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輕鬆小品「簡單快樂的殺手生活」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人魔詩篇-寂寞白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言握有神力的人:

 

  或許有些人看完這篇小說,會覺得很沒頭沒腦,結果白到最後居然跑去自殺,反白特別組也幾乎沒什麼發揮,每件事都是虎頭蛇尾。

 

  但這個世界上除了充滿矛盾外,不也常常如此嗎?

 

  一個人要成功,除了關乎本身的能力、性格外,更被環境、時勢、運氣左右著。

 

  並不是懷抱理想,努力去做,就一定成功。

 

  事實上是,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抱著遺憾死去,真正能夠帶著滿足的笑容死去的,能有幾人?

 

  我們都知道人生中總有許多的缺憾,又為什麼會以為小說中的人物能夠圓滿?

 

  白的天真,註定他的失敗,但可貴的是他肯挺身去做的心。

 

  如果有一天,你也握有足以改變世界的神力,你肯去做嗎?

 

  如果是我,我願意!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

  白鞋和白襪,沉重的步響,在樓梯上,留下一條不斷向上攀升的音階。

  【嘆世上貪婪愚蠢的人們…】白鞋的上面,是一條白色西裝褲,白褲的裡面,是顫抖的雙腿。

  【憐這飽受摧殘蹂躪的大地…】白褲之上,是一件白色的大衣,大衣裡面,是白色的襯衫。

  【一切罪惡終將滅於天罰…】一身刺眼的白,踉蹌的腳步,正舉步維艱的上樓。

  【大地自有大地的主宰…】一步一級,一級一句,白衣人喘著、唸著、走著。

#####

  在白的小隔間裡的電腦,白與「神」在網路上的一段對談…

  【三天的期限已過,你又再度成為放羊的小孩了。】<訊息來自:神>
  白不想去猜「神」為什麼會知道這件極機密的事,「神」總是像什麼都知道。
  【我沒有辦法忍心下手。】白發抖著打上文字回覆,這些日子以來,良心對自己的折騰,已令他心力交瘁。
  【其實就算你真的下手,他們也不可能簽約的。】<訊息來自:神>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4

  一個月以來白都沒有任何動作。

  一個月後白的第一個動作,就震驚全世界。

  他控制了共產、民主兩大國,美國和中國的軍事電子設備,發射了兩顆飛彈,分別在荒原和沙漠中引爆。

  白再度展現的他的實力,向世界發出最後通牒,要是美、中不簽約,下一顆飛彈不知道會擊中何處?

  恐嚇?對!白就是在恐嚇!

  白的這項舉動,引起世界恐慌,更引發了各方的譴責,一些原本支持白的人紛紛倒戈,嚴厲的指責白不該以武力威脅,網路上形成了挺白與反白的兩股勢力。

  標題:關於白發出的兩顆飛彈,各位的看法?<發題者:我想當好人>
  內容:我先說我的看法,原本以為白是個大聖人,現在他做出這種事,讓我對他的印象大打
     折扣,雖然說是為了逼美、中簽約,但也太不擇手段了吧~

  回覆:白是神,他做的都對!<發言回覆:白的追隨者>
     樓上的!我放你媽的屁!白只是個偽君子!從這次的事情就可以知道他也是個陰謀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董欸給的紙條,上面只有一支手機號碼:0978978xxx。

  狸貓播了過去,電話那頭是一個略帶沙啞性感的女聲。
  
  依照這個女聲的指引,他在宛若迷宮的小巷中穿插到不知天南地北,才終於找到了指定地點。

  一棟廢棄已久的公寓的地下室裡的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房間。

  重點是,還在台灣?

  狸貓原本以為這個組織基地一定是在國外,就算不是在歐美,最近也該在大陸,卻居然在這小小的台灣?

  滿心疑惑的狸貓,打開廢棄公寓地下室裡的一個不為人知小房間的房門。

  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一位美麗的法國女性。
  【歡迎你的到來,狸貓先生。】她用標準的英文說,滿臉笑容,狸貓聽得出她就是電話裡的女聲。
  【久候大駕了,狸貓先生。】法國美女的背後站起七人,有男有女,看上去都是不同國家的,小房間裡只有一張桌、九張椅,和一些文件,此外一無所有。
  【哈囉~大家好啊~】狸貓笑著跟大家打完招呼,便自動坐上那張沒人坐的椅子,把腳翹到桌上。
  那八人也不以為意,紛紛就定位坐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傍晚,路燈下。

  路燈緩緩亮起,由微亮,到大放。

  每次看到路燈,白就有股心安的平靜。

  【若世間真有神佛,請原諒我的罪孽…】白的心裡,反覆念著。

  【一切罪惡歸我,只要渡化這沉淪的世間…】白的心裡,反覆念著。

  「聖經」已經發布了!「計畫」正在開始!

  第一時間白並不關心世界如何回應,而是暫時拋開一切,來到路燈下,貫徹每天例行的公事。

  或許,是為了緩和自己的情緒,和中和衝突的矛盾。

  為了救這個世界,而出手讓這個世界混亂的自己,這麼做,跟降下天罰的神明有何不同呢?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1

  白準備公告天下的最後七天,已過了一天,美國臨時成立的駭客小隊全軍覆沒。

  這只是一點小小懲戒,入魔、成佛,都必須有所覺悟。再沒有什麼可以撼動白的決心了。

  第二天,更多國家私底下招募的駭客小隊一一淪陷,包括更多自動自發的個體駭客。

  到了第三天,試圖想要侵入白電腦的駭客只剩下零星幾個,當然也都被消滅,檯面上、檯面下,已經沒有人想在從網路上著手了,他們已經意識到那是白的天下。

  但,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元首對條約做出回應。

  意料之中。

  白蹲在地上,耳底聽著電視的新聞報導,手底研究著怎麼將這個淘汰的主機殼改成一個漂亮的盆景。
  這三天之中,白以逸待勞,特意讓針對他的駭客們查出他的IP位置,讓他們一一觸動陷阱,然後一個個成了瘋子。
  但白也不是什麼都不做,他特意調出了各國特務、警員等所有相關機構所有成員的資料,將其中他認為可能對他有任何一絲威脅性的人選出,然後利用網路侵入他們的個人電腦,無所不用其極的對他們施加壓力、精神打擊,讓他們一一放棄對付他的意願。
  對付這群菁英,白特別的仁慈,或許是英雄惜英雄吧?白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本願畢竟是盡量不要犧牲任何人。
  經過白的一番巧手,盆景已大致完成了,白拿起雕刻刀,在覆上的陶土上雕著花紋。
  【刻刻刻~我刻刻刻~為了我最愛的小蝦蝦我刻刻刻~】白不知不覺的唱起,然後猛然驚覺。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

  殺人,是一種很奇妙的事,不管你殺的是什麼人,最後都會有罪惡感。更奇妙的是,當你殺了人,又會有一種無比的快感、優越感。

  最善良的惡魔,最危險的學者,結合成一股,最恐怖、無遠弗屆的殺人力量!

  手機吊飾在發光,來電顯示,是她!
  【喂?】白接起,聲音因為多日的熬夜而略為嘶啞。
  【……】電話的那頭。
  【既然打來了,又為何不說話。】白苦澀的笑。
  【告訴我,那不是你做的。】電話的那頭,略帶哭音的話語。
  電視上,新聞正大肆播報著逃亡十五年的美國殺人犯,猝死在日本。沒有任何自殺、他殺的跡象,死因不明,死者房間內的電腦螢幕呈現一片空白,似乎遭到橫行多年的病毒「白」入侵。
  【告訴我,那不是你做的。】電話的那頭,重複著這句話。
  【不是我做的…那還會是誰做的?】白看著新聞,嘴角不自禁勾起。
  【騙人…你怎麼可能…嗚~怎麼會是你?你是這麼的善良…】電話的那頭,已然泣不成聲。
  【在妳窺破我秘密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我是怎樣的人了吧?】白故意冷漠的語氣。
  【你不是~你不是這樣的~】電話那頭哭喊著,白一陣心痛。
  【小敏…】白忽然叫出她的名字,好久未出口的兩個字。
  【嗯?】電話那頭的小敏啜泣著。
  【我愛妳!】白溫柔說道。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每個人都是雙面人,或者說,每個人都是多面人。

  在家,扮演子女、在學校,扮演學生、在公司,扮演員工…

  白也是。他有兩個截然不同的身分,一個是網路上的,一個是現實中。

  他的朋友不少,網路上的,現實中的都不少,但一定都清楚的劃分開來。現實中的朋友,不會知道他是網路上的那個人,網路上的朋友,也不會知道他在現實中的身分。

  只有一個例外,一個他肯以視訊現面,相交了十年的網友,安眠。

  為了他,或說是為了自己、為了世界,白今天再度破例。

  【白!見到你本人,感覺比視訊上的帥!】安眠坐在安樂椅上笑。
  【你也沒有視訊上看起來的胖。】白也笑,閒步瀏覽著房間,這房間好大,應該是把整個二樓打通吧?
  【要不要喝點什麼?】安眠問。
  【開水就好。】白繼續觀察,他喜歡藉由觀察一些事物去了解人,雖然他很了解安眠。諾大的房間裡整齊的擺放著數十座巨大書櫃,宛若一間小型的圖書館。
  【這麼多書你都看過?】白隨意拿起一本,是「聊齋誌異」,這裡什麼書都有。
  【當然,都看過兩遍以上。】安眠得意,喚來僕人,叫她去準備開水。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28

  浪漫是什麼?是討好情人的手段?
  感情是什麼?是每次相處的積累?
  如果交往的互動,源自於暗地的精心安排。
  這樣的浪漫,這樣的感情,還算不算愛呢?

  不管用什麼手段來達成目的,心意最重要!白一直這麼認為。

  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小敏成了他的女朋友,他成了小敏的男朋友,她愛上了他,他也愛上了她。

  三個月的時間,二十六次的約會,白讓小敏更深入了解他,信任他,愛上他。
  儘管他使了一些小手段,加了一些偽裝,隱瞞了一些真相,但他盡量抱持自己的原貌,他要她愛上的是真正的自己。
  而他也在這二十六次的約會中,更加了解她,知道一些從電腦上永遠無法得知的事,例如一些心事,他也更加確定她值得他愛,或者說,確定自己愛她。

  【有時候,我覺得你好像認識我很久了,我的什麼事你都知道。】坐在副座的小敏笑。
  【哪有這麼誇張~】白笑,打著方向盤。
  【真的啦~為什麼你都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小敏裝可愛嘟嘴問。
  【哪有都知道~我只是平常有在觀察,有在注意而已。】白一貫優雅的笑。
  小敏的眼睛瞇成一條線,笑著看著他。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近幾天,小敏總是紅光滿面,春風得意,全醫院的人都知道她交了個男朋友,對她很好,總是讓她洋溢在幸福裡。
  不過大家都沒看過她的男友,只知道她的男友在公家機關上班,還很年輕,大概二三十歲,為人很低調,總是不被人發現的接送她上下班。
  對於這點,小敏很滿意,她本來就是一個怕尷尬的人,要是每天都大剌剌在同事面前給男友接送,光是接受四面八方的「關心」,就夠讓她無地自容了。

  她的男朋友,真的是一個很體貼的人呢!

  下班,小敏在離醫院不遠的一條小巷子裡,跳上白的車。
  【很累了吧?】白微笑著問,幫她開門。
  【還好~】小敏上車,掛著微笑,是習慣,也是自然。
  車子發動。
  【今天…】過了幾個紅綠燈,今天特別沉默的小敏忽然開口。
  【嗯?】白的心噗通噗通的跳,她記得?他只說過一次。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她害羞著問。
  【是啊~】白微笑,她居然真的記得。
  【對不起,我有記住,可是今天真的太忙了…】小敏很不好意思,整張臉都紅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也很忙啊~其實我自己都忘記今天是我的生日了,妳剛剛講我才想起來。】白安慰著她,當然是騙人的。
  【那…】小敏低下了頭,車子轉了個彎。
  【你今天上來我家吧~我親手弄一些東西給你吃,當作是慶祝,好不好?雖然有點晚了…】小敏邊玩著自己的手指。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跟小敏的第一次約會,白精心打扮,卻也不露出刻意的痕跡。他提早在約定的時間之前到,等不到兩分鐘,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大約十分鐘的時間,小敏也到了,守時的人。
  小敏穿著粉藍色的洋裝,純白的布鞋,稍微燙捲的頭髮,顯然為了這次的約會特別打扮過。
  【你到了很久嗎?真是不好意思。】小敏真是多禮了。
  【才剛到而已,是我自己習慣提早到,不用在意。】白也紳士的回禮,小敏報以一笑。
  【妳想要看什麼電影?】白問,他們在電影院前。
  【你挑就好。】小敏咬咬下唇。

  白挑了支恐怖片。

  根據他上網做的功課,第一次約會最好是在電影院,可以避免兩個不熟的人因為找不到話題而尷尬。在電影院裡,兩人靠得很近,視線卻不是在對方身上,讓人感到親近,卻又不會有交談的壓力。看完電影後還可討論一下劇情,就算再怎麼不會聊,剛看過的東西總能講上幾句吧?
  又,第一次約會看電影最好選鬼片、恐怖片、驚悚片,因為選愛情片企圖太明顯,文藝片會讓人想睡,動作片女生通常不喜歡,災難片太過沉重,懸疑片動腦太多會讓約會變調。
  選看恐怖片的好處大家都知道,就是當那些比較膽小的女生被嚇哭時,可以給予安慰,讓女生有種被呵護、被保護的感覺,對你進一步產生好感。當然,有的比較賤的是,假裝自己很害怕,讓女生發揮出母性本能去安慰你、同情你,但這種卑鄙的招數白是不屑用的。
  另外,如果片子不好看,也絕對不會讓人想睡覺,因為那些恐怖片最喜歡用音效嚇人,就算女方一點都不怕,或多或少還是會被音效嚇到,這個時候也可以安慰她,讓她覺得你是個好人,又或者使壞取笑她,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進到電影院了,白和小敏手捧著爆米花和飲料坐定位。

  白選的這部片叫做「活屍進居」,是改編至傳奇小說家Blood的作品¬¬¬¬—「勞工阿強」。這部片子有恐怖也有搞笑,是白精心挑選的。而看電影一定要吃東西,這也是策略之一,用來再降低在電影中對話的可能。
  電影開始前,正播著其他電影的預告,白和小敏不約而同的拿出手機調成靜音,兩人相視一笑。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半夜兩點,忙了一整天的護士終於下班,她換下護士服,洗了把臉,對著鏡子給自己打氣。

  白定期回醫院擦藥,總共見了她五次,在這五次的見面中,他知道了她的名字,和外號。

  小敏。

  在五次的見面中,白對她這個人的了解,只在於知道她習慣微笑,對每個人都很好,剩下什麼都不知道。

  天使總是這樣,對每個人都關心、都照顧,卻不會特別去對待某人。

  不過無妨,白自然有他的辦法,去了解天使。

  在面對著電腦5個小時後,白知道她今年21歲,身高164公分,體重55公斤,血型O,巨蟹座…
  從小無父無母,在孤兒院長大,卻沒有自怨自艾,認真讀書,當上了夢想中的護士,造福人群…

  出淤泥而不染,在逆境中還能保持善良的心,這才是真正的天使。

  白那天真的,看到她再發光,因為…她一直都在發光。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算好時間,董欸從假裝的憂鬱情懷中回神,他的下屬一一閱畢手中檔案,臉上的表情一個比一個駭然。
  【董欸~偶沒想到他這麼大尾捏!】叭噗狂擦冷汗。
  【侵入世界各大國政府系統,以擾亂包括經濟、機密、行政、軍事各大系統為要脅,欲逼迫各國元首簽定他自訂的“世界和平人類共榮發展條款"…嘖嘖~真是夠天真!夠大膽!夠異想天開!】皮在癢不知是褒是貶的驚嘆連連。
  不知道什麼時候跑進來的美女警員大目仔接著念:【條約中的三大條款:一是放棄核武,二是禁伐雨林,三是停用石油。停用石油?那車子沒油加要怎麼辦啊?】她眨著大眼自言自語的問,繼續看下去,又開心的叫:【喔喔~他還有列舉了50幾種替代石油的方案耶~原來早就發明了這麼多不用汽油的車喔~】
  【是滴~不過大部分要嘛很貴要嘛跑很慢。】貍貓澆了她一桶冷水。
  【條款第36條,第52項要求中共放棄武力侵台,並承認台灣是主權獨立之國家。看來白是個台灣人,伊麻系愛呆玩欸啦!】揪另一副自以為挖到寶的樣子。
  【啊可素第36條抖第58項說要那勾美國倫吼,給他從那勾伊拉克撤軍捏~偶看他應該素美國倫喔~】叭噗馬上反駁。
  【不對喔~他應該是中國人喔~你看第41條的第二項,他要求日本不得在教科書上抹滅南京大屠殺的事實,要公開真相,不可試圖蒙蔽群眾。】換大目仔又有話要說。
  【唉唷~你看第43條,他還要各國嚴格實施垃圾分類,資源回收再利用,好有環保概念喔~】大目仔又馬上轉移話題。
  【唉~真是夠了!到最後根本沒人鳥他這份合約,你們看得這麼仔細幹嘛…】狸貓捲起資料給大目仔的頭敲上一計。
  【咳咳~】董欸清嗽幾聲,適時跳出來說話。
  【沒錯~這份合約由於要求太過,所以雖然白的舉動引起各國恐慌,卻沒有一位元首同意這份合約,甚至不約而同鎖住這件事的消息。當然,他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許多大國甚至聯手緝凶,但是不但完全查不出這個白到底何許人也,甚至無法防範白再次入侵系統,於是各國元首再度恐慌起來,不敢想像白如果真的付諸行動,該如何對大眾交代。】董欸喝了一口水,再繼續說下去。【所幸到了白所定的期限過去,白依然沒有採取行動,甚至消聲滅跡。一直到最近,才又忽然有所舉動。】
  【為啥米勒?】叭噗愕然問。
  【誰知道?】董欸聳聳肩,再喝一口水。
  【這還不簡單…】狸貓忽然把鼻子翹得老高。
  【你說~】董欸不耐煩的做個手勢。這小子聰明是聰明,就是太囂張。
  【他如果真的發狠給他搞下去,到時候股市崩盤、飛彈亂轟、公文倒亂,受害的還不是小老百姓?】狸貓誇張的張牙舞爪,演起飛彈咻咻咻亂飛,民眾動亂砸雞蛋,端得是生動非常。
  【可是那也是那些元首害的啊~是他們自己不答應的,人民要怪也不會怪到他。】大目仔歪著頭,一臉疑惑。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空氣瀰漫著汗味,月光從窗簾縫中透入,正映在白此時發白的臉上,床上的蝦子臉上潮紅未退,輕輕喘息著,輕輕閉著眼,愉悅,卻帶著疑惑。為什麼激情過後,他不來抱著自己,卻反而跑去坐在床下?
  一絲不掛的白,縮坐在床邊,兩眼死盯著微弱的月光,身子顫抖著,彷彿正在啜泣。
  【怎麼啦~】蝦子伸出纖手,搭在他的肩上,柔聲問。

  白卻,輕輕撥開她的手。

  怎麼了?白總是那麼彬彬有禮,總是應她所求,為什麼…

  【妳不是處女!】靜默了接近五分鐘,白才忽然開口,聲音嘶啞的幾乎不像是他。
  不是處女又怎樣?蝦子心裡想著,不知道他在發什麼神經,難道他很在意?她笑了笑,從後面圈住他的脖子,【這個重要嗎?】她膩聲問。
  【對我而言,很重要!】白又再度撥開的手,蝦子一陣錯愕,他站起來。
  【妳跟別人做過了…】白冷冷的說,背對著月光,陰暗遮住了他的臉色。
  【是…是啊…跟我前男友…】蝦子怯怯低言,為什麼平時溫柔的他,現在看起來這樣可怕?
  【夠了!不要說!】白忽然大吼,蝦子嚇得全身縮了起來,倒真的像隻蝦子,白從來沒有對她凶過。 
  【為什麼…】她幾乎要哭出來了,期待他會再變回溫柔的他,把她抱在懷裡,安慰她…
  【妳不會明白…】白頹然坐倒,像夢囈般喃喃地說。她看著他的眼光,像是極度的失落,難道,就只因為自己不是處女?
  【滾~】又發呆了幾分鐘,白才忽然從喉裡吐出這個字。
  【嗚~】蝦子終於哭了出來,一邊擦著羞憤的淚水,一邊穿上衣服。男人都是這樣嗎?到手了,就把人踢到一邊?蝦子又氣又傷心,穿好了衣服便要奪門而出,忽然,白拉住了她的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傍晚,某巷弄,某路燈下,一條修長的人影,襯衫、長褲、慢跑鞋,都是乾乾淨淨,頭髮分線清晰,整齊清爽。
  一隻小貓懶洋洋的臥在車底,瞇著眼睛,看著遠處漸沉的夕陽,一個老翁坐在自己家門前的藤椅上,搖著蒲扇,靜待夏夜的清爽。
  路燈下的年輕人,每到這個時間,不論寒暑,不懼風雨,總是準時出現在路燈底下,直到…

  遠處黯淡的陽光,終於不甘不願的隱沒,年輕人的頭仰起,路燈,整條街的路燈,緩緩亮起,微綻,而至光明!然後年輕人才會將視線從頭上這盞路燈移去,看著亮了整條街的路燈,發楞半倘,然後嘆了一口氣,終於離去。
  【阿黃~】坐在藤椅上的老翁喚住一隻附近的流浪狗,那頭叫“阿黃"的流浪狗吐著舌頭走了過去。
  老翁摸摸阿黃的頭,【你知道,什麼是最寂寞?】阿黃張大著眼看著他,像是聽得懂似的,正等著老翁回答。
  【那就是~一個正常人,待在一群瘋子之中。】他順著狗毛,嘴角漸漸勾起,【又或者是,一個瘋子,卻待在一群正常人之中啊~哈哈~】他露出黃牙呵呵大笑,然後被他的媳婦拎進去吃飯,留下阿黃歪著頭坐在當地。

#####

  望路燈的男子回到家中,換上一身白衣,來到電腦桌前,此時他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也有人稱他在那另一個世界裡為神,他是號稱最偉大的駭客,他在網路上的ID是…

  白。

  這個ID不是他自己取的,他所製作的病毒剛開始橫行時根本沒個名號,只是經他病毒所侵入過的電腦,螢幕上總是只留下一片空白,然後,就永遠白在那裡,除非你關掉螢幕,或是砸了電腦。
  這只是他為了展現才能的一個小玩笑,卻不料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個無人能解的病毒因為侵入了幾個號稱無堅不摧的單位而走紅,“電腦殺手白"!這個不知哪家報社所胡亂想出的稱號,就這麼地不脛而走。而白,早就滲透了全球各單位的機密組織,閑著沒事便在隨便某個局的機密檔案中挖寶,然後再將病毒放進幾個自己看不順眼的單位,小小惡作劇一番。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座常受颱風侵襲的小島…

  一個不按牌理出牌,挑在12月底來的颱風…

  某處頂樓上,一道白色猖狂的人影,一種頹然的哀悽…

  白色大衣、白襯衫、白色西裝褲、白鞋…

  有人說,暴風眼的中心處是平靜的,或許,這道白影,正處於此…

  四周的狂風暴雨,簡直成了一圈障壁,整個城市到處嘎嘎作響,彷彿隨時會被這無形的怪物拆解開來一般…

  惟獨白影所立之處…

  一身的白,沒有被風吹的抖動,甚至沒有沾上一點濕…

  惟獨正潸然流下,滑落衣襟的淚滴…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