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殺手也需要提攜後輩》

 

「呃……前輩,我姑且確認一下,你應該不是要做什麼變態的事吧?」

新人殺手Pass看著那被五花大綁的目標,一臉有點惶恐的看著我。

稍微講解一下現在的情形吧!如你所見,我們兩位渾身血跡班班,很明顯就是剛

幹了一票。

這次的委託是幹掉某個幫會的一整個堂,一個人要執行這個任務風險太大,剛好

這邊又有新人加入,所以就由我和新人Pass搭檔。

作為一個新人Pass的槍法挺好的,聽說在培訓的時候他的成績就相當優秀,看來的確如此,任務進行的相當順利,小弟都被我們殺光了,只剩下堂主,就在我正要下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日前薔薇姐的關切。

是的,當然就是那該死的「建立殺手的個人風格」!

嘍囉們無關緊要,但堂主是這次委託的主要目標,要建立風格什麼的,當然必須在他身上了,於是我將他綁了起來,開車帶他來到這間荒郊野外的廢屋裡,準備好好發揮創意,不過……我還沒想到什麼好點子。

 

「當然不是要做什麼變態的事,我只是想這傢伙好歹是個堂主,是不是應該給他一些特別待遇呢?」

「喔~是這樣的嗎?」

Pass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我,然後像是忽然發現什麼了一樣的「啊」了一聲。

「前輩……你就是『活屍』先生吧?」

「是的,剛見面的時候我不就已經自我介紹過了嗎?」

真是的,難道我真的這麼影薄嗎?都已經出生入死了一回居然還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有好好的記住你啊!你這個一點都不怕死的Pass

不過,這樣忽然認出來的展開是?為什麼我心底會隱隱產生一種虛榮感?我很有名?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成為一位能讓後輩景仰的前輩了嗎?

「沒錯吧?你就是薔薇姐準備要力捧的活屍先生!」

Pass的語氣忽然變得很興奮。

「哪裡哪裡,正是在下。」

不知道為什麼虛榮感愈來愈強烈了,好像有點開心啊?

「所以前輩是打算用他來建立自己的殺手風格囉?」

Pass微笑著問。

「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啊?」

我瞬間洩氣。

「關於活屍先生正在努力建立自己的風格的事,在『殺手八卦板』被大家討論的很熱烈呢!」

Pass微笑回答。

所以說,人真的不能不低調,不然就會像我一樣,一不小心就成為大家的八卦對象。

「前輩,我懂的。」

Pass搭上了我的肩,用安慰的語氣說道:「忽然被上司強加這種無理的要求,你現在壓力一定很大吧?」

「是啊!」

被新人安慰了。

「那麼前輩你有什麼想法嗎?」

「沒什麼想法,其實我很不擅長做這種事的。」

「這樣啊~那我也來幫前輩想想吧!」

喔!這新人!人蠻好的嘛~

 

大概思考了一分鐘後,Pass終於開口。

「前輩,你看天氣這麼冷,不然我們把他冷死好了?」

冷死?這聽起來怪有創意的,我敢肯定絕對沒有人用過這種方法殺人,這小子~有前途啊!

「這點子不錯,不過要他冷死,具體要怎麼做呢?」

「嗯……應該要先把他脫光吧?」

「要不要加點冰塊?這樣冷比較快?」

怎麼說的好像在討論怎麼處理食材一樣?

正當我們準備動手開幹的時候,看到目標那一臉驚恐的表情,我們有志一同的停手了。

「那個……要幫他脫衣服,必須要解開繩子呢!這樣好像有點麻煩?」

「是有點麻煩,而且前輩,我並不想看男人的裸體,如果是美女也就算了……」

我彷彿聽見目標在暗自啜泣,我能理解,都要被殺了還要這樣被羞辱,的確挺可憐的。

「說的也是呢!況且仔細想想,把人冷死很費工啊~一次也就算了,但如果以後都要這樣搞的話,我是不是要去租一間冷凍庫?這樣未免太麻煩了,雖然是很有特色沒錯啦~」

「說的也是呢!殺手風格是長遠的計畫,是每次都要堅持嚴格實行的,理所當然不能弄得太複雜吧?那這個方法就此否決吧!」

「嗯,否決!」

「對不起前輩,是我不好,我馬上再想一個更棒的!」

「沒事,你做得很好了。」

我拍拍Pass的肩膀。

喂!為什麼變成我在安慰他了?要建立風格的應該是我才對吧?

剛剛彷彿……聽見目標鬆了口氣。

 

又沉思了一分鐘,Pass再度開口。

「那麼前輩,『嚇死』你看怎麼樣?」

「蛤?」

「我是這麼想的,既然要建立自己的風格,那就一定要標新立異,絕對不會跟人強碰到!」

「我明白你的意思……嚇死是吧?恐嚇別人我還算是拿手的……」

我立刻舉槍對著目標的鼻子。

「我要開了喔!真的要開槍了喔!這一槍下去你的腦袋就要開花了喔!啊呀呀差一點點就扣下扳機了……真是好險呢~這次真的要開了喔!真的要扣下扳機了喔!」

我的食指摳動著扳機不斷做出精準的、瀕臨開槍臨界點的移動。

別的我不敢說,玩槍我算是專業的,看目標瞳孔不斷放大再縮小,這嚇人的手段肯定非常成功!

「請住手吧前輩,你這樣在嚇死他之前,肯定會先不小心把他射死。」

Pass用看著智障的眼神看著我。

說得也是呢!雖然目標顯然很驚嚇,但想把他就這麼嚇死不知道要多久?雖然我對自己很有自信,但如果一直重複這個動作,我也沒辦法保證我不會一時失手扣下扳機。

「前輩,其實我仔細想想,把人嚇死好像太高難度了。」

「的確啊~每個人怕的東西不同,如果堅持要用嚇死的,那豈不是以後都要先調查目標最害怕什麼東西了?這還真不是普通的麻煩。」

「對不起前輩,我又想了個爛主意。」

Pass一臉愧疚。

「沒關係的,畢竟你也才進入這行沒多久,很多事情是需要靠經驗累積的。」

我試圖安慰。

雖然我一點也不覺得讓新人幫我想個人風格的我有什麼資格安慰人家就是了。

 

「前輩,不如我們聽聽看目標的想法?」

又過了一分鐘,Pass忽然突發奇想。

「喔~蠻有意思的!」

我立刻同意,撕開目標嘴上的膠帶。

「你有什麼想法嗎?」

「那個……不如你們放了我,給我三十分鐘的逃跑時間,之後再來追殺我,這樣很有意思吧?超有特色的對吧?」

目標滿臉是汗,我和Pass雙雙瞇起了眼睛。

「你這樣不行啊~」

我搖頭嘆氣。

「大叔振作點啊~我本來很看好你的,難道你只有這點能耐嗎?」

Pass一臉失望。

「創意啊創意!你身為一個堂主好歹要有點想像力吧?」

我搖頭嘆氣。

「大叔啊~你這樣怎麼作為小弟們的表率呢?雖然他們都掛了也就是了……」

Pass一臉失望。

「哪哪哪……哪裡不好嗎?我覺得很棒啊!超級有風格的不是嗎?敢放目標逃跑再去追殺這只有真正的高手才做得出來不是嗎?光聽就覺得超屌的啊!啊!是因為還不夠噱頭對吧?不然就為這種殺法定個酷斃了的名稱吧?例如『活屍先生的愉悅時間』?或是『三十分鐘的死亡呼吸』?你們看怎麼樣?有哪裡需要改進的嗎?其實很棒的對吧?對吧?」

目標怕極反笑,一張做賊心虛的臉像是剛淋過雨一般滿是汗水。

 

「其實好像還不錯?」

我摸著下巴。

「前輩……你是認真的嗎?」

Pass又出現看著智障的眼神。

「嗯~扣除掉這只是他想要逃跑的部份……」

目標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喂!我有可能中這麼低能的陷阱嗎?

「呵呵~其實前輩,他想的名稱還挺有趣的。」

「嗯~不過這種殺法說到底真要實行起來完全沒搞頭啊~殺手風格的建立就是要有辨識度,要怎樣的作法才能讓人家知道這個目標曾經被放跑過三十分鐘後才被殺掉呢?關於這點,堂主你難道就沒有想過嗎?」

我冷冷地向目標問。

「這……這……」

目標一臉糾結。

「大叔你這樣不行啊~要對自己提出的計畫負責啊~你這樣的做事態度要怎樣給底下的小弟當榜樣啊?雖然他們都死了。」

Pass皺眉。

「難道要我們把一切都錄下來,當作確實有這麼做過的證據?要我一手拿槍一手扛攝影機你不覺得有點過份嗎?還是要我去請個攝影師?那攝影師的費用誰出?你出嗎?況且會有攝影師肯接這麼危險的工作嗎?」

我咄咄逼人。

「真是太讓人失望了大叔,可見得你根本沒有仔細想過嘛~再提出計畫之前把可能會碰到的問題都先設想過是基本吧?你這個樣子會被在九泉之下的小弟們唾棄的。」

Pass一臉難掩失望。

「所以呢~堂主?你是要提出改善方法?還是要再想別的殺法?」

最後,我把槍抵在目標額頭上,玩夠了。

「你不如一槍打死我~」

目標,崩潰!

一聲槍響,結束了他的生命,不過還沒結束,這場鬧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