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末日倒數"論壇。

  【準備要開始寫了嗎?】<訊息來自:神>

  【迫不及待!】<訊息回覆:Blood>

  【Good!】<訊息來自:神>


。。。。。。。。。。。。。。。。。。。。。。。。。。。。。。。。。。。。。。。。。。


  【正義悽涼嗎?】維他露丟掉警徽,帶上手槍,脫去制服,換上黑色大衣。
  【我當警察,不是為了名聲,不是為了升遷,更不是為了錢!】他對著鏡子,對著自己。
  【或許我曾經有過在警界成為傳奇的念頭,但是我真正的願望,是讓所有邪惡伏誅!】他望著自己,望著自己的雙眼,堅定的雙眼。
  【表面上的正義,不是正義!】他拉拉領子。
  【表面下的正義,就算不為人知,仍然是正義!】他摘下眼鏡。
  【從今天起,我叫Black!】他轉身,出門。


。。。。。。。。。。。。。。。。。。。。。。。。。。。。。。。。。。。。。。。。。。


  “鈴鈴鈴"電話。

  老狗接起。

  【喂~】老狗摸摸額頭。
  【?】老狗搓搓鼻子。
  【好吧~】老狗皺著眉頭,似乎勉為其難答應了什麼?
  掛掉電話,老狗起身,拎起外套。
  【什麼事?需要幫忙嗎?】老狗的上司問道。
  【不用,小事。只是有人想提供一些線報。】老狗叼著菸,含含糊糊說著。
  【不是線民?】上司問。
  【嗯~】老狗隨口回應。
  【你最好小心點。】上司。
  【安啦~】老狗指著腰間配槍,套上外套,轉身出門。


。。。。。。。。。。。。。。。。。。。。。。。。。。。。。。。。。。。。。。。。。。


  誠品。

  櫃檯,帶著黑眼圈的美少女,眼睛半閉,站著昏睡。

  “叩叩叩"有人敲桌子。

  【先生您好,需要什麼服務嗎?】黑眼圈美少女瞬間清醒,臉上帶著一貫的制式笑容。
  【‧‧‧】敲桌子的黑衣男子。
  【‧‧‧】黑眼圈美少女笑容僵著。
  【那‧‧‧個,妳叫什麼名字?我想‧‧‧認識妳。】黑衣男子一身勁黑,說起話來卻結結巴巴。
  【露琪亞!】黑眼圈美少女甜甜一笑。【叫我露琪亞就好了!】
  【露‧‧‧露琪亞!】黑衣男子靦腆道。黑眼圈美少女大眼望著他。
  【叫‧‧‧叫我Black!】黑衣男子鼓起勇氣。
  【Black!?很酷~】黑眼圈美少女微笑稱讚。
  【謝‧‧‧謝謝!】黑衣男子幾乎感動流涕。
  【再見~】他轉身,離去,背影有一種了無遺憾的感覺。
  【???】黑眼圈美少女歪著頭。


。。。。。。。。。。。。。。。。。。。。。。。。。。。。。。。。。。。。。。。。。。


  插入鑰匙,轉動,我發動我的愛車。

  按下遙控器的按鈕,車庫的鐵門緩緩升起,昏暗的暮色攏著街道。

  踩下油門,血液在暴動,創作的慾望在暴動。

  【有點耐心。】我看著後照鏡,看著自己。

  【The End!最後的經典!】我笑。


。。。。。。。。。。。。。。。。。。。。。。。。。。。。。。。。。。。。。。。。。


  “碰"一聲槍響,車子忽然失去控制,看來是爆胎了!我猛踩煞車,力轉方向盤,撞上一旁的電線桿。
  【車子裡面的人,慢慢走出來,雙手放頭上。】擴音器。該死!是警察!一堆警察將我團團包圍,每個都拿槍指著車。

  我的愛車前面整個撞爛,冒出陣陣白煙,或許,我可以隱入白煙逃出?

  我偷偷打開車門,伏低身子,滾出車外,幾個該死的警察眼尖,放了幾槍。
  
  【他出來了!他想要逃跑!】該死的警察大叫,槍聲頓時此起彼落,有幾發從我背上掃過,真是驚險。
  【該死!我要死在這了嗎?】我伏著身子,猛冒冷汗,一時不該如何是好。

  【啊~好痛!】【哇~這是什麼東西?】【有人偷襲!大家小心!】警察們忽然騷動起來,好像是被人偷襲,有人開槍,有人嚎叫,似乎有人受傷。
  【天啊~那到底是什麼?】【有兩隻!一男一女!小心啊~】【好像是僵屍,小心!他們不怕子彈!】警察們慌張的亂喊,我終於看清攻擊他們的是誰,是兩具浮腫的殭屍。

  【你們來幫我嗎?】我微笑,伏低身子奔走。

  【他跑了!快追!】【先別管這兩隻!追人要緊!】

  幾發子彈從我身邊掃過,我顧不得伏低,拔腿狂奔,他們又狂追上來。

  【上車!】一台跑車忽然甩尾,在我面前停了下來,車門打開,駕駛是一位英俊的男子。
  【快!時間緊急!】男子催促著我,我已沒時間思考,跳上了車!

  【上車上車,他搭上了車,快上車追他!】警察呼喝著。

  載著我的男子急轉方向盤,來個九十度大甩尾,將幾個徒步的警察撞倒,疾馳而去。

  背後的警笛大響,他們追的好快。

  那男子的技術超絕,但該死的警車陰魂不散,居然甩他不掉!

  稍微拉開一點距離,跑車衝入暗巷,開門。

  【下車!】男子催促。
  【???】我疑問。
  【快!快晚上了!沒時間了!】他全身冒汗。
  我看著即將完全隱沒的夕陽,立即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點點頭,趕緊下車,大步跑走,數台警車跟著衝入巷子,下車繼續追殺。

  “碰碰碰"槍聲不斷從後面傳來,我繃緊神經,邊跑邊找掩蔽,該死的警察們知道我沒有武器,不用顧慮我會反擊,放心追來,距離愈來愈近。

  【嘎拎杯動勒!】一條穿著寬大外套的凜凜大漢,忽然竄出,擋住窮追我的警察,手裡拿著‧‧‧寶劍?我忍不住停下腳步。
  【台客精神!見義勇為!】他望著我,視死如歸的眼神。

  我不禁對他豎起大拇指。

  【純陽正氣!破盡妖邪!】一個身穿古裝,相貌英俊的中年男子,從另一條巷子步出。
  【小兄弟,快走吧~這班妖魔小丑,就交給我倆打發!】他帥氣地道。

  我用力點點頭,拔腿就跑,背後傳來‧‧‧

  【什‧‧‧什麼?氣功?】【哇~他會飛啊~】【小心他手中的劍!那是真的劍啊~】【嗚哇~大俠饒命!】

  我沒有回頭,只是一直跑。

  “碰碰"!該死!這裡也有警察!

  我驚險閃進小巷,警察持槍追來。

  小巷忽然垂降下數人。

  【突變人種軍團萬歲!】他們各持機槍,將追來的可憐警察轟了個稀巴爛。

  我回頭,好閃!

  有著閃電鬢角的大叔回頭向我一笑,示意我快走。

  我點點頭,繼續跑,跑出小巷。

  驚!我雙手舉高!巷口竟有二十幾位飛虎隊,一見我出來,就用槍指著我,將我團團包圍,我垂下頭,還是‧‧‧逃不了嗎?

  【報告!犯人已經就逮!重複一次,犯人已經就逮!OVER!】一人對著無線電講著。

  【啊~】剛結束通話,他忽然慘叫一聲,灰飛煙滅,死光!

  眾人抬頭,數十台飛碟盤旋其上。

  眾人目瞪口呆,看著飛碟照射的光束,慢慢傳送下來的各式各樣匪夷所思的外星人,最後是一個,身材火辣的美女空姐。

  【這裡,就交給我囉~】美女空姐對我甜甜一笑,外星人暴走!

  【這麼會這麼扯!?】【哪來這麼多外星人!?】【他那根是什麼啊?哇呀~我被甩到!快救救我啊~】我的背後傳來陣陣飛虎隊的哀號,我拼命跑,嘴角不禁泛起微笑,地球美女,宇宙第一!

  我奔到大街上,心一涼,居然有數十台警車,接近百名的警察荷槍實彈等著我,上面還有軍用直升機盤旋著,好大的陣仗。
  【束手就擒吧!】老貓拿著擴音器賊笑。
  【該死!】我暗罵一聲,這下真的完了。

  【我已經掌握了命運的軌跡,這裡等一下會有一塊隕石掉落!】一個穿著道士服的大叔搖頭晃腦步出,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快逃哇!有隕石要掉下來啦!】一個穿著精神病人服的年輕人,不知道從哪裡竄出來大吼大叫。

  道士走出來時,那群笨警察還有點嚇到,但是那個穿著精神病服的年輕人亂吼一番,他們便安心多了,誰會去信一個瘋子的話?除了我,我信。

  我慢慢移動腳步,退到那兩個人的身後。

  【不要理那兩個瘋子!】老貓跳下車。【你們注意好犯人,不要讓他有機會輕舉妄動!】他朝我走來,看來是想親自替我靠上手銬,好領最大的功勞,果然是條老貓!

  【5、4、3、2‧‧‧】道士和神經病一起倒數。

  “轟"天空出現一顆大火球,眾人傻眼,兩人相視一笑。

  “轟隆隆"老貓急忙跳來,火球砸下,直升機首先被擊落,眾警察拼命奔逃,但‧‧‧已經來不及了!

  【這就是命運啊~】穿著道士服的大叔感嘆,默默地走了。
  【為什麼沒有人肯相信我?】穿著精神病人服的年輕人掩面而走。

  剩下,我和老貓,還有一堆殘骸和屍體。

  我拔腿狂奔!

  【別跑!】老貓大吼,一時拔不出配槍。

  忽然,一隻纖纖玉手,握住了他的另一隻“槍"!

  【叔叔~我缺錢錢,你肯不肯幫我?】一個穿著火辣的正妹。她向我拋個媚眼,要我趕快離去。

  我一直跑一直跑。

  “碰碰"!槍聲!該死!我就知道還有人在追我!

  【啊~】我痛叫!該死!我的右腿中槍了!我倒地。

  一人將我扶起,一身神秘的黑,一張古典美的臉,火辣的身段。

  【按住傷口!】冰冷冷的語氣,纖細的手握著黑槍,為我逼退追兵,一手撐著我,拉著我後退逃命。
  【安‧‧‧】我按住傷口,強忍著痛跟著跑。
  【不要說話,逃命要緊。】她還是這麼酷。

  我們一直跑,她爆了三個笨警察的頭。

  我們一直跑,還有人再追,我們逃到情趣用品店。

  【進去!】她放開我,推了我一把。
  【要走一起走!】我激動的說。
  她指著她胸口的彈孔,血不停的流,她的臉好白。
  【不要哭~】她撫我的臉,我難過的不能自己。
  【快進去吧!】她推我入門,反手將門帶上。門外傳來數聲槍響。

  我沒有時間悲傷,拖著受傷的右腿,衝進店裡,芸芸驚慌的看著我。

  【快從後門!】她吃力架起我,奮力奔向後門,我流了太多血,體力快要不支。

  “碰"!後門一打開,爆出一聲槍響,芸芸頭上多了一個洞,濃稠的血緩緩流出,我們一起倒下,我的淚流下。
  眼前,是一個黑衣男子,我抬頭看清他的臉,原來。

  【記得你說過正義悽涼?】他冷冷開口。
  【我說過嗎?你一定記錯了~】我苦笑。冰冷的槍管已抵在我頭上。

  罪惡者終要伏誅,誰也逃不了!
  
  我閉上眼,等待最後的槍響‧‧‧


。。。。。。。。。。。。。。。。。。。。。。。。。。。。。。。。。。。。。。。。。。


  “人偶餐館"!一個神祕的餐館,裡面所有的服務生都是人偶,會動的人偶,據傳這些人偶,是用屍體做的,真是夠扯的謠言。

  餐館裡,某一桌,我和他,老狗。

  老狗翻完最後一頁,厚厚的一疊影印紙。

  【這是你的最新作品?】老狗問。
  【這是我最後的作品!】我微笑。
  【給我看這個是什麼意思?】老狗摸摸鼻子。
  【你不覺得,裡面有個跟你很像的角色嗎?】我笑得更開了。
  【???】老狗搓搓額頭。
  【我已經‧‧‧幫你想好結局了!】我笑得陰冷。

  老狗的菸從嘴中摔落。

  我的瞳孔忽然放大!因為‧‧‧因為我看到那個從我身旁走過的服務生!那不是‧‧‧那不是我老婆嗎?

  老狗被我的神情嚇到,急忙回頭,順著我眼光看去。

  一個黑衣男子開門進來。

  開頭即是完結
  死亡乃執著之絆牽
  血紅浸染了書頁
  模糊章節

  手槍失去了影子
  綁匪失去人質
  一條線索便足以拉扯
  故事之編者將成為故事

  我的心中不斷默念這首詩‧‧‧


。。。。。。。。。。。。。。。。。。。。。。。。。。。。。。。。。。。。。。。。。


  書名:追殺Blood
  類型:懸疑+奇幻+逃命?
  作者:新生代全方位殺人作家Blood

  當紅小說家Blood原來是連續殺人犯!每一部書都代表有人死於非命!
  警方抽絲剝繭,終於揭穿殺人魔的真面目!
  全國警力瘋狂圍捕!史無前例的大規模行動!
  Blood書中人物大集合!力抗警方!幫助Blood脫困!
  分不清楚虛幻真實的大逃殺!刺激過癮!絕無冷場!

  Blood封筆經典作!染血上市!
                      “你絕對找不到的"出版社 不負責任出品


。。。。。。。。。。。。。。。。。。。。。。。。。。。。。。。。。。。。。。。。。


THE END


。。。。。。。。。。。。。。。。。。。。。。。。。。。。。。。。。。。。。。。。。。


故事之後:

  “末日到數"論壇,那篇名為“血故事"的帖子被刪除,跟其他“神"發上來的新詩一樣,總是引起熱烈討論後,再被“神"自己刪掉。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神"從不回答問題,於是,他們繼續等待下一首詩,再來猜測,其中表達的意思。

  【你寫完你的故事了嗎?】神。
  【寫完了。】Blood。
  【可以幫我寫篇故事嗎?】神。
  【你究竟是誰?到底有什麼目的?我知道你那首詩是在寫我,你‧‧‧】Blood。
  【先別問這些,我問你,願不願意幫我寫故事?】神。
  【那要看是什麼樣的故事。】Blood。
  【我怕說了你便不敢寫了。】神。
  【說。】Blood。
  【一篇主角不受作者控制的故事。】神。
  【不受我控制?那我就宰了他。】Blood。
  【正是要你如此?】神。
  【???】Blood。
  【你剛才問我,我是誰?】神。
  【對,你是誰?難道真的是神?】Blood。
  【在你認知,何為神?】神。
  【掌管世界者為神。】Blood。
  【那就是了。】神。
  【!!!】Blood。
  【你真的是神?那你究竟要我幹麻呢?】Blood。
  【你是個好的作家,更是個好的殺人犯,所以我需要你。】神。
  【需要我,神需要一個殺人犯?】Blood。
  【正是,惡魔也有其存在的價值。】神。
  【我的價值,就是幫你寫故事?】Blood。
  【你願不願意呢?】神。
  【樂意之至。】Bloo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