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就在案情陷入膠著之際,神秘失蹤的關鍵人物阿樂出現了。

他來到了警局投案,帶著可以解答一切的最關鍵證據,現場所有的針孔攝影機錄像。

「一切都是甄導的指使我做的。」這是阿樂向警方說出的第一句話。

 

 

某處豪宅裡,甄導和某位男子。

「這一切,由一位想要殺人為自己討公道的男人而起,他的名字叫做梁秋恩,在業界大家叫他梁副導。」

「他想殺了廖忠勝,因為這位電影製作人勾搭上了他的老婆,破壞了他的家庭。」

「梁副導被仇恨蒙蔽了理智,他不計代價的想要殺了廖製作,只為了平息心中的怒火,而他剛好找上了我。」

「我為他安排了能成功殺害廖製作,還能夠脫罪的計畫,但是,這樣還不夠。」

「從很久以前,我就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源自於我的不滿足。」

「縱使我獲得了再高的成就,獲得再高的評價,獲得再多的獎項,我從來就不覺得滿足,因為我從來不認同我的作品,那些都是不及格的作品。」

「我有一個瘋狂的點子,我想完成一部瘋狂的電影。」

「這部電影沒有劇本,演員沒有在扮演誰,也不知道自己正被拍攝。」

「沒有其他的工作人員,有的只有一個預定的故事,一個由我所導,真實發生的故事。」

「梁副導給了我這個契機,讓這部瘋狂的電影有機會實現,以一部兇殺片的方式……」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啥重點的一集

希望下週蟹黃出來血神霸臨戰天下啊!

 

一、雙尊退便當

 

應龍師逼殺熾閻天

對上能招屍的死靈法師

熾閻天很厚功的焚毀屍體防止他招屍

應拖到曼姨來救援

曼姨一來就各種搶鏡頭

試圖讓應龍師注意到她

 

應龍師果然注意到她了 把她往死裡打

但就是不肯說「太年輕囉~」

直把曼姨打得狂吐鮮血

 MH-016 - F__VIDEO_TS_20160330_181733.804  

卻只顧稱讚雙尊情誼真是深厚

 

曼姨心中OS:別再講什麼情誼啦~快點嘲笑我太嫩太年輕啦!

       我就是為了這個來的啊啊啊啊!(誤)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集竟然這麼好看!

 

一、墨傾池真的是黑的!

 

一頁書和墨傾池VS道儒掌教

上禮拜墨傾池就顯露出一點跡象了

想不到還真的黑的!

在關鍵的時候忽然倒戈 重創一頁書!

 PLD00698 - F__VIDEO_TS_20160325_192205.746  

一頁書這次重出真是有夠衰

都是一出來沒多久就被暗算

馬上又要躺回去了

 

2V2忽然變成要1V1的一頁書

不敵眾人圍毆 慘遭應無謙斷手

 PLD00698 - F__VIDEO_TS_20160325_193059.159  

一頁書:我的王之力啊!!!

 

最後一頁書力竭倒地

 PLD00698 - F__VIDEO_TS_20160325_193130.766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盲點

 

根據凡芸的證詞,所有人都是互相殺害而死,唯一活下的兇手是曉藍。

但這一切,絕對不是因為什麼意外。

劉警官點起一根菸,放在煙灰缸上任其燃燒,陷入深沉的思考。

恐怕背後有人在操弄著一切,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做,但他的目的明顯是要他們互相殘殺。

劉警官將剛寫好的筆錄在桌上排成一列。

他歸納出幾個重點。

 

重點一:

第一位死的是廖製作,沒有人親眼看到誰將他殺害,而兇器上沒有留下任何指紋。

這是一切兇殺的開端,因為廖製作死了才引發後續一連串的事。

陳子賢有最明顯的動機,也在廖製作的房間被發現,但考慮到背後有人在操弄一切,他反而最不可能是兇手。

 

重點二:

阿樂莫名其妙失蹤了,山崖底下出現假裝成他的模樣的假屍體,而阿樂至今下落不明。

合理懷疑那具假屍體是他自己佈置的,為了讓大家相信他死了,他好消失在大家面前。

之後,他可能是躲在地下室監視著大家,暗中操作著些什麼,到最後才帶著錄下的影像離開。

 

重點三: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偵訊

 

偵訊室,劉警官端著兩杯熱騰騰的咖啡來到。

首先要偵訊的是曉藍,她端坐在椅上,雙腿閉攏斜放,兩手放在大腿上,很淑女的端正坐姿,只差一個制式的優雅微笑。

見劉警官端著咖啡進來,她禮貌性的點點頭,僵硬的嘴角微微牽動了下,但隨即又恢復了冷漠的表情。

在這種時機點,若還能笑得出來,那就太不正常了。

劉警官放下咖啡後,拉開椅子坐下,他仔細的觀察著曉藍,憑著敏銳的直覺,他感到有些不太對勁。

她的精神狀態,恐怕還是不太正常……

辦過無數兇案,看過無數見證了兇殺的當事人,劉警官對曉藍目前的狀態毫不陌生。

看似是平靜下來了,但其實只是強自保持鎮定,這種狀態最麻煩了,一個不小心,問到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她也許會瞬間崩潰。

看來得小心點,劉警官心想。

不過這種狀態也有種好處,那就是不容易說謊。

 

移動了下椅子,調整好坐姿,劉警官首先客套了幾句,曉藍有禮的應對。

「那麼章小姐,妳確定妳現在的身體和精神狀況,已經能夠應付長時間的偵訊了?」劉警官制式的問。

「是的,我可以。」曉藍篤定的點點頭。

那麼,偵訊開始了。

「那我首先請問妳,妳到那座廢墟裡做什麼呢?」雖然已經查出了他們一行人是去那裡拍戲,但劉警官想先試探一下。

「我們是去那裡拍戲,甄導演的電影。」曉藍毫不遲疑的回答。

劉警官點點頭。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消失的第八人

 

早知道,當初就不要答應了。

本來只是個惡作劇的,為什麼最後會演變成這樣?

那個女人,曉藍,她根本沒有雙重人格,那她說的那張字條是哪來的?

她還說那是她的筆跡,所以那是她自己寫的嗎?

她果然是個瘋子!她是個神經病!

她居然就這麼把裕明給殺了!還說什麼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神經病!瘋子!神經病!瘋子!神經病!瘋子!

大雨中,哭成淚人兒的凡芸,拼命曳起纖細的雙腿,邁開步伐狂奔。

曉藍在身後叫著她,但是她不敢回頭,也不敢停下腳步……誰知道那個瘋子會幹出什麼事?

這一切太可怕了……

先是廖製作被人殺死,然後是阿樂的屍體被發現,接著不知道哪個混蛋放了子賢,害子賢殺了小趙,裕明為了救她失手殺了子賢,然後又莫名其妙殺了副導,最後那個神經病曉藍又殺了裕明……

都瘋了!這群人全瘋了!

本來只是來拍戲而已,為什麼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奮力狂奔了一陣,她逃出了廢墟群,為了怕被追上,逃進了樹林之中。

被大雨淋過後土壤變得泥濘難行,她不得不放慢腳步,但緊張的情緒讓她依然急促的喘著氣。

又濕、又冷、又累、又怕……

氣喘得胸口彷彿快要爆裂,兩條腿幾乎要使不上力……

很快的,凡芸終於支持不住,扶著一顆樹慢慢坐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私下的協議

 

「我……我跑不動了……」在大雨中被曉藍拉著狂奔一陣,凡芸幾乎快要喘不過氣。

曉藍往後張望,遠遠看見裕明的身影,他正在四處張望著,沒有發現她們的身影。

拉著凡芸,她們躲進了一旁的建築物中。

幾乎是跌進屋內,凡芸腿一軟便坐了下來,渾身溼透的她直打冷顫,倒在牆邊拼命的喘氣。

究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莫名其妙的會死這麼多人?為什麼裕明要殺了副導?她完全不明白。

「喂……妳是……怎麼知道的?」凡芸氣喘噓噓向曉藍問。

在裕明還未殺死副導之前,光只是看到裕明拿了根木棒,曉藍就警覺的要她也拿起武器做好防範,這麼高的警覺性,她恐怕知道些什麼吧?

曉藍一邊注意著外面的動靜,一邊從口袋中掏出了張字條,拿給凡芸看。

上面寫著「他想要殺了妳!」。

「這是?」凡芸不解。

「這是我寫的,另一個『我』!」曉藍低聲解釋。

「什麼?」凡芸完全不明白。

「雙重人格啊!」曉藍略顯煩躁,「那是我另一個人格寫的。」

凡芸聽她這麼說,吞了吞口水,表情變得十分怪異。

「妳確定這是妳寫的?」她抓著字條,惶恐地問。

「為什麼要這麼問!」見凡芸一副看到神經病的表情,曉藍惱怒的將紙條搶過。

「本來我也不確定,但這確實是我的字跡……」見凡芸因她忽然的舉措而又流露出驚懼的眼神,感到心中過意不去,她又放柔了聲調。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攤牌

 

大雨滂沱,雖然已經到了太陽初升的時刻,但天色依然昏沉。

「是想和我討論,究竟是誰放了子賢吧?」副導拿下帽子,整整頭髮,又重新戴上。

「也只有她了吧?那個瘋女人,曉藍。」

看來是非常有自信絕對不會被懷疑,裕明心想。

「副導,不用裝了,我都已經知道了。」他冷冷的說。

與其拐彎抹角,倒不如直接問個清楚,反正已經作好了準備。

「知道什麼?」副導愕然。

「子賢……不就是你放的嗎?」裕明微微側身,將右手藏在身後,以便隨時能抄起背後的木棒。

「我?」副導失笑,「你為什麼會這麼認為?」他那詫異的模樣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看來他是想繼續演下去,的確,如果沒有那張照片,自己根本不會懷疑到他身上。

「因為……」不想再陪他演戲,裕明直接攤牌,拿出了手機,現出那張照片。

「……殺了廖製作的,不就是你嗎?」

無可抵賴的證據,揭破了陰謀者的面容。

看了照片的副導大驚失色,接著面色一沉。

「想不到……想不到啊~」他喃喃地說。

裕明握緊身後的木棒,嚴防著他忽然暴起。

但是他卻一點也沒有要攻擊裕明的意思,他苦笑了幾聲後,頹然的在石階上坐下。

「那麼……你想怎麼樣呢?」他問,看來,是準備束手就擒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給自己的紙條

 

未竟的夜,未竟的雨,各懷心思的四人。

沒有人想再回到房間了,畢竟已經有兩間房死了人。

凡芸後來再也不敢回到房間,因為必須經過小趙的房間,赤裸的她跟副導借了間襯衫套著。

裹著毛毯抱腿坐在地上,經過一整晚的折騰,她實在累壞了,忍不住將頭埋進雙腿間打起盹來。

副導靠在牆邊坐著,半瞇著眼,嘴上叼著菸,也不曉得有沒有在抽,或是根本已經睡著了。

曉藍鋪了張毯子在地上,側躺了下來,但是眼睛始終沒有閉上。

裕明側靠在柱子旁盤坐著,身上的傷隱隱作疼,累得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但腦子尚在飛快的運轉著。

 

在死了人之後,曉藍的態度就變得很奇怪。

像是在隱瞞著什麼……

想起先前自己的猜想,廖製作和阿樂的死,極有可能是別人嫁禍的。

雖然小趙很明顯的確是子賢殺死的,但他會不會是被刻意引導的呢?

他不認為子賢看見自己的女友和小趙正在做愛,還會拿出手機將這個場景照下來。

而且,子賢若要找凡芸,為什麼會往小趙的房間去呢?凡芸的房間明明是在另外一頭。

那張照片,肯定是別人傳給子賢的。

子賢因為看了那張照片,才會直接往小趙房間去。

傳給子賢照片的人,故意傳照片激怒他,然後將他放了,好讓子賢去當場抓姦。

子賢因為被認定為是殺人兇手,很明顯已經放棄了自己,把他放了還傳那種照片給他,任誰都猜得出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蟹黃果然是智者啊+

 

一、圍殺蟹黃大失敗◢▆▅▄▃(〒皿〒)▃▄▅▇◣

 

玄狐、西經、勝弦主圍殺蟹黃

正在塞弄應龍師要他一起反

瘋狂遞上組隊邀請時

想不到應龍師忽然來一句:

 MH-015 - F__VIDEO_TS_20160323_190436-vert  

然後轉身一變…

 MH-015 - F__VIDEO_TS_20160323_190450-vert  

原來他就是那位替身啊!!!!

這位替身也太多才多藝了

不但可以cos蟹黃 還可以cos應龍師

該不會是影形吧?(蘇迪~洗襪啊~)

 

勝弦主被替身偷襲

雖然反手一掌尻飛了替身

但又被真蟹黃一掌尻爆

表演了如何吐得滿嘴血但面紗依然乾乾淨淨的高級技術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全面失控

 

陰冷的大廳中,被綁縛在柱子旁的子賢默然端坐著。

關上了燈以後,大廳一片黑暗,屋外的雨勢愈來愈大,淅瀝的雨聲響成了一片嘈雜,掩蓋了……一陣接近他的腳步。

手機發出了一聲提示音,子賢狐疑的低頭,然後忽然感覺到有人正在替他解開繩索。

「看看手機。」那人用氣音向他說。

因為雨聲的關係,子賢很勉強的才聽懂他在說什麼,更不用說辨認出說話的是誰了。

解開繩結之後那人迅速地跑走,子賢一邊掙脫一邊朝他看去,卻因為太暗了,連身形都瞧不清楚。

掙脫繩索後,子賢從胸前口袋拿出手機,裡面,又被傳了一張照片。

照片中,凡芸全裸著騎在同樣全裸的小趙身上。

激動的握緊拳頭,子賢流下淚來。

他默默地走向大廳一角,推放工作人員器材的地方,從中撿出了一根鐵杆。

「無所謂了……呵呵……」淚流滿面的他悽慘笑著,緩緩走向小趙的房間。

 

 

「啊啊啊啊啊~」被小趙壓在身下的凡芸,兩手扶住他的腰,雙眼微微上翻,吐著舌頭嬌喘著。

小趙因出力而猙獰的臉在她面前不斷上下晃動,大滴大滴的汗水滴在她的臉上、胸上。

比起有濃烈體臭的廖製作,小趙的汗水充滿男人味,強烈的男性費洛蒙氣味,和猛烈的撞擊,讓她連續高潮。

就在凡芸又快高潮時,小趙忽然停止了抽動,本來猙獰的臉孔,此刻瞪大雙眼,更顯得扭曲。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照片

 

「小趙,你知道些什麼,對嗎?」裕明抓住小趙的肩膀。

任誰都會懷疑,他的表情實在太怪異了。

「那……那張照片,是我照的!」他結結巴巴的說。

站在他後方的凡芸怒捏了他一下。

「但……但是……我沒有傳給他啊!」小趙隨後補充。

「那你有傳給任何人嗎?」裕明緊緊抓住他。

「我……我……」小趙滿臉是汗的望向眾人,吞了吞口水。

「我只確定我有傳給阿樂,那時候他跟我一起偷看的……」他眼神游移地說。

裕明望向眾人,每個人都輕輕搖了搖頭。

「你確定只傳給阿樂嗎?沒有傳給其他人?」裕明再問。

「我……我不是很確定,也許……可能也有誤傳給子賢吧?」小趙遲疑地回答。

「可能?」小趙這副吞吞吐吐的態度實在讓裕明很不爽。

「夠了吧!」副導上前拉開裕明的手,「不管是小趙傳的,或是阿樂傳的,那也只是意外,因為他們本來都不知道子賢是凡芸的男朋友。」

「光憑一張照片,證明不了什麼,不是嗎?」曉藍忽然開口,望向裕明。

「呃……」裕明因她忽然針對的視線錯愕了。

「就算證明了什麼,那也只是更證明他的動機……」曉藍繼續說著,忽然轉頭向凡芸問:「妳看到他殺了廖製作對吧?」

「我……」凡芸被這麼忽然一問愣住了,遲疑地開口:「我……我沒看到他殺廖……廖製作……但那裡只有他在,不是他是誰呢?」

「是吧?」曉藍又轉頭向裕明問。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兇殺

 

凡芸淒厲的慘叫聲將剛入睡的曉藍驚醒。

彈坐而起的曉藍,恍惚間還無法確認到底是真實還是惡夢,直到叫聲依然不斷傳來,所有人都騷動而起,從走廊上一一奔過,往發出聲音處趕去。

趕緊拉開棉被,下床穿好鞋子,走廊盡頭傳來的一陣一陣哭叫聲嚇得她心驚膽顫,正當曉藍準備跨出房門時,不經意朝門邊的桌上瞥了一眼。

又來了!

桌上,留著一張字條。

字條上赫然又是她的筆跡。

「不用怕,我替妳殺了他!」字條上面這麼寫著。

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曉藍將字條一把抓起,揉成一團後塞進口袋裡,大步邁開,趕去與眾人會合。

 

 

當曉蘭趕到時,只見凡芸的助理子賢,渾身是傷的被副導和裕明壓在地上,原本斯文有禮的他,此刻看起來卻像一頭發了瘋的野獸,不斷地嘶吼掙扎。

凡芸跪在地上痛苦哭,抽抽噎噎地直說:「是他!他殺了廖製作!」,攝影師小趙則在旁不停安慰。

而最叫人怵目驚心的,當然是房間內的情景,廖製作胸口被插了一把刀,血流了滿床,顯然已經氣絕多時。

啜泣聲、咒罵聲、喘氣聲、喝問聲……交織成一片惱人心神的恐怖噪音,不斷衝擊著曉藍的神智。

「不用怕,我替妳殺了他!」

看著慘死的廖製作屍體,她的腦子裡不斷浮現出字條上的字句。

一直到有人扶住了她的肩膀跟她說話,她才回過了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威脅

 

快速地揉掉紙團,曉藍盡力表現出平靜的樣子,心臟兀自劇烈跳動。

「廖製作,還不睡嗎?」她勉強擠出一絲絲微笑。

「我在想……妳好像還欠我一個道歉?」廖製作似乎沒發現她的異狀。

已經完全認定她就是兇手了,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對不起。」曉蘭言不由衷地道歉。

「沒什麼誠意呢~」廖製作裂嘴一笑。

「雖然我答應了副導不追究這件事,不過那是為了不影響這部戲的拍攝,等這部戲拍完,說不定我又會改變主意了,畢竟我可是莫名其妙的被砍了一刀啊!」他故意撫摸被包扎起來的傷處。

明擺著的要脅。

果然,他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打從他跟副導表明不追究的時候,曉藍就看出他另有圖謀。

「你想怎麼樣?」禮貌性的微笑都不想維持了,曉藍冷冷地問。

「我這個人很容易心軟,特別是對女人,只要女人對我好一點,我什麼事都會答應她。」廖製作自以風流浪漫的說。

「下午的時候妳看見了吧?我和凡芸在後台做的事?」他靠上前去,還特地擺動了一下下身。

曉藍站起身來,後退一步,輕輕點了點頭。

「啊~她的技巧真是好啊……」廖製作淫笑起來,「想要對我釋出善意,用那種方式就行,放心,我對妳的要求不會很高的。」

「你這算是在威脅我嗎?」曉藍冷冷地問。

「當然不算,我只是給妳一個機會。」廖製作舔舔唇,「我明白……第一次都會很排斥,但有過一次經驗後,之後就不覺得這有什麼了……因為,大家都在做啊!」

「這是各取所需,妳滿足我、我滿足妳,妳表現的夠好的話,不只這件事我永遠不追究,還會向更多大導演推薦妳。如何~不錯的交易吧?而且實質來說,妳也沒損失什麼,這是女生的優勢啊~如果是男的,才沒有這種機會。今天要是砍傷我的是個男人,那我一定堅持報警,完全不會賣副導面子。」廖製作一邊說著一邊貪婪的視姦著曉藍的美腿。

「我會考慮。」等廖製作說完,曉藍冷冷地回應。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人格

 

「原來如此,雙重人格啊~」某處豪宅裡,某個男人饒富興味的摸摸下巴。

「撇開靈異的說法,到底人類為什麼會患上雙重人格這種詭異的心理疾病呢?在心中創造出另一個自己,甚至連自己都沒意識到。被另一個自己掌控身體,肯定很恐怖吧?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卻不知道自己曾做過什麼?」他從酒櫃拿出一瓶酒,向甄導問道。

「肯定是因為太過虛偽了吧?」甄導忽然說。

「喔?」男人拉開抽屜,拿出開瓶器。

「人類太過社會化的結果,就是幾乎無時無刻都得帶著假面具,尤其是成了眾人注目的焦點後。」甄導意味深長的說。

 

 

如果沒有接受那項提議就好了,不過……現在說什麼也來不及了。

面若死灰的曉藍眼神游移的看向大家,眾人投來的眼光,就像在看著一頭隨時會攻擊人的野獸。

腳下是眾人翻出的行李,所有的物品都被拿出來放在地上,其中最惹眼的,當然就是那把水果刀。

這把刀由一條毛巾包裹著,被眾人從曉藍的行李箱深處找出。

這項證據,已經說明了一切。

儘管曉藍完全沒有關於這把刀的任何記憶,但此刻她清楚明白,辯解是沒用的,她根本無法解釋為什麼這把刀會出現在自己的行李箱裡。

最震驚的還是她自己,在這之前她還冀望搜查包包可以洗清她的嫌疑,根本沒有考慮過現在這種情形。

 

「現在……該怎麼辦?要報警嗎?」小趙苦笑著問。

「手機收不到訊號,要報警的話,就得開車下山,到有訊號的地方。」阿樂提醒。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傷人者

 

結果,到了傍晚,甄導依舊沒有到來。

「可能是因為什麼事情耽擱了吧?反正最慢明天他們也會來的。」

聽副導這麼說以後,雖然有點不安,眾人也就沒這麼在意了,再怎麼說,甄導也不可能莫名其妙把他們丟在這裡。

晚餐由劇組人員煮了火鍋,甚至還有啤酒,眾人吃得很是暢快。

晚餐過後副導要大家不要亂跑早點休息,但因為時間還太早,誰也睡不著,雖然夜裡在廢墟有點危險,但大家還是各自要了手電筒,四散到各處打發時間。

 

「凡芸的助理啊~感覺怪怪的。」

黑暗中,一支手電筒倒放在地上,一旁副導和小趙靠著牆坐在地上,一齊吸菸邊聊天,聊著聊著,小趙忽然提起子賢。

「怎麼說?」

「態度很奇怪啊!雖然是凡芸的助理,但他也盯的太緊了吧?不知道副導你有沒有注意到,剛剛在吃飯的時候,每個男人跟凡芸搭話都會被他瞪呢!」

「呵~」副導搖搖頭,吐出一大口煙。

「你覺得他真的是助理?」他神秘一笑。

「不知道耶~副導你也知道我和凡芸以前是什麼關係,我們到現在都還有聯絡,凡芸這種咖,哪來的專屬助理,我根本沒聽說過,而且那個子賢與其說是助理,感覺更像是她的男朋友呢~」小趙抓抓頭。

「事實上甄導吩咐過,不准演員帶隨行助理、個人化妝師過來,所有演員只准一個人來,當然也吩咐過凡芸了,但甄導昨天臨時打給我,跟我說凡芸求他讓她帶一個人過去。」

「有這樣的事啊!」小趙皺眉。

「我想甄導應該也猜到了,那個子賢是她的男朋友,特地讓凡芸帶他過來,應該是想讓他看著凡芸。」

「喔~難道是因為那件事……」小趙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大概就是因為那件事吧?凡芸在片場跟人家亂搞,搞得人家的老婆跑到片場亂,差點連戲都拍不下去……」副導吸了口菸接著說:「甄導可能認為,有男朋友在,凡芸應該會安分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不存在的劇本

 

《凡芸的試鏡》

 

那是凡芸做夢都沒想到過的事,竟然接到了甄導的試鏡通知。

在演藝圈浮沉近十年,其實她很清楚自己並沒有演戲方面的天份,不!恐怕是根本沒有當藝人的天份。

口條不好、沒有演技、歌喉也差,唯一出色的,只有她與生俱來的相貌和身材而已,她自己也很清楚這點。

所以她運用自己的美貌,不斷勾引男人上床,希望藉由攀附那些掌握權力的男人,讓自己有機會竄紅起來。

因此她得到很多機會,但因為天份受限,她始終無法大紅。

意識到了自己的年華正在慢慢逝去,最近她的重點放在勾引富二代,可惜惱人的狗仔無處不在,多次拍到她被富二代帶回家過夜,之後勾引的男人都只想跟她玩玩,沒有人想跟她認真。

甄導的邀約,也許是她在演藝圈最後翻紅的機會。

聽說甄導並不好色,這也是她過去近十年來,一直找不到機會攀附他的原因,但儘管如此,凡芸依然將自己裝扮的性感火辣前去面試。

沒有男人不好色的,只有合不合胃口,這是她在演藝圈打混多年的心得。

 

甄導的試鏡,出乎意料的輕鬆,雖然是國際知名的導演,但甄導本人平易近人,絲毫沒有半點架子,而所謂的面試,其實只是聊聊天而已,不但沒有要求她現場演一段,甚至連讓她做個基本介紹都沒有。

在聊天的過程,凡芸不斷地在舉手投足間賣弄風騷,不過似乎絲毫沒有觸動甄導半點反應。

聊了一會後,甄導忽然問了這個奇怪的問題。

「如果有兇案在妳面前發生,妳會有怎樣的反應呢?是那種……血噴得到處都是兇案現場。」

甄導問得看似不經意,卻讓凡芸瞬間繃緊了神經。

恐怕這才是這次試鏡的重點吧?凡芸低下頭沉吟,在心中盤算著怎樣回答比較好。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山中廢墟

 

子賢是是被一陣顛簸給震醒的,戴上眼鏡後,窗外已非城市街景,而是一片望眼而去滿是綠林的山路。

打開手機看看時間,已經過了一小時。

凡芸不知何時坐到廖製作旁邊去了,兩人正輕聲的談笑,由於距離和引擎聲,導致子賢沒辦法聽清楚他們在說些什麼,他的心底泛起微微地妒意。

小巴在崎嶇的山路下行駛,到後來已經行駛在沒有柏油只有黃土和碎石的路上,再行駛一陣,更直接開到了雜亂的草叢間。

在越過了一座敞開著,上面有著「禁止進入」噴漆字樣的破敗鐵皮後,又行駛了十分鐘,他們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大片廢棄的建築群,四處雜草叢生,藤蔓爬滿牆面,一望而知久無人煙,建築是一棟棟的別墅,看得出來本來是一座規劃完整的豪宅山莊,只是不知何故只完成主體建築,沒有再更進一步完成內外部的裝潢和設施就停工廢棄了。

這麼一大片廢墟就座落在深山之中,就連道路都被荒煙漫草所掩蓋,就像一座遺世孤立的古代遺跡,所差別的只是現代化的建築,或許連當初建造這些建築的人,都已經遺忘它們的存在了吧?

 

「哇喔~這裡真的是……」魚貫下車的眾人,對眼前這荒敗的廢墟都感到無比驚嘆,在昏暗的天色下,這片廢墟更顯得詭譎陰沉。

「這裡真的是台灣嗎?你們怎麼找到這種地方的啊?」曉藍一邊環顧著四周一邊驚訝地問。

「這裡在台中算是有點名氣的鬼城喔!是許多廢墟探險愛好者的聖地之一,會變成這樣,是因為當出建造的廠商週轉不靈倒閉才會廢棄。」副導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解釋。

「感覺這裡好陰森啊~會不會有阿飄啊?」凡芸怕怕地問。

「也是有很多那類的傳聞啦~不過也只是傳聞而已,不用自己嚇自己,好了~大家跟我走吧!」

副導說完後揮揮手,帶領著大家來到一棟建築,那是劇組人員已經先來佈置好的所在,已經接通了水電,有整理好的浴室、房間,甚至還有廚具、桶裝瓦斯、冰箱,可以在這裡開伙,雖然克難了點,但基本的生活機能不是問題。

 

「咦!怎麼只有我們啊?甄導還有其它人呢?」眾人安置好行李後,廖製作問。

「喔~他們還要搬一些器材和設備過來,最快今天晚上會回來,或者明天。」副導答。

「這樣啊~那這段時間我們要做什麼呢?」裕明問。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方便沒有POPO帳號的讀者 「兇案導演」在部落格同步連載啦

 

************************************

 

前言:

 

來自知名導演的邀約

演員們來到位於深山的廢墟群中

然而等待他們的不是準備就緒的拍片現場

而是空無一人的破敗空屋

一場沒有劇本的驚悚劇於焉展開

初出道的歌手、當紅的廣告明星、知名的二線女星和劇組人員...

一步一步掉進早已安排好的陷阱之中

懷疑、妒忌、欺瞞、陷害、脅迫、復仇、失控...

醜陋的人性 在鏡頭前無所遁形

一切的一切 都在那個可怕的男人設計之中...

 

************************************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筆電的光碟機壞了

網購了一台外接光碟機

所以到今天才發

 

一、卡陰塔

 

風之白來到封劍塔

意外遇到跟他一樣八字很輕

卡到陰正在跟鬼刃比劍的魔夜聽劍

在封劍塔耍自閉的魔夜渾然不知封劍主已經敗給劍非道

一整個大驚!

 PLD00696 - F__VIDEO_TS_20160320_190500.153  

出去看看吧阿宅~

武林盛事大概就你一個不知道而已

 

魔夜感慨一番後

決定繼續留在原地和鬼刃的幻影玩

 PLD00696 - F__VIDEO_TS_20160320_190618.499  

醒醒吧阿宅~

你也不往上攻塔 就在這邊跟一個二流刀客玩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