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懶洋洋地趴在樹蔭下
任燥熱的風梳理牠的鬃毛
一天 或是一下午
眨一眨眼
即過

而我,
想了三個小時又二十三分鐘
在為何而活?
樹仍然緩慢地成長
從沒來由
花總是短暫地綻放
為美而活?

而我依然
躺下許久方能入睡
而我依然
在夢裡分不出是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