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過了一整個月的自閉生活後,我依然逃不開安的詛咒。我發現我除了想她和上網,根本無法對任何事專注!煮麵煮成麵糊、吃麵吃到蟑螂、上廁所忘了脫褲子、走路會自己跌倒、自慰忘了準備衛生紙等等。
  於是我決定看醫生,尋求幫助,是的,看心理醫生。

  【醫生,我有病!】我偷看她的底褲,鮮紫色。在我眼前的心理醫生是個美艷熟女,綁著長長的馬尾,戴桃紅色膠框眼鏡,寬大的醫師袍下,穿的紫色襯衫,和一件紅色迷你裙,露出她白皙的修長美腿(我懷疑我有容易遇到美女的超能力)。

  她美得很冷豔,有點像安,胸部比安大!
  該死!我又想到安!

  【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病。】熟女醫生邊飛快的敲動鍵盤邊回我話,大概在輸入我的資料。【所謂的神經病,只是其症狀世人無法接受罷了。】她美腿一蹬,座椅滑開,離開電腦,來到我面前。

  到底是心理醫生,說出來的話就是有想法。

  【我的症狀不只別人無法接受,自己也接受不了。】我苦悶的說。
  【喔?】她換腿翹,我被閃了一下。【說來聽聽。】我這才看清楚她的底褲,原來是亮片。

  紫色亮片內褲?好華麗!心理醫生的品味就是不一樣。

  【我的亮片‧‧‧啊不是!我是說我的情況很糟,我懷疑我有憂鬱症什麼的,我除了想我的前女友和上網外,做其他任何事都無法好好專心。】我冒出一身冷汗。
  【喔~前女友,你跟你的前女友怎麼了?】她推推眼鏡,一副很專業的樣子。我對她很有信心,一個品味不凡的人,總是讓人比較放心。
  【分手了~】我裝可憐的說。
  【你很愛她對吧?分手了讓你很難過對吧?】她咄咄逼人。
  【對對。】我快哭了,不要再逼我!
  【果然!典型的“我好想前女友症候群"!】她交叉雙臂,用一種識破了的眼神看我。

  好專業的術語,不愧是美艷熟女心理醫生。我彷彿看見一道曙光!

  【那麼,治得好嗎?】我幾乎要下跪膜拜。
  【當然~】她拿下眼鏡。【治“我好想前女友症候群"最好最快的方法,就是找一個比前女友更漂亮、更辣、更好的女朋友。】她把頭髮放下,眼神撫媚的看著我,雙腿微開,我又被閃。

  不是吧?我這麼有魅力嗎?讓美艷熟女醫生投懷送抱?等等~有這種治療法嗎?她已經跨坐在我身上!

  我誠惶誠恐!

  就在我抑制不住勃起時,旁邊洗手間的門忽然開了。

  【妳又偷跑進來!出去!】一個穿著花襯衫的禿頭男子大喝,美艷熟女醫生哼了一聲,慢慢的從我身上爬下來,訕訕的離去了。

  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不好意思我剛剛在拉肚子,沒注意讓那個瘋子跑進來。】禿頭男子一屁股坐下。
  
  現在是怎樣?剛剛那個是瘋子?現在這個才是醫生?有醫生會穿花襯衫、短褲,夾腳拖上班嗎?

  【你不要看我這樣,我只是想讓病人面對我時不要太拘謹。】他笑笑。

  原來是這樣,人不可貌相,看來他才是醫生,我居然遇上這種笑話才會出現的情節了。

  【好了,我們開始吧!怎樣?你最近有什麼困擾?】禿頭醫生開始他的專業。
  
  正當我要開口時。門又開了!不是洗手間的門,是我進來的門,剛剛那個熟女出去的那道門。

  【滾~】一個披著醫師袍,高大威猛,留著性格的鬢角,臉上有一條粗曠刀疤的中年男子,冷冷地道。

  禿頭摸摸鼻子一溜煙的走了。

  不知道是流氓還是醫生的男子將門關上,我忍不住開口。
  【現在到底是怎樣?到底誰才是醫生?先是一個穿紫色亮片內褲的熟女,再來一個穿花襯衫的禿頭,現在又‧‧‧】我整個快要抓狂!
  【剛剛那個是我朋友,他很幼稚,喜歡鬧我的病人。而你說的那個女的,她之前原本也是這裡的心理醫生,可是她心智太脆弱,來這裡上班一個禮拜後人格分裂,身體裡的另一個她是妓女,現在她是我的病人。】大概是真正的醫師打斷我的話。
  他看出我還是很狐疑,於是無奈的打開抽屜,拿出執照和證件給我看,好像這種事常發生的樣子。我仔細查看確認他是真正的醫師後,才將東西還給了他,也才放下心來。

  不過我還是很在意他的刀疤,和他流露出的濃濃江湖味。

  【我不作大哥好多年了。】他指著刀疤,冷冷地道。看穿我的心思!

  這你都看得出來,果然是專業的!

  這場鬧劇終於結束,我總算可以開始我的療程了。


。。。。。。。。。。。。。。。。。。。。。。。。。。。。。。。。。。。。。。。。。。


  【你有病?】刀疤醫生冷冷問。好令人不舒服的開場白。
  【大概有吧?】我只好沒好氣的說。
  【什麼症狀?】他問,冷冷盯著我。
  【我除了想前女友和上網外,無法專心做其他任何事。】講過的話再講一遍,我好無奈。
  【嗯,“我好想前女友症候群"。】他冷冷道。原來真的有這個病名啊?
  【我隨便取的,反正心理學界每天都在創造病名,其實都是屁!】他自以為很幽默,我很想打他。
  【你上網都在做什麼?上色情網站?】他冷冷問。
  【我都在吸收不同的資訊,回覆讀者的留言,看看關於我的討論,我是個作家。】這個醫生問人的方式真是討厭。
  【很正常。】他點點頭,摸摸鼻子又問:【你無法專心做其他事嚴重到什麼地步?】
  【嚴重到喝水可能會忘記吞進去的地步。】我冷冷地回。
  【現在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定期讓身體發洩?】他皺眉問。
  【現在沒有女朋友,我都自己來。】我也皺眉。有必要問這個嗎?話說我幹麻老實講啊?
  【嗯,你的情況頗為嚴重。】他摸摸性格的鬢角。【要吃藥!】
  【醫生!】我忽然想到。
  【怎?】他皺眉。
  【我覺得我好像好了!從進來到現在,我都能很正常的應對,對吧?】是啊!我正常了!我居然可以很專心的跟人對話,意識清晰的回答問題。真是太神奇了!
  【那你就滾吧!】醫生冷冷的揮揮手。
  【謝謝醫生!】我開心大叫。
  【快滾!】他頗不耐煩。
  【醫生!】我興奮的叫。
  【還有什麼事?】他把椅子移動到電腦前。
  【要不要‧‧‧說說你的故事?】我問。
  醫生摸著他的鬢角,耐人尋味的看著我。


。。。。。。。。。。。。。。。。。。。。。。。。。。。。。。。。。。。。。。。。。  


  治好我的,當然不是醫生,我從進到這診所以前就好了。那麼我到底怎麼好的?走出家裡就自己好了?後來我終於知道,我到底是怎麼好的了!

  是寫故事的慾望!寫故事的慾望戰勝了安的詛咒!也或者,冥冥之中,安不想折磨我,決定讓我繼續寫故事。

  我本來以為,刀疤醫生會說出他以前當大哥時轟轟烈烈的故事。但是,他說他不當大哥好多年了,不想再提起那些事,而那些事也沒什麼,不過就是砍來砍去。不愧是大哥風範,好一句只是砍來砍去,反正都是小弟在砍來砍去,於他老人家來說還真的沒什麼。
  他要告訴我的故事,是他退出江湖,發奮考到心理醫生執照,來到這間規模不算小的診所,見識到各式各樣病人的故事。
  就像那個美艷曾是醫生的熟女講的一樣,其實每個人都有病,只是看症狀為不為世人所接受一樣(他聲稱這句話是他敎她的)。現代的人,生活愈來愈進步,各種要面對壓力的卻愈來愈多,所以也愈來愈多神經病!他說這是一種因應社會的突變,突變只是為了適應這個社會。
  好深奧的話,我想他的意思是說這個社會愈來愈變態,所以人的精神也突變的愈來愈變態,好來適應這個社會。
  刀疤醫生說我很有慧根,一點就通,我笑笑接受。

  【謝謝你醫生,你給我很多啟發呢!】我誠心道謝。
  【這沒什麼,只是我的一些牢騷而已。】說了一堆故事後,刀疤醫生的戾氣消失,也變得和藹可親。
  【你讓我知道,原來不是我變得變態,而是這個社會變得變態,所以我才跟著變態的。】我好像繞口令。
  【大家都有病,年輕人,抱持這個想法,你可以活得自在些。】醫生笑笑。
  【是,所以我決定順從我的渴望!】菜刀忽然捅進醫生的肚子裡,血淅瀝嘩啦流,醫生不解的看著他的肚子,怎麼會有刀子鑽進去?
  【我有病!】我看著他,點點頭。
  醫生看著我,終於了然的點點頭。


。。。。。。。。。。。。。。。。。。。。。。。。。。。。。。。。。。。。。。。。。。


  遇見安後,我曾在心底發誓,我再也不殺人,再也不寫故事。

  失去安後,我更在心底發誓,不要再寫故事,不要再殺人。

  在心底對自己發誓,很簡單,我原本也以為,遵守誓言,很簡單。

  到現在我才知道,沒有說出口的誓言,於人、於己,同樣如此微不足道。


。。。。。。。。。。。。。。。。。。。。。。。。。。。。。。。。。。。。。。。。。。


  “答答答"!僅剩的火力,最後一把還有彈藥的機槍,在鬢角老爹的手中噴出火龍。四面楚歌,“突變人種軍團"已被團團包圍。
  “卡"!鬢角老爹的子彈也終於用盡,他無奈的放下槍,看著他身邊,僅存的戰友。亮片女無神的癱著、禿頭佬呆呆望著天、西瓜皮痛哭失聲、海帶拳默默抽著菸‧‧‧
  絕望在瀰漫,再也沒有人想反抗,也沒有人能反抗,這場戰爭,一開始,便是愚蠢至極。神經病也罷、怪胎也罷、突變種也罷,他們是什麼?別人怎麼叫他們?已無關緊要,重點是他們心裡清楚,自己是人,不是什麼怪物,儘管他們就是被人追殺到死傷殆盡。

  【西瓜!我要吃西瓜啊~】身受重傷的西瓜皮死前吶喊,終於斷氣,沒有人有餘力為他嘆氣,儘管,僅僅是嘆氣。
  【老爹!】海帶拳丟掉煙,撐起傷重的身體。
  【最後,再跟我玩一次海帶拳吧?】他的肚子破了好大一個洞,腸子哀傷的垂掛在外面。
  鬢角老爹點點頭,走到他面前,蹲下。
  【海帶呀海帶~海帶呀海帶~】他強忍悲痛,做著滑稽的動作。
  【海帶呀海帶~海帶呀海帶‧‧‧】海帶拳慘笑,比著動作的手軟軟垂下。
  鬢角老爹放下手,垂下頭,終於哭了出來。
  【海‧‧‧帶‧‧‧】最後的海帶拳,他來不及玩。
  【別忙了,來世再玩吧~】老爹淚流滿面。
  海帶拳點點頭,閉上眼睛。

  到盡頭了,他不想留下遺憾。

  【亮片女,紫色亮片內衣穿在妳身上,真的很好看!】老爹哽咽的道。
  【那當然!】亮片女撐起殘破的身體,脫掉身上的衣服,身上只穿著紫色亮片內衣。
  僅剩的一隻奶,勉強撐著。歪掉的亮片內衣,好閃。
  【好正!真的!】老爹忍著哭稱讚。亮片女慘然一笑。
  【禿頭佬,你發明的禿頭造型安全帽,真的很酷!】老爹轉頭對禿頭道。
  【真的嗎?我就知道老爹你有眼光!】禿頭佬裂開嘴。
  【真的!超酷!】老爹悲傷的豎起大拇指。禿頭佬兩隻手都斷了,沒有大拇指可以豎,只好豎起腳趾頭。

  【突變人種軍團長,舉起你的雙手!】人類同盟軍元帥阿薩姆高叫。同盟軍已來到身邊,將他們團團包圍,無數的槍口指著根本無力反抗的他們。

  鬢角老爹看看亮片妹,看看禿頭佬,他們都哭了。

  【阿薩姆,還記得我們高中的時候嗎?】鬢角老爹緩緩地道。
  【鬢角,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攀關係也沒有用了。】阿薩姆嘆氣。
  【琳恩,記得我們在床上‧‧‧】老爹還有話。
  【夠了鬢角,那都過去了‧‧‧】人類同盟軍副元帥琳恩哭著道。
  【是嗎~原來連曾經與我如此密切的你們,也甘願被這樣莫名奇妙的分化嗎?】老爹感嘆。
  【夠了!不要再說了!你是突變種,我們是人,我們注定無法相容!】阿薩姆狠下心來。
  【注定無法相容?哈~這是誰說的?又是誰說我們是突變種的!】老爹身子忽然拔起,氣勢洶湧!阿薩姆不由自主被震退一步。
  【阿薩姆!你每天打五次手槍!琳恩!妳喜歡吃ㄆㄨㄣ*!難道你們這樣的行為,就不算是突變種!】老爹大喝!阿薩姆嚇得將手中的槍掉落,琳恩嚇得裙子都掉了下來。
  【承認吧!其實我們都一樣。如果我是突變種,那你們也是,全世界的人都是!我們只是因應這個社會在進化!】老爹虎目含淚。【我們根本都是人,又何苦要自相殘殺呢?】他怔怔流下淚來。
  琳恩狼狽的穿上裙子,阿薩姆無言以對。人類同盟軍都在看著他們。

  【其‧‧‧其實,我也是突變種!】一個小兵忽然挺身出列。
  【我吃橘子一定連皮一起吃,所以我也是突變種!】他大聲的說。眾人面面相覷。
  【我‧‧‧我也是!】又一人出列。
  【我看書一定要反過來看,所以我也是突變種!】他挺胸道。
  【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愈來愈多人挺身而出,說自己也是突變種!
  阿薩姆、琳恩愧疚的看著老爹,老爹渾身顫抖,看著眾人。

  大家都是!根本大家都是!

  亮片女和禿頭佬,不知何時已閉上眼睛,他們有看到這一幕嗎?

  【對不起!】阿薩姆帶頭下跪,琳恩跟著跪,全體同盟軍下跪。

  現在說對不起有什麼用呢?

  早在一開始,大家就心知肚明,根本沒有所謂突變種!或者,人人都是突變種!卻還是開啟了這場戰爭!一場同類跟同類的戰爭!

  夕陽下,千人哀悼著,他們錯殺的同類,迎接懺悔的黑夜來臨‧‧‧

*ㄆㄨㄣ,台語,廚餘的意思。
  

。。。。。。。。。。。。。。。。。。。。。。。。。。。。。。。。。。。。。。。。。。


  書名:突變大戰
  類型:戰爭+心靈探討+搞笑?
  作者:新生代全方位作家Blood

  愈來愈多人出現奇怪的行為,愈來愈多人疑似罹患精神病。人們恐懼他們,甚至因為恐懼而迫害他們,逼得這些被當成“突變種"的人們,聯手起來反抗!一場打從一開始,就是一齣悲劇的戰爭就此展開‧‧‧
  突變種就是進化中的人類?人類都是突變種?

  Blood大膽挑戰心理學經典作品!不看不知有病!

  作者的話:人人都有病,只是看病得輕不輕?你,病了嗎?

                           “你絕對找不到的"出版社出品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