎士差點摔倒,之後回頭看了一眼就加速離去。
  但我的腦子就是無法判斷發生了什麼事。
  就連小黃喵在我旁邊哭喊著,我也未能明白。
  小黃喵一直大叫、大叫,我卻什麼也沒聽到,我抽動著耳朵,想知道他到底在叫什麼,我想站起身來,身體卻完全沒有一點感覺。
  直到一股迫切的冷,忽然傳遍身上各處,痛覺才整個炸了開來。

  【可喵可不喵!可喵可不喵!】小黃喵大哭。
  我這才聽見他在叫什麼。
  我想說些什麼,一開口卻是痛苦的呻吟,實在……實在是太痛了!痛瘋了!
  我勉強的微微抬起頭,看看我的傷勢,卻只看到一片血肉糢糊。
  喂!那是腸子嗎?不是吧?我不敢相信,嚇到全身在發抖。
  【可喵可不喵!你不會有事的!】小黃喵哭著安慰。
  不會有事才怪!
  【救……救護車……】我喃喃地道,卻忽然想起我是隻貓,哪有人為了貓叫救護車的?
  【救護車嗎?我馬上去叫!】小黃喵用力點頭,慌慌張張的跑來跑去,最後又回到我身邊,哭喪著臉,【我是貓啊!怎麼叫救護車?】
  我當然知道你是貓……
  開始有路人圍觀了,但是他們除了用憐憫的眼神看我,圍著一圈議論紛紛,大罵肇事者無良之外,好像也沒有別的行動。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身為貓的驕傲

  他們那天沒有做,因為兩個人根本醉倒了,直接昏睡到隔天中午。
  後來男寵變得非常常跑來,不只周末,他幾乎天天來,上班到很晚還硬要跑來,之後甚至把牙刷毛巾都帶來了,天天跟僕人睡一起,她不怕了。
  理所當然,睡客廳的變成了我,靠!
  令我欣慰的是,僕人真的漸漸好起來了,她作惡夢的次數慢慢變少,漸漸的,不再作惡夢,她也變開朗了,不像以前整天宅在家了,雖然只有假日有空,但她現在一到周末就跟男寵兩個人往外跑,每次出去玩回來都拍一大堆照,還買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
  僕人真的變了,變的比以前開朗多了,她再也不是整天悶在家的宅女了,又或者,這才是她本來的個性?我發現,她現在的笑容好輕鬆,就像她以前的照片那樣。

  有一天晚上,僕人抱著我,忽然講了一些很感性的話。
 
  【可可啊~馬麻真的很感謝妳,那段時間如果不是妳陪著我,馬麻大概撐不過來吧?】
  【那時候我每天都哭,什麼都不想做,上班無精打采,回到家也失魂落魄的,妳把拔後來又出差去了,我又不好意思整天去煩嚕嚕和艾巴,真的好寂寞喔~】僕人摸著我頭,細細的說,說寂寞,但是她的表情,一點也不寂寞,好像…就只是在說一個不關她的故事而已。
  【真的很幸運,我把妳撿回家了,妳還記得嗎?剛把妳撿回家的時候妳好怕,一直叫,然後什麼也不喝奶,快把我急死了…】僕人捏捏我的耳朵,微笑。
  【都是因為多了妳,要照顧妳,才讓我把心思轉移,馬麻才撐得過來,呵~雖然最後還是要看醫生啦~啊~對了~馬麻跟把拔吵架,還是妳讓我們和好的呢!】僕人把我高高舉起,親了我額頭一下。
  【可可是我的救星喔!】她眼睛瞇成一條線。
  哪裡哪裡~彼此彼此~

  那晚,讓我對於身為貓的自己,感到一絲驕傲。

  【他們又出門了喔?】小黃喵講不聽,每次都從我後面冒出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僕人的笑

  【耶~已經十點了!可可~妳怎麼沒有叫馬麻起來餵妳呢?】僕人慌慌張張的從房間衝出。
  沒啦~今天周末嘛~讓妳多睡一點,我餓一下沒差啦~
  餓著肚皮的我強撐起笑,做作的喵了幾聲。
  知道僕人發生過那些事後,我決定對她好一點。
  【啊~】男寵從沙發上爬起,打了一個超長的哈欠,【咪啾啊~沒關係啦~妳先去刷牙,我來弄就好。】
  【你來弄?】僕人停下動作,懷疑的看著他。
  【嗯。】男寵看著我,僵硬的點點頭,【我一直這麼怕可可的話,妳也很為難吧?我想…為了妳,我應該要克服。】
  【你確定嗎?】僕人拿著飼料盆,猶豫著要不要遞給他。
  【OK啦~不過…不過就是貓嘛~】男寵聳聳肩,接過飼料盆,故意裝作蠻不在乎的樣子。
  但還是感覺得出來他在怕…
  【好…吧…】僕人遲疑的走向浴室,不放心的頻頻回望。
  男寵緊緊盯著我,小心翼翼的拿出飼料,倒出一整盆。
  喂~不用那麼多啦~你是要我撐死喔?
  男寵依然緊緊盯著我,遠遠的將飼料盆放下,然後趕緊閃到一邊去。
  喂喂~你不是要克服嗎?閃那麼遠幹麻?我皺皺眉頭,向他走近。
  男寵整個人貼在牆上,唉~
  我想…我該釋出點善意,雖然我是不想這麼做啦~但是僕人應該希望看到我們兩個能好好相處吧?身為貓的我,能幫她的,也只有這些了。
  我繼續接近,男寵死盯著我,腳趾都縮起來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