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房,陽台,屬於我創作的,一個小小天地。

  經過我的一番改建,整個陽台用玻璃包覆起來,是那種,從裡面看出去是透明,外面看來是鏡子的材質。在這裡,我可以居高臨下的觀察路人,卻不會被注意到,就像盤旋於高空的猛鷹,窺伺著地上的獵物。

  這裡,能讓我的思緒振翅高空。

  鍵盤上,飛快的手指輪動,搭配著劇烈的心跳,緊張的合奏。一個荒誕不經,卻又真實莫名的故事,以文字的方式,一節一節,盤根而生!

  一個,關於一個平凡人,殺人的故事。

  一個,關於屍變的故事。

  我終於領悟到,最好的故事,就藏在現實裡。小說裡面多誇張的設想,都不會比現實中真正發生的事離譜。就好比我,這個平凡的作家,本以為會有個無聊的人生,卻也突生奇變!
  我當然不會白癡到將所有的事,完全一字不改的記錄下來。畢竟,我還是個嫌疑者,他們兩個人還是失蹤人口。所以,我將平凡的作家,改成普通的勞工,隔壁的老王,換成遠方的親戚,西瓜刀殺人,換成用關刀,挖坑埋屍,換成沉入大海。
  然後,勞工的弟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運用他那奸巧的頭腦,將警方甩得團團轉。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弟弟,自然是我的投影了,我當然要將我的得意之作寫出,才能洩出我欺騙警察,那即將快脹爆的優越感。
  再來是屍變,兩具濕淋淋的屍體,爬上海岸,勞工因為心生不安,到棄屍的海岸燒冥紙,卻撞見這兩具活屍‧‧‧
  小說本就是七分真、三分假才吸引人,這就是“三國演義"之所以從明朝紅到現在的原因。所以我大量的使用真實的場景,甚至現實人物,屬於這個時代的用語,確實有過的社會新聞等等。但最精采的,自然就是我的描述手法了!我這才知道,比起我絞盡腦汁的創作,改編才是我所擁有的真正天才,將一件確實發生的事,變動一些,再加入一些新的情節,讓它更精采,我簡直下筆如有神,有時候自己都為自己突來的創意而讚嘆不已,我終於真正享受到,寫作的樂趣。
  為了怕故事過於沉悶,我還特地加了一些黑色幽默,例如這持關刀殺人這段:

  阿強偷偷打開門縫,卻發現,他的表哥居然在房裡與自己的老婆偷歡!
  【馬的!真的把我當“表弟"!】阿強一時氣憤,居然掄起神桌旁的關刀,怒氣沖沖殺了進去。
  【操賊!你安敢操我妻!】沉迷“三國演義"的阿強怒到極點,不倫不類的亂喊,居然把表哥當曹操,自己當關公!
  阿強的妻子與表哥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喝,嚇得肝膽俱裂,險些摔下馬來,不不~是摔下床來,阿強趁兩人驚疑不定間,手起刀落,整把關刀狠狠插進表哥的屁眼,貫穿兩位姦夫淫婦。

  還有棄屍這一段:

  阿強拖著沉重的布袋來到基隆碼頭,半夜三點,碼頭空無一人,只有陣陣陰冷的海風,和黑黝黝詭異的大海。阿強打了個囉嗦,只想快點完事快快離去,趕緊將裝滿石頭和屍體碎塊的布袋放下,掏出麻繩欲將之綁起,卻不料~
  【該死!該死!】阿強咒罵著,滿頭大汗的與繩子搏鬥,他都快把自己的手給纏起來了,卻連一個結也打不出來。
  原來阿強小時後媽媽曾敎他綁鞋帶,但是簡單的蝴蝶結他永遠也綁不好,而遭同學恥笑,至此留下陰影,才會淪落到現在四五十歲的人了,什麼結也不會打,甚至連死結也打不出來,彷彿前世跟繩子有仇似的。
  瞎搞了半天,看著亂七八糟攪成一團,卻什麼屁結也沒結成的繩子,阿強終於宣告放棄,最後扯下皮帶,胡亂將袋口纏起扣上,就這麼不負責任的丟下海,靜靜看著繩子和布袋相依相偎哀怨入海。

  詭異的劇情,外加偶爾引人發噱的情節,我真是天才啊~
  
  就差一個,漂亮的結局了~

  我離開電腦前,站起身來,睥睨著玻璃外,樓下的行人。下意識的,我掏出不存在的菸盒,夾出一根不存在的菸,打火機點燃空氣,用力吸了好大一口,彈去根本不存在的菸灰。
  
  我後來戒煙了,可是卻對另一種東西,上癮了。我吐著不存在的煙霧。

  該怎樣做結尾?人鬼盡釋前嫌再度相戀的惡搞圓滿大結局?還是死人復仇的血腥收尾?還是二鬼一人一齊玩3P的限制級收場?

  亂七八糟!我將不存在的菸捻熄,再抽出另一根不存在的菸,心煩意亂。

  難道我真的,江郎才盡了嗎?

  一個美女忽然從陽台下走過。

  雖然她的衣服不是低胸,但飽滿的胸部在合身的衣服下呼之欲出,而我居高臨下的好視角,正好能清楚看見那深深的乳溝。
  火辣的美女總是讓人心曠神怡,我的心情輕鬆不少,忽然一個頑皮的想法在心中浮現。

  【不如~就讓妳來決定吧~】我拿起我養的一個小盆栽,拉開窗戶丟了下去,然後迅速關上窗。
  從天而降的盆栽摔落在那波霸美女腳旁,把她和她的胸部嚇了一大跳,動盪不已,好久才得平息。由於那盆栽是有彈性的塑膠製品,而且我住的樓層也不高,所以沒有破裂,只是裡面的土全灑了出來,而種在裡面的那株小仙人掌,也赤裸裸的攤在路邊。

  【妳‧‧‧會怎麼做?】我緊張的猛吸那根不存在的菸。

  那波霸美女呆了一會,便抬頭往上看,想要找是那戶人家掉下來的。

  【真是漂亮!】我嘖嘖,她不僅胸部大,臉蛋更是美。

  她看了一會,找不到目標,便放棄了,然後,她蹲了下來,扶正那個盆栽,然後,將土一把一把抓起,裝回盆栽內,最後,把小小仙人掌插了回去,站起身來,滿意的笑了笑。

  【又回復原樣了呢~】我自己想像,模仿她開心的說著。

  然後看著她小心翼翼的捧著盆栽去了。

  【帶回家養?】我彈彈不存在的菸,又抽了幾口。好善良的人。

  既然如此‧‧‧

  【妳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結局呢!】我笑笑,捻煙,向遠方美女的背影致敬。

  將結局,交給有緣路過我家陽台樓下的美女決定,是我身為作家的浪漫。

  阿強心思混亂的躺在床上,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子,算不算變態?

  他擁抱著他的妻子,溫柔的解開她的衣衫,溫柔的將她的腳掰開,溫柔的將陽具插入。

  一切都跟以前一樣,只不過抱著的身體變得冰冷,也不再有反應。這樣,很好,他三十如豺的妻子,不會再抱怨他辦事不力,也不會再用鄙視的眼光看著他,現在的她只會默默的逆來順受,任由他予取予求。這樣,很好,至少,比以前好。
  半分鐘後,阿強停止抽動,抖擻了幾下,將精液留在妻子再也不會動的身體裡,然後,洗了個澡,然後,來到“刑房",狠狠的痛毆他表哥一頓。現在他的表哥不會再對他講尖酸刻薄的話,也不能再趁他不在時搞他老婆,現在的他,是個無聲的出氣筒,是最好的洩憤玩具!這樣,很好,至少,比以前好。
  阿強正揮出一個兇猛的上勾拳時,忽然聽見房門被打開的聲音,他趕緊衝出刑房,卻見到因為看到床上的一切,而嚇傻的弟弟。

  【啊~忘了我的好弟弟,有我家的鑰匙了。】阿強笑得詭異。

  【你‧‧‧你把他們又殺了?還‧‧‧還帶了回來?】阿強的弟弟一臉驚恐。哥哥真是瘋了,居然把這兩個曾經會動的屍體帶了回來,他到底在想什麼?
  【你在說什麼啊?你嫂子一直活得好好的啊!還有我們的表哥。】阿強的笑容更加可佈。

  依稀,床上的妻子,脖子歪了一下,像在打招呼似的,露出一個陰森的微笑。

  陽台上,我鍵入最後一個字。
  玻璃外,已是一片漆黑,只有幾盞路燈,勉強撐起這條巷子的光亮。

  【帶回家養啊~】我笑笑。【敬善良的波霸美女!】我對著空氣舉著不存在的酒杯。


。。。。。。。。。。。。。。。。。。。。。。。。。。。。。。。。。。。。。。。。。。


  【好!很好!非常之好!】編輯大力的拍著我的肩,開心大笑,露出他那一口焦臭黃牙。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這篇故事好到沒話說,結尾更是絕妙!】編輯摳弄著滑鼠上的滾輪,愛不釋手的一看再看。
  【謝謝總編,依你看,我可以靠這篇故事東山再起嗎?】我嘴角勾起微笑,右手自然而然呈現夾著菸的姿勢。
  【當然可以,這有什麼問題,這故事出了書肯定大賣。】編輯將檔案存進電腦裡,將磁片退出還給了我。【你這好傢伙,竟還留了這麼一手,回家等著抽豐厚的版稅吧!】他顯得十分開心,因為最近出版的書都賣不好,我這部作品的出現,簡直就是整個出版社的救命仙丹。
  【嗯~這個‧‧‧我有個要求‧‧‧】我將磁片放進胸前口袋。
  【可以可以,什麼要求都可以,你要多抽幾趴還是什麼都可以,只要你讓我出版。】編輯焦急萬分。
  【其實~也不是什麼要求,只是我要換個筆名。】我說。
  【哈哈~當然可以啊!以前的那個你用膩了吧?來~說說看,重新再出後你想換什麼筆名?】編輯如釋重負。
  【Blood!】我說。彈去不存在的菸灰。
  【Blood?血?哈哈~很好!很酷啊!你準備要定型專寫這種懸疑或恐怖的小說了嗎?】編輯用擠出的笑容做作的笑著。
  【也許吧?】我聳聳肩,將不存在的菸捻熄,離去。

  一個月後,我的書,狂賣!

  一個,關於平凡勞工的不平凡故事。

  或者說,一個關於平凡作家的不平凡故事。

  我,的故事。


。。。。。。。。。。。。。。。。。。。。。。。。。。。。。。。。。。。。。。。。。


  書名:勞工阿強
  類型:恐怖+幽默
  作者:新生代全方位作家Blood

  你認為最平凡的人,往往身上正發生著最不平凡的事。千萬注意,他可能殺了人,千萬小心,你鄰居的家裡可能正藏著屍體!
  今年夏天,最佳消暑良品,貼近生活的恐怖經典作,讓Blood帶你進入詭異又荒謬的現實幻境!
                           “你絕對找不到的"出版社出品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