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殺手要為自殺負責》

 

為了成為一個快樂的殺手,我向一位朋友請教。

朋友?是的,殺手朋友。

雖然在學時期很遺憾的我沒能交上朋友,但當上殺手之後,倒是結識了不少殺手朋友,大概是因為有共通的話題吧?殺手同行總是惺惺相惜。

這位殺手朋友,稱號叫做「木偶人」。

正確名稱其實是「即使說了謊鼻子也不會變長的木偶人」,但因為太長了,所以大家都簡稱叫他木偶人。

木偶人是個很有魅力的美男子,總是帶著親切的讓人放下戒心的微笑,而且聽說他很熱衷於工作,我相信他一定能夠幫助我成為一位快樂的殺手。

 

某商業大樓的頂樓,這是我和木偶人約見的地方。

他說他正在工作,本來我是想等他工作完在見面,但他說沒關係,反正快結束了,於是便約了我上來。

沒錯,這是他的工作場所。

目標是一位穿著正式套裝的輕熟女,此刻她脫下高跟鞋光著腳丫子,正小心翼翼的攀上頂樓的圍牆,而木偶人正笑瞇瞇的用著鼓勵的眼神看著她。

任何人看到他那誠摯富有感情的眼神,都會忍不住打從心底相信他,當然,除了我們這些知道他真正職業的同行。

我用帶著遺憾和即將天人永隔的悲憫眼神看著那位長得還不錯看的目標,只可惜她完全沒有望向我。

「相信我,妳現在可以飛了!」

木偶人溫柔的嗓音好比惡魔的呢喃。

出現啦!傳說中聽之必死的「相信我之術」!

「嗯!」

只見目標欣喜的點了點頭,像受到莫大鼓勵般勇敢的爬上圍牆,背對著我們張開雙手,接著大喊一聲「我能飛~」就跳下去了。

飛起來了嗎?那怎麼可能?當然就是……毫無懸念的跳樓身亡!

「工作結束,我們離開這裡吧!」

木偶人依然保持著微笑,好像剛剛那齣慘劇完全不甘他的事。

我們迅速離開現場。

 

沒過多久警車和救護車便響著刺耳的警鈴熱鬧來到,當然都已經來不及了,從二十多層的頂樓跳下,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毫無疑問的,這會被當成一樁自殺案件。

這就是木偶人的工作方式!

木偶人,專業的「自殺殺手」!

為了委託人的要求,殺手應運而生出許多殺人方式,而木偶人最擅長的方式就是你剛剛看到的,讓目標去自殺。

這項特技可讓他非常有行情,因為許多委託人只是想讓目標去死而已,並不想把事情弄大,那麼,讓目標的死偽裝成自殺是個非常好的辦法。

能作到讓目標自己去死當然不是這麼簡單,木偶人依靠著他獨特的個人魅力和可怕的洗腦話術,成就了這難得可貴的技術。

嗯,他剛剛又運用他這項技術,讓我點了杯我一點興趣都沒有的咖啡來喝,真是可怕的人,不過,其實還蠻好喝的。

 

「你應該多嘗試些新東西。」

木偶人笑瞇瞇的看著我,我們正坐在剛剛那棟大樓旁的一家星巴克裡,透過落地窗觀賞著警察和救護人員忙碌的替我們收拾善後。

「我正在試。」

大大的喝了一口真的還不難喝的咖啡,我放下杯子,準備進入正題。

「是這樣的,我今天特地來找你,是希望你幫我解決一個難題。」

「榮幸之至,有什麼可以為你效勞的嗎?」

「如你所見,我是一位鬱鬱寡歡的殺手,因為一直重複著無聊的殺人,心情持續低落,請問有沒能夠讓我快樂起來的方法呢?」

我懇切的像一位正在告解的小男孩。

「喔~你怎麼會想來找我呢?」

「因為你看起來總是很快樂。」

「確實呢~」

「是什麼讓你能夠保持心情愉快呢?」

「因為我熱衷於我的工作啊!」

「完全感受的出來。」

「嗯~」

木偶人若有所思的端詳著我,那種眼神實在讓人不大舒服。

「讓你無法開心的原因,應該是你無法從工作中得到樂趣?」

婊人無數木偶人果然厲害,一語道破問題的癥結點。

「完全正確!」

我悲哀的點點頭。

「要怎麼樣才能像你一樣樂在其中呢?」

我誠心發問。

「當你打從心底喜愛這份工作,自然就會快樂,就拿我來說吧!每當我施展騙術騙目標去死的時候,心中總是壓抑著喜悅,和擔心惡作劇被發現的緊張感,直到目標確實死亡後,就能得到無與倫比的快感。」

木偶人一臉陶醉的述說他的殺人哲學。

也是呢~能一直騙人去死的傢伙,心智顯然特別扭曲。

「我好像無法理解。」

我淡淡微笑。

「嗯,能夠理解的人並不多。」

他淡淡微笑。

最好是有人可以理解啦!

 

「雖然你沒辦法理解,但我的作法還是值得一試的。」

「呃……你是指騙人去死嗎?不過我都是用槍解決……」

「不不不~騙人去死是專業技能,我只是要你……在殺死目標之前跟他對話看看。」

啊?我露出完全無法理解的神情。

「試試看吧!面對一個即將要死的人,反而能夠讓你暢所欲言,我也是因為知道面對的目標都命不久矣,才有辦法肆無忌憚的鬼扯,鬼扯到讓目標完全相信到讓自己去死。」

 

多麼富有哲學性啊!因為相信對方馬上就要死了所以放膽的欺騙對方讓對方去死,這境界之高深果然不是我能夠理解的。

不過,我不需要懂這些,反正,就是和目標說說話這樣吧?

 

「那麼,我要和目標說些什麼呢?」

「什麼都好,隨便聊,想到什麼就講什麼,不趕時間的話聊久一點也沒關係,甚至談談一些私人話題也無妨,反正對方馬上就要死了。」

我低下頭來沉思,竟然認真考慮起來,其實我,並不是很擅長聊天。

「作我們這行的壓力很大,而且通常必須和親友疏離以保不會洩漏身份,除了同行外很少能找到可以放開心胸聊天的對象,去試試看吧!找個看得順眼的目標,好好的跟他聊一下,相信你的心情一定會好很多。」

木偶人拍拍我的肩,喝完最後一口咖啡。

 

為什麼我總有在作心理諮詢的錯覺。

創作者介紹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