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1《殺手也想談戀愛》

 

「冷靜點,妳控制住局面了。」

我緩緩抬起雙手,試圖安撫。

常常拿槍指著別人的我,當然也不是第一次被人拿槍指著,但被人拿槍指著,自己的手上卻沒有槍,這倒是第一次。

目標保持著優雅的笑容,絲毫沒有因為我的話而平靜下來,因為她本來就很冷靜,緊張的是我。

被出賣了?這是一個局?

這是我腦中產生第一個想法,畢竟對方連我的稱號都叫得出來,可見得她完全知道要來殺她的是誰。

我總算明白為什麼委託人會要求用這麼爛的潛入的方式,並在門口就任性的要求我配合交出槍,因為這根本就是他設下的圈套!

當然也有可能只是消息走漏,但我想可能性極低。

今天,我大概就要死在這裡了,能被一個美女槍殺,也算很幸福,不過就算要死,我也要當個明白鬼。

「請容許我做一個傳簡訊的動作,不用緊張,對妳沒有任何威脅的。」

我像是個談判專家在安撫情緒失控的爆徒,但真正緊張的要死其實是我。

「請便。」

目標甜甜一笑,態度從容。

「謝謝。」

很有禮貌的道謝後,我迅速向委託人發出簡訊。

「我現在見到目標了,但她知道我是殺手並且拿槍指著我,可以向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形嗎?」

詭異的事發生了,就在我發出簡訊的同時,目標身後桌上的手機振動了一下,目標優雅的拿起手機,悠閒的按了起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殺手也要懂評論美食》

 

「接下來你會遇到一位穿著正式表情嚴肅的男子,他是目標的助理,負責過濾所有要與目標見面的人員,他對推銷員非常不友善,你要小心了。」

通過低能的強制凌波舞機關後我繼續前進,手機傳來委託人的告誡。

那位所謂的「助理」果然長得就是一臉的不友善,狹小的走廊擺著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他面無表情的示意我坐下。

「李先生?」

「是。」

「我的老闆工作很繁忙的,一般來說是不會接見你這種低等的推銷員,只是他最近心血來潮,對健康食品很有興趣,所以你才有機會進到這裡,但……能不能見到他,還是要看我的決定。」

這位助理看起來非常難搞啊~是對推銷員有什麼偏見嗎?難道是曾經被推銷員拐過買了一堆無用商品後被老婆痛罵,因而仇恨起推銷員嗎?

我微笑點點頭。

「那……向我推銷你的產品吧!讓我感到滿意,你才能繼續往前走。」

身為一個殺手,除了要具備各種專業知識外,當然也要學習應付各種狀況,為了扮演好推銷員這個角色,我早就事先練習過如何推銷了,當然所謂的「健康食品」也是早就準備好了,可別小看殺手了啊!

我表現出充滿自信的表情,不急不徐的從手提袋中掏出產品。

是一盒便當。

但……不是普通的便當。

我深吸一口氣。

「乍看之下這是一盒普通的便當,但事實上這是一盒又健康又富含哲學性的便當!」

對方完全傻眼。

「我……我不懂,健康可以理解,但區區一盒便當是要如何富含哲學性呢?」

推銷的藝術在於讓對方感到興趣,感到你的產品深具獨創性,至於產品本身好不好,你講的話到底有沒有合乎邏輯都是其次。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9《殺手也會被諮詢》

 

還記得我的初衷是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但我覺得我現在的生活愈來愈複雜痛苦了。

 

這次的目標是某知名大企業的董事長,在委託人的要求下,我將喬裝成健康食品的推銷員潛入將他暗殺!

具委託人所言,要見到目標需要通過層層關卡,不過他都替我打點好了,要我放心。

怎麼可能會放心?繼上次那委託之後,我可不認為這次的委託能夠簡單順利,不過只要我手上有槍,怎樣的難關相信都能度過的!

「嗶嗶!」金屬探測器在劃過我的公事包時響起,門口警衛用一臉「你知道該怎麼做」的表情看著我。

公事包裡,當然是我的槍。

不是說打點好了嗎?

「我被擋在門外了。」

我急傳簡訊給委託人。

「為什麼?」

「因為我的槍。」

「留下槍就可以進去了。」

「什麼!?」

「囉唆啊!你是那種慣用的橡皮擦被借走就會焦慮的坐立不安的小學生嗎?」

這是什麼貼切的形容啊?

「可是沒有槍,我要怎麼殺人?」

「那是你的問題!」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8《殺手被指名委託是種榮幸》

 

人要是心存歹念,就會接二連三的遇到衰事。

在那之後我們三人便在吧台上討論到底誰是嫌疑犯,並開始擬定惡劣的報復手段,正當我們聊得興高采烈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現了。

最火熱的殺手經紀之一,野薔薇,穿著一襲豔紫高衩低胸露背禮服,搖曳生姿的走了進來。

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克莉斯汀?原來妳有暴露癖好的嗎?」

她首先注意到克莉斯汀。

這是當然,一個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小丁的女孩子,實在很難不讓人去注意。

我還真佩服她有辦法這麼無所謂的就跟我們聊上了好幾個小時。

「今天剛好發作,謝謝。」

克莉斯汀翻了翻白眼。

「嗯哼~」

薔薇姐意料之內的敷衍,然後她將視線移動到我身上。

「活屍……對吧?」

為什麼要用這麼不確定的語氣?這麼不熟自己旗下的藝人嗎?不對!是殺手!

「是的。」

我站了起來以示尊重。

「我今天是特地來找你的。」

「請問有什麼事嗎?先聲明,克莉斯汀變成這樣跟我無關。」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殺手都具備闖空門的基本技能》

 

我現在正在克莉斯汀的衣櫃裡,而全責先生,則大喇喇的坐在克莉斯汀的床上。

入侵民宅是我的專長,不!應該說是殺手的必備技能,而我們兩個為什麼會潛伏在這裡,相信聰明的你已經猜到了。

大門開啟的聲音響起,接著是關門聲、腳步聲,最後終於是開啟房門聲,房間的燈亮起,我彷彿聽見克莉斯汀倒吸一口涼氣。

任何人回到安心的家,進到房間後卻發現一個陌生的男人坐在自己床上,肯定都會嚇到驚慌失措的吧?就算那個男的帥得像是李奧納多也一樣,何況全責先生根本不帥。

是說這個場景讓我想起我在辦事的時候也常幹這種事,隨隨便便出現在人家家中擅自等人回家什麼的,等到無聊時還會開電視來看、喝冰箱裡的飲料或是躺在床上小睡一下之類的,真的是非常缺德。

從衣櫃的門縫看去只能看見全責先生,無法看見克莉斯汀,全責先生正瞇著一雙眼,一臉的霸氣。雖然我知道那一定是因為忽然開了燈眼睛一時無法適應才瞇起眼的,但真的感覺像在瞪人。

 

「『終點情人』克莉斯汀小姐,對吧?」

全責先生站了起來,眼皮逐漸撐起,看來是慢慢適應光線了。

「你……你是誰啊?」

克莉斯汀嬌嗲的聲音語帶驚慌。

「我是……復仇的使者!」

「蛤?」

這自稱也太中二了……

「妳還記得在今年的九月五日,妳對一具活屍……不是……是對一位稱號叫『活屍』的殺手做了什麼事嗎?」

「抱歉,我沒有戀屍癖!」

答非所問啊小姐!

「讓我來幫妳想起吧……妳在那天因為得不到活屍先生的肉體,由愛生恨將他用昏迷藥劑迷昏,然後帶到『殺手睡不著』酒吧內,脫光他的衣服並倒吊起來,還在他的身上塗鴉和滴蠟油羞辱,是不是有這麼一回事呢?」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6《殺手有個人事務所》

 

「呃……你好,我和全責先生有約。」

「老闆正在和客戶面談,請你稍待,麻煩在這裡簽個名。」

「好的。」

是的,我現在人在全責先生的個人事務所,先前提到過的,雖然我也覺得一個殺手做到有個人事務所真的很扯,不過這也顯現了他有多大牌。

聽說木偶人也有個人事務所,但我卻來沒去過,看來我跟他果然不熟。

在櫃台簽下名字後,櫃台小姐領我進去,來到了會客廳,馬上就見到那段標語,就寫在牆壁上,「納命來啊啊啊」這幾個字還特別大,看起來格外怵目驚心。

會客廳並不大,我在一旁的等候區坐下,可以清楚的看見全責先生和他的委託人,他們正在我眼前上演電影才會出現情節。

 

「所以……這些就是你和那傢伙結仇的經過?」

看來我趕上結局了,全責正一臉嚴肅的看著委託人,那同仇敵愾的眼神真的很有戲,而委託人呢?他跪在地上一臉悲憤,看來也是演技派的。

「是的……一切就拜託您了……」

喂喂~這傢伙居然磕頭了……

「請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委託人超悲憤的大吼!

如果是電影的話,這一幕肯定相當有震撼力,但很遺憾的這是現實,的確也很有震撼力啦~不過也讓我多了「我好像不應該待在這裡」的感覺。

為什麼旁邊的櫃台小姐可以這麼淡定?不會難為情嗎?這種橋段很常上演?已經麻痺了嗎?

「王先生,你放心吧!」

全責先生眼中含淚的將委託人扶起。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5《殺手也負責仇殺的業務》

 

「你上次帶的那個新人,叫什麼來著?Pass?他真是不得了啊~才做完第一件任務,馬上就有人指明要委託他。」

半夜十二點,「殺手睡不著」裡,半醉的我正和酒保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

這間酒吧不只老闆是殺手,就連酒保也都是殺手,像這位正在跟我聊天的也是。

殺手「墨菲」,這個稱號我相信是因為他長得很像一個黑人演員艾迪墨菲,只差他不是黑人。

墨菲是位「毒殺殺手」,專門在目標的飲料裡下毒,我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人可以擔任酒保?

「那個Pass啊~殺人技術是不錯,至於藝術的部份,我真的是無法理解。」

我是真的無法理解,把目標的屍體用龜甲縛綁起來,再用他的血在地上畫上一些詭異的符號,最後擠弄目標的臉讓他做出彷彿成仙得道的表情,這樣到底算是什麼藝術?如果龜甲縛的是位美女,我倒可以稍微欣賞一點。

不過就結果而言,他確實是成功了,那奇葩的「死後佈置」引起媒體的高度關注,讓他在殺手圈瞬間爆紅,而根本沒多少人知道,那次任務是我和他一起做的。

喂!頭上那槍還是我開的,繩子也是我帶的,算上我一份啊!

「我也沒辦法理解,但真的很有特色,你呢?不是聽說你正在想辦法建立自己的風格嗎?」

墨菲幫我把酒倒滿。

「呃……我覺得這種事是講天份的,我還是一步一步來吧!」

我尷尬的接過酒,為什麼每個人都超關心的我啊?我還不夠低調嗎?

「是你太不積極了吧?不如我幫你介紹個人吧?論個人風格他在殺手界可是獨一無二的喔!」

「喔~是喔!」

在殺手界有塑造出個人風格的哪個不是獨一無二啊?難道還能一樣的?那殺完之後要算誰的?根本無法辨識嘛!

「就是坐在你左後方那位。」

我往我的左後方看去。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4《殺手都很有藝術細胞》

 

「前輩你……」

見我終於開槍掛了目標,Pass一臉落寞。

「……打算放棄了嗎?」

「不……我只是覺得,不一定要執著於『殺法』上。」

「喔喔!原來如此!」

這小子超興奮的是怎麼回事?好像他才是要建立風格一樣。

「很多殺手都是這樣建立風格的吧?把人殺死後再做些多餘的事,這樣風險也比較小而且方便多了對吧?」

「是啊前輩!關於這類風格我把它歸類於『死後佈置』,如果是關於這一塊,我倒是略有研究。」

Pass露出了專業自信的笑容。

為什麼會研究這一塊啊?這小子未免也太積極了吧?

「關於這個『死後佈置』有好幾種形式,其中最常見的是『射後不理式』,也就是最老套的將某種具有象徵意義的遺留在現場,好讓大家知道是誰幹的,這種方法非常簡單也不用花太多的心思,是老派殺手最常見的作法。」

還分門別類了起來,這小子還真不是普通的專業。

「就是留下拼圖或是撲克牌讓警察蒐集的要死的那種惡劣行徑吧?這種不負責的作法最讓人討厭了……」

「是啊~前輩,這種過時的手法相信你也……」

「……好的!讓我們來看看我們身上有什麼東西可以留下的?」

我打斷Pass恬不知恥的開始掏起口袋。

對不起Pass!我知道這種作法已經過時了,但如果可以這麼簡單就建立起自己風格的話,我還是很樂意的!

Pass一邊用鄙夷的眼光看著我,一邊默默的也掏起口袋,真的是非常配合,只不過我們兩個大男人掏了老半天掏出來的只有……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殺手也需要提攜後輩》

 

「呃……前輩,我姑且確認一下,你應該不是要做什麼變態的事吧?」

新人殺手Pass看著那被五花大綁的目標,一臉有點惶恐的看著我。

稍微講解一下現在的情形吧!如你所見,我們兩位渾身血跡班班,很明顯就是剛

幹了一票。

這次的委託是幹掉某個幫會的一整個堂,一個人要執行這個任務風險太大,剛好

這邊又有新人加入,所以就由我和新人Pass搭檔。

作為一個新人Pass的槍法挺好的,聽說在培訓的時候他的成績就相當優秀,看來的確如此,任務進行的相當順利,小弟都被我們殺光了,只剩下堂主,就在我正要下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日前薔薇姐的關切。

是的,當然就是那該死的「建立殺手的個人風格」!

嘍囉們無關緊要,但堂主是這次委託的主要目標,要建立風格什麼的,當然必須在他身上了,於是我將他綁了起來,開車帶他來到這間荒郊野外的廢屋裡,準備好好發揮創意,不過……我還沒想到什麼好點子。

 

「當然不是要做什麼變態的事,我只是想這傢伙好歹是個堂主,是不是應該給他一些特別待遇呢?」

「喔~是這樣的嗎?」

Pass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我,然後像是忽然發現什麼了一樣的「啊」了一聲。

「前輩……你就是『活屍』先生吧?」

「是的,剛見面的時候我不就已經自我介紹過了嗎?」

真是的,難道我真的這麼影薄嗎?都已經出生入死了一回居然還不知道我是誰?我可是有好好的記住你啊!你這個一點都不怕死的Pass

不過,這樣忽然認出來的展開是?為什麼我心底會隱隱產生一種虛榮感?我很有名?不知不覺中我已經成為一位能讓後輩景仰的前輩了嗎?

「沒錯吧?你就是薔薇姐準備要力捧的活屍先生!」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殺手對同行都很友善》

 

「把手舉起來。」

對方理所當然的說出意料之中的台詞。

我只好很丟臉的把披薩高高舉起。

「慢慢的轉過身,進去。」

對方依舊講著毫無新意的台詞,而我也只好滑稽的舉著披薩緩緩轉身,走進屋內。

我微微側頭,用眼角餘光看向他,只要他有一個鬆懈,我就要立刻反擊,可惜他精明的很,視線始終沒有離開過我,看著我走到客廳中央,跟著走了進來,用腳輕輕將門帶上。

看來,是沒有反擊的機會。

我心中飛快的想著,究竟是哪裡出了錯,才會導致現在這樣難堪的局面?

為什麼一個殺平民老百姓的簡單任務,會有另外一個殺手來攪局?

難道這次任務的目標其實並不簡單,是目標得知了將被暗殺,而僱用了殺手要來殺掉準備殺他的殺手?

又或者是…

 

「你…是殺手吧?」

對方將我的槍搜出後拋在桌上。

我輕輕點點頭。

從我的身手和反應,不難判斷出我的身份,而進到屋子裡來,看到那被綁在椅子上的女主人後,就更容易推斷了。

「我也是。」

從他的語氣中,我知道,他跟我想的一樣。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殺手也有做外送服務》

 

她躺在我的大腿上,任由我的手撫摸著她金色亮麗的毛髮,她慢慢的轉過頭來,大眼望著我,看不出來是何種心思。

「妳在想什麼?妳現在是什麼感覺?我好想把妳的小腦袋瓜敲開…」

我愛憐的撫摸著她小小頭顱,十分變態地說。

而她回應我一聲「喵」。

喵?

是的,她是一隻貓。

關於我為什麼會坐在沙發上撫摸著一隻貓,而旁邊還有一位被綁在椅子上的女人,我想我有必要解釋一下。

很顯然的,這不是我的家,不是我的沙發,因為我根本沒養貓,所以就只有一個可能了。

我是在別人的家裡,坐在別人的沙發上摸著別人家養的貓。

對映那被綁在椅子上的女人,應該不難推測出她才是這個家的主人,而是我就是那個非法入侵的不速之客。

我是位殺手,殺手出現在陌生人的家,那當然只有為了那件事。

 

在演出了「實況殺手」阿咪亞那慘無人道的直播節目後我身心俱疲,極度需要精神調劑,於是我接下了一張簡單的單子,然後用我最拿手的方法,無恥的入侵到人家家裡,擅自等人回家的卑鄙殺法。

不過這次出了點小紕漏,我沒料到目標的老婆在家,於是演變成現在這個情況。

若非必要,除了目標以外的人我是不殺的,畢竟多宰幾個人也不會加錢,沒有必要這麼勤勞,為了不讓她有機會妨礙到我,我只有暫時委屈她一下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可愛的貓咪趴在我的腿上,瞇起眼睡著了,依照我的估算,目標隨時會回來,雖然很不想破壞這片刻的寧靜,但只要目標一回來,我恐怕還是得在他的老婆和貓咪面前宰了他。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殺手也講求節目效果》

 

背負著眾人的期待,實況殺手堂堂登場。

我絕對不會承認我因為知道了正被注目著,而開始刻意的擺帥,我的動作一直都是這麼優雅俐落的。

「喔喔!活屍先生看起來好專業啊!」

「簡直就像是電影裡走出來的殺手哇!」

「活屍先生好帥啊!」

耳機傳來三位幸運觀眾的讚美,讓我不禁有那麼一點點的得意。

「噹!現在我們已經到了目標的住所啦~我們可以看到有兩位長得好凶的人在看門唷~」

實況主人阿咪亞非常盡責的講解現場的狀況。

身為實況台主她可能真的很盡責,但身為殺手恐怕就有點白目了。

她居然大喇喇的拎著槍,就這樣直接走到那兩位看門的首位面前!

可能是因為阿咪亞很可愛看起來沒什麼威脅吧?那兩位守衛顯然不覺得她手上的是真槍,訕笑的看著她,直到槍口抵在其中一人的鼻子上。

那個白痴的笑容就是他最後的表情了。

「咻~噹!」

摳動扳機,阿咪亞裝可愛的自己配音。

守衛A的鼻子變成了一個血洞,緩緩倒下。

巨大的槍聲明顯引起屋子裡的騷動,當然更加騷動的是站在一旁的守衛B,他的表情已經從白痴的笑轉變成白痴的驚恐,不過他豐富的表情變化也就到此為此了,阿咪亞迅速的「咻~噹!」緊接著爆了他的頭。

 

一般來說,殺手殺人,都會盡量保持低調,以不驚動到其他人為原則,尤其當目標是複數時,驚動的人愈少,自己當然相對的愈安全。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殺手也玩實況》

 

在這個什麼事都有可能賺到錢的年代,玩遊戲實況一直是讓我覺得最詭異的一種。

一樣是工作,為什麼有人就得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有人卻可以在溫暖舒適的家裡玩著遊戲,還能賺進大把鈔票?

我對這點感到極度的心理不平衡,於是花了一點時間去研究一下。

本來我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一堆人要看別人玩遊戲?遊戲不是自己下去玩才有樂趣嗎?看別人玩有什麼意思呢?但親身跟過幾次遊戲實況之後,我總算是了解了。

其實遊戲實況就像是一種節目,綜藝節目不常常都是看人坐在那裡聊天,或者玩遊戲嗎?

競技類的遊戲實況,也可以把它想成是在看運動比賽,棒球、籃球什麼的,既然都可以接受坐在電視機前看別人打球打得渾身是汗,自己卻舒服的坐著吃著零食和可樂,不但沒有運動到甚至還無恥的增加著自己的體重,那麼坐在電腦前看別人在遊戲中對戰也沒什麼了,何況你還能現場即時打字評論,有時候台主還會跟你互動,比起來還更有參與感。

 

你一定很好奇為什麼我忽然要提到遊戲實況?這當然不是隨便發發牢騷,而是跟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有關聯……

除了遊戲,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實況,不管你在做什麼事,只要你想分享給大家,連上網路就可以讓網友一起參與。

當然,殺人也可以。

「實況殺手」阿咪亞。

正確的全名是「雪花☆阿咪亞☆喵喵」。

請不要問我開頭的「雪花」和結尾的「喵喵」和那兩個星星代表著什麼,因為我也不清楚。

她是我這次任務的搭檔。

 

雖然殺手的任務幾乎都是一人作業,但當目標是複數時,為了確保安全和任務能夠確實成功,我們會找其他殺手一起出任務,通常是找比較熟的。

這並不代表我和阿咪亞很熟,事實上這次是她揪我的,當然,又是因為八卦版的那篇文章。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殺手大牌背後會有贊助商》

 

「那麼,你就是最近一直騷擾人的活屍先生?」

在我眼前翹著一雙美腿坐著,穿著一身低胸露背開高衩誇張大紅禮服的美豔熟女,就是我傳說中的經紀人「野薔薇」,這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雖說是我的經紀人,但平常我們都用手機聯絡,薔薇姐手底下的殺手至少有兩百多人,不可能每次委託任務都親自見面,連合約什麼的都是用寄的,有的殺手幹了兩三年了都還沒見過她本人,所以我這剛幹了一年的才第一次見到她也並不奇怪。

「沒有騷擾,我只是在跟同行做正常的交流。」

我一臉嚴肅,在薔薇姐這樣的大人物面前,我難免要正經一點。

「嗯哼~」

薔薇姐用鼻孔哼氣,完全在敷衍我的回答,然後她拿起一張……應該是我的資料觀看。

「喔~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最近完成了一筆奧單,大賺了一筆的活屍嘛!」

薔薇姐像是忽然想起一樣。

我的存在感有這麼薄弱嗎?原來還是看到這段才想起我是誰的?當初跟我通電話簽下這筆合約時不是還很驚訝,並且誇獎我說要我好好努力公司的未來就靠我的了云云,結果根本不知道我是誰嘛!

「聽說你最近很煩惱?想要建立自己的殺手風格什麼的?」

薔薇姐放下資料,終於肯正眼看我。

為什麼連經紀人都要來關切啊?這樣反而讓我更困擾了!

「嗯……是的。」

「基本上我是不干涉這種事的,不過最近有很多關於你的風聲,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出來關心一下……」

什麼風聲啊?殺手們果然都好八卦啊!我應該沒有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吧?

「……對於你想建立自己的殺手風格這件事,我本人表示贊同與認可……」

講話不要這麼官腔好不好,這樣會讓我很想睡覺。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殺手風格是一種角色扮演》

 

如果你以為接下來會有什麼色色的情節,那表示你太天真了。

遍體生寒的醒來後,我發現我在「殺手睡不著」的吧台坐著。

是真正的遍體生寒,因為我被脫得只剩下一條四角褲!

憑克莉絲汀一個女生,是不可能有力氣把我搬運到這裡的,也就是說,一定有別人幫她惡搞我!

我斜眼瞥了瞥整間酒吧,現在已經是下午了,店裡有不少人,每個人都像沒事樣做著自己的事,聊天的聊天、喝酒的喝酒。

裝得很自然,但有一個脫到剩四角褲的男人趴在吧台邊還沒人理,就已經非常不自然了,我彷彿聽見有人在偷笑?

「拿去,穿上吧!」

正當我用銳利的雙眼掃描著意圖揪出誰是共犯時,一套衣褲被丟到我身上,是木偶人。

到底還是木偶人最夠朋友,我點點頭致意,抓起衣褲到廁所換上。

 

「所以說,你是被克莉絲汀整的?」

換完衣服跟木偶人抱怨完,木偶人失笑。

「別笑,這真的很沒品,搞不好我還失身了。」

「失身了對你來說是賺到吧?」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很有行情的,現在的我是超級有錢人。」

幹了那票奧單後,我現在真的很有錢。

「好好好~有錢人,是說你有煩惱怎麼不來找我呢?」

「你也沒這麼早起吧?我只是來這晃晃看會遇到誰,沒想到就遇到她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殺手會將目標的遺物當成紀念品》

 

克莉絲汀的住處是位在不起眼的公寓內的小套房。

說起來,這應該是我第一次進到女孩子的房間。

是粉紅色的呢!

絕對我不是我的妄想,是這整間房間,真的就是粉紅色的!

牆壁、天花板都被漆成粉紅色,地板鋪了粉紅色的軟墊,櫃子、桌子、椅子等家具也幾乎都是粉紅色,厲害的是,還幾乎都是同一種粉紅色,色差很細微,讓人彷彿掉進粉紅色的世界。

粉紅色的床舖上,擺滿了各種玩偶、絨毛娃娃,書櫃上是一整排的少女漫畫、言情小說,化妝台上的化妝品繁雜到一個無法無天的地步,小小的陽台上擺了幾盆可愛的仙人掌小盆栽,幾件性感惹火的內衣在衣架上擺盪著。

不……不行了……受到強大視覺衝擊的我快要不行了!誰……誰來……

「活屍先生?」

似乎是看我臉色不大好,克莉絲汀叫了我。

用那又嬌又嗲的聲音。

可惡!視覺衝擊之後是聽覺衝擊嗎?冷靜點啊!這甜膩的嗓音代表著死亡的喪鐘啊!

「房間……很特別呢!」

故作鎮定的我說完話後便馬上用力吸著特調奶茶。

「是吧!我也很喜歡我的房間,在這裡我就有一種安心的感覺,一般來說我是不會讓男人隨便進來的唷!」

「是嗎?那我真是倍感榮幸……」

我咬著吸管回。

「呵呵~給你看我的秘密!」

克莉絲汀忽然高興了起來,蹦跳到書櫃前,不知道做了什麼手腳,總之是啟動了機關,整個書櫃連同牆壁翻轉了過去,翻轉過來的,是另一張櫃子,上面分門別類的擺滿了十幾本相簿,還有許多首飾之類的東西。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殺手會跟目標合照》

 

我實在不該一大清早就跑到「殺手睡不著」,雖然這裡是二十四小時營業,但早上八點這種時段,這裡幾乎沒有人,連傳說中的「四角天王」都不在。

幾乎沒有,就表示仍然有人。

是的,當然是酒保,還有那唯一一位客人。

暴露火辣的穿著,尺度遊走在曝光之間,染得金黃的波浪捲髮在顧盼間波動,五彩繽紛的指甲彩繪在與手投足間格外惹眼,嗲得讓人酥麻的聲音在一片安靜中特別讓人提神,濃妝豔抹的嬌俏容顏任何男人一見都不免心動。

這樣打扮的美女若是出現在一些敏感的場所,就絕對是出來賣的,但出現在這只容許殺手或和殺手有關職業的酒吧裡,可知她的身份絕不單純。

我的心中出現一個人選,符合這身打扮這等容貌的殺手只有她了。

「情人殺手」!沒有殺手稱號只有花名,花名是克莉絲汀。

克莉絲汀是最近很火紅的殺手,原為「鐘點情人」的她學以致用,在與目標「約會」時伺機下手殺害目標,順利的轉換跑道成為殺手。由於租用她為「情人」的目標跟她「約會」一定都會去些隱密的場所,這使得她辦事起來相當容易,幹殺手幹得是輕鬆自在還可以兩頭賺,「鐘點情人」轉職為「終點情人」非常成功,真是叫人好生羨慕。

我的腦中瞬間出現了以上資訊,在當殺手閒暇之餘,研究一下同行是我個人的小小興趣,只要不要是太久遠以前或是新進的殺手,我腦中都有或多或少的資料。

 

「欸!這位難道是……活屍先生?」

克莉絲汀見我進來後馬上驚呼。

欸?我們並沒有見過面吧?為什麼馬上就認出我來了?我應該是屬於長相平凡又沒什麼特色,就算有聽別人形容過也不容易認出來的那種類型的人啊!

「嗯,我是。」

故作鎮定的在她旁邊坐下,雖然我對她沒感覺,但這樣一個美女在旁,不免有點小緊張。

「老樣子。」

我對酒保說。

「什麼老樣子?」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殺手有自己的論壇》

 

「所以你想到要怎樣建立自己的風格了嗎?」

隔天早上,我正在客廳吃早餐,一旁玩著筆電的老爸忽然劈頭一句。

「你怎麼知道的?」

我斜眼。

老爸指著筆電螢幕,上面正瀏覽的網頁,是殺手專用論壇「Killer YA Killer」。

Killer YA Killer是幾位電腦高超的殺手私人架設的網站,非常隱密,用關鍵字搜尋是找不到的,必須要有殺手介紹才能得到網址,再經過站長親自認可才能成為會員瀏覽論壇。

這個論壇是為了讓殺手能夠彼此交流而成立的,裡面有著許多板塊,例如:棄屍地點討論板、殺人手法研究板、殺手八卦板等等……而其中人氣最高的板塊,一直都是殺手八卦板。

如前言,殺手就是一群無聊的人,一點小事就可以大驚小怪。

螢幕畫面停在殺手八卦板,標題「活屍先生提不起勁」的討論串,內文幾乎是我跟拼圖對話的所有內容,文後則表示了對我的擔心,希望大家幫忙我建立自己的殺手風格。

「這……」

我口中的小籠包掉了下來,喂!

「你不知道『殺手睡不著』的四角天王傳說嗎?」

「蛤?」

「四位喜歡待在角落的殺手前輩,是最恐怖的八卦散播者喔!任何殺手間的流言都逃不過他們的法耳。」

「何止逃不過,我根本是直接講給他聽了。」

我扶額。

都怪我對身邊的事都太漠不關心了,才會連什麼「四角天王」都不知道。

「呵呵~」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殺手很浪漫》

 

雖然是手工的,但拼圖先生的拼圖可不馬虎,將那張照片放大後製成了五百片的拼圖,至此之後,他每次完事,都留下一片自製的拼圖。

警方因為追查不到來源而斷了線索,拼圖先生的危機解除了,不過一個意料不到的發展,正因此而展開。

 

「又在研究那些拼圖嗎?沒用的啦~這只是殺手作為身份象徵留下來的東西,沒有其他意義啦~既然追查不到來源就沒用了,比起這些,妳還是先去替那位自稱見到犯人的傢伙作筆錄吧!」

當年追查殺手拼圖的警員之一,有一位對拼圖改變作法留上了心。

「這些拼圖,好像是同一副的呢?」

那位女警官呆呆地翻弄著最近收集到的五片拼片,完全沒有回應同事。

當時,還只是五片,五片的拼片,什麼也看不出來。

但當拼片收集到十片時,卻偶然的,拼出了一些東西。

拼圖先生將五百片拼圖完成之後便打散了,每次完事之後,就隨機抽出一片留下,五百片拼片中的區區十片,五十分之一,最有可能的結果是,這十片都互相組合不起來,但事實就是這麼巧,這十片當中有三片能夠組合起來。

這三片,組成了一隻眼睛。

一隻女人的眼睛。

組成這三片拼片的女警幾乎不敢相信……她認得這眼睛,即使只有一隻眼,她也認得出來。

組成的……是她的眼睛。

也就是說,這副拼圖上的女子,正是自己!

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拼圖上面?女警完全不了解,一開始她還以為被殺手盯上了,每天戰戰兢兢的就怕一不小心就被殺手暗殺,但,當她收集到二十片拼片時,剛好又有幾片拼片能夠組合,那是在最角落的一排拼片,組合起來連成了一行小小的題字。

「最美的女人」!

於是女警明白了,這副拼圖不是殺手在向她恐嚇,而是……在跟她告白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殺手殺人也順便推銷》

 

殺手殺人,各有作法。

一開始是為了證明是自己幹的而留下些東西,久而久之變成了一種文化,一種潮流,每位殺手開始慢慢培育出自己的風格。

有的殺手習慣做完事後和目標的屍體合照。

有的殺手習慣做完事後放個煙火當作慶祝。

有的殺手習慣做完事後留下一塊綠豆糕。

留下些什麼是老一派的作風,現在的殺手已經不流行這套了,我們自有自己的殺手風格。

 

殺手拼圖,殺手中的老前輩,他的風格是……會在完事後,在目標身邊留下一塊拼圖。

 

而這個風格據他本人說,源自於一次意外。

還是菜鳥的他,在一次做事後不小心掉了塊拼圖,由於那次殺的是位大人物,媒體非常關切,就以遺留在現場的拼圖,將這位行兇的殺手命名為「殺手拼圖」。

「原來這個稱號還是媒體封的啊!」

可惡!好羨慕!

「當時可真是威風了好一陣子呢!」

拼圖哈哈大笑。

 

在那次意外之後,拼圖每次完事後都會留下拼圖,隨著他的技術愈來愈成熟,殺了愈來愈多大咖,他的名氣也愈來愈響,當然,也愈來愈被警方所關注。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殺手講求的是,不管怎麼殺、殺成怎樣,都最好不要留下自己的蹤跡。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