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上滅音器的黑色自改手槍,一身不惹人注目的標準上班族裝扮,我的工作是,將子彈送進目標的腦子或是心臟,或是任何一個致命部位,只要能夠確實殺死他就可以。

是的,如你所猜想,我是一位殺手,一點也不神秘,只是無法光明,就只是一份工作。

我不恥於做這份工作,當然也不為這份工作感到驕傲,我只想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是的,雖然我是殺手,但請不要歧視我,我跟大家一樣,只想要過簡單快樂的生活,謹此而已。

 

1《殺手不能辭職》

 

我是一位殺手,既不偉大,也不卑微,就只是一件頗不尋常的工作,當然,對於從事這份工作的我,這份工作也沒什麼好不尋常的,對於我來說,接單殺人,再正常不過了。

為什麼我會成為殺手?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有個當殺手的老爸。

有著一個自我懂事就會把我拉到工作場所,讓我觀摩一個人是怎樣由生至死的老爸,我想我不成為殺手也很困難,在我就讀高中時,我已經親眼見過五十多個人的死亡,這讓我很難將同學當作和我一樣有生命的個體,我總想著他們會不會有一天就掛在我面前,很糟糕對吧?

因為有這樣的生活背景,讓我在最青春年華的求學階段完全沒交到半個朋友,這麼說雖然有點誇張,但確實是如此。

我永遠也忘不了一位同學對我的評價:「你這個人雖然很好相處又沒脾氣,但實際上是個冷血而且沒什麼感情的傢伙呢!」

喔~這段話並沒有對我造成什麼心理創傷,我只是單純的覺得他講得很中肯才特別記住了,我打算以後遇到需要自我介紹的場合時,我可以用這段話來形容自己。

我很合群,是個好好先生,外在的我,就謹此而已,跟我相處久了就會體認到,我是一個對任何人都漠不關心的人,當然不是像木頭人一樣木訥,我可以輕易的跟任何人聊上幾句,但與人之間的那種疏離感,就算認識再久也無法消除。

 

大學畢業以後,準備正式成為社會人的我,曾經有過可以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

老爸並不強迫我當殺手,他希望我去作我喜歡做的事。

問題是,我沒有喜歡做的事。

我深深地明白,一個朋友也沒交到,也沒有學會任何一技之長的我,要是這麼出社會,肯定會成為一等一的廢渣。

好在我還有一個技能,既不討厭,也不喜歡的技能。

那當然就是自小就被莫名其妙訓練起來的殺人技能。

 

「是嗎?你決定要當殺手了啊~」

那天我向老爸說出我的決定,他一臉的毫不意外。

「不過呢~成為殺手可是不能回頭了喔!你沒有辦法辭職,甚至沒有辦法轉換跑道,這樣可以嗎?」

身為一個退休殺手的老爸,講出這種話一點都沒有恐嚇效果。

「我覺得我除了當殺手之外,好像也沒辦法做別的了。」

記得當時我是這麼說的,想想還真是丟臉,那根本就是承認自已是個廢材。

「是嗎?既然如此,老爸要給你一個建議……」

「什麼建議?」

「當殺手是一輩子的事,要應付各種無聊、噁心、莫名其妙的委託,很多人因為受不了而做不下去,那些人的下場你都知道了。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為了能夠做得長久,你必須讓自已從這份工作中得到快樂。」

老爸說出了聽起來很勵志但實際上卻相當變態的話。

殺人還得殺的很快樂?這連從小看著屍體長大的我都無法理解。

「不要去排斥它,去享受它,從中得到滿足感、成就感或者其他什麼……總之……讓自己愉悅,作個快樂的殺手吧!」

我終於了解老爸為什麼有辦法作殺手作到退休了,因為他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

「那麼……要怎麼成為一個……快樂的殺手呢?」

我不恥下問,不!是極端羞恥的下問!我居然要向變態老爸尋求快樂的方法!我連取悅自己都不會啊啊啊啊!

「每個人尋求快樂的方法不同,你未必能了解我的快樂,不過既然你向我問了,那麼我就應你所求,分享我得到快樂的秘方吧!」

老爸拍拍我的肩,非常曖昧的笑了。

然後我第一次完整參與了老爸的全程工作,為了……

成為一個快樂的殺手!

創作者介紹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