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我沒有告訴她我的名字,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個名字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我卻不願意告訴她。為什麼呢?送她回家後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然後腦裡浮現出伍佰的那首“我的名字"*‧‧‧

  花會開 春會來 還在期待些什麼
  該放的是否已經放手 我還要什麼理由

  輕輕說 悄悄說 微風一樣的輕柔
  或許妳也曾經經歷過 知道我沒有把握

  我的名字 飛進了雨中 慢慢浮現在我心口
  請妳原諒我的無法捉模 因我不曾愛過

  想忘的 遺忘的 總有湧現的時候
  該不該讓妳來擁抱我 我知道我沒把握

  我的名字 飛進了雨中 慢慢浮現在我心口
  請妳原諒我的無法捉模 因我不曾愛過

  眼前的妳 竟讓我難過 還有溼紅了我眼眸
  我要全部放棄全部從頭 因我握妳的手
  已經足夠

  已經足夠...

  這首歌是在描寫一個殺手的故事,因為是殺手,所以不希望愛的人被牽連,而從來不告訴所愛的人自己的名字。
  我不是殺手,而是個殺人犯,還是個連續殺人犯!我不知道我不告訴她我的名字,是不是抱持著同樣的想法,我不知道,或許我終究會告訴她我的名字,但還不到時候。

  *注:伍佰,台灣搖滾天王,全能的創作歌手,我個人認為他的歌是世界十大“你不可不聽
     的聲音”之一。“我的名字"是電影“順流逆流"的主題曲。


。。。。。。。。。。。。。。。。。。。。。。。。。。。。。。。。。。。。。。。。。。


  常常在小說看到,酷酷的殺手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可是卻很少看到,一個連續的殺人犯,能夠好好談一場戀愛,大部分殺人犯最後都是被繩之以法,下場淒涼。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是例外?

  畢竟,現實生活不是小說,什麼都有可能!

  「那天謝謝你啦~我吃得很高興~」芸芸又打開視訊,穿得依舊清涼,對著鏡頭做可愛的表情。
  「哪裡哪裡~這是我的榮幸。」我很紳士的回,也打開視訊。
  「講話不要這麼客套啦~很奇怪耶~」鏡頭上的她在笑,笑的很靦腆。
  「妳先跟我謝謝的啊~我只好客套回去,哈哈~」我對鏡頭頑皮一笑。
  「對了,妳最近工作做得怎樣?」我問。偷看鏡子整理一下頭髮。
  「薪水太少,我跳槽啦~」她對鏡頭吐吐舌。
  「是喔~那我該恭喜妳嗎?妳換了什麼工作啊?」我回。有一撮頭髮一直翹起來,好討厭。
  「就我一個網友啊~她開了一家情趣用品店,叫我去做,他說女店員客人看到比較不會尷尬。」她笑嘻嘻的回。
  「情趣用品店?」我的表情很吃驚。
  「哎呀~那個又沒什麼~我那個網友也是女的啊~而且她給我的薪水比上一份工作的薪水多好多!」她笑笑。
  「想不到妳這麼大膽耶~」我咋舌。
  「也還好啦~又不是只有我在店裡,我網友也在啊~」她拿出一個造形特殊的保險套把玩。我的視線不由自主被吸引,現在的年輕人花樣可真多啊~保險套上這麼多顆粒是怎樣?
  「想要嗎?我可以算你八折喔~」她笑笑把保險套放在鏡頭前。
  「暫時不需要,除非妳要跟我用,哈~」我淫笑,好壞。
  「很色耶~想把我也不要這麼低級。」她笑,把保險套拿開。還好,沒有生氣。
  「妳怎麼知道我想把妳?」我對著鏡頭賊笑。
  「廢話!這麼明顯!」她的酒窩陷得好深。所有的女生都一樣,喜歡被追,話說,男生也一樣,有人倒貼,就算是不喜歡的人,心底也會很爽。
  「那妳要當我女朋友嗎?我很有錢喔!」我笑笑,故意拿出一推鈔票煽風。
  「希罕啊~要追我你還要再加油勒~首先改變一下你的髮型吧!」她的眼睛好彎。
  「怎麼改變?」我的手停著壓住那撮一翹再翹的頭髮。
  「你不要一直壓啦~乾脆拿髮膠把頭髮抓起來比較好看,也比較有朝氣。」她拿出幾本雜誌,翻給我看現在最流行的髮型。
  「可是我不會抓頭髮耶~」我裝可愛皺眉。
  「去理髮店換個髮型,請他們幫你抓啊~再跟他們請教一下不就得了。」她笑笑。
  「聽君一席話,令吾茅塞頓開啊~」我點頭如搗蒜。
  「嗯嗯~儒子可敎也。」她假裝摸鬍子。
  「事不宜遲,吾身去也。」我馬上改狀態,向鏡頭說掰掰,她給我一個可愛的打氣。

  小林髮廊。
  大門驀地被推開,我氣勢非凡。
  【吾要理髮!】我大聲叫道,帶著笑。


。。。。。。。。。。。。。。。。。。。。。。。。。。。。。。。。。。。。。。。。。。


  【前‧‧‧前輩,新店殺人案有最新的消息,死者遇害當晚,有一個可疑人士曾向管理員詢問死者的出入狀況。】一個帶著無框眼鏡,臉色蒼白,身材瘦弱的菜鳥警察,囁嚅的向老狗報告。
  【嗯~怎麼個可疑法?】老狗叼著菸,翹著腿,不屑的問。
  【他帶著漁夫帽,大墨鏡,讓人無法看清他的長相,自稱是死者的朋友。】菜鳥警察接著回答。
  【喔~】老狗吐著煙圈,毫不在意,用手勢示意菜鳥警察離去。
  【前輩?】菜鳥警察遲疑。
  【還有什麼事?】老狗顯得很不耐煩。
  【您不覺得,這個可疑人士就是兇嫌嗎?他在案發當晚七點詢問管理員,然後潛伏在案發現場,等到十點被害人歸家後動手,這是有計畫的謀殺啊!】菜鳥警察流著汗,神情激動。
  【你是在反駁我的推論囉?】老狗睥睨著他,菜鳥警察不敢接話,低下頭來。
  【記住!我是破案之王!我說的準沒錯,犯人是個臨時起意的變態,高學歷、戴膠框眼鏡、長相斯文、四十歲以下三十歲以上,有蒐集內褲的習慣。你們只要注意有上述特徵的人就可以了,其它的不用多作揣側。】老狗冷哼,教訓著菜鳥。
  菜鳥唯唯諾諾的應著,垂著的手握起了拳。
  【記住!我才是破案之神!不用你這菜鳥教我怎麼辦案!】老狗老氣橫秋。
  【是是,失禮了前輩。】菜鳥警察退出門外。

  【破案之神都這麼說了,可是那個可疑的人‧‧‧】菜鳥警察喃喃唸著。
  【我不能放棄這條線索,我要證明自己是對的!我要揪出真正的兇手!】菜鳥警察握緊雙拳。


。。。。。。。。。。。。。。。。。。。。。。。。。。。。。。。。。。。。。。。。。


  第二次和芸芸出來約會,她很滿意我的新髮型。
  【看吧!我就說抓起來比較好看嘛!這樣不是有精神多了!】芸芸今天穿著牛仔短褲,無袖小背心,很陽光。
  我不只換了髮型,也換了全身造型,身上是簡單T桖、牛仔褲、帆布鞋。
  【嗯嗯~有進步喔~】芸芸打量著我笑。
  我再次被正妹的微笑迎頭痛擊!好痛!好爽!

  一個小時後,我們並肩走在士林夜市。
  由於是假日,人簡直多到滿出來!真的是滿出來!滿到馬路上去!滿到車子開在馬路上還得閃人!我們就是滿出來的那些人,在馬路上“逛夜市",看到想吃的再千方百計的殺進去。我從來不知道光只是走路可以這麼累,而且才走不到兩小時我就腿軟了,芸芸卻依然精神亦亦,好強!
  【Blood,我看你好像很累了,不然我們今天就逛到這就好了。】芸芸發現我如此不繼,貼心的說。
  【對不起,我太久沒運動。】我含著淚,好丟臉。
  【好了好了~別哭~我們這就走嘛~】她像哄小孩子一樣哄我。
  【我哪有哭啦~】我笑罵。

  我實在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尤其是人擠人的地方,我會悶到爆炸!好險芸芸貼心。不過她好像很喜歡熱鬧的樣子,完全不怕被悶死。她顯然玩得不盡興,還不想回家,便一直問我還想去哪裡玩?我這個人平常很少做戶外的休閒活動,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最後決定去山上看夜景。

  【你這個人其實蠻幽默的,可是也真的很悶。】芸芸和我坐在一塊大石上,看著燈光點點的城市。
  【妳這句話很矛盾啊~】從山上看城市真的是很有趣,什麼東西都變得好小,好像一手就可以全抓起來。
  【人都是很矛盾的啊~像我很喜歡熱鬧,但也很喜歡安安靜靜的時候。】她移近了我一點。
  【我看是喜歡我吧?】我笑。
  【少臭美了!】她哼了一聲。【你剛剛的表現很差,就算你真的不喜歡人擠人的地方,要追女生也不該有不耐煩的表情出來啊!】她撥著頭髮,別過臉去。
  【我有嗎?】我問。我以為我至少有做好表面功夫了。
  【你笑得太假了。】她轉過頭來,酒窩又出現。【其實你應該一開始就說你不喜歡那種地方的,我又不會怪你。】她戳戳我的鼻子。
  【我想說跟妳在一起每個地方都會變得很好玩的~】我聳聳肩。
  【好哇~你是說剛剛跟我在一起不好玩囉?】她作勢要打我。
  【也不是,只是我領悟到一個道理,人不要太勉強自己。】我笑笑。
  【呵呵~】她輕輕拍了我的頭。【所以下次不喜歡就說出來,不要再勉強自己了。】她笑。
  【是!】我敬禮。

  之後我開車送她回家,跟她聊了很多,我發現她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成熟許多,或許,根本比我成熟許多。


。。。。。。。。。。。。。。。。。。。。。。。。。。。。。。。。。。。。。。。。。

  我很久沒有出去找故事了,也沒有動過出去找故事的念頭,或許我又要再一次的封筆,為了芸芸,我可以封筆,可以不再提起筆,絕對可以。

  再度被敲,MSN,芸芸。
  「好無聊喔~陪我聊聊天~」芸芸打開視訊。她下午六點才上班。
  「樂意奉陪。」我也打開視訊。
  「你最近真的都不寫書啊?」她用疑惑的表情看著鏡頭。
  「錢賺得夠多了,就算不寫也沒差。」我笑笑,又拿出鈔票當扇子搧。
  「有錢了不起!」她用斜眼瞪鏡頭。
  「妳有機會可以幫忙花。」我暗示,其實是明示。
  「想用錢吊我,不如多跟我聊聊天。」芸芸沒好氣的回。
  「我不就正在努力了嗎?今天想聊什麼?」我笑笑回。
  「嗯~」芸芸歪著頭想。
  「你喜歡哪些女明星啊~」她忽然靈光一閃,真是夠無厘頭。
  我考慮了一會,打上了之前提過的當紅名模、廣告小明星、演古裝劇的演員,再加上沒提過的某台新聞主播、某綜藝節目助理主持、某偶像劇的配角、還有一個平面雜誌模特兒。
  「很多都沒聽過耶~有照片嗎?」她歪著頭問。
  「有!多的哩!」我有收集美女照片的習慣,馬上就各傳了一張照片給她。
  「都好漂亮喔~Blood你是外貿協會*的吼~」她看著照片嘖嘖。
  「哪個人不是?」我聳聳肩。
  「你眼光真的不錯。」她頗有深意的望著鏡頭。我暸,就是眼光不錯才看上妳,哈!
  「妳比他們都漂亮啊~我說真的!妳可去當明星了!」我用力褒她,其實這也是肺腑之言。
  「只靠一張臉不行啦~我又沒有表演天份。」她吐吐舌,有點小羞,心底一定在暗爽。
  「可以去當平面模特兒啊~那個只要擺擺姿勢就好了,重點是人要美!」我笑笑回。
  「這個好像不錯耶~好像很好賺!」她杵著下巴思索。好可愛!
  「對啊對啊~」我鼓勵。
  「好!我去跟我老闆兼網友建議!」她興奮。

  我下巴快掉下來了!難道!她要去代言情趣用品,當平面雜誌模特兒?那該不會要示範產品如何使用吧?我的腦海中頓時出現許多色色的畫面。

  後來她就下線了。糟糕,不要做傻事啊~

  好險,沒過幾天她就用視訊給我看她拍好的雜誌。果然是代言她店裡的情趣用品,不過當然沒有示範,只是拿著那些情趣用品,擺一些可愛的姿勢,拍一些美美的照。說是美,事實上也很搞笑,不妨幻想一下,一個青春可愛的美少女,兩手各抓著按摩棒,在空中甩著,裝做很開心的樣子,這種畫面教人做何感想?我不知道其他消費者看到了會怎樣,我只知道我差點直接把剛喝下去的珍奶吐在螢幕上。

  「你其實很緊張對不對?你怕我去拍一些色色的東西對不對?」她對著鏡頭賊笑。
  「沒有啊~我很失落,本來有點小期待的說。」我故意這樣回,想看看她會有什麼反應。
  「你的表情已經露餡了啦~笨!」她對鏡頭吐舌。
  「其實妳可以找我去當男模啊~反正我這麼閒~我們可以示範那些東西怎麼用,這樣子消費者也比較清楚!」我淫笑著回。
  「滿腦子都是這種思想,難怪你交不到女朋友!」她用力哼。
  「真的不考慮嗎?其實我雖然長得普普通通,可是其實還蠻上相的耶~」我繼續亂回。
  「小心我以後不理你了!」她叉著腰,對著鏡頭佯怒。
  我已經笑翻了,哈哈~

  *注:外貿協會,實際上應該不存在的會,泛指只喜歡外貌美好的人,也就是我。


。。。。。。。。。。。。。。。。。。。。。。。。。。。。。。。。。。。。。。。。。。


  誠品書店,菜鳥警察。

  菜鳥警察沒職勤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書店,翻看各式各樣免費的書。一半是因為他真的很喜歡看書,一半是因為她對櫃檯的女孩很有好感。
  他跟往常一般,在書櫃間遊蕩,不斷瞥眼偷瞧櫃檯女孩,他只敢偷看,不敢有所舉動,至少現在的他還沒有膽。逛了半個小時後,他隨意選了一本書,找了個舒服的角落坐下,翻看。
  “突變大戰"!他手上的書正是最近最轟動的小說,Blood挑戰心理學的最新力作!
  【原來是Blood的書啊~他的書都很有趣呢!】菜鳥警察用心品嚐,細細閱讀。

  書店很靜,人很少,冷氣很冷,菜鳥警察的背卻沁出汗水,是冷汗!

  【亮片女!新店當街殺人案的死者也是常穿亮片內衣褲的熟女!】他的心中不斷回想這句話!他再用力回翻小說,重新閱讀那些曾經讓他有一絲奇異感覺的章節。
  【鬢角!台北精神科診所失蹤的醫師,就是一個身材魁梧,留著很性格的鬢角,雖然不是閃電狀的!】他心中訝異著這看似無關的巧合。

  真的是巧合嗎?還是?

  他的記憶非常好,喜歡研究各式各樣的案子,任何他研究過的案子中的任何資料他都謹記在心,而他也是Blood的書迷。他心中飛快的將研究過的案子資料翻出過濾,發現出一個驚人的事實!近期內許多的失蹤案,失蹤的人或多或少與Blood筆下的人物有些許的相似。巧合!會有這麼多的巧合嗎?然後,他想起一個最關鍵的巧合!他所辦的第一個案子,一名作家的妻子與鄰居無故失蹤案!

  Blood,我當初是被你騙了嗎? 

  菜鳥警察驀地起身,櫃檯的女孩一驚,趕緊吸回因為不小心睡著,而流出的口水。菜鳥警察望著她,用力點點頭,推推眼鏡,大步出門。
  櫃檯女孩歪著頭,頭上出現許多問號,好一會才忽然想到,急忙追了出去。
  【先生,你手上那本書還沒結帳啊~】她大叫。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