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一覺,在露琪亞的懷中醒來,覺得安心不少,我下床,拉開窗簾,外面陽光普照,原來已經中午十二點了,我把露琪亞搖醒,睡了這麼久也應該夠了吧?露琪亞睡眼惺忪的坐在床上,聽我說講昨晚發生的事。

  【嗯~會不會是有鬼呀?】露琪亞邊揉眼睛邊模糊的說。

  【不知道啊~好可怕喔~】我戒慎恐懼的望著電腦,彷彿裡面隨時會有鬼怪竄出來一樣。

  【我來幫妳看看好了。】露琪亞懶懶的爬下床,慢慢的爬到電腦椅上,動起滑鼠,找尋我昨晚連上的怪異論壇,我怕怕的在後面抓著她的衣服。

  【是這個嗎?】露琪亞點開歷史訊息,指著那串詭異的網址,我「嗯」了一聲。

  【唔~】露琪亞點下網址,卻是…

 

  無法顯示網頁!

 

  【怎麼會!?】我大驚,搶過滑鼠再連一次,還是無法顯示網頁。

  【妳該不會是作夢吧?】露琪亞歪著頭,邊打哈欠邊說。

  我很確定不是作夢,但是現在這個情形…唉~算了~就當是作夢吧!反正現在網頁也連不上了,再說什麼也沒用了。

  【可能真的是作夢吧?】我嘆了口氣。

  露琪亞白痴的晃晃頭,登入無名*,【唉唷~我們相簿人氣衝破百萬了耶!】露琪亞指著瀏覽人數興奮的說,雖然是興奮,但是她的語調一點都沒上揚。

  露琪亞很愛玩自拍PO在網路上,長相甜美的她自然而然成為人氣網路美女,而我後來也被她拉去玩自拍,我本來只是陪她玩,但玩久了也覺得有趣,也開始瘋狂自拍起來。

  我和露琪亞共用一個帳號,相片都放在一起,露琪亞是走黑色系的搖滾龐克風,我是走白色系的血腥龐克,在網路被人並稱為「龐克黑白雙咩」,算蠻有名的。

  【又有一堆新留言。】露琪亞摳弄著滑鼠翻看著,都是一堆臭男生想要跟我們搭訕的無聊留言,露琪亞每次都把這些留言當笑話看,在電腦前看得直傻笑。

  【有這麼好笑嗎?】我苦笑著,露琪亞笑的超憨,口水都從嘴角流出來了。

  【呵呵~蠻好笑的,妳看看這個。】露琪亞慢慢的從椅子上爬下,推著我去看。

 

  太美麗了,在如此浩然龐大澎派遼闊寬廣聳巨的美麗面前,我只是隻卑微渺小捲縮無足輕重無傷大雅的螻蟻,但儘管如此,我還是要在此獻上這首噁心低能芭樂腦殘卻又真心誠意的歌,且聽我唱來……起音~GO~

 

  妳是風兒我很殺~妳是白痴我傻瓜~妳是腐女我宅男~妳是陽光我男孩~

  妳是綿羊我野狼~我是蜜蜂妳是花~妳是螃蟹我很瞎~我是廚餘妳是渣~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勒勒勒~嚕嚕嚕嚕~嗚嗚嗚嗚~噗噗噗噗~

  (間奏)

  (還是間奏)

  我~是~非~常~喜~歡~妳~

  鍾意妳~欣賞妳~呷意妳~LIKE YOU~

  請~別~打~我~槍~

  也~別~開~我~砲~

  我是一隻小白兔~翻身吞了妳這頭大老虎~ㄕㄨㄚˋ!!

 

  希望~不知正在何方的妳,能聽到我這首出自肺腑的歌,為免噴飯,請勿在用餐時想起這首歌,謝謝~我的愛~

                                  <心殘腦不殘>

 

  看完這篇留言,我額頭的線又更多了,【這有很好笑嗎?】真搞不懂她的腦子裡裝的是什麼,我滾動滑鼠的滾輪,看著那些低能的留言,愈看愈是無言,忽然發現有女生的留言。

 

  龐克黑白雙咩,泥悶兩勾好口愛唷>///<,要鼻要加入正咩幫?要滴話點偶滴帳號連到偶滴無名,等泥悶唷~       

                                     <小依>

 

  「正咩幫」?是有很多正咩的幫嗎?好像很棒,我點了她的帳號,連結到她的無名。

 

  看了看她的網誌,原來所謂的「正咩幫」是由一群正咩組成的,幫主和副幫主是一對雙胞胎姊妹,長得很漂亮,有著像名模般的高挑身材,其他的幫眾也各個都是正咩,有的性感、有的可愛、有的冷豔,在幫主「小依」的無名上有全部幫眾的相片,讓我看得目眩神迷。

 

  好…好想把她們通通變成我的玩具喔!我的唾腺不斷分泌著口水,快從嘴裡滿出來了。

 

  我看了一下入幫資格,原來幫主只是想網羅各路美女,讓大家認識,所以只要長得漂亮,獲得任一位幫眾的推薦即可入幫,她們北部的根據地在離我家並不算太遠的一間茶店,是其中一個成員開的。

  

  太棒了!

 

  【走吧~露琪亞!】我興奮的牽起她。

  【去哪啊?我肚子好餓~】露琪亞摸著肚子。

  【好啦~我們去吃飯。】

 

*注1:無名,無名小站,傳說中的美女群集之地。

 

#####

 

吃完飯後我帶著露琪亞去到那家茶館,「春韻茶館」。

 

  推開玻璃門,茶館裡面冷冷清清,客人三三兩兩,這也正常,這種時間,又不是例假日。不過我們一推開門進去,所有的人馬上望向我們,其中一個中年男子更是看得有點給他誇張。

  都是露琪亞啦~說什麼要入幫當然就要打扮一下,而我居然也鬼迷心竅的答應,跟她一齊穿上我們平時自拍才會穿上身的超誇張龐克裝,雖然說龐克並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台灣在穿著這方面還是比較保守,通常走龐克路線的只會在衣著上加上一點龐克元素,只能算是「微龐」,像我們現在這種全身華麗龐克裝扮,直接走在路上的還算蠻少見的。

  我是還好,不過就是華麗了一點,雖然我是走血腥龐克路線,自拍的照片往往都是血流成河,但要出門我可不敢真的弄得一身是血。露琪亞就真的誇張了,她堅持搖滾龐克路線,別了一堆晃來晃去的銀鏈不說,甚至還揹了一把她根本不會彈的電吉他,進門的時候還沒注意去卡到,真是夠丟臉。

  超尷尬的,我拉著傻呼呼的露琪亞低著頭趕緊找了位子坐下,這時候一位人妻系的漂亮大姐姐出現了。

  【妳們是「龐克黑白雙咩」吧?】漂亮大姐姐帶著溫柔的笑,我認得她,小依的無名有她的照片,她也是「正咩幫」的成員,這家茶館就是她開的。

  【對呀~】露琪亞呆呆的望著她,老實說她的癡呆樣跟一身的龐克風很不搭。

  【我叫茹韻,是這裡的老闆娘,小依跟我提過妳們了,妳們要入幫嗎?】漂亮大姐姐茹韻一面說一面把菜單遞上,要我們隨便點,免費。

  【嗯~】我當然一口答應,【要怎麼入幫呢?】

  【入幫很簡單,妳只要去小依的無名留個言說妳要入幫,然後小依會正式宣布妳加入,她會跟妳要連絡方式和照片,也會把大家的連絡方式給妳,以後要出去玩或是有什麼活動,就可以一起約出來了。】漂亮大姐姐茹韻微笑的說。

 

  太好了,可以得到其他人的連絡方式!

 

  【露琪亞妳也加入吧~】我捏醒正在打瞌睡的露琪亞。

  【嗯!好!我要檸檬汁,還有熊熊餅乾、巧克力蛋糕……】露琪亞熊熊驚醒,認真的看著菜單,毫無廉恥的狂點甜食。

  看白目露琪亞點這麼多,我們兩個吃都太多,於是我只點了一杯紅茶,漂亮大姐姐茹韻接過菜單,去忙她的了。

  

  真是可惜啊~今天只有看到一個,我好想看看幫主本人,好想把她做成玩具!

 

  不久,漂亮大姐姐茹韻把飲料和甜食送上來了,因為沒什麼客人,她乾脆就坐下來跟我們聊天,跟我們講一些關於「正咩幫」的事,我們聊得正開心,卻被一個冒失鬼中斷了。

 

  【啥…啥米…】一個長得有點帥的男生,一推門進來看到我們,就忽然大叫著登登登的連退三步。

  【不可能!不會的!但是…卻是真的!】他繼續大叫,我和剛被驚醒的露琪亞面面相覷,漂亮大姐姐茹韻則搖頭苦笑。

  【絕對是的啊啊啊啊啊~~~】他熊熊衝了進來,直接站在我面前。

  【妳是風兒我很殺~妳是白痴我傻瓜……】他就這麼對著我,扯開喉嚨大唱。

 

  不…會…吧…

 

  我以為我的腦袋應該呈現一片空白,但並沒有,我自然而然想起那段留言,那個叫「心殘腦不殘」的留言者。

 

  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

 

  我就這麼愣愣的坐著,聽著他把歌全部唱完,而露琪亞在旁邊憨憨的笑。

 

  【我叫小殘。】「心殘腦不殘」伸出手,好像是想跟我握手?

  【我…我…我…】我居然開始結巴起來。

  【她叫詩涵,這位是露琪亞,她們都要加入「正咩幫」囉!】漂亮大姐姐茹韻笑笑的介紹。

  【我知道,妳們要加入正咩幫了,很好。】小殘用熱切如火的眼光看著我。

 

  忽然!他牽起我的手!

  【詩涵!當我的女朋友吧!】他大聲的說,整間茶館的人全部一起嚇到。

 

  我從小到大接過上百封情書,也有過二十幾次被人告白的經驗,卻沒見過這麼突然,這麼莫名其妙的告白,我們根本不認識啊!怎麼突然要我做他女朋友!?

  我望向露琪亞,她正用別人看起來很甜美,在我眼中卻很呆的笑容看著我,一副要我答應的樣子。

 

  隔了一分鐘,我才在強大的尷尬氛圍裡吐出這句。

  【你…你有病?】尾音上揚,是很委婉的問句。

 

  小殘的臉瞬間垮了下來,就在全場即將要用爆出的笑聲來淹沒他時,他居然厚著臉皮說出了這句。

 

  【是的!我為妳得了相思病!】他垮掉的臉瞬間撐起,變成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其實他長得並不難看,勉強可以成為我的玩具,而且人似乎很幽默的樣子,但是我根本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怎麼可能當男女朋友!

  我想了三十秒在如何拒絕他,最後只好說出那句網路上的經典拒絕告白台詞。

 

  【對不起~你是個好人。】我昧著良心說,我當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個好人,我也不是不想認識他,但是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成為他的女朋友,況且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當女朋友。

 

  【我知道我是個好人。】這次他臉沒垮,臉直接硬撐著,【而妳也是個好人,所以我們應該在一起。】他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完。

 

  漂亮大姐姐茹韻和露琪亞的雙手微微舉起,整間茶館有股全體要起立鼓掌的氛圍。

 

  我額間一滴冷汗沁下,天啊~從來沒有這麼尷尬過,我該說另一句經典拒絕告白台詞「對不起,我有男朋友了!」嗎?可是…我根本沒有男朋友啊~當然我可以騙他,但是看他這個樣子,我不找出一個男朋友給他看他是不會信的,那更麻煩…

  苦苦思索了三十秒,我硬擠出這句話。

 

  【可是我是個壞人!】雖然我從不覺得自己壞,但是殺過四個人,在別人的眼裡我應該算壞吧?

 

  【那正好!我剛好是一個很壞的好人,我們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小殘這次直接接話,已經有人在微微拍手了。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但是我也不可能答應他,於是我什麼都不說,就這麼僵在那裡。

 

  僵持了兩分鐘,露琪亞已經偷偷睡著了,小殘再度打破石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