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殺手會被灌酒》

 

「啪啪啪啪!」

剛進到「殺手睡不著」,所有的人便都對著我鼓掌。

「歡迎我們的勇者,活屍先生!」

普累誇張的大叫,所謂「活屍先生」當然指的就是我,這個稱號是誰替我取的已經不可考,據說是因為我這個人沒什麼表情,也沒什麼情緒起伏,冷冷地就像一具屍體一樣。

喂!殺手不就是應該要像我這樣酷酷的,你們這些超High的殺手成何體統啊?

被英雄式迎接進場的我,手上立刻被塞了一杯酒,一群殺手熱鬧哄哄地全圍了上來,開始熱烈的問起我完成的那張「奧單」。

是的,會讓這群殺手那麼興奮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完成了「奧單」!

不過是接下了大家都不想幹的單並且完成,就能成為「勇者」接受眾人的歡呼,殺手就是這麼無聊幼稚的一群人。

看人人手上一杯酒,八成是老闆又開放免費喝了吧?看來今天我沒醉是別想回去了。

 

「所以說那個委託人真的一直要你傳簡訊回報?媽啦你還真的做了!哇哈哈哈~乾啦!」

「鑰匙用合成的?是哪個天才想出來的啊?超酷的耶!我家也要弄一個!哈哈乾啦!」

「這委託人的指示怎麼都慢一步啊!哈哈哈笑死我了~乾啦!」

「你真的跟目標打起來了?你為什麼不先去撿槍啊?啊哈哈超白痴的!乾啦!」

「現場一定有攝影機啦!不然委託人哪可能這麼神,每一招他都料得到?乾啦!」

「真的假的你會摔角技喔?什麼!你沒學過?只在電視上看過?這樣你也用得出來喔?超強的啦!啊哈哈乾啦!」

 

悲慘的我剛經歷了一場根本是拿來整人的奧單,還要被一群有的熟,有的根本不認識的殺手圍起來不斷追問任務內容,這完全是二次傷害!更可憐的是,為了配合現場歡樂的氣氛,我還得強撐起笑容,更是三度重創。

酒過三巡,在眾人可怕的杯酒圍鑿下,我的精神已經瀕臨極限了,不得不使出裝醉來逃避現實。

眾人看我醉趴在桌上再起不能,就把我丟到角落去繼續他們的狂歡。

 

很好,計畫得逞,再繼續喝下去我恐怕真的要醉了。

微微張開眼睛,確認有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在裝醉。

那群已經喝到有點在發酒瘋的殺手把我丟包後就完全無視了,不過本來就坐在角落的殺手「拼圖」正一臉賊笑的看著我。

被發現了!我索性爬起來。

拼圖並沒有揭發我的意思,依然悠閒地在桌上拼著他的拼圖。

殺手「拼圖」,這個稱號當然不是源於他喜歡拼圖的興趣,而是他每次殺完人都會在屍體附近留下一片拼圖當作記號。

這種「會在屍體旁留下東西作為記號」的殺手,通常實力都非常強,正因為強才敢大膽的留下東西已證明是自己幹的。

「拼圖」到底有多厲害我不知道,我也沒機會見識到,因為他已經退休了,快六十歲的他現在是「殺手顧問」,每天都過著非常愜意的生活,真夠叫人羨慕的。

 

「年輕人,幹了這一票,獲得大家的尊敬,還賺了一筆能夠在台北買間房子的錢,怎麼還是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拼圖玩弄著手中的拼片,向我問道。

「這到底是稱讚我還是在諷刺台北的房價?」

我苦笑。

「都有吧!」

拼圖將桌上的杯水遞給我。

「那麼……到底為什麼不開心呢?」

「沒什麼值得開心的啊!」

我接過水喝了一口。

「你不是為了出名,或者那一大筆錢才接下那奧單的嗎?」

「都不是。」

我輕輕嘆了口氣。

「事實上我是為了成就感……或者其他什麼的……」

事實上我就是個被慫恿的笨蛋啦!

「這年頭難得有這麼認真的殺手啊!」

拼圖失笑,完全就是一臉不信。

也是啦!在殺人任務中尋找成就感,那是變態殺人魔才會有的心理,不過我的理由好像也差不多。

按摩著太陽穴,看來這酒要醒,還得要一陣子。

就趁著酒意跟老前輩好好聊一條吧!

「其實我會挑戰奧單,是為了在工作中找到樂趣。」

「接下奧單之後罹患憂鬱症的案例並不少,你確定你是要找樂趣?」

老前輩還蠻會吐嘈的嘛~

「我只是希望改變一下,看能不能真的喜歡上這份工作,畢竟殺手要幹一輩子的嘛~」

「看不出來你還蠻積極正面的嘛~」

「我一直都很正面,就算側面看我也是一樣。」

「不好笑。」

「嗯,我知道。」

可惡!要不是喝醉了我才不會這樣耍冷!大概吧?

「要讓自己喜歡上這份工作,並不需要接張奧單來虐待自己啊~」

「嗯~我現在深深明白。」

有過切身之痛的我再明白不過了。

「年輕人,我覺得在找到工作的樂趣之前,你要先認同你這份工作。」

「我很認同啊!世界就要人口大爆炸了,有我們殺手來抑止人口成長才能讓世界更美好。」

「……」

「怎麼了嗎?」

「你能這樣想是很好,殺手心理不病態是幹不久的,不過我所指的不是這個……一般~你都怎樣殺人呢?」

「如果委託人沒有特殊要求的話……那就是突襲或是潛伏到目標身邊,給他來個一槍爆頭。」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了。」

「就只是這樣?」

「不然……還要怎樣?」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拼圖一臉開心的像終於找到死因的法醫。

「你沒有自己的殺手風格!」

他終於找到手中那張拼片該放的位置,將拼面拼上,又拿起了一片。

「你是說……做些例如殺完人還要留片拼圖那樣多餘的事?」

不好意思我還在茫,講話不小心有點嗆。

「就是那類多餘的事。」

拼圖倒不生氣。

「做些多餘的事,建立起自己風格,就能消除一些「我只是在拿錢辦事」的奴隸感。當你完全建立起自己的風格,讓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你做的因而注意到你,你就不會覺得你只是在工作,而是在發展你的個人事業,然後就能從中獲得成就感、滿足感、虛榮心或者樂趣……甚至是……人生中意想不到的插曲。」

這次拼圖很快就找了拼片該放的位置,他將拼片放上後,意味深長地望著我。

「想不想聽個故事?一個因為建立了風格而產生的愛情故事。」

他這麼問了後,我呆呆地點了點頭。

創作者介紹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