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殺手也需要聊天對象》

 

聽從了木頭人的建議,我決定和目標聊天看看。

於是我將目標綁到了一處荒郊野外的空屋,準備好好的跟他聊一聊。

我實在應該先想好話題的……

 

被綁在椅子上的目標無辜的望著我,而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超尷尬的,對於初次見面就要人家的命的對象,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應該來段自我介紹嗎?還是應該請他介紹一下自己?人都要死了稍微關心人家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吧?不不不~正因為人家都要死了,多了解人家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應該聊點別的?對於人生未來的規劃什麼的?啊!他都快死了我問他什麼未來規劃啊啊啊!

 

太……太困難了,跟即將要下手殺害的目標聊天什麼的……

 

「喂!」

結果先開口的居然是目標!

「嗯?」

「告訴我你的銀行帳號吧?」

「啊?」

這種處變不驚泰然自若的沉穩態度是怎麼回事?而且還參雜了一點……淡淡地哀愁?

「你綁架我不就是要勒索嗎?想要多少開個價吧!我匯給你就是了。」

等……所以我被誤認為綁匪了?為什麼一副駕輕就熟的感覺?難道他常常被綁架嗎?

「唉~今年第三次了啊~算我倒楣吧?放心,我不會報案的,只要你拿到錢之後將我安全釋放就好,我這個人很配合的。」

還真的是誤認為綁架了,這個人真是不得了,居然已經被綁架綁到很習慣了嗎?

 

「那個……我不是要勒索你。」

「不然呢?」

「我是要殺你。」

「呃……殺掉我沒有錢拿喔!」

「有的,有人付錢請我殺你。」

「所以你是……殺手?」

「看起來不像嗎?」

「我也不知道殺手看起來應該像是怎樣?」

「大概就是像我這樣。」

 

成功對話了!但……完全稱不上是聊天,而且……馬上又陷入沉默。

我是不是不應該告訴他我是殺手,讓他知道他即將要被殺?這樣或許他會比較放心的跟我多聊點,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沮喪的想死的模樣,不!是因為快死而沮喪!

現在是不是應該說些安慰他的話?雖然大概於事無補。

 

「可以不要殺我嗎?」

他哭喪著臉哀求,剛才的那種無奈感盡失,看起來就像個即將被殺的人,嗯,確實是這樣沒錯。

「沒辦法,我簽了約。」

「我可以給你更多錢。」

「要是毀約的話就換我被殺了。」

「沒得談?」

「嗯,沒得談,不過有得聊。」

「蛤?」

 

我自己都幾乎無法理解我在說什麼,也難怪他會是這種反應。

 

「我是說……你懂的……算是特別服務吧?就是在你死之前,你可以跟我聊一聊,抒發一下心情什麼的?」

我試圖講給他明白,其實我自己都不太明白。

「特別服務?」

他一臉茫然。

不要這樣看我,我也很茫然啊!

「是這樣的,你是我的第一百位目標,為了紀念第一百位,所以我特地破例,讓目標有跟殺手本人聊天的機會。」

我真佩服我有辦法這樣鬼扯,果然跟木偶人接觸過都會變得比較會唬爛。

「這麼說來,我幸運中獎了?」

他一臉狐疑。

是中獎了,但一點也不幸運。

「好吧~既然我都要死了,能跟殺手聊聊天,也算是不錯的死前體驗吧?」

他苦笑了一下,居然接受了。

也太豁達了吧?算了,至少我的目的達到了。

 

「那麼,我應該聊些什麼呢?呵呵~」

他眼眶含淚的笑著。

請別笑得這麼悽慘啊!這會讓我很愧疚!

「什麼都可以,就算是私密問題也無妨喔!」

我忽然覺得我好像在講情色電話的廣告台詞。

「那……我想想……你等下會怎樣殺我呢?」

他苦笑著問。

「嗯嗯~我會用這把手槍,對準你的腦門,一槍轟掉你的腦袋!」

我拔出槍比劃著。

「會痛嗎?」

「保證不會!瞬間就結束,讓你輕鬆無感的脫離這段人生。」

我試圖露出親切的微笑。

「那還真是謝謝了。」

「哪裡,我是在做口碑的。」

「有售後服務嗎?」

「把你殺死之後,我會聯絡專人替你收屍,絕對讓你死沒人知,完全人間蒸發。」

「欸等!你是說,沒有人會知道我被殺?」

「抱歉,這是委託人要求的。」

「怎麼這樣?那我死後連葬禮都沒有?」

「放心吧!反正你也死了,沒差~」

「當然有差!我不想死了以後還無人聞問啊!」

「作人還是低調一點好,像你不就是太高調才會被盯上的嗎?就這麼低調的死去,不要再帶給其他人麻煩不是挺不錯的嗎?」

我試圖開導。

「哪裡不錯了?我不要這樣!嗚嗚嗚嗚!求求你別這樣!我不想這樣死去啊!」

目標完全崩潰,看來我們聊不下去了。

 

「特別加贈的『與殺手的最後甜蜜時光』時間已經到了,很抱歉這麼說,不過你該去死了。」

我很作做的看了看錶,然後給他措手不及的一槍。

 

跟目標聊天什麼的這主意實在爛透了,我現在心情只有更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