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超爆笑吐嘈小說「志願是殺手」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殺手會被灌酒》

 

「啪啪啪啪!」

剛進到「殺手睡不著」,所有的人便都對著我鼓掌。

「歡迎我們的勇者,活屍先生!」

普累誇張的大叫,所謂「活屍先生」當然指的就是我,這個稱號是誰替我取的已經不可考,據說是因為我這個人沒什麼表情,也沒什麼情緒起伏,冷冷地就像一具屍體一樣。

喂!殺手不就是應該要像我這樣酷酷的,你們這些超High的殺手成何體統啊?

被英雄式迎接進場的我,手上立刻被塞了一杯酒,一群殺手熱鬧哄哄地全圍了上來,開始熱烈的問起我完成的那張「奧單」。

是的,會讓這群殺手那麼興奮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完成了「奧單」!

不過是接下了大家都不想幹的單並且完成,就能成為「勇者」接受眾人的歡呼,殺手就是這麼無聊幼稚的一群人。

看人人手上一杯酒,八成是老闆又開放免費喝了吧?看來今天我沒醉是別想回去了。

 

「所以說那個委託人真的一直要你傳簡訊回報?媽啦你還真的做了!哇哈哈哈~乾啦!」

「鑰匙用合成的?是哪個天才想出來的啊?超酷的耶!我家也要弄一個!哈哈乾啦!」

「這委託人的指示怎麼都慢一步啊!哈哈哈笑死我了~乾啦!」

「你真的跟目標打起來了?你為什麼不先去撿槍啊?啊哈哈超白痴的!乾啦!」

「現場一定有攝影機啦!不然委託人哪可能這麼神,每一招他都料得到?乾啦!」

「真的假的你會摔角技喔?什麼!你沒學過?只在電視上看過?這樣你也用得出來喔?超強的啦!啊哈哈乾啦!」

 

悲慘的我剛經歷了一場根本是拿來整人的奧單,還要被一群有的熟,有的根本不認識的殺手圍起來不斷追問任務內容,這完全是二次傷害!更可憐的是,為了配合現場歡樂的氣氛,我還得強撐起笑容,更是三度重創。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殺手辦事隨時會演變成熱血戰鬥》

 

那是一間很大的房間,不過,一個人都沒有。

「進去了嗎?」

委託人煩人的簡訊追問。

「進去了。」

我邊傳著簡訊邊勘查房間。

非常明顯,就在不久前這個房間還有人在,我保持著警戒。

「看到目標了嗎?」

「沒有,房間裡一個人都沒有。」

「他應該躲在暗藏的隔間內。」

「在哪裡?」

「你不用去找,因為他一定會忽然冒出來偷襲你。」

我才剛看完手上的槍就忽然被打掉,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目標給我了一計狠狠的上鉤拳。

好威猛的力道!我差點就要直接失去意識。

「他的第一拳一定是上鉤拳,沒有躲掉的話你應該已經被打暈了,如果你沒暈的話請回傳,讓我知道你還在。」

我看著遲來的預告欲哭無淚,就不能早點提醒嗎?那下爆痛的啊!

我一邊閃躲著攻擊一邊努力的回傳簡訊。

「我中了他的上鉤拳,不過我沒暈。」

「什麼?太厲害了!你居然沒暈!那麼他接下來一定會先來個右直拳,然後再來個左勾拳……」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殺手必須學會流行歌曲》

 

大門非常順利的開了。

雖然因為是晚上視野不佳,但憑著燈光和月光,勉強看得出眼前有一座大花園,二十公尺處有座歐式建築座落在那裡。

那就是目標的住所了。

有錢人就是愛耍氣派,沒事弄這麼大一座花園,要跑到那很累耶!

「進去了嗎?」

簡訊又來了。

「進去了。」

「看到那棟別墅了嗎?」

「看到了。」

瞎子才看不到。

「別墅的門口也有兩位守衛,他們現在應該正躺在躺椅上看著色情書刊,對嗎?」

喂!這資料也太詳細了吧?

我躲在樹叢後面向別墅望去,的確是有兩個守衛躺在涼椅上,不過看不清楚是不是正在看色情書刊,總之……算對吧?

「對。」

「先不用管什麼守衛了,你現在要擔心的是看門狗,雖然因為從沒有人入侵過,所以這條看門狗的警覺性很低,看到陌生人並不會馬上叫,但如果你不馬上給牠東西吃博取好感的話,牠馬上就會叫的。對了,你身上有帶任何可以餵狗的東西嗎?」

會有這種狀況應該早點說吧?誰會去殺人身上還帶著狗食啊?

那隻不知道品種,但大的不像話的看門狗已經出現在眼前,牠看起來很不友善,而且好像準備要叫了。

別無他法之下我只好把牠勒昏,平時我是很愛護動物的。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8《殺手進行任務就像進行破關遊戲》

 

買兇殺人的一般流程大多是委託人找上經紀人下單,而經紀人再找合適的殺手接單。

既然是接單制,那就表示殺手有選擇的權力。

有幾種單大部分的殺手都不會選擇接單,我們一般把它叫做「奧單」。

奧單之所以會是奧單,源於「奧目標」或者是「奧委託人」。

「奧目標」有很多情況,可能是目標很難殺,身邊有很多保鑣、護衛之類的,或者是目標很難找,已經潛逃海外或者隱姓埋名。

「奧目標」的奧單只要酬勞夠吸引人,還是有許多殺手願意去做,畢竟殺手本來就是玩命的工作,這些奧目標也僅只是提高工作的難度。

但如果是「奧委託人」的奧單,很有可能會變成誰也不願意接的「廢單」,也就是有等於沒有一樣,沒有殺手願意去做的單。

「奧委託人」顧名思義,就是委託人非常難搞,大多是對怎麼殺死目標有非常多意見。

指定方法殺死目標其實很常見,正是為此才會產生各種不同殺法的殺手,但難搞的委託人,總是有辦法想出匪夷所思讓人難以實現的殺法。

舉個例子好了,前陣子有個委託人下的單,他要求要讓目標活活笑死,因為目標嘲笑了他讓他不爽。

夠無理吧?不過還真的有人接下了單而且還辦到了,實行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用笑氣讓目標笑到缺氧而死。

除了殺法之外,更多的是一些怪裡怪氣要求,例如:要求錄下行兇全程、扮成傑森用電鋸殺掉目標、殺掉目標後用目標的血畫出召換惡魔的魔法陣等等……各種你想得到或想不到,與其說是刁難不如說是惡搞的可恨要求。

說了這麼多,就是想解釋一下奧單有多麼討人厭,而我這次發神經接下的,就是討人厭的奧單,還是最糟的那種……「奧委託人」的奧單。

 

「我現在已經到達目標的宅第了。」

我打上這段話,然後將簡訊傳出。

「很好,將車停在大門靠左三十公尺的一顆大樹下,陰影正好可以掩蓋住你的車,將車停好後小心翼翼的接近大門,千萬不要被門口的守衛發現了。」

簡訊很快就回傳了,回傳的人當然是……委託人。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7《殺手會升級》

 

還是那間酒吧,心情更為沮喪的我。

在這裡你絕對可以找到殺手跟你聊天,因為大家都是殺手,大家都很……無聊。

你不能跟你的家人暢談這次殺人又拿到了多少報酬、你不能跟朋友抱怨這次的目標有多難殺、你可以跟你的寵物聊聊最近殺人的手感如何,但牠無法回應你……

但在這裡,你可以隨心所欲的聊任何有關殺手的事,而且只要你肯開口,絕對有人願意搭話。

這裡聚集的就是一群寂寞的殺手,為了排解心中的壓力和無聊,他們流連於此。

 

「殺手睡不著」這是這間酒吧的名字,今晚又有許多睡不著的殺手,我當然也在其中。

 

「我覺得你大概是搞錯方向了。」

殺手「破關者」聽完了我和目標超失敗的聊天過程後,說出了這樣一句見解。

「喔?」

「跟目標聊天什麼的,是那些靠『嘴』殺人的殺手在幹的事,我們這種舞刀動槍的殺手不適合啦!」

「這麼說起來的確是呢!難怪我做起來這麼勉強。」

我馬上同意,一點都不考慮是不是我這個人有溝通障礙。

「像我們這種親自動手殺人,講求技術的類型,想從工作中得到樂趣,辦法只有一個!」

「破關者」一臉非常想要我問下去的表情,但其實我並不是很想問。

 

之所以找他訴苦只是因為剛好他離我比較近,事實上我沒有想聽取他意見的意思,因為聽說他是個工作狂。你知道的,身為殺手居然還是個工作狂,那心理狀態恐怕跟連續殺人犯沒什麼兩樣,這種人肯定有什麼精神疾病,就算沒有心理醫師也會替他想出來的。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6《殺手也想跟目標交朋友》

 

雖然跟目標成為朋友什麼的聽起來很蠢,但我還是姑且一試。

 

目標的家裡,我和目標。

特別選擇在目標家中,是希望讓目標感到安心,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下,應該更能敞開心胸和別人交朋友吧?

 

「年齡?」

25。」

「身高?」

167。」

「體重?」

55。」

「星座?」

「魔羯。」

「興趣是?」

「看電影、聽音樂……你要不要拿筆抄一下?」

「說得也是。」

 

目標是位長得還不錯的年輕女子,是我的菜,我特地挑了一個我看的順眼的目標交朋友,希望會比較順利一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5《殺手是慈善事業》

 

「你完全搞錯意思了嘛~」

某處私人酒吧,我和殺手普累聊著我上次幹的蠢事,他喝了口酒,搖搖頭,笑著回答。

這間酒吧的老闆也是位殺手,是專門為殺手開設的酒吧,因此在這裡就算暢談工作上的事也沒關係,因為這裡的顧客通通都是殺手。

普累是個打扮時髦的現充殺手,雖然很奇怪,明明是個殺手居然還能是個現充?殺手不是應該盡力隱瞞自己的身份,盡量不要和其他人有過多的接觸嗎?那到底是如何成為現充的?關於這點,我一直抱著疑問。

 

「不就是和目標聊天嗎?我照做了啊!有什麼不對?」

「因為你只是為了要跟他聊天而聊天,並不是真的想聊天,當然聊不起來啊!」

「的確是這樣,但我真的不明白,跟一個快死的人有什麼好聊的?」

「這就是心態的問題了!」

普累神秘一笑,撥弄他那染得金黃的頭髮。

我一直覺得他的頭髮太惹眼了,不過依時下的年輕人來看,這其實還挺普通的。

「知道為什麼我這麼難約嗎?」

這算是炫耀嗎?

「不就是你常常跟朋友出去玩嗎?」

我無奈的回答,是啦~有朋友很厲害啦!

「知道我的朋友都是些什麼人嗎?」

「不知道,你又沒介紹過。」

「要介紹的話,恐怕得去觀落陰喔~」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殺手也需要聊天對象》

 

聽從了木頭人的建議,我決定和目標聊天看看。

於是我將目標綁到了一處荒郊野外的空屋,準備好好的跟他聊一聊。

我實在應該先想好話題的……

 

被綁在椅子上的目標無辜的望著我,而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超尷尬的,對於初次見面就要人家的命的對象,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應該來段自我介紹嗎?還是應該請他介紹一下自己?人都要死了稍微關心人家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吧?不不不~正因為人家都要死了,多了解人家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應該聊點別的?對於人生未來的規劃什麼的?啊!他都快死了我問他什麼未來規劃啊啊啊!

 

太……太困難了,跟即將要下手殺害的目標聊天什麼的……

 

「喂!」

結果先開口的居然是目標!

「嗯?」

「告訴我你的銀行帳號吧?」

「啊?」

這種處變不驚泰然自若的沉穩態度是怎麼回事?而且還參雜了一點……淡淡地哀愁?

「你綁架我不就是要勒索嗎?想要多少開個價吧!我匯給你就是了。」

等……所以我被誤認為綁匪了?為什麼一副駕輕就熟的感覺?難道他常常被綁架嗎?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殺手要為自殺負責》

 

為了成為一個快樂的殺手,我向一位朋友請教。

朋友?是的,殺手朋友。

雖然在學時期很遺憾的我沒能交上朋友,但當上殺手之後,倒是結識了不少殺手朋友,大概是因為有共通的話題吧?殺手同行總是惺惺相惜。

這位殺手朋友,稱號叫做「木偶人」。

正確名稱其實是「即使說了謊鼻子也不會變長的木偶人」,但因為太長了,所以大家都簡稱叫他木偶人。

木偶人是個很有魅力的美男子,總是帶著親切的讓人放下戒心的微笑,而且聽說他很熱衷於工作,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幫助我成為一位快樂的殺手。

 

某商業大樓的頂樓,這是我和木偶人約見的地方。

他說他正在工作,本來我是想等他工作完在見面,但他說沒關係,反正快結束了,於是便約了我上來。

沒錯,這是他的工作場所。

目標是一位穿著正式套裝的輕熟女,此刻她脫下高跟鞋光著腳丫子,正小心翼翼的攀上頂樓的圍牆,而木偶人正笑瞇瞇的用著鼓勵的眼神看著她。

任何人看到他那誠摯富有感情的眼神,都會忍不住打從心底相信他,當然,除了我們這些知道他真正職業的同行。

我用帶著遺憾和即將天人永隔的悲憫眼神看著那位長得還不錯看的目標,只可惜她完全沒有望向我。

「相信我,妳現在可以飛了!」

木偶人溫柔的嗓音好比惡魔的呢喃。

出現啦!傳說中聽之必死的「相信我之術」!

「嗯!」

只見目標欣喜的點了點頭,像受到莫大鼓勵般勇敢的爬上圍牆,背對著我們張開雙手,接著大喊一聲「我能飛~」就跳下去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殺手要為凶宅負責》

 

雖然自幼就被老爸帶去工作學習怎麼殺人,但我實際上從未完整的看老爸做到最後,每當目標確定死亡後,老爸總會把我支開,一個人和目標的屍體不知道在做什麼?

我曾去想過老爸最後到底在做什麼,得到的結論大概是在幹超度亡魂之類的蠢事,明明是個無神論者卻還要假惺惺的做這樣的事,被發現了肯定很丟臉吧?我想我可以理解老爸為什麼要把我支開,所以我從來不曾去偷看過,或者說,其實我打從心底從來沒有真正感興趣過。

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不只是對周遭的人漠不關心,甚至對任何事物都難產生好奇心和感情。

 

不過,那天老爸讓我知道了,我的擅自理解錯得有多離譜。

 

目標的房間,反客為主的我和老爸,身為主人卻已經成為屍體的目標。

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場景,入侵到目標家裡暗殺是老爸的拿手好戲。

「人在家裡最容易失去戒心。」這是他的名言。

至今我仍然認為,這是非常沒品的作法,把目標在家裡殺死,那目標的家人回家以後做何感想?看到自己的親人被殺死在家裡,肯定會得到心理創傷的,甚至以後會疑神疑鬼,不敢一個人待在家之類的,而最糟糕的是,又會多一間凶宅。

不過之後我也很常這麼做,因為容易成功,而且,環境比較舒適。

所以,我沒有資格數落老爸,對不起,全台的房眾業者們,對於歷年來凶宅的比例不斷攀升,我想我需要負擔一部分的責任。

 

成為屍體的目標大字型躺在地上,他的死狀我就不形容了,反正那不是重點,重點是老爸的行動。

只見他面露憂容的收起兇器,找了張椅子坐下後,掏出了一本小小的筆記本,上面寫著「血鳥詩集」。

老爸的殺手稱號,就叫「血鳥」。

我完全無理解現在是什麼情形,或者說,我拒絕去理解。

「你在幹麻?」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裝上滅音器的黑色自改手槍,一身不惹人注目的標準上班族裝扮,我的工作是,將子彈送進目標的腦子或是心臟,或是任何一個致命部位,只要能夠確實殺死他就可以。

是的,如你所猜想,我是一位殺手,一點也不神秘,只是無法光明,就只是一份工作。

我不恥於做這份工作,當然也不為這份工作感到驕傲,我只想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是的,雖然我是殺手,但請不要歧視我,我跟大家一樣,只想要過簡單快樂的生活,謹此而已。

 

1《殺手不能辭職》

 

我是一位殺手,既不偉大,也不卑微,就只是一件頗不尋常的工作,當然,對於從事這份工作的我,這份工作也沒什麼好不尋常的,對於我來說,接單殺人,再正常不過了。

為什麼我會成為殺手?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有個當殺手的老爸。

有著一個自我懂事就會把我拉到工作場所,讓我觀摩一個人是怎樣由生至死的老爸,我想我不成為殺手也很困難,在我就讀高中時,我已經親眼見過五十多個人的死亡,這讓我很難將同學當作和我一樣有生命的個體,我總想著他們會不會有一天就掛在我面前,很糟糕對吧?

因為有這樣的生活背景,讓我在最青春年華的求學階段完全沒交到半個朋友,這麼說雖然有點誇張,但確實是如此。

我永遠也忘不了一位同學對我的評價:「你這個人雖然很好相處又沒脾氣,但實際上是個冷血而且沒什麼感情的傢伙呢!」

喔~這段話並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心理創傷,我只是單純的覺得他講得很中肯才特別記住了,我打算以後遇到需要自我介紹的場合時,我可以用這段話來形容自己。

我很合群,是個好好先生,外在的我,就謹此而已,跟我相處久了就會體認到,我是一個對任何人都漠不關心的人,當然不是像木頭人一樣木訥,我可以輕易的跟任何人聊上幾句,但與人之間的那種疏離感,就算認識再久也無法消除。

 

大學畢業以後,準備正式成為社會人的我,曾經有過可以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

老爸並不強迫我當殺手,他希望我去作我喜歡做的事。

問題是,我沒有喜歡做的事。

我深深地明白,一個朋友也沒交到,也沒有學會任何一技之長的我,要是這麼出社會,肯定會成為一等一的廢渣。

好在我還有一個技能,既不討厭,也不喜歡的技能。

那當然就是自小就被莫名其妙訓練起來的殺人技能。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