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列的月光
剪開一條小徑
那股寒
從腳趾直涼至了心坎

人世總是無常
淒涼無形宛若塵埃
出入在鼻息之間
輕易凍壞我的心肺

若是愛途這般艱忍
終能獲得燦爛的明燈
凍裂的傷口 也會昇華
但我卻是 被拋在無邊的黑暗
沒有光線 沒有指引
懷疑著自己是否早已盲了眼睛?

在這愛恨融合的如此自然的塵世
無論我是星 還是石子
那條悲哀的河流
都要無情的 將我冰封直至心死
而我無法發聲
創作者介紹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