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人魔詩篇—裸劇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是一部失敗的作品!

  原以為有「勞工阿強」這強力的劇本,應該能夠拍出好電影,但為什麼?為什麼「活屍進居」依然令我如此失望呢?

  票房單週破億,評論一致叫好,但這些肯定對我來說一文不值,自己覺得失敗,別人再這麼稱讚也只是覺得在譏嘲。

  劇本已經很完美了,場景、氣氛、攝影甚至是後製都已經無可挑剔,卻還是完全拍不出我要的感覺,所以果然,果然還是演員,是我那一直以來嗤之以鼻的演技,壞了這部片!

  完全……完全不真實!

  除了有活屍的劇情部份之外,剩下的通通不真實!

  為什麼會這樣?我的論點不該有錯,每個人每天都在扮演著不同角色,理所當然,都有自成的演技啊?為什麼?為什麼會有這麼重的違和感?這種如此強烈的「假裝」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

 

  站在瀑布下的池岸邊,波亂的水面,倒映著我扭曲的臉。

 

  如果是我呢?我親自來演,應該能演出那種感覺,對吧?

  我走到水面比較平靜的地方,看著水中的倒影,自己演起劇中的戲碼。

  【你殺了他們?】我試圖演出小強詢問阿強那有點恐懼,卻硬要保持鎮靜的語氣。

  不對!不是這樣!應該要……更婉轉一點?

  【是的,我殺了他們!】我換演阿強回答時,帶著憤怒、懼怕、一點點懊悔、很多徬徨的語氣。

  不是!完全不是!為什麼我完全演不出那種感覺!

  看著水中的倒影,我完全發飆,衝進水裡把倒影攪亂!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朝良後來去收驚了,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就連收驚的師傅我都幫他預約好了。
  反覆看著帶子,成果真的非常好,不枉費我請出古氏夫婦,果然這種事就是要請專業的來。
  不過這種事還是不要常做,雖然花錢打點好了攝影師、燈光師和執行助理,也說了謊跟他們解釋原因,但很明顯,他們還是被那兩具「活屍」嚇到了,錢不是萬能,有人拿了錢嘴巴還是不老實,果然前晚的事,今天就上日報了。
  幸好這種靈異鬼怪的事通常都被斥為無稽之談,雖然有人爆料,甚至還有照片,但沒有親眼見到,這種是誰也不會真正去相信,上了報,大家也只是抱著懷疑的態度,新鮮的眼光看待,這樣也好,免費為電影宣傳。

  德流出院之後回到劇組,住院的這段時間,似乎讓他頓悟了,回來以後乖了不少,氣焰不再囂張,變得虛心求教,演技更突飛猛進,NG也變少了,將原本落後的進度趕了回來。
  反倒是朝良回來之後,整個人變的神經兮兮的,不過這也在我的預料之中,現在他這種情緒不穩定的狀態,非常符合劇中小強遇到活屍之後的情形,於是我打鐵趁熱,趁他還在這種狀態的時候,逼著他拍戲趕進度。

  這部戲打從開拍便話題不斷,名導和爆紅小說家攜手合作、由原作者親自挑選的演員、兩位影帝飾演男主角。這兩位男主角很會製造話題,德流被我羞辱過後像是換了個人,整個人脫胎換骨,對外表示很感謝我的誨人不倦,期許自己在我的指導下,將來變成演技派的演員,嘖~我看他的資質,下輩子吧!
  朝良則是在活屍事件後又被我趕戲連拍,搞到快精神崩潰,每天都在網誌上哭說他壓力大到內分泌失調,好想要自殺云云,再加上某人爆料活屍事件,他又被下令封口,有苦說不出,記者又愛問,那天還被問到翻臉當街罵人,非常具有話題性。
  除了兩位主角,其他的配角也很爭氣,例如孝偉雖然是演員,同時也是個綜藝咖,接演這部戲後,每次上節目都在爆片場的料,說我有多兇多邪惡的消費我,不過也成功的讓這部還在拍的戲知名度大增。
  而霖良則是資深演員,典型的甘草人物,在許多賣座的電影中,演活了台灣的小人物,這次在劇中也飾演這類型的角色。
  不過他只會方言,也就是台語,而我會聽一點,根本不會講,嚴重的溝通不良,造成無法跨越的代溝,而且我看他就不順眼,他看我也不順眼,演變成每次拍戲我們都在用各自聽不懂的語言互飆髒話,最愛八卦的狗仔當然有得寫了。
  乃姿更是個問題人物了,其實她的問題很常見,就是被富商包養的事曝了光,這種事其實一點也不值得訝異,像她這種走美豔路線的二三線女星,沒被富商包養反倒奇怪了,而媒體最愛這種誹聞,讓她本來就不是很好的形象更下跌了。
  我真的嚴重懷疑,BLOOD根本是故意挑些問題寶寶來陷害我,不過有了這些不三不四的演員,幾乎每天製造亂七八糟的話題,成功拉抬這部戲的聲勢,讓這部片未演先轟動,戲還沒拍完,就在網上被網友熱烈討論,已經連續三週榮登雅虎奇摩關鍵字搜索冠軍。

  三個月之後,終於這部戲殺青了。
  【敬阿強!】殺青宴上,我高舉酒杯。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簡陋的攝影棚內,一條長凳,排排坐著十幾個人,都是一臉緊張又期待的表情。
  他們手上都拿著一張影印的劇本,這是試鏡現場,而這十幾個人,都是來應徵同一個角色的,偶像劇「太陽公園」裡面女主角有輕微智障的弟弟。
  為什麼演一個智障會有這麼多人來應徵?不是這部偶像劇有多紅,還沒開播一切都是未知數,而是因為擔任女主角的女演員,正是大眾情人琦亞。
  儘管是配角中的配角,儘管是演智障,儘管能跟女主角對戲的總共只有三幕,琦亞的魅力,還是讓人趨之若鶩,為了這種角色搶破頭,現在坐在長凳上的十幾個人,還是從各種管道「走後門」進來才得以參加試鏡的,名製作人的兒子、大牌明星的姪子、企業老闆的外甥……應有盡有。
  挺著啤酒肚,滿臉橫肉的製作人慢慢走了進來,掏掏耳朵,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都到齊了?】他向工作人員問道。
  【是,都到齊了。】工作人員答。
  【好啦~小朋友們,你們準備好了嗎?】製作人抓抓肚皮。
  【好了~】試鏡的眾人趕緊回答。
  【劇本你們都看過了,就是演一個智障,智障看過吧?應該懂意思吧?來~全部都先裝智障給我看。】製作人抓著肚皮說。
  來應徵演戲,隨時隨地都能演得出來是最基本的,大家馬上盡力演出智障的樣子。
  一群人在一個中年男子面前賣力的詮釋智障,那畫面簡直就是精神病院才會出現,但在演藝界這其實毫不稀奇,試鏡的現場,往往都會看到一堆演員在最後的排練,簡直比瘋人院更像瘋人院。
  製作人拍著肚皮,從第一個看到最後一個,那種看人的方式,是貼近瞪著看,在這種看法面前演智障,簡直尷尬到讓人想死。
  全部看過一遍後,製作人點了三個人留下,其餘的人通通被打發走。
  【就你們三個還行,不會是真的智障吧?哈哈哈~】製作人說著一點都不好笑的笑話,自己搓著肚皮猛笑,笑得模樣之雞巴,若不是這三個人是來應徵的,早就有志一同的抄起長凳扁他。
  【呵呵~好~不鬧了~】製作人擦去笑出來的眼淚,指著劇本裡的一段,【你們三個,來演這段。】
  【嘎?】三人同時不知所措,那段的劇情,是女主角的弟弟,也就是那個智障,被兩個不良少年欺負毆打的戲。
  【嘎什麼嘎?演啊!來~你演智障,你們兩個揍他!】製作人分配著名製作人的兒子演智障,大牌明星的姪子、企業老闆的外甥演不良少年。
  【好~來吧!】名製作人的兒子見另外兩個還在猶豫,自己已經先進入狀況,趕緊演出智障。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場景:建築工地
  時間:午後約兩三點
  人物:勞工阿強、工頭、勞工A、勞工B、勞工C、勞工D

  幕1:
  毎位勞工都辛勤的工作,灌水泥、混泥土、釘鋼筋、運土石、搬建材。
  阿強扛著兩條鋼筋,在鷹架上縱橫飛越,每經過一處,該處的勞工就用仰慕的眼光看他,最後阿強來到勞工A的身旁,將鋼筋放下。
  勞工A:謝啦~強哥!(驚喜的表情)
  阿強:小意思。(爽朗的笑)
  
  幕2:
  勞工B滿頭大汗的釘著鋼釘,毎釘進一根鋼釘就停下來喘氣擦汗,明顯非常疲累,阿強適時的飛身而來,一把奪走鋼釘和鐵鎚,迅速絕倫的釘起鋼釘。
  勞工B:強……強哥……(因為感動而哽咽,眼中強忍著淚水)
  強哥:很累了吧?這邊交給我,你先休息一下。(對著勞工B豎起大拇指並爽朗的笑)

  幕3:
  走過二樓鷹架上木板的勞工C,一個不留神失足下墬,眾人大叫驚呼,這時經過底下的阿強迅速將一旁的沙袋踢過去,準確的接住墜落的勞工C,救了他一命。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落地窗內,餐廳裡,柔和的光線,雅致的裝潢,高級的氛圍。

  餐桌上,前菜已經送來,牛肉沙拉和蜜汁烤雞腿。

  穿著藍色襯衫,打扮隨性,卻給人高尚感覺的男子,慢條斯里的吃著牛肉沙拉。

  穿著名牌西裝,卻讓人覺得格格不入的男子,彆扭的用叉子插著烤雞腿啃。

  【BLOOD,對於你的作品,我非常感興趣。】穿著襯衫的男子開口,自然是甄導。
  【讓大導演看上,真是很榮幸呢!】BLOOD咬著雞肉。
  雖然是虛偽的話,但眼底透露出自信,這是個與眾不同的人!甄導心裡想。
  【原本我是不看小說的人,但看了你的一篇作品後,忍不住接著一篇又一篇,將你的作品全部看完。】甄導插起牛肉,沾了滿滿的醬料。
  【看過我小說的人都是這樣,畢竟每篇小說都是我嘔心瀝血之作啊~】BLOOD微笑著。
  不知道為什麼,甄導總覺得他話中有話。
  【你的作品讓我欣賞,比起那些了無新意只會互相抄襲的爛劇本,你的小說才有拍成電影的價值。】
  【是這樣嗎?我的小說翻拍成電影恐怕不容易啊~】
  前菜用完,侍者上湯。
  【劇本由我親自改編。】甄導拿起湯匙,舀了口湯,慢慢喝著。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薇玲一臉驚恐的在醫院走廊亂竄,明亮的燈光,不知為何變得灰暗不明,並且一閃一爍,原本熟悉的走廊,變得異常陌生,不知為何怎麼走也走不完……
  薇玲愈走愈是焦急,愈來愈害怕,她愈走愈快,到最後哭吼著狂奔起來,但不管她喊得多大聲,整間醫院的人都像消失了一般不見人影。
  一個失足,薇玲跌倒在地,這下摔得可不輕,她痛得抱住了膝蓋,一時站不起來,忽然,她像是感覺到了什麼,頭頸僵硬的慢慢轉過頭去,卻見早已被自己殺死的男友,佇立在走廊末端冷笑……

  【卡!】甄導一聲喊,眾人像洩了氣的皮球一般,紛紛放鬆下來。
  女主角薇玲一拐一拐的被帶下去,她剛剛那是可是真摔,完全不是演戲,甄導故意叫工作人員將場景裡的地板弄得有些凹凸不平,讓薇伶在狂奔下自然而然的跌倒。
  真的跌倒,當然也是真的受傷,薇玲跌倒時膝蓋著地,現在已經痛到麻了,整個瘀青一片,片廠的救護人員正在做簡單的醫治。
  除了一些特技之外,甄導一向都是要求演員來真的,若是演員不配合,大導演他馬上撤換毫不廢話,而且一些稍微簡單一點的特技,甄導還會要求特技指導訓練演員,練到會為止,然後親自上陣,在他眼底沒有所謂「替身」。

  幸好甄導並不拍動作片,不然不知道多少演員會被他玩死。

  甄導抿著唇,坐在螢幕前,將剛剛那段反覆看了一遍又一遍。
  緊張的看著甄導,劇組人員心中戰戰兢兢,甄導出名嚴厲也是出名龜毛,一場戲重拍個二三十次也不是怪事,而甄導的個性捉摸不定,有時候重看個十幾遍後說要重拍,有時候卻又不重拍,總之就是難以捉摸的難搞。
  虎哥在一旁不斷祈禱,前面兩場戲重拍加起來超過五十次,薇玲已經被罵到快要精神崩潰,這場真摔的戲如果再重拍,薇玲那小女生一定會忍受不住大爆發的。
  雖然已經跟甄導合作過很多次,依然完全抓不住甄導的想法,他到底會不會重拍?會不會?會不會?他媽的肚子好餓啊~已經一點多了,別管要不要重拍,先放飯吧!

  「咕嚕!」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序—導演和小說家:

  導演和小說家其實是非常相似的,所差別是一者在現實中導戲,一者在虛幻中導戲。
  導演在現實中指揮著演員,配合著劇情發展演戲,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演技,各自有各自的發揮,不可能完全照導演的意思。
  小說家亦然。雖然表面書中人物劇情都是自己所創造,理當由自己任意支配,但往往虛妄的角色反客為主,跳脫原本設定的性格,甚至打亂既定的劇情走向。
  導演要管所有的流程、場景、燈光甚至是後製。
  小說家對於自己的故事當然是一手包辦。
  常常有暢銷的小說被拍成電影。
  也常常有賣座的電影寫成小說。
  其實,也都是敘述故事的各種不同方法而已……
  
  有些人的故事成為小說,莫名奇妙成了主角。
  當然也該有些人莫名奇妙成了演員,出現在電影之中。

*****************************************



  所謂藝術的極致是什麼?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