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氣風發後,換來的是更深的失落。正所謂爬得愈高,跌的愈痛,說的好,真的是很痛!書紅了之後,我有了名、有了錢,卻也有了更多的惶恐。因為在之後,坐在電腦桌前的我,再也寫不出任何東西,鍵盤打出一段又一段的廢言,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刪掉。
  靈感消散,意志消沉,我開始幾乎不間斷的,抽著一根又一根,不存在的菸。而視線,則是大部分都駐留在窗外,呆望著街上那不知覺被我窺視的人們,而不曾有一分鐘在螢幕上,現在我看到螢幕就心虛。
  【大家好,我是暢銷小說家Blood!】我張牙五爪的向街上看不見我的行人們興奮介紹。當然,沒有讚嘆或歡呼聲,就連一個白眼也沒有。我恨恨的拿起桌上那已經進化到一整條的菸,抽出一盒,夾起一根,放在嘴邊。【不行,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丟掉不存在的菸,怒氣沖沖的換好衣服,穿上鞋子,就這樣出了門。
  【要‧‧‧要幹麻呢?】我來到樓下,卻無所適從。【去喝個酒吧!】自從娶了老婆後,就沒有好好喝一場了,現在老婆不在了,我想喝到醉、喝到掛都沒人管我!

  這樣,很好,至少,比以前好。

  【???】我剛剛好像用了我自己小說的用語?我甩甩頭,不想再多想,順手點了一根不存在的菸,叼在嘴上,攔了部計程車,往我未婚前偶爾會跟朋友去的酒店出發。


。。。。。。。。。。。。。。。。。。。。。。。。。。。。。。。。。。。。。。。。。。


  酒店真的是很適合寂寞的人來的地方,或許有人會說,在熱鬧的人群中形單影隻,反而會更顯出孤單的寂寞,但那是指整天耍自閉的人。 
  只要你夠膽,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玩得很High!或至少,讓心情不會再這麼惡劣。因為,有什麼地方可以讓你亂扭亂叫一通,又不會被眾人用側目的眼光看到你無地自容呢?當然只有舞池啦~在這裡,你要亂跳什麼自編舞蹈,都不會有人多看你一眼,倒是辣妹把奶罩在空中甩可以搏得幾道眼光。
  亂跳了一陣子舞,流了汗,多少解了悶,我有點累了,於是到吧台胡亂點了些酒喝。我根本不懂酒,也不愛喝酒,老婆還在的時候她又不准我喝酒。現在,她不在了,所以就算我不喜歡喝我也要喝,好證明我真正自由了。
  調酒師耍瓶的特技令人瞠目結舌,在我幾乎看到癡呆後,他才遞上一杯超小杯,顏色很奇怪的酒,對我怪怪的一笑。我微笑以對,輕輕啄了一口,好難喝!現在的年輕人都是喝這種東西的嗎?還是他針對我?不過我還是算了,反正錢都付了,誰叫我是好好先生。
  和那杯難以下嚥的不明液體冷戰了三分鐘後,我決定暫時不喝它,因為剛剛只喝了一口現在頭就有點暈,可見這杯小東西還挺來勁的,不能以等閒視之。
  決定暫時不喝它後,我開始放視線風箏,大部分的男人,也都醉翁之意不在酒,眼神都不懷好意的飄來飄去。這些年輕小伙子都打扮的光鮮亮麗,果然是各各有備而來,我這個相貌平凡,打扮老土的大叔,想必是非常礙眼,不過人人都有看妹的權利,所以我就老實不客氣的讓眼睛狂吃冰淇淋。
  現在的美眉發育真是好,以我的眼光來看都可以去當模特兒了,又很敢穿,甚至有的很明顯的沒穿胸罩!(或許是剛剛甩掉了?)。今天真是來對了,扣掉這杯不知所以然的怪異調酒,一切都算美好,雖然沒找到什麼創作靈感,但至少心情上好多了。正當我一覽群芳,正自大飽眼福時,卻發現了一個跟我一樣很礙眼的存在。

  她不是不漂亮,雖然看得出有點年紀了,但仍頗為美艷。她也不是穿得很糟,細肩帶小可愛微微露出裡面的黑色蕾絲邊胸罩,秀出那雪白美肩和完美乳線。加上紅色迷你小短裙和致命高跟鞋,襯托出那修長性感的美腿。
  
  正啊!好一個美艷熟女!可就是哪裡不對?

  對了,是神情!

  來這裡的人大多是為了尋歡,雖然來這裡借酒澆愁,獨自耍酷喝悶酒的人也不在少數,但她周圍卻發出一種生人勿近的哀傷。就好像~好像整間熱鬧的酒店,放了一塊突兀的大冰塊!難怪她週遭的座位都是空的,連調酒師也對她手中的空杯視而不見,而她也沒什麼反應,就這麼呆呆的望著空酒杯發呆。
  
  我在她的身上,嗅到了故事的氣味。

  於是,我以最不惹人注目的方式,緩緩移動到她的身邊,坐下。然後用最不驚擾人的平和口吻,【小姐,喝點什麼?】我帶著微笑說。
  【威士忌!】美艷熟女頭也不抬,目不轉睛的看著酒杯。我舉手向酒保示意,但直到酒保將她的杯子拿去,倒滿威士忌,再放回她的面前,她的視線根本沒移動過。敢情她根本不是望著酒杯,只是讓失焦的眼神定著一處發楞。
  “叩叩"我輕敲桌子,示意她酒已滿,她緩緩的捧起酒杯,喝了好大一口,然後繼續維持她的石化。
  我看著她,忽然覺得有些面熟,卻記不起曾在哪見過她,想了很久,才忽然想起她是誰。其實我根本沒見過她,應該說我從來沒見過她本人,只是看過她拍的A片。是的,她曾是A片女主角。據我所知拍過二、三十部A片,舉凡制服、多P、亂倫、性虐等等什麼類型的都拍,還算是蠻受歡迎的。不過我已經很久沒看A片了(老婆不准我看),還是因為前些日子我悶得發慌,想下載些A片舒發一下,卻找不到幾片她的(我是她的迷),後來才從網路上得知她早已不做了,好像是結婚了之類的,害我著實沮喪許久,A片也不看了。畢竟過了大概有十幾年了,而我從來都只是在螢幕上看到她,所以雖然她風韻猶存,我卻到現在才認出她來(或許她沒穿衣服我會更早認出來)。
  她又喝了一口酒,好大一口,杯裡的酒已剩下一半了。我雖然已認出她來,卻不想點破,不管她現在是過著怎樣的生活,總之不會希望有人認出她來,然後重提她曾是A片女優的這種事吧?我可是非常紳士的,所以我絕口不提,拿著我那杯不明液體,當個陌生人與她攀談。

  【小姐,妳這麼漂亮,怎麼會一個人坐在這裡喝悶酒?】我帶著微笑問。
  【‧‧‧‧‧‧】
  【怎麼不去跟那些年輕人玩玩,唱唱跳跳也挺有趣的,像妳這麼辣,一定有人會搭訕的。】我撐著微笑問。
  【‧‧‧‧‧‧】
  【好吧~妳想要靜一靜,不過看妳好像有很多心事?不妨說來聽聽,反正我是個陌生人,講心事給不認識的人聽反而不需要顧忌,妳說是吧?】我的額上開始冒汗,不由自主掏出那包不存在的菸。
  【‧‧‧‧‧‧】
  【妳不想說也可以,也不用太在意我請妳的那杯威士忌。】我叼起那根不存在的菸,滿頭大汗。或許我的搭訕功力真的是太遜了,所以她才會理都不理我,但是,你能期待一個整天窩在家寫小說的已婚男子有怎樣的搭訕功力呢?總之,我已經盡力,現在,我宣告放棄。
  【想不想聽故事?】她忽然回話,輕飄飄的聲音讓我幾乎要以為有靈魂從她嘴裡洩了出來。
  【???】我猛吸著不存在的菸,一時間無法應對。
  【你不想聽也罷,我只是想講,雖然,我不知道講出來,會不會好過一點?】她幽幽嘆了口氣,又灌了好大一口酒,輕啟朱唇,娓娓道來,一個,屬於她的故事。

  我爸爸是殘障,我媽媽是智障,家裡除了我父母之外,只剩下一個年紀很大的奶奶。家裡的收入來源只有微薄的殘障、老人津貼,和一些不固定的,可以在家裡做的手工,再來就是奶奶撿些破銅爛鐵回收的收入。日子當然過得非常窮困,我當然也沒錢去讀書。
  不過這也沒什麼,我有沒有書讀無關緊要,我也從來不會去羨慕那些天天去上學的小孩子,反正,我有一個疼我的奶奶就夠了。我每天跟著奶奶到處撿可以回收的東西,我不怕髒、不怕累,只是心疼奶奶,我決定長大後要賺很多錢,讓奶奶不必每天都那麼辛苦。
  對於我爸爸,我只有厭惡。他非常自私,脾氣非常暴躁,動不動就打人,而且非常懶散,其實殘障人士不一定就找不到工作,但是他從不願花時間去找。所以,至我懂事以來,幾乎天天都在跟他吵架,一點也不誇張,對於一個蠻不講理的人,跟他多說一句,就多一分火氣。他常常打我,我也常常回手,然後他打的更兇,最後,我終於受不了了,在我十六歲的那一年,我逃家了‧‧‧

  她說到這裡,停頓了一會,搖搖頭,好像想將他腦子裡的父親甩掉。
  我聽到這裡,漠然的點點頭,算是默哀。這個故事的開頭,是悲慘的童年,很悲慘,也很平凡,你難道可以否認類似的事不是一直在重複上演著嗎?悲劇,往往是由一個接一個悲劇連結而成的,而在悲劇的一開始,還只是個普通的悲劇時,卻往往沒有得到適時的救贖,然後,一個接一個,變成無可救藥的大悲劇。
  她又繼續說‧‧‧

  逃家的我,其實對於如何自己謀生毫無概念,不過我很幸運,遇上了一位星探,她看我長得漂亮,問明了我的處境,最後問我願不願意跟他走,他可以供我吃住,可以給我零用錢,因為我說不定會變成一個大明星。
  無知的我當然說好,馬上就跟了他走,而幸運的他不是壞人,而是真心想要捧紅我,不過,我自己沒用,沒有表演的天份,演了一些戲,發了一張唱片,卻始終紅不了。簽我的經紀公司因為景氣不好倒閉了,當初找上我的星探兼我的經紀人也被開除了,最後公司的老闆問我,要不要拍A片?他可以介紹我去。
  我當藝人的這幾年根本沒有賺到錢,而我依然很掛念著我的奶奶,我很想寄些錢給她,但是我自己沒用,紅不了,還害公司倒了。於是我問他拍A片可以賺很多錢嗎?老闆苦笑說他很對不起我們,害我們沒工作,不過他說我雖然長的漂亮,卻一點當藝人的天份都沒有,拍A片倒或許會紅,而且拍A片的錢確實比較好賺,至少比不紅的藝人賺得到錢。
  他最後說他不想害我,但他能幫我的也只有這個,他要我好好考慮,自己做決定。
  我考慮再三,最後終於答應了,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我只想賺到錢,賺到很多很多錢,然後讓我的奶奶好過一些,也或許,讓那個只會傻笑的媽媽也好過一些。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我多麼傻!
  我將我拍A片的錢,送給我奶奶的時候,她起先很開心,問我那裡賺到這麼多錢?我照實說了,奶奶當場氣得昏了過去,我趕快打電話叫救護車,然而還沒送到醫院,奶奶就斷氣了,她臨死前嘴裡只是喃喃念著:【憨孫~憨孫~妳那ㄟ架呢ㄚ憨~】帶著不捨的淚滴,憐惜的看著我‧‧‧

  她停了下來,又灌了一大口酒,完全無法截止的,眼淚直落。
  我任由不存在的煙霧繚繞成圈,眉頭憂鬱的結著,不過心裡卻在想另一件事。【原來她還當過明星啊!甚至還出過唱片!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過呢?】不能說我沒有同情心,她的故事雖然很慘,但是聽了前面就可以猜到後面,也不能怪我意興闌珊。
  不過我沒有現出任何不耐煩的模樣,反而用眼神鼓勵她繼續說下去,畢竟,可以聽到年輕時的性幻想對象(現在也是,一直都是。),在你面前訴苦,就算故事再怎麼乏味,也是一段不錯的際遇(而且說不定能搞到她上床,一圓我的夢想。)。
  於是她繼續說(其實她根本沒有理我有沒有在聽。)。

  我奶奶死後,我還是繼續拍A片,因為我只會拍A片。而當我奶奶死後,我覺得一切的無所謂了,所以我什麼樣的劇情都接,什麼樣的要求我都接受,輪姦、SM、角色扮演、吃屎、吞精我來者不拒,錢愈賺愈多,卻不知道怎麼花,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何而活?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我這些日子以來也是過得渾渾噩噩的,也或者是,我點點頭,表示我了解她那段荒唐的歲月,因為那些她演的片子我都看過。

  直到我遇見了他!

  她的眼神在一瞬之間亮了起來。
  悲慘之後再來一個美麗的愛情故事啊~真是老套,不過既然這是真的,不是那些掰出來的小說,我就姑且聽之。

  我們第一次的相遇,也是在這個酒店裡。

  在那段荒唐的歲月中,我唯一還像個活人的舉動,就是偶爾來到這裡,灌入一杯又一杯的苦酒,期待著自己哪天被苦醒,重新找到生活的意義。
  我不確定他什麼時候來的,我對於身邊來去的人群,從來沒有去注意。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坐到我身邊,我不認為像我這樣的人,可以只憑著自己的美貌,而吸引到他。

  而他就是來了,來到我身邊!

  在最脆弱的時候,白馬王子駕臨,標準的,迂腐的情節。我舔了一口那不明液體,好讓我的腦子清醒一點,不要被這種三流劇情污染。

  先是一杯葡萄酒。
  【像你這樣美麗的女孩子,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他推開我桌上的威士忌,遞上酸酸甜甜的葡萄酒。
  我只是喝著苦酒而已,他憑什麼認為我在折磨自己?他的眼睛好深邃,真的好深邃,他好像什麼都知道,他憐惜的看著我。
  我忽然哭了,崩潰的大哭,他沒有安慰我,任由我哭,讓我發洩。

  因為一杯葡萄酒,他走進我的生命之中。

  他只在夜晚找我,但這樣就夠了,因為他總是傾盡生命的愛我,我把我的一切都告訴了他,他不嫌棄我,只是憐惜我,並給了我很多錢,要我把工作辭掉。我聽了他的話,不再拍那些片子,他給我的錢很多很多,多到一個情婦不至於擁有的數量,而我也相信我不是他的情婦,他跟我說他沒有娶妻,我相信他沒騙我。
  而我從來不知道他是誰,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問過他兩次,他一次說他叫狄亞哥,一次說他叫阿提米克。我也不知道他的身分,是富商?還是某個國家的王子?要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錢?他從來也不對我透露,我問他,他便說他不願意騙我,只是不方便告訴我。我也算了,反正這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他愛我就夠了。
  其實,我也不是這麼傻的女孩,所以雖然我知道我不是他的情婦,但大概也只是他暫時的女友。
  但是,他給我的實在太多,太多的愛、太多的錢,甚至幫我買了一棟房子,在我的戶頭存下三輩子也花不完的錢。雖然他依然只在夜裡找我,白天則不知去向,但我能清楚感受,他是認真的,想要與我白頭偕老,終於~
  在我們愛的最濃的期間,一天晚上,他與我共盡完燭光晚餐,帶著我走到餐廳外的河岸,看著他為我所放的煙火,我感動的哭了,他跪下。
  求婚嗎?我終於等到了~
  【蘇‧‧‧】他雖然跪著,但手裡卻沒有我期待的戒指,或者任何東西,我納悶。
  【我真的很愛很愛妳‧‧‧】他說,然後,哭了。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哭,他總是對我溫柔的笑,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慌了,只好跪下來抱著他。
  【但是‧‧‧原諒我‧‧‧】他哭著說。而我,心涼了。
  【你‧‧‧你要離開我?】我不敢相信,我確信他對我的愛沒有作偽,我甚至以為他今夜便要向我求婚,從此相守共度一生,然而~然而~
  【我知道會有這麼一天,我一開始就知道,但是我仍然沒有辦法克制我自己,我真的很愛妳,可是,我沒有辦法繼續跟妳在一起了‧‧‧】他一直哭,崩潰的哭,哭著說。
  你對我的愛是真的,卻要離開我?
  【為什麼?】我哭著大吼。
  【對不起,我不能讓妳知道,原諒我。】他站了起來,也扶我起來。【忘了我,然後找一個真正可以陪妳過完此生的人吧!我希望我離開妳以後,妳能好好的活著,這就是我給妳那些錢的原因。】他居然還是哭著,哭著說這些殘忍的話。
  【我不要你的錢!】我大吼,緊緊抱住他。【你既然真的愛我,那就不要離開我啊!有什麼原因你一定要離開我?那我們這些日子以來又算什麼?】我緊緊抱著他,不讓他走,他卻不知何時,早已掙脫我的懷抱。
  【記得我的話,好好的過完一生。】然後他的話,他的人,一齊消失在黑暗之中。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居然乾了那杯不明液體,我不得不承認這個結局出乎我的意料,這其中藏著耐人尋味的謎團。
  【之後,我便常常來到這裡,喝著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奢望他會再來,為我斟上一杯葡萄酒。】她擦去眼角的淚水,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而我,則陷入在深深的沉思之中。
  這看似千篇一律的淒苦愛情故事,其中卻潛在著無限玄機。兩個要點,其一是那男的只在夜裡找她,其二便是最後那讓人措手不及的結局。排除那個男人只是在騙她,那就真的匪夷所思了。我相信再問她也問不出原因,我也不認為我能查出真正的原因,況且我也沒這麼勤勞,但是,我可以自己想,自己創造。
  
  看來,我得到了一個,很好的故事了呢!

  接下來,我不斷的將她的故事在我腦中重新拼湊、創造、修改。然後回到關鍵點,那個謎樣的男人,那個永遠不會得到解答的原因,我得自己創造出來。
  吸血鬼?不錯!傳說中的吸血鬼只能在晚上出來,而且也能解釋因為他擁有永生,所以最後離開他最愛,生命卻有限的愛人。
  但吸血鬼這個題材被用過太多了,我可不希望隨波逐流,所以我得想更好的題材。
  天仙?下凡的仙人與人類談上一段禁忌之戀,最後不得不返回天上?她雖然沒有具體形容但提過他很完美。
  老~太老套了,誰會想看?
  還是‧‧‧詛咒?這個不錯,我現在的筆名是Blood,理當加入一些黑色元素。
  惡魔的契約?這個更好,嘿嘿~愈來愈有趣了,我開始興奮‧‧‧

  正當我終於將整個故事架構完成,興奮的幾乎要跳起來的時候,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我回過神,原來是她。
  【謝謝你,聽完我的故事,還請了我酒,雖然不是葡萄酒。】她苦笑,走出酒店。


。。。。。。。。。。。。。。。。。。。。。。。。。。。。。。。。。。。。。。。。。。


  酒店外,暗巷內,一串高跟鞋的步聲,兩道身影。
  【不好意思,妳的故事,我已經替妳想好結局了。】我。
  【???】搖搖晃晃的蘇。
  背後的手伸出,一道寒光綻出,把她,和她的美腿嚇了一跳。
  
  歡迎成為,我的故事。


。。。。。。。。。。。。。。。。。。。。。。。。。。。。。。。。。。。。。。。。。


  一個小時後,我正支解著她的屍身。

  我發誓我不知道為何我出門會帶著那把西瓜刀在身上,不過我倒是知道我為何要殺她。因為~故事的結局我已想好了,故事的女主角卻還在,我怕她去創造不屬於我的故事,於是我殺了她!
  但是我在哭,我的手因痛哭而顫抖,不是因為我內疚,而是因為‧‧‧

  我姦了她!
  沒錯!我殺了她後才姦了她!我姦屍!

  她雖然是我的性幻想對象,我也確實想上她,但我為什麼要殺了她再姦屍?我好害怕,我正在做我的故事中,勞工阿強所做的事,我居然被我的故事控制!於是我趕緊將她放血,支解她的屍身,快快處理掉她的屍體‧‧‧

  處理掉屍體之後,我又開始我的創作工程,為了感念蘇的貢獻,我特地費盡千辛萬苦,將她拍過的所有A片蒐集完全,想必她在天之靈也甚感安慰。
  回到電腦桌前,我將菸灰缸裡不存在的菸灰倒掉,替自己點上一跟不存在的菸,倒上一杯不存在的紅酒。開始,創造,或說,改編故事。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