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殺手進行任務就像進行破關遊戲》

 

買兇殺人的一般流程大多是委託人找上經紀人下單,而經紀人再找合適的殺手接單。

既然是接單制,那就表示殺手有選擇的權力。

有幾種單大部分的殺手都不會選擇接單,我們一般把它叫做「奧單」。

奧單之所以會是奧單,源於「奧目標」或者是「奧委託人」。

「奧目標」有很多情況,可能是目標很難殺,身邊有很多保鑣、護衛之類的,或者是目標很難找,已經潛逃海外或者隱姓埋名。

「奧目標」的奧單只要酬勞夠吸引人,還是有許多殺手願意去做,畢竟殺手本來就是玩命的工作,這些奧目標也僅只是提高工作的難度。

但如果是「奧委託人」的奧單,很有可能會變成誰也不願意接的「廢單」,也就是有等於沒有一樣,沒有殺手願意去做的單。

「奧委託人」顧名思義,就是委託人非常難搞,大多是對怎麼殺死目標有非常多意見。

指定方法殺死目標其實很常見,正是為此才會產生各種不同殺法的殺手,但難搞的委託人,總是有辦法想出匪夷所思讓人難以實現的殺法。

舉個例子好了,前陣子有個委託人下的單,他要求要讓目標活活笑死,因為目標嘲笑了他讓他不爽。

夠無理吧?不過還真的有人接下了單而且還辦到了,實行的方法很簡單,就是用笑氣讓目標笑到缺氧而死。

除了殺法之外,更多的是一些怪裡怪氣要求,例如:要求錄下行兇全程、扮成傑森用電鋸殺掉目標、殺掉目標後用目標的血畫出召換惡魔的魔法陣等等……各種你想得到或想不到,與其說是刁難不如說是惡搞的可恨要求。

說了這麼多,就是想解釋一下奧單有多麼討人厭,而我這次發神經接下的,就是討人厭的奧單,還是最糟的那種……「奧委託人」的奧單。

 

「我現在已經到達目標的宅第了。」

我打上這段話,然後將簡訊傳出。

「很好,將車停在大門靠左三十公尺的一顆大樹下,陰影正好可以掩蓋住你的車,將車停好後小心翼翼的接近大門,千萬不要被門口的守衛發現了。」

簡訊很快就回傳了,回傳的人當然是……委託人。

一個控制欲非常強的委託人……

這個奧單之所以會被認為是奧單,是因為委託人向經紀人提出一項要求。

「辦事的殺手必須第一時間把他所有的行動傳簡訊告知委託人,再依委託人回傳的指示行動。」

神經病!這是每位殺手聽到這項要求後對這位委託人的一致看法。

殺手辦事自有作法,只要告訴我們你想要怎麼殺、殺成怎樣就足夠了,意見這麼多要不要自己來殺?我喃喃咒罵著,還是遵從著委託人的指示停好車。

連車子要停哪都要管,簡直比老媽還可怕,提醒殺手不要被發現,是把殺手當作幼稚園的幼童嗎?我深深地,深深地覺得不被尊重。

 

一路潛行到門口,我打量著門口的兩位守衛。

兩位都人高馬大的,從他們的站姿可以看出一定受過武術訓練,腰間鼓鼓的,很明顯有帶槍,但……眼神渙散,顯然因為從沒遇過什麼事而鬆懈,這種警覺性低的貨色,兩三下就能解決掉。

正當我準備衝出去一口氣幹掉他們的時候,簡訊傳來了!

「你到了嗎?」

當然是委託人傳來的,好險我已經將簡訊提示音關掉轉成振動,不然光這一封簡訊就要了我的命。

「到了。」

既然委託人都傳簡訊給我了,我也不得不回。

「到了為什麼不傳簡訊給我?」

這是在責備的意思嗎?怎麼有種女朋友在跟男朋友抱怨的感覺?

「正要傳。」

我耐著性子哄騙,還真的像個男朋友一樣。

既然委託人的要求是「把所有行動第一時間回傳」,那麼……算我的錯!

「看到那兩位守衛了嗎?」

「看到了!」

廢話!這兩隻大的跟熊一樣的傢伙誰會沒看見?

「把他們幹掉!」

我剛剛正要這麼做啊混蛋!

 

收到指示後我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把他們料理了。

「我幹掉他們了。」

我盡責的回報。

「這麼快?」

是的,不然你以為要多久?

「他們身上應該有大門的鑰匙,沒意外的話是放在外套的內袋裡。」

為什麼會這麼清楚啊?

「知道了,我正在找。」

我回傳,依指示翻開他們兩人外套的內袋。

但是,並沒有。

「鑰匙不在那裡。」

我認份的回傳,每一動都要回傳是吧?難不倒我的!

「沒有嗎?還是在襯衫胸前的口袋?」

為什麼要用猜的啊?到底是知不知道在哪裡?

有股妻子忘記帶鑰匙,傳簡訊給老公要他幫忙找的錯覺?

「不在胸前口袋,鑰匙掛在腰帶上。」

會聽他的一處一處搜我就是白痴,我直接了當的用一秒不到的時間搜完他們兩位全身,馬上找到了鑰匙。

兩個人,當然有兩把鑰匙,這兩把鑰匙看起來差不多,但有點不大一樣,我稍微比對了一下大門的鑰匙孔,應該兩把都能插進去。

但……為什麼會有兩把?我嗅到了陷阱的氣味,難道兩把鑰匙有一把是假的?只要插入假的鑰匙,立刻會出現致命的陷阱?

原來委託人會定下無理的要求是這個原因嗎?不按照指示魯莽行動的話,說不定一不小心就丟了小命!

 

「有兩把鑰匙,哪一把才是真的?」

收起對委託人的不滿,我滿懷尊敬的傳簡訊詢問。

「兩把都是真的,兩把也都是假的。」

卻不料,得到這樣的回答。

喂!太深奧啦!這種時候要我解謎嗎?確定要在這種時候?

「把兩把鑰匙合成為一把,那才是真正的鑰匙。」

合成?鑰匙是用合成出來的?我是在進行什麼遊戲嗎?

我把兩把鑰匙放在手掌上研究,然後將它們較平整的一面貼合在一起,居然……黏住了!

原來是磁鐵!害我嚇了一跳!

「如何?將鑰匙合成出來了嗎?」

「合成出來了。」

是不用特地用「合成」這個字眼,不過就是磁鐵。

不過這個「合成」出來的鑰匙,明顯和大門的鑰匙孔對不上。

「但這個鑰匙無法插入鑰匙孔。」

我傳訊詢問,已經放棄思考了。

「那只是偽裝成鑰匙孔的蓋子,下面有個小凹槽,用手指頭摳動就可以掀開了,掀開來裡面才是真正的鑰匙孔。」

我依言做了,鑰匙孔還真的在那裡。

所以說,沒有委託人的指示,還真的想不到要怎麼開這扇大門。

我應該感謝他?

為什麼我總有股正在進行某種破關遊戲的錯覺?

開始同意「破關者」的比喻了……

我現在打倒了門口的守衛,並從他們身上取得兩把鑰匙,合成為一把真正的鑰匙,現在正打開門進入副本,接下來還會有各種小怪、頭目要打,最終會遇到BOSS……大概就是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