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貓˙投胎 (5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9 對不起,再見!

  意識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空白,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很清楚的感覺輪胎從我身上輾過,很清楚的看到機車騎士差點摔倒,之後回頭看了一眼就加速離去。
  但我的腦子就是無法判斷發生了什麼事。
  就連小黃喵在我旁邊哭喊著,我也未能明白。
  小黃喵一直大叫、大叫,我卻什麼也沒聽到,我抽動著耳朵,想知道他到底在叫什麼,我想站起身來,身體卻完全沒有一點感覺。
  直到一股迫切的冷,忽然傳遍身上各處,痛覺才整個炸了開來。

  【可喵可不喵!可喵可不喵!】小黃喵大哭。
  我這才聽見他在叫什麼。
  我想說些什麼,一開口卻是痛苦的呻吟,實在……實在是太痛了!痛瘋了!
  我勉強的微微抬起頭,看看我的傷勢,卻只看到一片血肉糢糊。
  喂!那是腸子嗎?不是吧?我不敢相信,嚇到全身在發抖。
  【可喵可不喵!你不會有事的!】小黃喵哭著安慰。
  不會有事才怪!
  【救……救護車……】我喃喃地道,卻忽然想起我是隻貓,哪有人為了貓叫救護車的?
  【救護車嗎?我馬上去叫!】小黃喵用力點頭,慌慌張張的跑來跑去,最後又回到我身邊,哭喪著臉,【我是貓啊!怎麼叫救護車?】
  我當然知道你是貓……
  開始有路人圍觀了,但是他們除了用憐憫的眼神看我,圍著一圈議論紛紛,大罵肇事者無良之外,好像也沒有別的行動。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身為貓的驕傲

  他們那天沒有做,因為兩個人根本醉倒了,直接昏睡到隔天中午。
  後來男寵變得非常常跑來,不只周末,他幾乎天天來,上班到很晚還硬要跑來,之後甚至把牙刷毛巾都帶來了,天天跟僕人睡一起,她不怕了。
  理所當然,睡客廳的變成了我,靠!
  令我欣慰的是,僕人真的漸漸好起來了,她作惡夢的次數慢慢變少,漸漸的,不再作惡夢,她也變開朗了,不像以前整天宅在家了,雖然只有假日有空,但她現在一到周末就跟男寵兩個人往外跑,每次出去玩回來都拍一大堆照,還買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
  僕人真的變了,變的比以前開朗多了,她再也不是整天悶在家的宅女了,又或者,這才是她本來的個性?我發現,她現在的笑容好輕鬆,就像她以前的照片那樣。

  有一天晚上,僕人抱著我,忽然講了一些很感性的話。
 
  【可可啊~馬麻真的很感謝妳,那段時間如果不是妳陪著我,馬麻大概撐不過來吧?】
  【那時候我每天都哭,什麼都不想做,上班無精打采,回到家也失魂落魄的,妳把拔後來又出差去了,我又不好意思整天去煩嚕嚕和艾巴,真的好寂寞喔~】僕人摸著我頭,細細的說,說寂寞,但是她的表情,一點也不寂寞,好像…就只是在說一個不關她的故事而已。
  【真的很幸運,我把妳撿回家了,妳還記得嗎?剛把妳撿回家的時候妳好怕,一直叫,然後什麼也不喝奶,快把我急死了…】僕人捏捏我的耳朵,微笑。
  【都是因為多了妳,要照顧妳,才讓我把心思轉移,馬麻才撐得過來,呵~雖然最後還是要看醫生啦~啊~對了~馬麻跟把拔吵架,還是妳讓我們和好的呢!】僕人把我高高舉起,親了我額頭一下。
  【可可是我的救星喔!】她眼睛瞇成一條線。
  哪裡哪裡~彼此彼此~

  那晚,讓我對於身為貓的自己,感到一絲驕傲。

  【他們又出門了喔?】小黃喵講不聽,每次都從我後面冒出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僕人的笑

  【耶~已經十點了!可可~妳怎麼沒有叫馬麻起來餵妳呢?】僕人慌慌張張的從房間衝出。
  沒啦~今天周末嘛~讓妳多睡一點,我餓一下沒差啦~
  餓著肚皮的我強撐起笑,做作的喵了幾聲。
  知道僕人發生過那些事後,我決定對她好一點。
  【啊~】男寵從沙發上爬起,打了一個超長的哈欠,【咪啾啊~沒關係啦~妳先去刷牙,我來弄就好。】
  【你來弄?】僕人停下動作,懷疑的看著他。
  【嗯。】男寵看著我,僵硬的點點頭,【我一直這麼怕可可的話,妳也很為難吧?我想…為了妳,我應該要克服。】
  【你確定嗎?】僕人拿著飼料盆,猶豫著要不要遞給他。
  【OK啦~不過…不過就是貓嘛~】男寵聳聳肩,接過飼料盆,故意裝作蠻不在乎的樣子。
  但還是感覺得出來他在怕…
  【好…吧…】僕人遲疑的走向浴室,不放心的頻頻回望。
  男寵緊緊盯著我,小心翼翼的拿出飼料,倒出一整盆。
  喂~不用那麼多啦~你是要我撐死喔?
  男寵依然緊緊盯著我,遠遠的將飼料盆放下,然後趕緊閃到一邊去。
  喂喂~你不是要克服嗎?閃那麼遠幹麻?我皺皺眉頭,向他走近。
  男寵整個人貼在牆上,唉~
  我想…我該釋出點善意,雖然我是不想這麼做啦~但是僕人應該希望看到我們兩個能好好相處吧?身為貓的我,能幫她的,也只有這些了。
  我繼續接近,男寵死盯著我,腳趾都縮起來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相

  我軟軟地趴在地上,不是因為回程時又體驗了一次刺激的車頂攀附,而是在氣小黃喵。
  我為什麼要氣小黃喵呢?因為這隻小賊貓,在聽完了僕人和心理醫師的對談後,居然猜到了僕人曾經發生過的事,可恨的是,他死不告訴我!
  【妳自己想啦~】
  不論我怎麼哀求威脅,他都是這句話。
  你聽聽~有多賴皮!
  哼~自己想就自己想!
  我一直自認為是神喵天下第二聰明的(第一聰明是桃花喵),因為神喵天下簡直就是蠢蛋集中營,光看帶頭的老大就知道這個組織的素質了,但是~這樣冰雪聰明的我,居然會猜不出答案,我只能說,畢竟小黃喵是女人心,比較了解女人。
  【吼~我想不到啦~你快告訴我啦~】我的尾巴焦躁的擺動。
  【妳自己想啦~】可惡的小黃喵還裝出一副有口難言的樣子。
  【說一下又不會死~】我垂著鬍子。
  【妳就自己想嘛~】小黃喵就只會講這句。
  不久,僕人和男寵停好車上來。
  【可可~有沒有想我?】僕人一進門就把我抱起來說肉麻話。
  【想個屁勒~叫妳的男寵開車不要開這麼快,差點把我給甩出去勒~】我忿恨的回,雖然她聽不懂。
  【是喔~妳也想我喔~親一個~啾~】僕人完全曲解我的意思。
  男寵遠遠的繞過去,還是怕我。
  【咪啾啊~妳來~我們討論一些事情。】男寵坐上沙發,表情怪異的說。
  僕人又捉弄了我一番,才到他旁邊坐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偷聽

  次日早晨,僕人起了個早,幫我弄完貓砂貓食後,趴在客廳的沙發上打盹。
  【可喵可不喵,妳有想好計畫嗎?】小黃喵不安的問。
  【完全沒有。】我心虛的回。
  【……】
  【……】
  【呃…等一下應該是男寵會開車來…】我冒著汗,我完全沒有想到要計畫。
  【然後呢?】小黃喵臉色不善。
  【然後…我們找個機會,躲到車裡?】我更心虛了。
  【妳覺得,我們有可能躲到車裡,而不會被發現?】小黃喵一臉非常明顯的不相信我。
  【呃…有機會吧?】我心虛到爆。
  小黃喵從鼻孔哼氣,好討厭的感覺。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也愈來愈不安,終於,僕人的手機響了。
  【你到樓下囉?好~我馬上下去。】僕人稍微整理一下,拎起包包,轉過頭來對我說:【可可,妳要乖乖看家喔!】然後開門出去。
  我對小黃喵使了個眼色,等僕人門一關上,立即從窗戶躍下。
  樓下門口停了一台轎車,蠻高級的樣子,看來男寵混得還不錯嘛~
  【怎麼辦?我們要怎麼進去?】小黃喵著急的問我。
  【不瞞你說,你確實問倒我了…】我很不負責的回。
  【……】小黃喵已經不想說話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受不了

  沙發上,僕人看著電視,男寵在一旁玩著她的頭髮,一邊跟她聊天,兩個有說有笑的。

  靠…之前才吵成那樣,現在又跟沒事一樣…  

  【他們都已經和好了,妳怎麼還一副不開心的樣子啊?】小黃喵幽幽的從我後面冒出。
  【他們是和好了沒錯啦~可是我的僕人到底是怎樣得了精神病我還是不知道啊~想到這點我就開心不起來。】我垂著鬍子。
  【靠…旁邊站勒~妳就偷聽他們講話,多少可以探聽出一點頭緒。】粉嗆喵忽然從後面冒出來。
  【我現在不就在偷聽嗎?】自從那天他們集體告白後,我已經很習慣他們會突然從我家的任何一個角落冒出來這件事了。
  【偷聽這種被動的事怎麼會有用呢?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就應該主動一點。】白爛喵也冒出來。
  【說的倒很容易,我們講的話他們又聽不懂,怎麼主動?】對於白爛喵的突然出現我絲毫不訝異。
  【可喵可不喵小…小…那個小妞,其實這種事很容易的,既然我們是貓,就有貓的做法,我們可以在她孤單的時候多陪陪她,跟她撒嬌,說不定她就會把心事全告訴妳了。】白爛喵轉很大。
  【要我跟我的僕人撒嬌?】我想想,平常時我連抱都不太爽給她抱,她摸我摸太久我還會咬她,忽然間轉性會不會太奇怪?我面有難色。
  【何必為了這些俗事作賤自己呢?】這次換這個喵忽然冒出來。
  【你又有什麼高見?】白爛喵不屑。
  【沒啊~就不要去想就好了嘛~反正他們現在快快樂樂的,不是很好嗎?】這個喵聳聳肩。
  【哇勒操…操…草枝擺動的很有美感勒…】粉嗆喵差點爆出髒話,非常詭異極其拙劣的硬轉。
  【嗯~他們開心,我們就開心吧~】蠢喵也冒出來,還是一樣蠢,有沒有在想把自己變聰明的意思啊?
  【我不開心啊~】我翻著白眼。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是這麼的搶手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這麼搶手,真的!因為公會裡有隻人見人愛的桃花喵,理所當然的,我覺得大家愛的是她?我忌妒嗎?怎麼會呢~因為我也愛她,雖然我是隻母貓,但我從來沒有自覺,我擁有的仍然是顆男人心。
  而現在,居然有人愛上我了,而且還很多個,甚至為了我打起來,我必須再次強調,雖然我是隻母貓,但我的心畢竟是個男人,我不是同性戀,我沒有辦法接受啊~~

  四隻打群架的貓已經都累癱在地上。

  【死白爛!你不錯啊~看不出來你的拳還挺重的。】粉嗆喵躺在地上喘。
  【你也不賴呀~我以為你只會出一張嘴。】白爛喵回,一副惺惺相惜的感覺。哇勒~
  【好痛~我的尾巴扭到了~】蠢喵抱著尾巴忍著淚。
  【誰這麼沒品踢我蛋蛋?】這個喵怒。

  其實~有人為了我打架,這種感覺還挺爽的,不過我還是很憂愁,他們自顧自的打,根本沒考慮到我的心情嘛~我現在在為了我的僕人煩惱,你們打架能幫到我什麼呢?
  【唉~】我嘆了口氣,搖搖頭,走去陽台。
  【可喵可不喵~】小黃喵跟了上來。
  【嗯?】我眉頭糾結,看著夜空。
  【你還在為了主人的事煩惱喔?】小黃喵問。
  【不然勒~】事實上,身為一隻不愁吃穿的家貓,要煩惱的事還真的少的可憐。
  【人類的事就交給人類處理吧~畢竟我們再怎麼說也只是隻貓呀~】小黃喵試圖安慰我。
  【我也知道,其實我根本幫不上她什麼忙,不過重點是她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我想要知道,知道了以後,雖然可能還是幫不上什麼忙,但心底總不會這麼不舒服了。】我皺著眉說,貓的好奇心很重的,我是有想幫我的僕人啦~但重點其實是不知道真相,會讓我難過到死。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為我打架!

  我一直惦記著僕人說要看醫生的事,所以我最近密切的注意她,昨天晚上她回來時拎了個藥包,我湊近一看,居然是精神科的藥!

  【靠夭勒~原來妳主人腦袋有病啊~】粉嗆喵皺眉。
  【哇勒~你怎麼在我家?】我嚇到,最近是怎麼了,怎麼大家都喜歡跑來我家?
  【憂鬱症嗎?嗯?】白爛喵湊過來看。呃…為什麼他又來了。
  【憂鬱症?很可怕嗎?會不會死掉?】蠢喵很緊張的說。怎麼連他都在?
  【很難講喔~重度憂鬱會像植物人,反而中度憂鬱有可能會自殺喔~】這個喵說。
  【自殺!好可怕喔!】小黃喵顫抖的說。

  好好好~我數一數,1、2、3、4、5,很好~我家多了五隻貓。

  【各位~請問…你們通通跑來我家幹麻?】我臉色不善。
  【對啊~白爛!你來幹麻?】粉嗆喵很兇的對白爛喵嗆。
  【當淑女有煩惱時,紳士應該隨時在她身邊。】白爛喵面露微笑,朝我眨眨眼。
  【拎啊罵勒~你就是想虧咩嘛!】粉嗆喵站到他面前狠狠瞪他。
  【粉嗆喵先生,請問我是哪裡得罪你了?為何你總是針對我?】白爛喵也有點怒意了。唉唷~有好戲看了。
  【誰叫你這麼白爛,一進來就猛虧咩!】粉嗆喵繼續卯起來嗆。
  【身為一個紳士,追求淑女是很正常的事…】白爛喵在粉嗆喵的瞪視下有點小退縮。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謎團

  男寵輕輕拍著僕人的背,溫言安撫著僕人,他們坐上沙發,一一檢視桌上的東西,一件件的拿起,一件件說起他們以前的往事。

  僕人拿起巴黎鐵塔的小模型,淚中帶笑的說:【你看~這是我們去巴黎唯一帶回來的紀念品,那時候我們都好窮,光機票就幾乎花光所有的錢了。】
  男寵寵點點頭,拿起墨鏡,【妳每次出國都要戴這副大墨鏡,在室內也不拿掉,還被人誤認為是什麼大牌港星~】男寵呵呵的笑了。
  「噗哧」僕人也笑,笑的好開懷,他們抱著,一邊說著笑著,最後,開始感嘆起來。
  
  【我們以前明明這麼窮,卻還是努力的湊出一些錢,到處去跑、去玩,為什麼現在經濟比較寬裕了,卻反而很久沒在一起出去了呢?】僕人眼神空洞的看著手上的小墜飾。
  【對不起,是我太忙了。】男寵將僕人抱緊。
  【也不是,只是~好像再也沒那種心情了…】僕人的臉上,再度罩上一層哀傷。
  【這個周末,我們去白沙灣*,看看海,嗯?】男寵溫柔的說。
  僕人拿起桌上的海灘拖,嘆了口氣,搖搖頭,起身,走向陽台。
  【咪揪,妳不能一直這樣下去…】男寵跟了過去。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沒有辦法。】僕人哀傷的說。
  【會有辦法的,我們以後常常出去玩,像以前一樣,那些不愉快的事,很快就會淡忘掉的。】男寵握緊僕人的手。
  【忘不掉的…】僕人看著夜空,淡淡的說。
  男寵無語,只是再次擁抱僕人,【我們難道要一直這樣下去?】他說。
  僕人也無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好

  電視播著搞笑韓劇,小黃喵和這個喵都笑得東倒西歪,僕人卻面無表情冷靜的看著。
  【她這樣多久了?】白爛喵問。
  【唉~兩個禮拜有了…】我嘆了口氣。
  【這樣絕對不行唷~連看這麼好笑的喜劇都笑不出來,我看真的會得憂鬱症。】這個喵也湊了上來。
  【對呀對呀~】小黃喵附和著。
  【說說看當初她是怎麼跟她男朋友吵架的吧~】白爛喵說。
  雖然我不是很看好這群傢伙,但多些人幫我想,說不定還真的能想出什麼解決的辦法,於是我把來龍去脈解釋了個清楚。
  【嗯嗯~這麼說來,應該是房事不順吧?】白爛喵裝作很有深度的思考著。
  【唉唷~房事不順到鬧分手,也算是挺屌!】這個喵拍拍手,又在模仿周董。
  【好好的一對戀人,就這樣分手了,感覺好可惜唷~】小黃喵低頭。
  【哇勒~你又知道我的僕人的男寵很好了?】我始終對他有點偏見。
  【我感覺的嘛…】小黃低聲的說。

  僕人關掉電視,默默的拿起相冊。

  我們湊上去看,裡面全是她和男寵出遊所拍的合照。

  照片裡面的僕人笑得好開心,將男寵抱得好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爆了

  【情形就是這樣子…】桃花喵向老大報告完我們這趟失敗中的失敗。
  老大看向粉嗆喵,搖搖頭。
  【看三小啦~】粉嗆喵窘迫的嗆。
  【唉唉~難道人類都這麼蠢嗎?居然無法發現我們的神喵光環!】老大感慨的說。
  【老大,我覺得這是個詛咒!】這個喵說話了,難得有菜鳥主動發言。
  【此話怎講?】老大動動眉毛。
  【就跟我們神喵都一定有人飼養一樣,這是一個詛咒,也是一項定律,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人類永遠無法知道我們是神喵!】這個喵不知道從哪弄出一副黑色膠框眼鏡,靠!原來是在模仿柯南*啊~
  【嗯~我也覺得是這樣…】桃花喵點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這一切都這麼扯,什麼怪人都讓我們給碰上了。】粉嗆喵一副大夢初醒的模樣,真是好說服啊~
  【所以說,與其靠人類,不如靠我們神喵自己囉?】老大神情凝重。
  【看來我畢生想要破解的神喵之謎,果然非常不簡單,居然會有這麼多重重的阻礙,神喵們~我們要站起來,用力破解這個謎團!】老大奮力大吼,靠!我們本來就站著。
  【破解謎團!破解謎團!】不用說,又是蠢喵再跟著瞎High。
  【破!破!破!破!】活力喵用力頭轉,呃…又多一個白癡。
  【霍霍霍霍霍霍霍霍~霍家拳的套路~招式靈活~】這個喵自以為周董*的唱了起來。
  【破個屁勒~】粉嗆喵狠巴了這個喵和活力喵的頭,【人類靠不住是一定的,但靠我們自己勒?怎麼搞?】粉嗆喵提出癥結所在。
  【……】眾貓無語,連冰雪聰明的桃花喵都面有難色,唉~貓咪的智商實在太低了。
  【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小黃喵嘆了口氣。
  【唉~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能不能解開神喵之謎?】老大也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夭壽

  【我可以請問一下,他們兩個還活著嗎?】粉嗆喵額上掛上三條線。
  床上有一男一女兩具屍體,是的,我們正在案發現場…
  呃…沒有啦~我們正在這個喵的家,今天是假日,他的主人睡死了。
  【你確定他們是睡著了?】粉嗆喵很機車的在他們兩位身上跳來跳去,但他們卻一點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看~這樣他們都不會醒耶~】蠢喵非常低級的用尾巴掃著他們的臉。我要是用到這招,僕人一定馬上癢到打噴嚏,居然還有人有辦法在這種攻勢下繼續睡!
  【唉唉~】連續跑了兩家,遇到兩個莫名其妙的傢伙,現在又搞這齣,桃花喵嚴重的失落。
  【美麗的桃花喵小姐,妳感到沮喪嗎?讓我為你唱一首歌舒緩情緒好嗎?】白爛喵一抓到機會又要虧咩。
  【你要唱歌的話到這兩具屍體耳邊去唱,能把他們吵起來的話,我考慮1分鐘不嗆你。】粉嗆喵馬上釘,白爛喵咕噥一聲不敢說話了。
  【喂~這個喵~他們是你主人,你應該有辦法叫醒他們吧?】我轉頭向這個喵問。
  這個喵很綜藝掛的「耶嘿」一聲,【他們昨天晚上又把房門關起來了,依照我的經驗,沒睡到下午三、四點他們是不會起來的。】嗯~原來他在模仿吳忠憲。
  這個喵剛說完,他的女主人就翻了個身,然後誇張的打了個哈欠。

  醒了?

  【嗯~老公~】女主人給男主人深深一吻。
  【唔~】男主人朦朧的睜開眼。
  
  兩個都醒了!也太不給這個喵面子了吧~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啥?

  音響裡放著古典的交響樂,滿室瀰漫著淡淡的精油香,典雅的裝潢…
  【我操!白爛喵你的主人比我那整天只會喝酒的白爛主人有品味多了。】粉嗆喵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忌妒的說。
  是的,我們現在正在白爛喵家,要做什麼?當然是實行計畫啊~
  【我就是薰陶在這種環境下,才會這麼有氣質的。】白爛喵一臉非常欠打的說。
  【氣質?】粉嗆喵皺起眉,尾音上揚,【你有那種東西嗎?】喔~粉嗆喵嗆人的技術愈來愈高超了,居然用出了最令人討厭的問句,有進步有進步。
  【呵呵~】白爛喵尷尬的陪笑,他好可憐,一進來就被狂釘,不過這是他咎由自取。 
  稍微參觀了一下白爛喵的家,白爛喵帶領我們到他主人的畫室,他的主人正在畫畫,這應該是很有氣質的一幕,卻讓在場的所有貓都一起囧掉。

  一個自然捲到快變成爆炸頭,臉上留著極慓悍絡腮鬍,穿著應該曾經是白色卻快變成黃色的汗衫,和一件褪色到不知道原來是什麼顏色的四角褲的男人,踩著一雙室內拖鞋,踏著三七步,拿著畫筆在空白畫布前發呆。

  【請不要告訴我那是你的主人。】粉嗆喵很不客氣的說。
  【你知道的…藝術家嘛~總是比較不修邊幅一點。】白爛喵尷尬的說,靠!你還知道羞恥啊~
  【疑~】就在絡腮鬍大叔猛抖腳的同時,他也發現了我們,【達文西,你怎麼帶了一堆朋友來?】他抱起白爛喵。靠!原來他叫達文西啊~超不搭的。
  【等等~一群貓?這會不會是一種啟示?】絡腮鬍大叔戲劇性的將白爛喵丟在一旁,瞪大了眼誇張的看著我們。
  【貓貓貓貓貓~一堆貓~這代表了什麼呢?這…等等~我好像有靈感了…】絡腮鬍大叔猛碎碎念,神經質的拿起畫筆,在畫布上凌空比劃。
  【這樣…這樣…然後再這樣…對對對~就是這樣!】絡腮鬍大叔兩手一起抓起畫筆,沾了顏料後開始抓狂猛畫,口中還一直碎碎念,最後甚至嘴巴也含一隻筆一起畫,整個人超逗趣。
  【喂~白爛~他是得猴*喔?】粉嗆喵的眉頭皺成一團。
  【他常常這樣子…】白爛喵很無奈的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菜鳥們的第一次開會

  極度喜憨的才藝表演終於結束了,五位菜鳥正式加入,得到了一個比一個蠢的新名字,不過還是有人很開心啦~
  今天是五位菜鳥第一次參加開會,他們都抱著非常期待的心情,嘖~果然是菜…
  【好啦好啦~開會啦~】老大拍拍手,把大家叫過來。耶~不裝威嚴啦?看來他懶了。
  【開會知道吧?就是大家想個主題,然後拿出來討論討論,夠簡單吧~各位想個主題吧~】老大隨便的說,這老傢伙最近愈來愈懶散了。
  這個喵拍拍手,指向一邊,棉花糖喵縮成一團,白爛喵深情款款的看著桃花喵,活力喵在一旁頭轉,小黃喵則看著我傻笑。
  呃…你們這群菜鳥振作點呀~發表意見都不會嗎?
  【咳咳~老大,我想我們多了這麼多新血,應該可以再試看看之前的計畫。】桃花喵總是有很多想法。
  【計畫?什麼計畫?】老大茫然的問,真是老人痴呆,呃…不過我也忘了,什麼計畫?
  【就是讓人類知道我們是神喵的計畫啊~】桃花喵皺眉,皺眉的樣子也好可愛唷~
  【對呀~我就不相信所有的人類都這麼天兵,他媽的!現在又多了五隻菜鳥,五個家庭,我就不相信沒辦法讓人知道我們是神喵!】粉嗆喵很激動的說,看來他主人那次白爛的表現,給他的打擊很大。
  【是啊~而且這次我們有秘密武器…活力喵!】我信心十足的大叫。
  【我?】活力喵錯愕的定杆*。
  【沒有錯,就是你,誰看過貓會頭轉?光靠這項特技,就夠讓人知道我們是神喵啦~哇哈哈~】我得意的笑,好像會頭轉的其實是我。
  【活力喵萬歲!活力喵萬歲!】蠢喵很配合的High起來,搞得活力喵亂不好意思的。
  【先別高興得太早,活力喵,我問你,你主人知道你會頭轉這件事嗎?】桃花喵總是先天下之憂而憂。
  【他是瞎子耶~】活力喵很不好意思的說。
  【靠!這下可好,這家不用去了。】粉嗆喵靠很大。
  【沒關係啦~活力喵這麼強,隨便去一家表演一下就搞定啦~】我仍然保持著自信。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藝驗收(下)

  【下一位!】經過剛剛那令人震驚的表演後,老大終於對這班菜鳥另眼相看,表情不再這麼吉掰了。
  【唉唷~換我吧~】一隻黑貓拍拍手,然後指向一邊,跳出來說。
  【就你吧~】老大很期待的樣子。
  【大家好,我是舟董喵,屌喔!】黑喵摸摸鼻子。
  【慢著,名字是由我們來取,不是你可以決定的。】老大不悅。
  【接下來~我要帶給大家的是,頭文字A裡的插曲,「一路靠北」希望你們會喜歡,謝謝。】黑貓完全自顧自的講,講完就直接唱起來了。
  【我一路靠北~離開有你的…】黑貓嘴巴像含著滷蛋的唱著。
  【停停停!你要唱歌可以,歌詞裡面不可以有髒話。】老大打斷。
  【喔喔喔~沒關係,我另有準備。】黑貓迅速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副墨鏡戴上。
  【大家好,我是喵煌奇,為大家獻唱我的成名曲。】黑貓自信滿滿。啊~我終於看懂了,原來他是在表演模仿秀啊~
  【你是我屁眼~帶我領略腸胃的變換~你是我屁眼~帶我穿越肛門的高潮~你是我屁眼~帶我放出浩瀚的屎海~因為你是我屁眼~讓我感覺~這世界屎在我眼前~】黑貓慷慨激昂的唱著。
  
  眾貓無語…

  無語…

  無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才藝驗收(上)

  次日,總壇。
  【可喵可不喵妳很過份耶~昨天就這樣跑去睡,害我一個人想了一整晚。】小黃在我耳邊很娘的抱怨,沒辦法~誰叫他其實是個女的。
  【唉唷~就跟你說很簡單啦~不用瞎操心,到時候想到什麼就表演什麼,最多被笑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啦~哈哈~】我老氣橫秋的說,哈哈~我現在也是元老耶~
  【咳咳~肅靜…】老大不可一世的坐在樓梯上,又在裝模作樣了。
  【威~武~】蠢喵在旁邊瞎搞,五隻菜鳥立刻跑到樓梯前去立正站好。
  【經過一天的時間準備,相信你們應該都已經準備好才藝了吧?】老大倨傲的說。
  【好了!】【OK的啦~】【剛好而已。】【……】台下的反應很錯亂。
  【很好很好~那我現在就要開始驗收了,這次的才藝表演將決定你的神喵天下的名字,這可是非常重要的喔~你們要好好盡力,我和眾元老都是評審,不過最後決定名字的還是我啦~】老大說完,掃視了眾菜鳥,瞇了瞇眼,將那隻黑白相間,也就是昨天亂念那些五四三,自以為情聖的白爛先挑出來。
  黑白貓大方的走出,一臉很有自信的樣子,【老大好,各位評審好,我將要帶來一段高水準的演出,這段演出,將獻給一位高貴的女士。】他噁心做作的說出這段話,然後向桃花喵眨眨眼。我感覺粉嗆喵已經怒氣勃發了起來(我也是)。
  【妳的眼睛,是水藍色的海洋,浩瀚無邊,綺麗非常。在妳眼中,我是一片孤帆,找不到靠岸的港…】黑白喵深情款款的唸著不知道是詩還是啥小東西。
  【卡卡卡卡!】粉嗆喵暴怒打斷。
  【表演暫時停止,評審粉嗆喵老師有話有說。】老大開始模仿比賽節目的主持人。
  【你是在念啥小?】粉嗆喵保持他的一貫風格,開口就是嗆。
  【這…這是一首新…新詩…】黑白貓被粉嗆喵的氣勢嚇到了,說話結結巴巴。
  【這是神聖的才藝驗收時間,不是拿來給你虧咩的…】粉嗆喵眼神犀利,【對吧~老大~】什麼?粉嗆喵好心機,居然還搬老大出來!
  【嗯嗯~這樣的行為,的確是不太適宜…】老大一聽到「神聖」兩個字,就被牽著鼻子走了,這個愛好虛名的傢伙。
  黑白喵很無助的看著桃花喵,桃花喵朝他一笑,可是完全沒有要幫助他的意思,也是啦~這個登徒子。
  【這個才藝零分,你還有加分題嗎?】老大看他可憐,想放他一條生路。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是天涯淪落貓

  【怎麼辦?明天的才藝表演要怎麼辦?】小黃在我身旁不斷繞來繞去,吵得我好煩。
  小黃,新來的菜鳥之一,一隻黃色虎斑貓,由於老大還沒取名字,他又死都不肯講他本來的名字,所以我只好叫他小黃。
  小黃跟我有同病相憐之處,所以我們相當談得來,是什麼樣的同病相憐呢?那就是~他是一隻公貓,但他的心卻是個女人,沒錯,剛好跟我相反。
  真是造化弄貓,為什麼就我們兩個這麼衰?其他的貓都沒有這種情形,同是天涯淪落貓,因此我們的友情迅速燃燒,不到一天的時間,他就黏我黏得緊緊,甚至黏到了我家。
  【呃…你不用回家嗎?】我被黏得有點煩,雖然他人不錯啦~
  【不用啊~我主人讓我很自由。】小黃眨著眼睛。靠!你是隻公貓啊~
  這時僕人把飼料端上來了,看到多了一隻貓,也沒多說什麼,自動加飼料,加完之後就飄走了。
  唉~僕人最近都這樣子,自從跟男寵大吵一架後,就整天跟遊魂似的飄來飄去的,以前至少看電視會哭會笑,現在看電視完全像一根木頭一樣,而男寵後來就沒再來過了,倒是艾巴和嚕嚕有來安慰過她,不過好像沒什麼用。
  【妳的主人怎麼了啊?】小黃好奇的問。
  【是僕人。】我更正。
  【喔喔~妳的僕人怎麼了啊?】小黃重新再問。
  【失戀啊~】我無奈的說。
  【原來是這樣啊~我可以體會…】小黃淡淡的說。
  【啊~你可以體會?】我驚,想不到你已經歷盡滄桑啊~
  【嗯嗯~我之前暗戀過一個男生,可是被他知道後他就討厭我了。】小黃哀然的說。廢話!因為你也是公的啊~
  【妳的僕人真的好可憐,妳沒有請神喵天下來幫忙嗎?】小黃眨著眼問。
  【好像有吧?我忘記了~】我搔搔頭。
  【那我們找個機會,再跟大家說吧~現在先來煩惱我的才藝。】小黃笑嘻嘻的說。喂~那是你的事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新成員

  【啊~我最近想到一件事。】桃花喵忽然說,打斷了我原本快要想到的思緒。
  【喔~說說看吧~】老大懶洋洋的說。他又想睡了,這隻豬。
  【我們不是一直都在尋找其他神喵嗎?可是卻一直沒什麼進展,我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都是家貓耶~】桃花喵眼睛發亮。
  【是啊~老大和蠢喵也曾經都是家貓,不過那又怎樣?】粉嗆喵不屑。
  【我們以往都是到處亂逛,漫無目的的找,卻從來沒有進入別人的房子裡去找,你想想看,我們這些神喵都是有人養的,會不會所有的神喵都是有人養的,所以我們在外面找才幾乎都找不到呢?】桃花喵興奮的說。
  【耶~很有道理耶~】我附和的說,桃花喵開心的朝我笑了笑,啊~心醉了~
  【非常有建設性,不過要潛到別人家裡,難度很高啊~】老大看看自己的一身肥肉。
  【靠!也沒有人指望你啦~這種事還是交給輕盈的我們吧~不過就是鑽個窗戶跳個陽台,甘單啦*~】粉嗆喵嘲弄的說。
  【好!既然你們都這麼有幹勁,那今後我們的目標就從室外改至室內,務必要把所有的神喵通通集合起來!】老大登高大吼。
  【神喵天下萬歲!】蠢喵極蠢的附和著。
  【萬歲!】粉嗆喵的智商也沒多高。

  唉~所以說,公貓比較笨嗎?

  將搜索範圍遷至室內後,難度當然高了很多,現在的人大家都住很近,可是門都關得緊緊,圍牆一座比一座高,窗戶上還都裝鐵杆,好在我們身材瘦小,身手又矯捷,侵入一般的公寓還算是小事一樁。

  蠢喵在我面前從欄杆上狠狠摔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壇不見了

  真是太沒義氣了,明明說好要幫我探查僕人到底隱瞞了什麼事的,結果大家居然拋下我自顧的走了,害我一個人在家面對狂哭的僕人皮皮挫*,可惡!今天我一定要好好質問他們,看他們怎麼面對我!
  大踏著步,我怒氣沖沖來到總壇,總壇…呃…總壇勒?是這裡沒錯啊~啊總壇怎麼不見了?
  神喵天下的總壇,聽起來好像很屌,實際上只是一座廢棄的鐵皮屋,如今,卻憑空消失了,原本應該有鐵皮屋的地方,現在只剩下一片空地。
  我整個傻掉,沒錯啊~真的是這裡,我沒有卡到陰,那鐵皮屋勒~我們的總壇勒?
  我整隻貓慌了,開始到處亂翻亂找,想把原本的鐵皮屋從空地裡挖出來,然後我又不停大叫著老大和蠢喵,他們沒有家,一直是住在這裡的,如今鐵皮屋消失了,他們又到哪裡去了呢?
  【老大!蠢喵!你們在哪啊?快點出來呀~】我急得快哭了,在原地亂轉亂叫,卻始終沒有回應。
  完了~老大跟蠢喵跟著鐵皮屋一起消失了,他們一定是被外星人綁架了,我們這麼特別,明明是貓卻有人的心,一定是因為這樣才被外星人看上了,他們現在大概正在被解剖吧~外星人一定會為了查出我們為什麼是神喵而用盡各種手段的,這樣也好,神喵之謎終於要解開了,能夠因為自己的犧牲而解開神喵之謎,想必老大和蠢喵在黃泉之下也會含笑的。
  這個時候我已經自己斷言老大和蠢喵已經捐軀了,不禁感傷落淚,清澈的淚水緩緩滑落我毛絨絨的臉頰,滴落~在地上濺起哀傷的水花…蠢喵、老大,你們就好好走吧~

  【耶~可喵可不喵妳幹嘛哭呀?】老大的聲音從我身旁響起,嚇得我整隻跳起來。
  【靠夭*~啊你不是掛了?】我驚慌失措的問。
  【我掛了?誰跟妳說的?我活得好好的啊~】老大無辜的說。
  【啊你和蠢喵不是被外星人抓走了嗎?連鐵皮屋一起?】我完全相信自己的幻想。
  【妳是看到鬼唷~我們哪有被外星人抓走,鐵皮屋是因為違建,昨天傍晚被拆掉了,我和蠢喵昨天晚上回來看到鐵皮屋被拆了,只好跑去粉嗆喵那邊去住,關外星人啥事啊?】老大怒。
  【耶~原來是這樣子的喔~哈哈~】我白癡的笑。
  【真是…好啦~快走吧~大夥都在粉嗆喵那,我們快去跟大家會合吧~】老大皺了皺眉。

  跟大家會合後,我們首先討論的議題是今後的總壇要設在哪,而我的問題暫時被擺在一邊,因為那畢竟只是我私人的問題,而總壇的問題則是關乎整個神喵天下,而且也關乎老大和蠢喵的住所。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吵架

  晚餐時間,僕人和男寵在餐桌吃飯,一群貓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盯著,讓男寵好不自在。
  【嗯~那個~咪啾啊~妳現在晚上睡覺還會作噩夢嗎?】男寵尷尬的想找話題。
  噩夢?對耶~僕人好像一直都睡不安穩,原來是在作噩夢,為什麼會常常作噩夢呢?看來這是個關鍵的疑點。
  【還是會啊…】僕人淡淡的說,似乎不太想談這件事。
  【那…還是讓我陪妳睡吧~我不碰妳,可以吧?】男寵試探的說。
  【睡在旁邊,不管怎樣還是會碰到啊~】僕人無奈的說。
  【啊呀~我不是那種碰嘛~只是睡在旁邊而已…】男寵著急的說。
  【誰知道你會不會亂來…】僕人打斷。
  【我會乖乖的啦~我保證!】男寵咒爪*。
  【問題就不是在這裡啊~是你碰到我…我就會…】僕人忽然激動的哭了。
  【好好好~算了算了~唉…妳別哭嘛~】男寵無奈的安慰,最後兩個連飯也吃不下了。

  晚飯過後的小組會議。

  【蠢喵~你有什麼看法?】老大用爪子剔牙。
  【挖殺攏無*~】蠢喵的眉頭糾結。
  【算了~我根本不該問你,粉嗆喵,你說。】老大迅速放棄。
  【幹!我也搞不懂那個女的在哭啥小?】粉嗆喵罵道。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