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霧繚繞的廁所,明明上課鐘響已經過了十分鐘,一群學生卻還聚在這抽菸聊天。

  比起課業和將來,他們比較關心現在的遊戲生活。

  實際上只是叼著菸,根本沒在抽的志全,雖然每天在聞,依然討厭菸味,只不過…還是得裝裝樣子。
  在一群會镸前會長後叫他的同學面前,要是連菸都不會抽就真的遜掉了。
  他卻完全忘了一個月前,他還認為抽菸是不健康、不環保、不禮貌和最不尊重人的一種行為。
  而他也忘了一個月前,他還認為跟這幫同學講話有辱自己的格調,而現在他卻每天跟他們混在一起。
  近墨者黑,跟這群之前他視之為廢物的同學們混,他很快的也變成之前他認為的廢物,功課一落千丈、出口成髒、無照駕駛,甚至還勒索!
  沒辦法,玩遊戲需要錢,雖然黑色世界的月卡不算太貴,但以國中生的零錢,另外要負擔買菸等等的奢持消費,錢當然是不夠用的。

  志全跨坐在洗手台上,大剌剌的數著剛剛他們勒索來的錢。

  這樣恣意妄為的生活,讓他感覺…很爽!

  【媽啦幹!昨天終於搞到那個學生妹了,就是那個蕾蕾啊!奶真的爆大的!G奶真不是蓋的!】惱溢精的廢物學生永遠都在討論奶。
  【靠!只有嫩小子才喜歡學生妹,真沒品味,虹茵才夠嗆辣好不好,女人就要像她這麼騷。我昨天才援了一個咩,身材雖然差了點,但是夠騷,那才叫爽勒~】惱溢精的廢物學生似乎一點都不覺得他這個年紀援交有何不妥。
  【拜託~比起晴茹,虹茵只是小妹妹好不好,熟女的魅力,人妻才是王道啊~啊哈哈~】惱溢精的廢物學生根本沒幾次性經驗,卻一副好像很懂的樣子。
  【靠杯勒~還晴茹勒~那種老到快爛掉的你也要?我看只有歐吉桑才會喜歡吧?】惱溢精的廢物學生叼著菸、嚼著檳榔,自己才像一個糟糕的中年大叔。
  【媽的真不受了你們這些愛裝的,什麼熟女辣妹,我們還是學生當然幹學生妹,你知道隔壁班那個班花劉萱萱嗎?對對~你也知道!很正對不對,媽的我昨天搞了她,爽翻!超緊!還是處女那!】惱溢精的廢物學生猛噴口水的說。
  【真的假的?她怎麼會讓你搞?】惱溢精的廢物學生驚異的問。
  【哈~她怎麼會讓我搞?可是她不讓我搞我就搞不到嗎?黑色世界教的,亮出刀子,揍她幾拳,拖到陰暗處就幹了啊!】惱溢精廢物的頭頭學生得意大笑,好像在敘說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媽啦~你真的假的?】【幹!虎爛啦!】【你真的幹了喔?幹他媽超屌!】【幹你不怕他告老師喔?帶種耶你!】明明做了這種骯髒事,卻被當成英雄般看待。
  
  一群惱溢精廢物學生,就這樣將「強姦隔壁班班花」當做英雄事蹟般興高采烈的討論起來。

  志全在一旁默默抽著菸,無法插入話題。
  在這群廢物學生裡面,唯有他還是處男,真的要討論那檔事,他永遠只有聽的份。
  所以他到現在還只是「會長」,不是「老大」,老大是帶種強姦同學的那個。
  這讓他很不爽,屈居於人下的滋味,讓他非常不甘心。
  高漲的性慾、扭曲的觀念、病態的好勝心一一扯斷他的理智。

  【欸欸~話說回來我們班副班長奶也是爆大的啊!】惱溢精的廢物學生永遠都在說奶。
  【對啊~跟她打奶砲肯定爽歪歪啊~】惱溢精的廢物學生還是在說奶。
  【那個副班長喔~早就想幹她了,平常就一副瞧不起人的態度,看了就不爽!】惱溢精的廢物學生從不檢討自己為何被人看不起。
  【啊~會長以前跟她不是很熟?把她叫出來,把她叫出來呀!】一名惱溢精的廢物學生開始起鬨。
  【對啊對啊~叫她出來!】另一名惱溢精的廢物學生跟著起鬨。
  【強姦啊~沒試過,一定比搞援交妹有趣多了吧?】再一名惱溢精的廢物學生跟著起鬨。
  【媽的!叫出來強姦她啊~我們一個一個輪流上,看她還囂張!】【對啊~幹死她!】【媽的死破麻!平常跩個二五八萬的!】【輪姦喔~好刺激呀!我只有在黑色世界玩過耶~】很快的,演變成一群人起鬨。
  【就約她!】志全捏熄了菸,下面…硬了!

#####

  有時候人會有一種恍惚感,這種感覺非常奇妙,就好像自己不該出現在這個地方,現實虛幻莫名,意識彷彿超脫。
  而最常出現這種感覺的時候,則是現實離奇到無法置信,或是現實讓自己無法接受。
  無法置信的離奇事有很多,畢竟人的知識有限,總是有許多無法解釋的事物。
  無法接受的事就更多了…

  包廂裡,三個很明顯無法接受現實的赤裸女人,有志一同的恍神著。
  
  恍神著,卻還是在笑,在晃動著。

  配合著男人的抽動叫、和呻吟。

  「早知道就不要接下黑色世界代言了!」這個想法壓根兒沒在她們腦海裡出現過,因為在出現之前,她們的意識早就自我抽離,用身體去面對,腦袋放空,這讓人難以接受的現實。
  不是沒聽過謠言上一個代言人林靈被玩到送醫院,但卻認為謠言終歸謠言。
  「叔叔們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吧?」蕾蕾天真的想,事實上那些叔叔最愛吃幼齒的。
  「大不了讓他們摸!」稍微見過世面的虹茵這樣想,事實上他們何止是摸。
  「失身了我也認了,男人嘛~」做好最壞打算的晴茹連避孕藥都吃了,但事實是比最壞還要更壞。
  
  拉皮的幾通電話,讓包廂擠上了二十幾個人。

  二十頭邪念高漲的野獸!

#####

  諾大的校園,總是不缺乏隱蔽的角落。

  隱蔽的角落,總是盡責的發生一些隱蔽的事,然後更盡責的,掩蓋這些隱蔽的事。

  一個女孩,六個男孩,兩種激昂的情緒在沸騰。

  一是無比的驚恐,一是張狂的邪念。

  【哈哈哈~打她!打她!】退化成禽獸的男孩揮著拳,恣意享受暴力凌虐的快感。
  【這衣服怎麼這麼難脫啊~】退化成禽獸的男孩,粗魯扒開女孩的衣服。
  【媽的快啦!我硬到受不了了!】退化成禽獸的男孩,翻開女孩的裙子,扯下女孩的內褲,狼狽的脫下自己的褲子。
  【急啥小?要上也是老大先上啊!】退化成禽獸的男孩很清楚自己的立場,遵循著野獸的倫理。
  
  女孩從激烈的掙扎,到無力的呻吟。

  雙手雙腳各有人抓著,光著身子被大開著固定在地上,屈辱的姿勢。

  【先讓他上吧!人家還是處男呢!】為首的禽獸哈哈大笑,拍拍另一個禽獸的肩。

  女孩望著那位禽獸的眼神,充滿不解、憤恨和渴求。

#####

  有的時候人會產生一種恍惚感,似乎自己不該存在此地,自己此刻應該在家好好待著,或者在某個地方做著日復一日的事。

  會產生這種恍惚感,通常,正在進行連自己都不大相信的事。

  志全望著被脫個精光,大字型固定在地上的可伶,他的腦袋一片空白,精神自然呈現超然的恍惚,而下體,則是很誠實的硬了!
  那種不切實際的恍惚感沒有消失,但無法抑制的邪念已經高漲起來,他的腦裡向跑馬燈一般,不斷快速輪轉著過去他對可伶的一切意淫,歷歷在目。
  【喂~到底上不上啊?】退化成禽獸的男孩鼓譟著,通通忍不住脫下褲子,捧著他們一根比一根醜陋的陰莖,拍打著可伶的臉、和胸部。

  氾濫的A片和萬惡的黑色世界教會他們很多事,例如創新的虐待手段,和別出心裁的性變態。

  志全意識茫然的脫下褲子,他覺得他再不做些什麼,他的陰莖就要爆了!

  【不…不要…志全…】可伶哭著、哀求著,這個她曾經熟悉的好朋友。

  而志全回應的她的,則是鼓動著喉頭,一言不發的將陰莖插入,然後抓住她的乳房,用力的抽插抽插!

  啪渣!啪渣!啪渣!啪渣!啪渣!啪渣!啪渣!啪渣!肉體的碰撞聲如此清晰。

  女孩終於崩潰的大哭,男孩們興奮的獰笑,圍了上去。

  就像動物頻道上一群土狼撲殺了一頭鹿,然後一齊圍上去爭食一樣,這群退化成禽獸的男孩,團團圍住女孩,貪婪的親吻著、吸吮著她身上各處,好像她十分可口。
  
  雖然從沒做過,但志全卻像是非常熟捻,雙手用力抓住可伶的兩團雪峰,下體不斷激烈的抽動。
  動物的本能。
  
  好爽!真的好爽!原來真正的強姦這麼爽!

  志全覺得他全身都快燒起來了,他瘋狂的出汗,不斷加快速度,用力再用力,好像想把可伶整個插破一樣!

  不到一分鐘,他瘋狂的射了出來,用力的撲倒在可伶身上,將頭埋進她的雙乳中,緊緊抱住她,陰莖深入最底,在體內爆發。
  
  一直射!一直射!

  志全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射這麼久。

  淚乾了,注入也停止了,志全、可伶一齊陷入茫然。

  【好了好了~換我們上。】粗魯的推開,一根一根醜惡陰莖上前。

  諾大的校園,總是不缺乏隱蔽的角落。

  隱蔽的角落,總是盡責的發生一些隱蔽的事,然後更盡責的,掩蓋這些隱蔽的事。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