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奇原創小說<質疑者>電子書網路發售中
Pubu電子書城 TAAZE讀冊生活 GooglePlay Readmoo 博客來 皆有販售


  跟小敏的第一次約會,白精心打扮,卻也不露出刻意的痕跡。他提早在約定的時間之前到,等不到兩分鐘,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大約十分鐘的時間,小敏也到了,守時的人。
  小敏穿著粉藍色的洋裝,純白的布鞋,稍微燙捲的頭髮,顯然為了這次的約會特別打扮過。
  【你到了很久嗎?真是不好意思。】小敏真是多禮了。
  【才剛到而已,是我自己習慣提早到,不用在意。】白也紳士的回禮,小敏報以一笑。
  【妳想要看什麼電影?】白問,他們在電影院前。
  【你挑就好。】小敏咬咬下唇。

  白挑了支恐怖片。

  根據他上網做的功課,第一次約會最好是在電影院,可以避免兩個不熟的人因為找不到話題而尷尬。在電影院裡,兩人靠得很近,視線卻不是在對方身上,讓人感到親近,卻又不會有交談的壓力。看完電影後還可討論一下劇情,就算再怎麼不會聊,剛看過的東西總能講上幾句吧?
  又,第一次約會看電影最好選鬼片、恐怖片、驚悚片,因為選愛情片企圖太明顯,文藝片會讓人想睡,動作片女生通常不喜歡,災難片太過沉重,懸疑片動腦太多會讓約會變調。
  選看恐怖片的好處大家都知道,就是當那些比較膽小的女生被嚇哭時,可以給予安慰,讓女生有種被呵護、被保護的感覺,對你進一步產生好感。當然,有的比較賤的是,假裝自己很害怕,讓女生發揮出母性本能去安慰你、同情你,但這種卑鄙的招數白是不屑用的。
  另外,如果片子不好看,也絕對不會讓人想睡覺,因為那些恐怖片最喜歡用音效嚇人,就算女方一點都不怕,或多或少還是會被音效嚇到,這個時候也可以安慰她,讓她覺得你是個好人,又或者使壞取笑她,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進到電影院了,白和小敏手捧著爆米花和飲料坐定位。

  白選的這部片叫做「活屍進居」,是改編至傳奇小說家Blood的作品¬¬¬¬—「勞工阿強」。這部片子有恐怖也有搞笑,是白精心挑選的。而看電影一定要吃東西,這也是策略之一,用來再降低在電影中對話的可能。
  電影開始前,正播著其他電影的預告,白和小敏不約而同的拿出手機調成靜音,兩人相視一笑。

  電影開始。

原著:Blood

  【原來是改編Blood的作品喔?我是他的書迷呢!】小敏輕聲對白說。
  白點點頭,他當然知道,他還知道Blood每次的簽書會她都有到。

導演:甄了然

領銜主演:韋朝良 華德流

特別客串:莊孝偉 甘霖良 梅乃姿

  【卡司真強,又是名導,真是少見的大陣仗啊~】小敏又輕聲說,白又點點頭,電影開始,兩人都專心看片,不再言語。
  劇情又是詭異又是好笑,故事內容都忠於原著。雖然劇情沒多大變更,但小說的內容搬到螢幕上又是不一樣的感覺,他們兩人都看過原著,看著電影,對故事又多了更深一層的感受。
  電影看完,兩人並沒有再去別的什麼地方,而是白開車送小敏回家,兩人互相留了MSN。

  這是第一步,在兩個人還沒有對對方有些初步的認識時,最好不要共處太久,因為這樣反而容易曝出自己的缺點,打壞對方對自己的好感。

  再來,就是網路上的噓寒問暖,白的得意戰場了…

#####

  對於白來說,雖然感情是一種非理智的東西,但是感情的經營,仍然是可以算計的,而且,想要有好的發展,就需要精細的算計。
  所以,一回到家,白就回到電腦前,將今天她的一舉一動,甚至每個細節紀錄下來,然後深入剖析、檢討,擬定下次的計畫。

  今天穿的服裝:粉藍色洋裝、純白布鞋、特別燙過的頭髮、手上沒有戒指、沒戴手錶、粉紅色心型耳環、短襪(顏色忘記了)

  【嗯~】白敲敲自己的頭,再精細的頭腦,也有出錯的時候,尤其是在跟喜歡的女孩子約會的時候。

  他還是想不起來她穿什麼顏色的襪子。

  【白色?不對~她的鞋子是白的,襪子不應該也穿白的…可是又好像是,我記得她全身搭配的顏色都是淡的,是粉藍嗎?還是粉紅?】白拼命的想,想到快發瘋,甚至跑到客廳把地板擦了一遍,還是沒想出來,最後他才宣告放棄。
  【算了~如果她有上線再問問她吧!】他自言自語說著,還是很在意。
  【她平常都穿得像男生一樣,偶爾會穿個短褲,裙子…資料上顯示穿過兩次,都是同學會…】白列出他盜取的有關小敏的資料。
  【洋裝嘛~從來沒穿過,她應該根本沒這件衣服,可能是最近才買的…嗯~昨天有在SOGO的消費紀錄,是了~原來是昨天才買的,還買了新的內衣褲…】白念著螢幕上的資料,居然自己臉紅起來,後來撇過頭去。
  【不行~我不能看~這樣是在褻瀆她!】他自己在那邊大叫大嚷,然後遮住那段資料,快速瀏覽過去,這才吁了一口氣。
  【她為了見我才特別去買洋裝,而且今天這整體性的造型,顯然是精心搭配過的,看來她很重視今天的約會。】白對著螢幕喃喃說話,然後開始研究今天她說的每句話的每個字,說這些話的每個表情,當然還有看電影時的每個表情…白根本沒在看電影,他早就先去看過了,這也是計畫。
  【主角行凶時她嚇了一跳、特寫屍體時她嚇了一跳、活屍快出現時的那個音效也嚇了她一跳、活屍出現更嚇了她好大一大跳…】白細數她的驚嚇次數,共計35次,真是個容易受驚的女孩。 
  【真是~需要讓人好好保護的女孩啊~】白傻笑著說。
  
  分析完所有資料,白可以確定小敏喜歡著他,對他很有好感,不過還沒完全信任他,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如果一切都沒有意外的話,約會個十次後,最快一個月,最慢兩個月,她就會答應成為自己的女朋友了。
  白微笑著,他不覺得這樣窺看她的所有一切,甚至計畫著跟她交往著一切有什麼不對,因為,他已經不容許有任何錯失了。經過調查,他才能完全了解她,知道她是不是值得自己愛的人,知道她喜歡什麼,知道怎麼去討好她,再去推算怎麼讓她愛上自己。因為,他需要這份愛,需要她,不可自拔的愛上自己,而自己,也會無法自拔的愛上她。

#####

  【白,我說…】
  【嗯?】
  【一切有計畫是很好,但感覺你不只算計了別人,甚至也算計了自己。】
  【是,我希望連我自己,也在算計之中。】
  MSN上,白和他有十年交情的網友,安眠。
  【好好好~大陰謀家~你最會算!那你有算出她是不是「處女」嗎?】安眠。
  白的臉沉了下去,又敲起鍵盤。
  【我侵入她的電腦,裡面有許多生活照,有個男的跟她有比較親密的合照,我猜是前男友,我查過那個男的,他現在人在國外,已經跟她分手了,那是兩個月前的事。】白。
  【有交過男友,那就可能不是了。】安眠。
  白的臉又更沉了。
  【那些照片裡,他們最多只有擁抱而已。】白。
  【你太天真了~那些會拍性愛裸照和影片的人只是少數而已,沒有那些東西,並不代表他們沒有做過。】安眠。
  白的臉色發青,大怒。
  【小敏是純潔的,她一定是,你不要污辱她!】白打出,也吼出這段話。
  【你別激動。】安眠看著視訊,用麥克風說話,白當然也有裝。
  【對不起,我失態了。】白安撫著自己的情緒,看著視訊,也用麥克風說。
  【或許我說得太過火了,但是,你說她已經21歲了,現在的年輕人幾乎都在20歲前就做過了,你覺得她還會是?自己好好想想吧~】安眠的話聲從麥克風傳來。
  【她一定是的。】白堅定的回答。
  【我也希望她是~但我不得不勸勸你,你實在該改改你的心態。好了~我還有事要忙,你去屋頂看看月亮吧~】安眠關掉視訊,離線。

#####

  白果然在屋頂看著月亮。

  他常常晚上在屋頂上,但最近尤其頻繁,感覺快跟看路燈一樣成為例行公事了。

  他常常在屋頂上想事情,以前,想的是有關全人類、全世界的事,最近都是在想一些自己的事。

  他常常覺得自己很聰明,卻也常發現自己蠢到極點,例如他從便利店買了便當卻忘了微波。

  他常常覺得自己很偉大,但每每望向夜空,他就知道自己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小小塵埃中的一座小小島嶼中的小小人群中的一個渺小的人。

  活得愈久就愈覺得這個世界矛盾。

  他今年30歲,有一份在公家機關工作,薪水還過得去,雖然他不需要薪水,只是需要在社會裡的一個身分。
  他談過一次戀愛,交過一個女友,蝦子,與她做過一次愛。
  除了他是白之外,剩下的都跟一般人一樣,一樣在人群中生活著,但他卻覺得自己不是個凡人,或者,不是個常人。

  他懷疑自己沒有愛,甚至沒有情感!

  如果有愛,如果他真的愛,為什麼在得知蝦子不是處女時,便斷然的拋棄她?如果他真的愛,又為何在意小敏是不是處女?

  他在意別人是不是第一次,那自己呢?

  或許就是因為自己的第一次,不是別人的第一次,所以,他更在意,這無足輕重的第一次。

  【愛是什麼?】白對月亮,問的第三萬兩千九百二十四個問題。

  他討厭自己,太會算計的大腦,但也恐懼著,失去算計的能力。

  【愛,為什麼不在電腦裡?這樣我就可以侵入它、破解它、控制它…】白抱著頭,痛苦的說。

  他不希望控制一切,他希望世間的事物,都能照著自我的意識運行著,但是他也同時害怕著一切脫去他的控制,離開他的算計之中。

  當天發覺世間的一切都是這麼矛盾的時候,他也發覺,自己原來也矛盾著,因為自己,也只是宇宙中的一粒小小塵埃中的一座小小島嶼中的小小人群中的一個渺小的人。

  白,第五百六十三次,在夜裡,二樓的屋頂。

#####

  看完片子,董欸召開小組會議。

  【這個片子內容,是確立白是殺人者的重要依據,之前沒有被當成謀殺案來處理,是因為沒有人相信電腦可以殺人,但是如今已經死了三個人了,雖然不知道白到底是用什麼方法令被害人致死,但已經可以確定為謀殺,各位看完片子後有什麼想法?】董欸望著大家。
  【那些冷笑話,都是網路上常見的。】揪另舉手。
  【我不需要這些廢話。】董欸沒好氣的說,不過至少揪另這次好像有認真在回答了,而不是只想要耍冷。
  【我覺得這不是廢話耶~這至少可以推測白一定常常上網。】天真的大目仔。
  董欸抱著頭,像是在怨嘆自己的小隊怎麼這麼多笨蛋。
  【拜託喔~白是駭客當然常常上網!】狸貓忍不住說道。 
  【耶~不一定啊~誰說駭客就一定要常常上網…】大目仔還有話要說。
  【拜託妳別說了好嗎?就算知道他常常上網又怎樣啊?一點幫助都沒有啊~】狸貓快被她煩死。
  【其他人有什麼意見?】董欸禁止大目仔發言然後問。
  【那些冷笑話隨便就可以找到,沒有任何研究的價值,我們只能從白設計的對白中得知,白應該是個痛恨罪犯,喜歡慢慢玩弄目標,才將目標殺死的人。】皮在癢剖析起白的心理。
  【認同。】狸貓附議。
  【最後出現的那些奇怪的圖形線條,推測就是讓被害人致死的原因,可能跟心理學有關係。】皮在癢又接著說,狸貓又點點頭。
  【所以,真的是螢幕上出現的那些東西殺人的?】董欸問。
  【也有可能是白勾結其他人暗中下毒,雖然我是不知道有什麼毒可以讓人這樣死啦?】狸貓伸伸懶腰。
  【好吧~那我們分兩組,皮在癢去請教心理醫師,狸貓往毒殺方面調查,組員自己選。】董欸最後總結。
  【不要勒~我要去找心理醫師。】狸貓抗議。
  【為什麼?】董欸沒好氣的問。
  【因為這根本不大可能是毒殺,我不想做白工,哈~】貍貓笑。
  【喂喂喂~這是你自己說有可能的耶~】董欸臉上三條線。
  【還是有可能啊~大概有百分之零點零零零…零一的機會吧?】狸貓毫不知羞恥的笑著。
  【算了~我跟他換吧!就算只有一點可能性,也要追查到底。】皮在癢嘆氣。
  【就交給你了。】董欸拍拍他的肩,【你們選組員吧!被選到的不准有意見!】他又交代說。
  【好!大目仔過來,叭噗過來,我選好了。】貍貓馬上選定。

  大目仔和叭噗兩個錯愕的走過去,眾人無言。

  【這是去辦案不是去遠足耶~你選聰明一點的好嗎?】董欸快氣炸了。
  【吼~人家也很聰明耶~】大目仔盡力要擺出很聰明的樣子,但那實在是太抽象了。
  【偶有俗厚也混有用勒~】叭噗也為自己抱不平,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侯才有用?
  【要聰明我一個就夠啦~這兩個只要當我的僕人就好啦~哇哈哈哈~唉唷~】狸貓話才說完就被兩人拖去牆角打。
  【剩下的就跟我吧!】皮在癢攤攤手,向其他人說。
  【我想都不敢想我們能破得了這個案子。】董欸抽起菸。

*****************************************

  【主角行凶時她笑了一聲、特寫屍體時她笑了一聲、活屍快出現時的那個音效她也笑了一聲、活屍出現她更笑好大一大聲…】 
  【真是~一個讓人不寒而慄女孩啊~】白冒著冷汗。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is2977525mc
  • hi 喜歡喔
  • 謝謝你滴支持

    羽奇 於 2011/03/05 19:26 回覆

  • vjc2977554gh
  • 您的部落格很棒,我好喜歡喔,<我用行動支持您喔>
  • ^^

    羽奇 於 2011/04/05 15: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