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超爆笑吐嘈小說「志願是殺手」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志願是殺手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9《真正的圍毆可不是一個個輪流上去打旁邊的看戲》

 

  【你為什麼……想當殺手?】很多人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但從沒有一個人,問的像他這樣認真,從他的眼神,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絕對不是隨便問問,只要得到一個敷衍的回答就好。

  敷衍人我非常在行,但我並不想敷衍他,於是,我反問了他。

 

  【那麼你……為什麼想當武人?】記得當時的我已經受過專業的演技訓練了,我呈現出來的表情和語氣,應該宛若一個飽受風霜憂國憂民的詩人。

 

  他的回答,確切的內容是怎樣我已經忘了,但意思大概就是……

  「我天生喜歡揍人,又不喜歡被揍,所以才需要練武、需要變強,變得比誰都強,就可以揍人又可以不用被揍了!」

 

  一個人可以如此堅定志向,就為了完全自己混蛋般的欲望,而把自己鍛鍊成非人般的武功超人,那種氣概、那種堅持,深深震撼了我!

  那個人就是我的武術導師,劍七八!

  我那絕招手刀就是他鍛鍊出來的。

 

  跟他第一次見面,至今我仍然記憶猶新。

  當時還是中二生的我,為了練出一身超凡的武術,打算用重金聘請武術高手訓練我,當然,為了要變成最強,我必須要有一個最強的導師。

  於是我邀請了業界最強的十多位名師,要從中挑出一個最強的出來。

  自古以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要想成為最強,當然就要撂倒在場其他人。

  一個月五十萬的教學費,任誰也會心動,我看著在擂台上準備廝殺的眾武師們,嘴角勾起一抹殘酷的微笑。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但真正的上位者,是拿錢叫底下的人去拼命,這就是我跟你們的不同!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8《景氣低迷也影響到殺人的買氣》

 

  【你先不要激動!】廢人哥很緊張的安撫我。

  我將手上的碎片拍掉,深呼吸了幾下,稍微恢復了平靜。

  失態了~因為太過執著於殺手,導致我的情緒異常不穩,真是太丟人了。

  【冷靜下來了吧?】廢人哥緊張兮兮的打量著我,【我會邀你再次坐下好好談,不就是認同你的實力了嗎?年輕人~放輕鬆~】

  【好~我現在很輕鬆~】我點點頭,真的徹底冷靜下來了。

 

  【OK?好!我先說,因為本公司仲介的都是本來就是殺手的殺手,還從來沒有遇過像你這種準備要以殺手身份出道的人,總而言之,沒有經驗,所以我也不大會處理,這點希望你可以諒解。】廢人哥話說在前,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雖然沒有先例,但也不是不能破例,以你的身手呢!我相信可以輕易做到「殺人」的部份,不過呢~殺手不只是要殺人,更要有全身而退的本事,你可以嗎?】他問。

 

  【絕對可以!我接受過最專業的殺手訓練!】我很篤定的說。

  【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做過什麼訓練,但我就姑且相信你吧!那麼首先……】廢人哥摸摸落腮鬍思索著,【要怎麼辦呢?從來沒遇過這種還沒出道的殺手……】他喃喃碎唸著。

  【這樣吧!】他一拍桌,【我先跟你介紹殺手的類型,然後你參考一下,看是要成為哪種殺手?】

 

  殺手的類型?聽起來實在太專業了!

  【好!請務必詳細的告訴我!】我也拍桌。

 

  【看來你還真不是普通的想當殺手。】廢人哥苦笑搖頭,【殺手呢~依照殺人的方法分為三類型,這是我自己分的啦~做好區隔比較知道哪些殺手適合哪些單。】

  開始講解了,我超專注的聽。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不要以為電影裡演的很簡單就真的很簡單》

 

  【不要這麼哭喪著臉嘛~】老闆忽然說。

 

  難道,事情還有轉機?

  這時候剛剛的櫃台小姐端了咖啡進來,老闆戲謔的笑。

  【資歷沒有沒關係,但總要展現點實力出來吧?如果你能三秒以內撂倒她,我可以考慮……】老闆「嘿嘿」的笑著,然後……

 

  「碰!」

 

  櫃台小姐已經倒在地上了……

  當然是我出的手。

  張大了嘴,老闆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再看看倒地不起的櫃台小姐。

  下一秒。

  【你對她做了什麼啊啊啊啊?】他悲憤大喊,衝過去扶起櫃台小姐,緊張的猛探她的鼻息。

 

  什麼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嗎?不就是你要我撂倒她的嗎?我整個人嚇到。

  【我……只不過,給她輕輕一下……】我比了比手刀的動作。

  【會死嗎?她會死嗎?】老闆搖著櫃台小姐激動的問。

【不不不不!她沒事的,只是暫時昏了過去而已。】我猛搖著手,急忙否認。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6《什麼都要資歷啊資歷到底是哪來的?》

 

  掩著面的我困窘的坐在會客室的椅上。

  被說成是奇怪的人了……從小到大,還沒被這樣說過,好受傷……

  曉滅拍拍我的肩膀,被她安慰我只有更加屈辱。

  

  不行!不能因為這小小地打擊就沮喪起來,都還沒見到老闆呢!現在就失意還太早了!

  拍拍臉,不再考慮什麼表情,我放任自然。

  平常心,保持我一貫的處事態度,凡是冷靜以對,老闆一定能看得出我擁有優秀殺手的潛質。

 

  要相信自己!

 

  做了下心理調適,我已經恢復了冷靜,腦中終於不在亂哄哄,能夠有條理的思考了。

  我開始觀察這地方。

 

  本來還以為會在這裡看到什麼「優秀員工排行榜」、「今月殺手績效總排名」之類的東西,不過完全沒有。雖然是大喇喇開了家公司,但還是有做好偽裝的功夫,這裡看起來完全就是間再正常不過的事務所。

 

  大過了一分多鐘,有人開門進來了。

 

  進來的是位帶著漁夫帽,留著絡腮鬍,打扮的非常邋遢的男子。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5《殺手這行業已經完全制式化了?》

 

  某處辦公大樓的某間辦公室中。

  此起彼落的電話鈴聲、嘈雜的談話聲、掛上話筒的聲音、電話按鍵的聲音……交織成再正常不過的客服中心的背影音樂。

  背影音樂很正常,身為背影的辦公室也很正常,正在辛勤工作客服人員們也看不出哪裡奇怪,就除了她們都是年輕貌美身材姣好之外。

  喔~還有一點,她們客服的內容,似乎很不尋常。

  這裡是名叫「麻煩屋」的地方,專門處理「麻煩事」。

  所謂的「麻煩事」,泛指犯法的、尋一般正常管道無法解決的事。

 

  當然,有時候也會碰上他們自己都覺得麻煩的事。

 

【喂您好!麻煩屋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您需要辦理什麼事項呢?】

「客服人員」巧麗接起了電話,只要「客戶」在語音選項選擇了六,也就是其他事項,就會轉接到她的電話,這部份一向都是由她負責。

如同往常一般制式的開頭,常常會有客戶不知道自己要處理的「事務」應該分到哪一類?轉到這支電話來的十之八九都是這種情形,巧麗是抱著「這次大概也是吧?」這樣的心態接起電話的。

 

不過,這次真的不一樣,很不一樣……

【我……我……】

電話那頭的男聲支支吾吾的,聽起來居然像做錯事的小孩?

該不會是第一次打來吧?她馬上產生了這種想法。

麻煩屋的客戶九成都是熟客,剩下的一成,也都是熟客介紹而來的,不過他們的客人不論新舊都是大人物,哪有這種講個電話結結巴巴的小伙子?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4《啊到底是哪扇門哪條路啊?》

 

  關於殺手這個職業,我一直以來不遺餘力的尋找,卻始終沒有掌握到什麼線索。

  本來對於終於可以瞭解到「如何聯絡到殺手」這件事非常期待的我,在聽完兼勝同學的話後,徹底的失望了。

  他是這麼說的……

  【你問我怎麼聯繫到殺手的?嗯~就我爸剛好有門路啊~認識可以找到殺手的人,我爸的企業能夠到今天這種地位,暗地裡幹了不少骯髒事呢~我是不反對那種手法啦~】

 

  門路!

  是的,剛好有門路!

  混蛋!我也知道是門路啊!但為什麼我就是找不到?

  一句「剛好有門路」就這樣打發掉了!對得起社會大眾嗎?為什麼就你找得到門路,我就找不到?所以說到底是怎樣會有門路的啊啊啊啊?

 

  什麼都推給門路就好了啊!

 

  因為有門路,所以進入了大公司、因為有門路、所以發片成了歌手、因為有門路、所以贏得了競標……

  什麼都靠門路就好啦~那麼努力到底算什麼?

門路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簡直就像「命運」或者「緣份」一樣,完全是可遇不可求!太過分了~什麼剛好認識?怎麼我就認識不到啊?

不能接受,完全不能接受,結果這個社會想要成功,根本就不需要努力,只要「靠關係」、「走後門」、「有門路」就好,我這麼費煞苦心的究竟是為了什麼?其實只要一個個問身邊的人,有沒有人認識殺手就好啦!

 

  【蒼天弄人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所以女人只要正就沒缺點了》

 

  作為人民保母,今天條子們也都很辛勤的在工作!

  大概是吧……

 

  新店某處辦公大樓內,兇案現場。

  死者已被移走,現場只剩下畫好的人形白線,和一大攤血跡。

  【唉~「貓臉殺手」都還沒逮到,又蹦出一個殺手來了。】

長得很正派的條子一臉懊惱的抓著頭。

他叫品正,綽號「正哥」,是這群條子的隊長。

哪群條子?就是跟秋少對戰的那群條子,什麼!忘記了?

好吧~反正……這是那群條子。

所謂的「貓臉殺手」當然是指在西門町帶著貓面具當街殺人的曉滅,「貓臉殺手」這個外號是台灣一向最有創意的媒體取的。

 

【狙擊槍啊~跟新貴大學那次的手法一樣,子彈也是同一種,應該是同一人吧?】

一臉雜魚的條子推論著,他有著跟他長相一樣相符的菜市場名,宗漢,不過大家幾乎都叫他「阿雜」,因為沒有多少人記得他的名字。

【想不到我才剛到刑事局來就碰上兩位殺手的案子啊~該說是幸運嗎?】

一臉就是菜鳥也的確就是個菜鳥的條子興奮的說,他有個蠻棒的名字叫人傑,不過大家都叫他菜鳥,因為他就是個菜鳥。

 

【拜託喔~「貓臉」不會是什麼殺手啦!怎麼看都只是個想耍噱頭搏版面的怪咖殺人犯而已,戴個面具宰個人就算是殺手的話,那國中生都可以是殺手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正義這種東西已經氾濫到不知所云了》

 

  【我……會不會是這世界最不幸的存在?】

  因為遭受了兩次難堪又愚蠢的挫折,我開始對自己失去了信心,自暴自棄的在頂樓的邊牆上蹲著。

  當然沒有要輕生的意思,我還沒有脆弱到這種地步,只是想要吹吹風,沈澱一下自己。

  【很不幸。】曉滅靠在邊牆上,淡淡的說。

  因為我那手「人肉保齡球」,她受了不少擦傷,身上多處被繃帶包起來,看起來就像個遭受家暴的少女,如果蹲在邊牆的換做是她,肯定馬上就有人去報警吧?

  【一般來說,這個時候應該要說些安慰的話吧?】這傢伙,肯定個什麼勁?如果我是個想自殺的人,光憑這句話就跳下去了啊!

  【因為小小的失敗就感到不幸,所以真的不幸,不幸的很可悲。】曉滅說得一副很有哲理。

  其實根本就是拐著彎在罵我,以為我聽不出來嗎?呿~這種程度……

  【多虧了妳~我好像覺得自己沒有那麼不幸了……】我從邊牆上跳了下來,當然不是往樓下跳。

  【嘖~】好像是對我跳的方向不滿,曉滅發出遺憾而令人討厭的聲音。

 

  不愧是已經宰過一個人的兇惡殺人犯,對人命的輕賤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了,在我最低潮的時候落井下石,是想讓我對生命失去希望而自我了斷吧?

  可惜我可是很堅強的,在沒有當上殺手前可不會輕易就死,很遺憾妳的詭計沒有得逞呢曉滅!

  我冷笑著看著曉滅,她的死魚眼還是深沉的不見底。

 

  是說我會到頂樓上,當然不會只是為了自憐自艾這等蠢事,而是約了一個人!

  門「咿啞」的開了,來人推推反著光眼鏡,走上前來。

  當然是兼勝,最後一個嫌疑者。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美麗的誤會源自於殘酷的現實》

 

  【你說了「在廁所裡的事」對吧?】

  她的聲音,沒有笑意,反而比較像……比較像……

  【沒錯!】

  【你都知道了嗎?】

  都知道的是她吧?我扮女裝進女廁的事。

  【嗯。】

  我給她肯定的答覆,我猜她是指知道廁所裡的那人是她。

  【可以……別告訴別人嗎?】

  她的肩頭聳動的愈來愈是厲害,聲音也……

  喂喂喂~現在是哪招?說這句話的應該是我才對吧?完全弄反了啊!

  【真的……】她忽然一個大甩頭,灑出一片淚光閃閃。

  淚光閃閃?

  【非常對不起!】淒厲的道歉後,然後非常順勢的……跪下了!

  這這這這這這!

  這到底是什麼情形?為什麼要跪下?為什麼哭了?為什麼要道歉?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應該這樣做的好像是我啊?

  如果角色對調的話雖然是很屈辱的畫面,但就合理多了吧?現在這畫面完全不合理啊!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局面?我該跟著哭嗎?

 

  跪坐在地的杏慧同學淚眼婆娑,而我完全的狀況外。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只要是男人都有尬車魂》

 

  肅靜的教室,一觸及發的氣氛。

  【秋少,你終於要對杏慧同學出手了嗎?】次明一臉駭然。

  全班同學倒吸一口涼氣,兩位女僕將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緊。

  我也收起我的冷笑,冷冷盯視著她們。

 

  【也是呢……】次明撥了撥頭髮,【還沒有因為秋少的幽默而展露笑顏的,也就只剩總是不苟言笑的杏慧同學了……】

  啊?在說什麼?

  【去吧!秋少!用你那獨特的黑色幽默,撬開杏慧同學的唇齒吧!讓她真心的開懷大笑!】

  次明熱血的大喊。

  【……】

  混蛋啊!都說了八百遍了,我不是搞笑角色!我沒有要搞笑!也從來沒有在搞笑!現在也不是要搞笑!到底是怎麼誤會的?究竟要誤會多久啊啊啊啊!

  沒有人理會我心中的吶喊,因為我沒有喊出來,全班的男生都因次明的那一番話沸騰起來,瞎起鬨的猛喊著「讓她笑!讓她笑!」

  我完全百口莫辯。

 

  【不!我覺得秋少並不是要逗杏慧同學笑。】

  在一片吵雜中,有道女聲力排眾議。

  說這句話的,是據說頭腦與胸部並存,也是校花等級的美女,㚓姬同學。

  㚓姬同學,難道妳……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現在的社會女僕都不女僕了》

 

  新店市區,某處大樓的樓頂。

  【超~麻煩的啦~】

  一名裝扮和年紀都像大學生的男子,將肩上的長形背包放下,打了一個又深又長的哈欠,眼角擠出幾滴眼淚。

  【都快十二點了,正是吃飯時間啊~現在的我應該悠閒的吃著中餐吧?為什麼要在這裡做這種事?】

  男子邊抱怨著,邊將長形背包內的零件取出。

  是的,當然是狙擊槍。

  【啊~好像怪怪的?】

  似乎發現了什麼地方不對勁,放下手邊的工作,男子先將地圖攤了開來。

  【嗯~我看看……這個角度的話……】男子對比著方位。

  【啊啊~來錯棟樓了!】用力拍了拍頭,他將東西收拾好,轉身下樓。

 

  好的,讓我們再從來一次。

  新店市區,另外一棟大樓樓頂。

  【真夠~麻煩的啦~】

  還是那位男子……很明顯是殺手的那位男子。

  將肩上的長形背包放下,硬打了一個哈欠,他的手上還多了一袋,麥當勞?

  【真是的,佔用人家吃飯時間,有沒有常識啊?】

  依然是那毫不合理的抱怨,男子這次先將地圖攤開確認。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二次元世界不是輕易可以踏進的》

 

  漫畫店,一個充斥著許多虛幻夢想的地方。

  沙發上,兩個沉默的男人,手裡各捧著一本漫畫,腳邊更堆積著更多的漫畫。

  一個當然是我,令一個則是肥宅它它波。

  為了接近它它波,我花了一整個禮拜的時間惡補漫畫,終於在最近跟他建立起能夠一起看漫畫的關係。

  是的,僅僅只是能一起看漫畫,不過這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

  宅男的心宛若處女的雙腿般緊閉,但是只要扳開了一點縫,就有機會能長驅直入。

  雖然一直都還沒跟他對到話,但只要進入了宅男的思考領域,我相信我能做到的!

  

  【出包王女,果然很有趣對吧?*】它它波抬抬眼鏡,忽然對我說。

  原來,他一直有在注意我!

  手上的這部漫畫,是出包王女。

  聽說是宅男必讀的聖經,因為它滿足了宅男的幻想。

  幻想什麼的我是不知道,但我很肯定這部漫畫的主角是個陰謀家。

  走在平路上也會莫名其妙的跌倒,只要一跌倒就會跌到女生身上,並且還會變成非常猥褻的姿勢,手也總是會抓到令人非常尷尬的部位……這再再都顯示了,他平常必定做著嚴苛的跌倒訓練,才能夠跌得這麼自然,並且順利的吃到豆腐。

  最可怕的是,即使不斷做出下流的事,他卻能受到一堆女孩子的歡迎。

  望塵莫及啊~難怪會被宅男們視為聖經!

 

  【真的,很有趣呢!春菜很萌!】我由衷感佩。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先聲明男人會出現在女廁都是有苦衷的》

 

  本班的班代杏慧同學,是全校的大眾情人,連續榮登三次「新貴大學最理想女友」的頭銜,對很多人而言,是如同女神一般的存在。

  道貌岸然不苟言笑,舉止有禮,一言一行都符合名門風範,算是個冰山美人吧?雖然很多人為她的美麗而傾倒,但卻沒有人敢大膽的追求,因為她那讓人又敬又怕,讓人不敢褻瀆的氣質。

不過在我眼底,就是個矜持過度的千金小姐。

  很ㄍ一ㄣ,非常ㄍ一ㄣ的美女,這是我對她的評價。

  非常難以接近,基本上她是不跟男生講話的,即使是在這學生都是出身名門望族的學校裡,她身邊總跟著兩個殺氣很重的女僕,幫她擋掉所有她不想接觸的人。

  只要那兩個女僕在,想與她接觸是不可能的,而在學校,只有一個情形,那兩位女僕不會完全貼在她身邊。

 

  沒錯,當然是上洗手間的時候。

 

那兩位女僕當然沒有變態到連上廁所都一起擠進去的地步,不過,她們還是會在女廁外面守著。

依我長久以來的觀察(請不要問我為什麼觀察),杏慧同學上洗手間總是很低調,都會在沒人注意她的時候快速溜走,並且會跑到本大樓最角落,幾乎沒有人會去的那間女廁去。

沒有人注意到只是她的認知,事實上我一直在注意。

她到底是害羞?還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就讓我來揭發吧!

 

 

  所以我剛剛說了這麼多,應該可以解釋我現在為什麼會在女廁裡了。

  別用那種看著變態的眼神,我剛剛不是解釋過了嗎?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廁所一向是男人互相試探的場所》

 

  鎖定這三人之後,整個早上我都在觀察著他們。

  愈是觀察,就愈覺得他們三個可疑。

 

  菁英份子兼勝,本來就喜歡露骨的表現出他的禿頭教授的不滿,在人死後他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有變本加厲的趨勢,甚至引領著一大票同學應和著,對禿頭教授的死大聲稱快。

  在我眼中看來,他這是為了掩蓋買兇的罪惡感,所以試圖博取他人認同,更或許是,他在抒發目標達成的喜悅,藉由他人的應合,來膨脹自身的正義滿足感。

  如果他是買兇者的話,必定認為他做的事是正確的吧?為這個社會除去一個人渣,這是在淨化世界,他肯定是這樣想的吧?

  兼勝同學,你那總是反著光,讓人看不透的眼鏡底下,正透露著得逞的眼神吧?

 

  不同於兼勝同學對禿頭教授的死幸災樂禍,美女班代杏慧同學倒是成了「死者為大」的擁護派,正聚集著一群人表達著「既然人死了,以前的事也就不用再計較了」的理念。

  這樣虛偽造做的作法,果然符合她的形象,雖然如果她是買兇者,此時的舉動反而太刻意做作,但她也只是在扮演「以她的身份最應該出現的舉動」而已,若是這種時候還落井下石,那反而不像她了。

  杏慧同學,妳那美麗的臉孔底下,是不是藏著一顆邪惡的心呢?真想將妳那緊繃的套裝扒開來瞧瞧……

 

  有別於另外兩位嫌疑者的表態,它它波一如既往的什麼舉動也沒有,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依然故我的在他座位上翻著漫畫。

  本來,也就沒有人會去注意他,如果在此刻做出有違以往的舉動的話,以動機來說,會成為最有嫌疑的人吧?

  所以,就繼續保持低調,等到一切風平浪靜嗎?

  我從它它波的臉上,捕捉到一閃而逝的笑容。

  因為本來就太不顯眼了,所以完全不用擔心被懷疑,那個笑容,是自信的笑容嗎?

  你果然不只是一個普通的肥宅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結果嫌疑最大的是我嘛!》

 

  爆掉了!當然不是自爆!

  而是被一顆從外面穿破玻璃的子彈爆掉的。

  在禿頭教授那光亮的禿頭開出鮮艷的血洞轟然倒下之際,我一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禿頭被人用狙擊槍射殺了!

  殺手!絕對是殺手幹的!

  全班發出暴動式的尖叫,只有我一個人因為狂喜而幾乎痛哭流涕。

  去追!追那位殺手!現在馬上行動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應該是在窗戶對面的那棟大樓吧!快!

  【喔噗!】

  太過興奮的我,忘了正站在桌椅之間,轉身就要衝,一抬腿狠狠撞上了椅子邊邊,而且正中的還是腿上那未癒的傷口。

  呈現著屈辱的Orz姿勢,我痛到腿整個麻掉,完全站不起來。

  

  可惡!快動啊我的腿!居然在這種緊要的關頭!

  站起來!動啊!明明夢想就在眼前了!殺手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啊!

  再不快點的話,殺手先生就要走了啊!

  不會再有這種好運的,教授在課堂被爆頭,這種可遇不可求的事!

  掙扎的想要爬起,但腿酸麻到幾乎失去知覺,我只能扶著桌子勉強撐起,根本邁不出一步啊!

  可惡!曉滅呢?這種時候還在幹麻?快代替我去追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有的人天生就是討人厭的角色》

 

  【沒錯,我就是那位殺手!】

  曉滅一臉恐怖的說出這句話之後,我已經做好了失去好友的最壞打算。

  就算是我,也有無法阻止的事。

  次明,你惹到的,可是一位當街將前男友爆頭的「怪物」啊!

  

  「噗!」

  美好的氣氛就這麼被破壞掉,我就知道會這樣。

  【啊哈哈哈哈~】次明的表情完全變成XD,抱著肚子笑到不行。

  【秋……秋少……你的……你的女僕跟你一樣搞笑啊!哈哈哈~我不行了~】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當你愈認真的說出事實,就愈會被當成笑話看。

  渾然不知剛從冥府門前走一遭的次明同學,笑跌在地上打滾。

  無知真是一種幸福啊~

  

  【對了,曉滅,剛剛有看到任何有印象的臉孔嗎?】不再理會他,我向曉滅詢問。

  【有,也沒有。】模擬兩可的回答。

  【說清楚。】對她,我實在不抱任何耐心。

  【因為太多人看起來好像有印象了,結果搞到最後也分不清楚到底是有沒有印象?】

  我實在很想把桌子直接掄起來砸她,到底對前男友的記憶是多麼薄弱啊?還是對人臉的辨識有障礙?為什麼那位被磅掉的仁兄倒是認得出來?該不會還磅錯人了吧?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長形背包是新的流行趨勢?》

 

  我所就讀的這間新貴大學,是一間超高級的私立大學,學生都是些富豪子弟,是全台有名的貴族學校。

  有錢人愛作怪,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二代更是如此,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要說這樣一個怪人聚集的學校裡暗藏著殺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曉滅是這麼說的,她那自稱是殺手的前男友,正是這裡的學生。

  姑且不論她那不牢靠的記憶,這間大學裡,有能力以金錢的力量訓練成為殺手的學生,起碼有一半以上。

  當然也包括我,只要有管道的話,隨時可以成為殺手,就是因為找不到管道。

  一定要找到那位自稱是殺手的學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殺手,這都是一條線索。

  不過要在這麼大學園裡,找到那位學生如同大海撈針,所以我也只好將對那位殺手的臉還有些印象的曉滅帶到學園來,以女僕的身份。

  會帶僕人上學的少爺千金其實不少,所以也不算太突兀。

  

  【喂~死魚眼,給我好好的一個一個認,妳這個連前男友長相都會忘記的薄情女。】

  一手插著口袋,一手將背包拎在肩上,我用比平常還緩慢許多的步伐走著,向身後的曉滅吩咐著。

  曉滅穿著女僕裝,在我後面很悠閒地走著,也不曉得有沒有再認真找?身上的女僕裝還標新立異的加了些骷髏、銀鏈等裝飾,真是個徹底的死硬派龐克。

  

  【欸~秋少今天居然帶女僕來上學啊!】

  【好可愛的女僕,秋少果然品味不凡啊!】

  【這是龐克風嗎?好酷喔!】

  來了~我就知道走這麼慢會被堵到。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殺手其實就是件無聊的工作》

 

  新貴大學校區,某處大樓的頂樓。

  【唉~真麻煩啊~】

  一名看年紀應該是學生的男子,將肩上長形的背袋放下,打了一個超大的哈欠,搔了搔頭。

  【真是的,明明是這麼美好的早晨,我卻要做這種事。】

  男子口中不斷叨唸著,拉開背袋,將裡面的零件一一取出,然後有規劃但不整齊的擺放在地上。

  【像這種時間,就應該在床上呼呼大睡,為什麼我一定浪費寶貴的睡眠時間來做這種事呢?】

  男子依然叨唸著,不時扭扭脖子,揉揉惺忪的睡眼。

  背袋裡的零件已經都取出來了,他以不迅速但熟練的動作開始組裝起來,並不斷的打著哈欠。

  【會把課排在早上的教授根本就是有病,早上是睡眠時間不是常識嗎?像這種人,難怪會被人怨恨啊!】

  男子還是叨唸著,手中的東西已經快組裝好了,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那是把狙擊槍。

  狙擊槍和大樓樓頂,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直接聯想到殺手,而他確確實實是位殺手,雖然感覺有點職業倦怠?

 

  【那個……我看看吼~這棟大樓的話,應該是這個方位吧?】

  男子依舊自言自語,其實這是他消除壓力的一種方式,雖然從工作到現在,已經感覺不到什麼壓力了,但這個習慣還是被保持了下來。

  他將校區地圖攤在地上,確認好了目標的位置後,移動到正確的方位,將狙擊槍架起。

  【好冷啊~像頂樓這種風大的地方,應該準備棉被給人禦寒吧?就算不為來這邊狙擊人的殺手著想,也應該為來這談情說愛的情侶著想啊!】

  男子擤著鼻涕,縮縮肩膀,一邊毫不理性的埋怨著,一邊用瞄準鏡尋找目標。

  【啊啊~是在這裡了!】他終於找到目標所在位置的教室。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現在的女孩子愛情觀都這麼扭曲嗎?》

 

  【妳在耍我嗎?】不用看,我也知道我的額頭正在爆青筋。

  【並沒有。】曉滅快速回答。

  【妳這傢伙,擅自的讓人希望破滅,現在又要擅自讓人重燃希望嗎?】我用手指猛戳她的臉,【不要給我太囂張了!】

  【那個,痛。】曉滅試圖抵抗。

  【少爺,風度風度。】阿蕾亞輕咳幾聲。

  雖然很不甘心,我還是停止了曉滅的戳擊,對一個少女這樣動粗,實在不符合我的身份了。

  【妳最好把話說清楚,雖然不想對女孩子動粗,但不用親自動手就能讓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我可是知道很多種喔~】我威脅的冷笑。

  曉滅做了一個投降的手勢,不過配上那死魚眼非常欠打。

  【其實我是因為不能確定,所以先前才沒說的,但看你這麼執著於殺手,就算是不確定的情報,你也會想知道吧?】

  【沒有錯,任何有關殺手的線索,我都不會放過了。】

  【其實那個可能是殺手的人,是我的前男友。】

  曉滅說完,霎時有一道冷風吹過。

  【不對吧?妳的前男友已經被妳磅掉了喔!不要跟我說他可能是殺手,那我是要去觀落陰嗎?】我感覺額頭的青筋又浮了上來。

  【喔~不是那個前男友,該怎麼說……】曉滅側頭想了一下,【是劈腿。】

  喂喂~等一下,這麼殘酷的事為什麼可以說得這麼自然啊?

  【那妳還有什麼立場磅掉人家啊?結果你自己也劈腿了啊!】我大罵。我現在可以肯定這傢伙不會是殺手了,殺手也沒這麼人渣的。

  【鵝……其實也不能算劈腿,因為我跟那個被我磅掉的男友,已經有段時間沒聯絡了,所以……】曉滅試圖解釋,但好像更糟糕了。

  我看她跟那個被她磅掉的根本不算男女朋友吧?完全是她一廂情願,為了這一廂情願還把人家給殺了,那個傢伙一定死不瞑目吧?她這種鳥個性會交得到男友才奇怪了,那位前男友八成也是自稱的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夢想可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達成的》

 

  終究,我還是成為那種令我唾棄的故事主角。

  什麼樣的故事?

  當然就是那種莫名其妙就跟美少女同居起來超展開的那種故事。

  你說一般來講這種事可能嗎?

  雖說有可能,但那機率絕對趨近於零吧?

  小說也是、漫畫也是,動不動就跟美少女同居,然後其他的美少女如雨後春筍般一個個從身邊冒出,這種事情想也知道是瞎掰的,為什麼搞得這麼理所當然,好像身邊沒有一群美少女為自己爭風吃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一樣。

   不負責的作者造就錯誤的觀念,就好像殺手一樣,明明是麼可怕的職業,認真的講出來卻總是被當成在搞笑。

 

  「磅磅磅磅」!完美的擊中高速移動的槍靶,今天的射擊訓練成果稍微進步了。

  這是我私人的「殺手訓練場」,裡面有各種設施以供訓練,靶場這種東西是一定要的。

  那場與條子之間的槍戰,能夠確實的集中對方的手,當然不會是偶然,幾乎每天,我都做著嚴格的訓練。

  不過還是太嫩,一開始對上的那幾槍因為太慌了全部落空,看來要針對隨時保持冷靜這點做訓練。

 

  【還蠻準的。】曉滅面無表情死魚眼的誇獎,感覺起來一點都沒有誠意。

  通常來說,這個訓練場只會出現我和阿蕾亞,最多就是再加個教練,如果還會有其他人進來,那只能是個死人。

  原本我是這麼期許的……

  因為在家裡太無聊,所以曉滅硬跟了過來,而我也找不到什麼理由反對,這裡就這麼輕易的外人進入了,說起來我還真沒有節操。

  一般來說這種私密的地方被女孩子看到,應該會感到很羞恥,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倒感到一絲得意,看來我離無恥的惡魔又更接近了,我心中這樣暗自高興著。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