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之旅第一章 死要錢之國

 

在一條破爛的馬路上,一名少年,不!是一名少女,騎著一台野狼125奔馳著。

「奇怪,這條路好爛啊~」名為汗蜜汁的野狼125對著少女說。

「忍耐一下,你看,前面不是已經能看到我們要到的國家了嗎?」奇怪回。

在歷經了幾個陷阱級的哭辣以後,奇怪和汗蜜汁終於來到了這個國家的大門。

 

「摳尼擠哇旅行者,這邊酌收入境費用兩千塊錢。」門口的哨兵露出淫蕩的笑容。

「欸!入境也要收錢嗎?」奇怪奇怪的問。

「當然囉!進入我國您將享受我國所有的公共設施,當然需要收錢囉!」哨兵的表情依然淫蕩。

「好吧!」雖然不情願,但奇怪還是乖乖掏錢出來。

「死要錢!」汗蜜汁忍不住嘀咕了句。

「使用者付費嘛~」哨兵雖然聽見了,但絲毫不以為意,緊接著又問:「請問旅行者身上有帶說服者嗎?說服者是不能入境的喔!如果有,請拿出來讓我們為您保管,您出境之時會交還給您的。」

禁槍的國家不在少數,奇怪也是見怪不怪了,從善如流的解下腰間的兩把說服者,「卡稱」和「森七七」。

「這邊酌收您塑膠袋十元喔!」哨兵快速地用塑膠袋將奇怪的說服者裝好,再度向奇怪伸出了手。

「噁…這塑膠袋不是你們自己準備的嗎?也要錢喔?」奇怪傻眼。

「當然囉!我們準備,你們付費。」哨兵理所當然的說。

只是十元奇怪也懶得計較,乖乖的繳錢入境了。

 

騎著野狼125,剛進入這個國家,奇怪馬上被看起來像警察的人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先生,啊!是小姐!」

雖然來者很有禮貌,但忽然被攔的奇怪不免慌張,緊張地問:「請問有什麼事呢?我才剛入境而已,應該沒有犯法吧?」

「不用擔心,這邊酌收您過路費十元。」那位像警察笑容跟哨兵一樣的淫蕩。

「過…過路費?」

「是啊!您從小南門進來的吧?應該可以感受到國境內和國境外道路品質的差別吧?要維持平坦的道路,當然需要收費囉!」

奇怪低頭打量了下道路,確實,比城門外的道路好多了,但也就是一條普通的道路而已,路的正中間還有明顯凸起的水溝蓋,但是既然都進入人家的國境了,當然要遵守當地的規矩,所以奇怪還是爽快的付了錢。

 

奇怪接著又騎了一段路,在遇到的第一個紅綠燈時,又被穿得像警察的人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喔!這邊酌收您號誌費十元。」

「蛤?紅綠燈也要收錢喔?」

「當然囉!紅綠燈也要吃電,畫斑馬線也要人力,維持這些都要…」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付我付…」

奇怪已經不想聽理由了,爽快的付了錢。

 

「那個請問一下,這附近有可以停機車的旅館嗎?最好是有附淋浴的。」過了幾個路口,被收了好幾次十塊的奇怪,攔下了一名路人問。

「有的,前面路口左轉市政北七路那邊就有一家了。」

「謝謝。」

「不客氣,這邊酌收您十元問路費。」

「蛤?我只是…唉…算了…」

對於向路人問個路也要收錢,奇怪雖然覺得荒唐,但也只能接受了。

 

好不容易到了路人說的那家旅館。

「至少到了旅館,被收錢也不會覺得吃虧,對吧?」奇怪這樣安慰自己。

「您好,是旅行者嗎?」

「是的,我要一間單人房,還有可以停放機車的車位。」

「嗯,好的,機車停在一樓的車庫就可以了,車庫費一天五百元,管理費一天兩百元,機車專屬高級防塵套一個一百元。」

「那…那個…防塵套可以不用嗎?我的機車不需要…」

「不可以喔!我們這間旅館的規定就是停進來的機車,都需要購買防塵套。」

「好吧!那房間的費用是?」

「單人房一日的費用是兩千五,電費是一百,水費也是一百,床具費五十,裝潢費五十,拖鞋費酌收一元就好。」

奇怪含淚掏錢,心想沒有所有的家具都收費,也沒有什麼地毯費、壁紙費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奇怪啊~這麼高貴的地方讓我想到我們上次去的一個國家,好像叫什麼啃什麼挖溝丁的?」汗蜜汁忍不住說道。

「不要…不要再提起那裡了,我不想想起啊!」奇怪抱頭。

 

在旅館挨過一晚的奇怪,隔天一早就退房了,無奈的得到了她根本用不上的拖鞋和防塵套。

「這就是所謂的…因猴得狐吧?」汗蜜汁調侃地說。

「是因禍得福,還有,這個成語不是這樣用的。」

退房之後,奇怪騎著野狼125,逛逛這個城市,在被收了一堆過路費、號誌費、問路費後,終於來到了城市中知名的景點。

一個…被一堆塑膠廢棄物堆疊出來的「藝術品」。

「我他媽看了三小?」汗蜜汁忍不住吐槽。

「這個公共藝術品『擠勒雜摳』可是很有意義的喔!」一個路人不請自來的就講解起來。

奇怪也很自動的掏出十元給路人,於是路人接著講下去。

「塑膠製品是非常不環保,為了減少塑膠製品的使用,我們的政府想出了絕妙的辦法,就是向民眾要錢,你想想,買東西總要袋子裝吧?一個塑膠袋收十塊錢,那十個塑膠袋,就有一百塊錢了呢!」

「所以這個政策讓這個國家的塑膠袋減少了嗎?」

「沒有喔!不過現在不只賣塑膠袋的多賺錢了,所有需要用到塑膠袋的店家都賺錢了!不只如此,政府更擴大收費,現在什麼都可以收錢,賺了好多錢啊!人民也爭相效法,做什麼事都可以收錢,現在大家都賺錢啦!好棒啊!」路人開心的手舞足蹈起來。

「但…塑膠袋的問題沒有解決不是嗎?」奇怪弱弱的問。

「不用解決啊~反正最後都是燒掉。」路人比了一個讚。

「塑膠製品燒掉不是會產生什麼有害氣體之類的…啊!還是你們已經改用了燒掉也不會產生有害氣體的那種塑膠袋?我在上一個國家才聽說這附近的國家已經研發出這種新產品了。」

「沒有喔!」

「還是可分解的塑膠袋?天然材料的?」

「也不是喔!」

「……」

「製造塑膠袋的廠商也要賺錢啊~熊熊要他們製造別種塑膠袋,成本的增加要誰出呢?」

「政府囉~不是政府要解決塑膠問題的嗎?」

「這麼大的問題,當然是全體國民一起承擔啦~一個塑膠袋收十塊,就會有人考慮不買,雖然實際上是極少數啦~畢竟塑膠袋是必需品嘛~買東西要怎麼不用袋子裝勒?但收了錢,廠商就賺錢了,廠商賺錢,就可以繳更多稅給政府,政府收了更多稅,就可以執行更多環保政策囉!」路人得意洋洋說著。

「結果到頭來~只是民眾要繳的錢變多了,塑膠問題根本沒有解決嘛~」汗蜜汁又忍不住吐槽。

「算了,這就是這個國家的做法,我們也管不著,走吧。」奇怪跨上汗蜜汁,罕見地,不照例在一個國家待上三天,這個死要錢國家,她多待一天都不想。

 

騎著野狼125噗噗地來到了小北門—蘭門的門口,只見哨兵是另一位笑容同樣淫蕩的傢伙,一看到奇怪就趕緊拎著大包小包的塑膠袋前來迎接。

「來,旅行者,這些是您的說服者,請清點看看有沒有缺少。」

奇怪接過大大小小的塑膠袋,原來是「卡稱」和「森七七」被拆解成零件,散裝在各個塑膠袋裡。

「這邊向您酌收出境費、保管費、遞送費、塑膠袋費,還有風景費、人情費、保護費…一共八萬一千元。」哨兵露出下賤到不行的笑容。

奇怪點點頭,向哨兵禮貌一笑,然後將塑膠袋掛上手把,迅速的跨上機車,油門一摧,用最快的速度逃離。

「已經不行了…這個國家…」奇怪看著後照鏡氣急敗壞追趕的哨兵,搖搖頭,全力加速。

「他媽的死要錢!」漢蜜汁做最後的總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