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海洋音樂祭,我和芸芸。

  至於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當然是芸芸的主意。連續舉辦三天的音樂祭,前兩天芸芸分別跟兩群不同朋友去過了,最後一天,她留給我,留給我一人。

  我何等榮幸!

  海灘上都是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通通都是人!多到嚇死人的人!多到廣闊的海灘快要塞不下的人!有夠壯觀!
  芸芸穿著白色小可愛,牛仔小熱褲,十分青春可愛!
  不過我的目光免不了被一大堆穿著火辣的比基尼美女牽走。台灣果然是正妹的集中營!臉蛋美、身材佳、皮膚好,各式各樣的美女都有!能夠被這麼多清涼美女包圍,也只有在這種時候了,雖然很擁擠,但是我頭一次不感覺討厭。
  【吼~你很色耶~眼睛一直在亂飄!】芸芸嘟著嘴瞪我。
  【不好意思,我忘了我身邊就有一位正妹!】我抱歉笑笑,眼睛自動飄向她的乳溝。
  【色鬼!】她笑罵。衝向海水。
  【哪個男人不色啊?】我反駁。【等等我啊~】我跟著她衝向海水。

  演唱還未開始,早來的旅客都在趁機玩水。一個色男很心機的帶了一隻黃金獵犬,好動的黃金獵犬在海水和沙灘上不斷來回,果然吸引不少比基尼辣妹的圍觀。反觀另一隻大狗,成年的哈士奇,就顯得扭扭捏捏的。波霸女主人奮力要拉牠下水,牠老兄頑強抵抗,女主人拖牠不動,最後是男主人看不下去,把牠抓起來丟到海裡,牠馬上又用狗爬式狼狽逃回。真是同樣帶狗,兩樣心情。

  【大色鬼!】芸芸卯起來潑我,大聲嬉笑。
  【啊啊啊~】我假裝招架不住,跌沉入水。
  【快起來啦~不要裝死!】芸芸笑罵。
  我故意憋著氣,沉在水裡。
  【喂~你不要開玩笑啊~】芸芸的笑聲開始有點不自然。我肚裡暗笑。
  【喂喂喂~你沒事吧~】她趕緊衝了過來,表情惶急。
  【啊~】我忽然衝出水面,大叫一聲,心中大樂,這一嚇,包准她尿褲子。
  可是我的頭才剛浮出水面,那聲叫才叫出了個半音,就被芸芸再度壓到水裡去。我奮力掙扎,聽見芸芸的笑聲,原來反倒是我被騙了!不過我真的快沒氣了,芸芸還不放過我,我只好作勢要襲胸,芸芸才饒過我。
  【想騙我!這一招我玩過太多次了啦!】芸芸大笑。
  我忙著喘氣,忙著笑。

  天色漸漸暗,演唱已經開始,人群漸漸移向舞台,芸芸主動牽起我的手,也步向舞台。

  我何等榮幸!

  人群漸漸就定位,大家忙著挖坑,躺坐在裡面。這種事情當然是男生來,但是我實在沒經驗,平常又缺少運動,所以搞得芸芸看不下去,親自下來幫我挖。結果我忙著看她的乳溝和股溝,挖得更慢了。

  這真的不能怪我!

  挖好了完美的坑,我們肩並著肩躺著。我們選的位子離舞台不算近,也不會太遠,至少舞台旁的大螢幕看得很清楚,音樂也聽得很清楚。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舞台上是個還不紅的樂團在賣力演唱,音樂非常之吵,沒什麼人理他們,只有少數站在舞台附近的人跟著瞎晃。我們後面的後面,有三男二女當場打起野戰來,我們不好意思看,但聽聲音戰況激烈非常,想來比起台上精采許多。芸芸的臉很紅,不怎麼說話,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後來上來的人氣歌手,帶動全場氣氛,芸芸拉著我站起來,跟著大家瘋狂跳動,表情超High!我是不怎麼High啦!雖然我也很喜歡搖滾音樂,但是我不是屬於那種會隨著音樂又跳又叫的那種,最多是隨著節奏擺動。但既然芸芸都這麼熱情了,那我就捨命陪君子吧!不!是捨命陪正妹!
  大概是我跳得很蠢,芸芸馬上就叫我不要勉強,我當然同意,自得其樂的隨音樂擺動,看起來應該不會很呆。後面那群還在戰!而且還新添兩名生力軍,我懷疑他們有嗑藥!因為他們實在很大聲,搞得大家都注意到了。

  【說愛我~說愛我~別說你不再愛我~我的淚~滴下來‧‧‧】全場隨著張震嶽*的歌High到最高點,芸芸瘋狂跳到我以為她也嗑了藥。這種全場躍動的壯觀場面,我當然也應景的跳了幾跳,不過才跳個幾下,便已氣喘如牛了,真是未老先衰。芸芸轉頭抱我,抓著我猛跳,我想我快吐了,不過看在她的胸部一直蹭著我,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跟著跳。

  【Blood!你High不High?】芸芸開心大叫。
  【好High啊~】我偷摸她屁股。
  【那就更High一點啊~】她甩掉她的上衣,只剩下胸罩。我興奮的喔喔。

  音樂,真的可以使人瘋狂!後面的後面,我們也來參戰啦~

  *注:張震嶽,台灣歌手,正港台客,我欣賞!


。。。。。。。。。。。。。。。。。。。。。。。。。。。。。。。。。。。。。。。。。。

  
  「對不起,我會負責的。」好像太嚴肅了?
  「那天,我表現的怎麼樣?」好像太輕挑了?
  「對不起,其實那天我喝了酒。」放屁!那天我哪有喝酒!是她喝了酒!
  「在那種氣氛下,會發生這種事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們都不用太在意。」好像有點想推卸責任的感覺。
  「那天是我一時衝動,但是妳也不能怪我,在那種氣氛下,妳又這麼正,是男人都會忍不住的。」喔喔~很有搞頭,既表現出認錯的低姿態又捧到她,這句應該可以吧?
  正當我準備按下“送出"時,用MSN噹我,等了十分鐘我還沒回應的芸芸先回了。
  「你成功囉!那天的那件事,表示你已經是我的男朋友囉!」她打開視訊,抓著一個粉紅色愛心抱枕,笑瞇瞇的看著鏡頭。
  我真是的,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人家女生都這麼大方,我還在那邊龜龜毛毛。
  「那代表我那天表現的很好囉?」我心底大叫萬歲,也打開視訊,恢復我又色又輕挑的語氣。
  「少臭美!你的體力還要加強啦!才三十而已像個老頭。」芸芸狠狠羞辱我。
  「不過技巧還不錯!」她貶了我再褒我,讓我從地下室再一口氣衝到頂樓,真是暢快。不過我無可避免的想到了安,她誇我體力不錯,卻說我技巧不好,真是奇怪。

  就這樣,我和芸芸像往常般聊天,只是內容更加腥辣,話題更加大膽。更正,我跟我“女朋友"聊天!嘿嘿~

  邊聊天我邊逛網,逛到“末日倒數"論壇,發現一篇“神"傳給我的訊息‧‧‧

  【Blood,你很久沒寫故事了。】<訊息來自:神>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那個Blood?】我見他剛好在線上,馬上傳訊息給他!這個論壇我註冊會員至今,從來沒有留過言,會員資料我也是亂填一通,除了ID用筆名。那‧‧‧他怎麼知道我就是那個寫小說的Blood?又怎麼能斷定我最近都沒出書不是還在創作,而是根本沒動筆?
  【該開始,繼續“血"故事了!】<訊息來自:神>他馬上回我。
  我不由自主的點開那篇標題“血故事"的文章,將那首詩重看一遍,順便把那高達二十幾頁的回覆,來自各會員對此詩的見解給看了一遍。
 
  我癱坐在椅上,冷汗浸濕了椅背,原來‧‧‧

  「Blood?」芸芸見她講了十句,我一句也沒回她,還呆呆的癱在椅子,緊張的噹我。
  「怎?」我無力的打字。
  「嚇死我~還以為你中風了。」鏡頭上的芸芸吁了一口氣。
  「被我騙到了吧~哈~」我撐起笑,回道,用陰影遮住表情的不自然。
  「吼~你很無聊耶~」芸芸生氣的對鏡頭揮拳。
  「對了,妳店裡有沒有什麼有趣的事?」我問,笑得很詭異。
  「可多的勒~我跟你說喔~雖然我上班不到兩個月,可是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客人‧‧‧」她興奮的回。

  
。。。。。。。。。。。。。。。。。。。。。。。。。。。。。。。。。。。。。。。。。


  台北某精神科診所,菜鳥警察從大門踏出。

  【果然,Blood來過這裡看病,與那個醫生會過診。】菜鳥警察推推眼鏡。一切都接起來了,Blood果然曾在這間診所向人詢問過死者的住所。
  【Blood!你的一個失誤,將導致你全盤皆輸,這次,你別想再誆我了。】菜鳥警察咬牙,上了警車。
  死者章瓊姿就是故事中的亮片女,心理醫師就是鬢角老爹,醫師的朋友就是禿頭佬!這三個人一死二失蹤,失蹤的兩人,想必也都死了!可怕的Blood,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在殺人,還把死者的特點寫進故事之中,這是在炫耀嗎?炫耀他騙過了我?不可原諒!這個大變態!

  菜鳥警察猛踩著油門,在公路上瘋狂疾馳。

  他把所有事都處理的天衣無縫,每個被害人都人間蒸發,找不到屍體,通通被當成失蹤案件處理。但他錯就錯在不該把人物寫在故事裡,敗就敗在他沒能一刀結果了章瓊姿!導致有了屍體,曝露出線索,他曾向管理員詢問,曾向診所訊問,問的人,就是策劃謀殺的兇手,問的人,就是Blood!
  【你太不小心了!也或許是運氣太壞!】菜鳥警察到達警局,將車停好,大踏步入內。

  【長官,我查到新店當街殺人案的兇嫌了!】菜鳥大聲報告,掩不住興奮。
  【喔~很好!去跟老狗說吧!聽他吩咐。】長官舒服的坐在皮椅上,悠閒的看著報紙。

  【前輩!我查到新店當街殺人案的兇嫌了!】菜鳥緊張的對老狗報告。
  【查到?】老狗表情不屑。
  【是!】菜鳥捏緊拳頭。
  【我已經抓到了。】老狗賊笑,指著一旁正在做筆錄,愁眉苦臉的“兇手"!
  菜鳥警察簡直不敢置信,他看著那位戴膠框眼鏡、長相斯文、四十歲以下三十歲以上的“兇手"!
  【他不是兇手!】菜鳥憤怒大吼。
  【他是,不信你自己問他!】老狗冷笑。
  【是!我是兇手!我本來想強姦她,可是她大叫,我一急之下把她殺了,還偷走了她的蕾絲內褲!】“兇手"急急忙忙的說。
  【亮片!她被偷走的是亮片內褲!】菜鳥大吼,他這一生以來,講得最大聲的居然是這四個字,亮片內褲!
  【對對對~是亮片內褲!我記錯了,不好意思!】“兇手"磕頭道歉。老狗一旁冷笑。
  菜鳥鄙夷的看著他,這就是破案之神?原來案子都是這樣破的!他不知道,老狗是用什麼方法讓這個“兇手"認罪的,但是他知道,兇手絕不是他,是Blood!
  【我不想討什麼功勞,也不想要什麼名聲!】菜鳥警察緩緩開口。
  【我要將真正的兇手抓來,我只要求將他繩之以法!】他撂下這句話,大踏步便去。


。。。。。。。。。。。。。。。。。。。。。。。。。。。。。。。。。。。。。。。。。
  

  成為芸芸的男朋友後,我常去探班。

  因為臉皮薄的我,怕去那種地方會尷尬到死,所以每次都拉人陪我去。話說我沒什麼朋友,所以我號召我書迷中的情侶們,一起到我女朋友的店裡去捧個場。一方面是真的有需要,一方面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所以肯來陪我的人還真是不少。因此芸芸的網友兼老闆娘很喜歡我來,因為我來就代表生意來了,她很也大方的讓我們小倆口隨便帶些東西回去。我選了幾款有水果口味的保險套,和幾款造型特殊的保險套,還有幾個看不懂用途的東西(帶回家研究研究),外加一條皮鞭。芸芸選了跳蛋,和數十支特別的按摩棒(有會旋轉還會發光的),還有幾套情趣內衣(我要求的),外加一副手銬。

  【妳拿這多支按摩棒感覺好像慾求不滿耶~】我取笑她說。
  【要多嘗試新鮮的東西嘛~】她笑笑回答,顯然真的是慾求不滿。

  話說我們各拿了皮鞭跟手銬不是我們想玩SM,而是這次跟我來的書迷情侶超猛!明明男的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女的也又瘦又小,白白淨淨的,看起來很是清純。沒想到一進店裡來,就往SM區走去,小倆口興奮無比,熱烈討論,眼神像猛獸般閃閃發光,彷彿換了個人似的。最後他們拎了兩大袋的情趣用品,通通都是SM部品,我們只好輸人不輸陣,拿了兩樣意思意思。

  當上了芸芸男朋友後,我每天載她上下班,她堅持不肯搬到我家,因為我死不肯跟她說我的名字,她很氣,還有她覺得我家很怪(指那些玻璃)。
  不過每天下班接她回家,總是先回到我家,我們好好“研究研究"那些情趣用品,好讓她更了解她賣的這些商品,她也因此變得更會介紹這些商品,瘋狂衝高店裡的業績。

一天,我們研究完玩具後,不好玩的事發生了。

  “叮咚"!現在是晚上一點,會有誰來訪?我從門上的洞望了望外面,是警察!而且,還是我認識的警察!我打開門,當然,面對警察,絕不能表現出心虛。
  【誰呀?】芸芸穿好衣服,走了出來,一看是警察,有點嚇到。
  【沒事,這個警察我認識,沒什麼事的。】我笑著安撫她,芸芸有點緊張的坐在沙發上。
  警察正要開口,我先阻止了他。
  【叫我Blood。】我笑笑,用手勢示意他進來。
  他用力吞了口氣,脫下帽子,進來,找了張沙發坐下。
  【如何?有何貴幹?】我也找了張沙發坐下,笑瞇瞇的看著他。對付警察,最好假裝從容,但是要看得出來是裝的,因為任何人忽然遇到警察登門,就算沒作虧心事,還是多少會緊張。
  【Blood,你知道章瓊姿?】警察的眼光犀利。芸芸緊張的捏起抱枕。
  【章瓊姿?】我假裝想了一下。【喔~是那個新店殺人案的死者,怎麼?今天晚上不是已經宣佈結案了嗎?】我替他倒了一杯茶。
  【那個兇手是被栽贓的,死者是被謀殺。】警察冷冷地說。
  【是嗎?可是我聽說是破案之神破的案耶~】我笑笑。
  【人是你殺的!承認吧!Blood!】警察站起身來。我的笑僵住,芸芸也停下動作。
  【你有什麼證據!不要以為你可以隨便栽贓!】我佯怒站起,臉紅脖子粗的大吼,芸芸嚇壞了。
  警察拿起他帶來的皮箱,將裡面的東西全倒出來。我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我的書,還有許多失蹤案的資料備份。好傢伙!
  【你自己看!】警察冷冷的道。我當然不看,芸芸倒是翻了起來,書裡面畫了許多紅線,相信是跟那些死者有關聯的部份。
  【你還有什麼話好說?】警察拿出手銬。一滴汗從我額頭滴下。
  【你什麼都不用說,你有權不用作任何回答!】一人大吼,一群警察衝入,是老狗,我門沒關。
  【菜鳥,這個案子我已經結了,不要隨便騷擾民眾!】老狗大喝,命令眾人把他架走。
  那警察沒有反抗,只是嘆氣,示意他的同事們不用架著他。他無奈,畢竟他所掌握的線索根本不能算是證據,而他更無奈的是,這個案子已經“破了",被“破案之神"“破"了!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再出現“兇手"了!
  老狗看他已經明白了,領著大家退了出去,菜鳥警察走在最後,我慢慢合上門。

  【維他露!】我輕聲喚他,菜鳥警察姓韋名天祿。他回過頭。
  【你差點就抓到我了呢!】我笑著對他說。
  【果然是你!】他的臉色瞬間脹紅。
  【但又怎樣呢?這個社會啊~正義悽涼啊~不是嗎?】我挖苦他說。
  【是是~正義悽涼~正義悽涼~】他別過頭,喃喃念著,頹然走了。


。。。。。。。。。。。。。。。。。。。。。。。。。。。。。。。。。。。。。。。。。


  【芸芸,妳怎麼了?】我問。警察走了,芸芸的臉色蒼白。
  【你就是兇手對不對?】她問。我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
  【我就知道,我認識你愈久,就愈覺得你可怕!】她警戒的望著我,好像我是個陌生人。
  【是嗎?那真遺憾,其實,有句話我很早就想跟妳說了。】我笑容詭異。
  【我只是想上妳,根本沒愛過妳。】我說。
  【騙人!】她哭了出來,哭得好慘。
  【你是殺手對吧?你說這些話,只是想氣我,要我離開你對吧?】芸芸邊哭邊說,兀自天真。
  【妳怎麼會認為我是殺手?我是殺人犯!變態的連續殺人犯!】我苦笑搖頭。
  【嗚嗚~】芸芸泣不成聲。
  【你可以‧‧‧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我不想‧‧‧不想到最後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哭著哀求。叫我怎能不心碎?
  我趴上她,含著淚,在她的耳邊,輕輕說出我的名字,在她背後的手高高舉起,隨著最後吐出的字,落下!
  抱枕從她手中跌落。


。。。。。。。。。。。。。。。。。。。。。。。。。。。。。。。。。。。。。。。。。


  書名:妙妙情趣店
  類型:溫馨+搞笑+愛情
  作者:徹底入魔的Blood

  三十六對情侶初上情趣店的有趣經歷。青春有活力,大膽又聰明的美少女情趣店店員。努力擺脫娘娘腔,想虧店裡小妹的老闆。
  性福的情趣店,新生代男女的性愛觀,溫馨又可愛的愛情小品,當紅小說家Blood,反璞歸真代表作。

  【這個像“撒尿牛丸"的東西要怎麼用啊?】熱可可拿著跳蛋,眨著大眼問。
  【這個喔~可以讓妳很舒服喔!】美少女店員魚魚神秘的說。熱可可大興奮。

  性開發學會、兩性教育推廣協會、SM性虐聯盟、女人要高潮協會,聯合推薦!

  作者的話:男生女生不要怕羞,想要性福,大膽踏進情趣店吧!

                           “你絕對找不到的"出版社出品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