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超爆笑吐嘈小說「志願是殺手」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目前分類:志願是殺手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4《啊到底是哪扇門哪條路啊?》

 

  關於殺手這個職業,我一直以來不遺餘力的尋找,卻始終沒有掌握到什麼線索。

  本來對於終於可以瞭解到「如何聯絡到殺手」這件事非常期待的我,在聽完兼勝同學的話後,徹底的失望了。

  他是這麼說的……

  【你問我怎麼聯繫到殺手的?嗯~就我爸剛好有門路啊~認識可以找到殺手的人,我爸的企業能夠到今天這種地位,暗地裡幹了不少骯髒事呢~我是不反對那種手法啦~】

 

  門路!

  是的,剛好有門路!

  混蛋!我也知道是門路啊!但為什麼我就是找不到?

  一句「剛好有門路」就這樣打發掉了!對得起社會大眾嗎?為什麼就你找得到門路,我就找不到?所以說到底是怎樣會有門路的啊啊啊啊?

 

  什麼都推給門路就好了啊!

 

  因為有門路,所以進入了大公司、因為有門路、所以發片成了歌手、因為有門路、所以贏得了競標……

  什麼都靠門路就好啦~那麼努力到底算什麼?

門路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簡直就像「命運」或者「緣份」一樣,完全是可遇不可求!太過分了~什麼剛好認識?怎麼我就認識不到啊?

不能接受,完全不能接受,結果這個社會想要成功,根本就不需要努力,只要「靠關係」、「走後門」、「有門路」就好,我這麼費煞苦心的究竟是為了什麼?其實只要一個個問身邊的人,有沒有人認識殺手就好啦!

 

  【蒼天弄人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所以女人只要正就沒缺點了》

 

  作為人民保母,今天條子們也都很辛勤的在工作!

  大概是吧……

 

  新店某處辦公大樓內,兇案現場。

  死者已被移走,現場只剩下畫好的人形白線,和一大攤血跡。

  【唉~「貓臉殺手」都還沒逮到,又蹦出一個殺手來了。】

長得很正派的條子一臉懊惱的抓著頭。

他叫品正,綽號「正哥」,是這群條子的隊長。

哪群條子?就是跟秋少對戰的那群條子,什麼!忘記了?

好吧~反正……這是那群條子。

所謂的「貓臉殺手」當然是指在西門町帶著貓面具當街殺人的曉滅,「貓臉殺手」這個外號是台灣一向最有創意的媒體取的。

 

【狙擊槍啊~跟新貴大學那次的手法一樣,子彈也是同一種,應該是同一人吧?】

一臉雜魚的條子推論著,他有著跟他長相一樣相符的菜市場名,宗漢,不過大家幾乎都叫他「阿雜」,因為沒有多少人記得他的名字。

【想不到我才剛到刑事局來就碰上兩位殺手的案子啊~該說是幸運嗎?】

一臉就是菜鳥也的確就是個菜鳥的條子興奮的說,他有個蠻棒的名字叫人傑,不過大家都叫他菜鳥,因為他就是個菜鳥。

 

【拜託喔~「貓臉」不會是什麼殺手啦!怎麼看都只是個想耍噱頭搏版面的怪咖殺人犯而已,戴個面具宰個人就算是殺手的話,那國中生都可以是殺手了~】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正義這種東西已經氾濫到不知所云了》

 

  【我……會不會是這世界最不幸的存在?】

  因為遭受了兩次難堪又愚蠢的挫折,我開始對自己失去了信心,自暴自棄的在頂樓的邊牆上蹲著。

  當然沒有要輕生的意思,我還沒有脆弱到這種地步,只是想要吹吹風,沈澱一下自己。

  【很不幸。】曉滅靠在邊牆上,淡淡的說。

  因為我那手「人肉保齡球」,她受了不少擦傷,身上多處被繃帶包起來,看起來就像個遭受家暴的少女,如果蹲在邊牆的換做是她,肯定馬上就有人去報警吧?

  【一般來說,這個時候應該要說些安慰的話吧?】這傢伙,肯定個什麼勁?如果我是個想自殺的人,光憑這句話就跳下去了啊!

  【因為小小的失敗就感到不幸,所以真的不幸,不幸的很可悲。】曉滅說得一副很有哲理。

  其實根本就是拐著彎在罵我,以為我聽不出來嗎?呿~這種程度……

  【多虧了妳~我好像覺得自己沒有那麼不幸了……】我從邊牆上跳了下來,當然不是往樓下跳。

  【嘖~】好像是對我跳的方向不滿,曉滅發出遺憾而令人討厭的聲音。

 

  不愧是已經宰過一個人的兇惡殺人犯,對人命的輕賤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了,在我最低潮的時候落井下石,是想讓我對生命失去希望而自我了斷吧?

  可惜我可是很堅強的,在沒有當上殺手前可不會輕易就死,很遺憾妳的詭計沒有得逞呢曉滅!

  我冷笑著看著曉滅,她的死魚眼還是深沉的不見底。

 

  是說我會到頂樓上,當然不會只是為了自憐自艾這等蠢事,而是約了一個人!

  門「咿啞」的開了,來人推推反著光眼鏡,走上前來。

  當然是兼勝,最後一個嫌疑者。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1《美麗的誤會源自於殘酷的現實》

 

  【你說了「在廁所裡的事」對吧?】

  她的聲音,沒有笑意,反而比較像……比較像……

  【沒錯!】

  【你都知道了嗎?】

  都知道的是她吧?我扮女裝進女廁的事。

  【嗯。】

  我給她肯定的答覆,我猜她是指知道廁所裡的那人是她。

  【可以……別告訴別人嗎?】

  她的肩頭聳動的愈來愈是厲害,聲音也……

  喂喂喂~現在是哪招?說這句話的應該是我才對吧?完全弄反了啊!

  【真的……】她忽然一個大甩頭,灑出一片淚光閃閃。

  淚光閃閃?

  【非常對不起!】淒厲的道歉後,然後非常順勢的……跪下了!

  這這這這這這!

  這到底是什麼情形?為什麼要跪下?為什麼哭了?為什麼要道歉?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應該這樣做的好像是我啊?

  如果角色對調的話雖然是很屈辱的畫面,但就合理多了吧?現在這畫面完全不合理啊!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局面?我該跟著哭嗎?

 

  跪坐在地的杏慧同學淚眼婆娑,而我完全的狀況外。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只要是男人都有尬車魂》

 

  肅靜的教室,一觸及發的氣氛。

  【秋少,你終於要對杏慧同學出手了嗎?】次明一臉駭然。

  全班同學倒吸一口涼氣,兩位女僕將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緊。

  我也收起我的冷笑,冷冷盯視著她們。

 

  【也是呢……】次明撥了撥頭髮,【還沒有因為秋少的幽默而展露笑顏的,也就只剩總是不苟言笑的杏慧同學了……】

  啊?在說什麼?

  【去吧!秋少!用你那獨特的黑色幽默,撬開杏慧同學的唇齒吧!讓她真心的開懷大笑!】

  次明熱血的大喊。

  【……】

  混蛋啊!都說了八百遍了,我不是搞笑角色!我沒有要搞笑!也從來沒有在搞笑!現在也不是要搞笑!到底是怎麼誤會的?究竟要誤會多久啊啊啊啊!

  沒有人理會我心中的吶喊,因為我沒有喊出來,全班的男生都因次明的那一番話沸騰起來,瞎起鬨的猛喊著「讓她笑!讓她笑!」

  我完全百口莫辯。

 

  【不!我覺得秋少並不是要逗杏慧同學笑。】

  在一片吵雜中,有道女聲力排眾議。

  說這句話的,是據說頭腦與胸部並存,也是校花等級的美女,㚓姬同學。

  㚓姬同學,難道妳……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現在的社會女僕都不女僕了》

 

  新店市區,某處大樓的樓頂。

  【超~麻煩的啦~】

  一名裝扮和年紀都像大學生的男子,將肩上的長形背包放下,打了一個又深又長的哈欠,眼角擠出幾滴眼淚。

  【都快十二點了,正是吃飯時間啊~現在的我應該悠閒的吃著中餐吧?為什麼要在這裡做這種事?】

  男子邊抱怨著,邊將長形背包內的零件取出。

  是的,當然是狙擊槍。

  【啊~好像怪怪的?】

  似乎發現了什麼地方不對勁,放下手邊的工作,男子先將地圖攤了開來。

  【嗯~我看看……這個角度的話……】男子對比著方位。

  【啊啊~來錯棟樓了!】用力拍了拍頭,他將東西收拾好,轉身下樓。

 

  好的,讓我們再從來一次。

  新店市區,另外一棟大樓樓頂。

  【真夠~麻煩的啦~】

  還是那位男子……很明顯是殺手的那位男子。

  將肩上的長形背包放下,硬打了一個哈欠,他的手上還多了一袋,麥當勞?

  【真是的,佔用人家吃飯時間,有沒有常識啊?】

  依然是那毫不合理的抱怨,男子這次先將地圖攤開確認。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8《二次元世界不是輕易可以踏進的》

 

  漫畫店,一個充斥著許多虛幻夢想的地方。

  沙發上,兩個沉默的男人,手裡各捧著一本漫畫,腳邊更堆積著更多的漫畫。

  一個當然是我,令一個則是肥宅它它波。

  為了接近它它波,我花了一整個禮拜的時間惡補漫畫,終於在最近跟他建立起能夠一起看漫畫的關係。

  是的,僅僅只是能一起看漫畫,不過這已經是很大的突破了。

  宅男的心宛若處女的雙腿般緊閉,但是只要扳開了一點縫,就有機會能長驅直入。

  雖然一直都還沒跟他對到話,但只要進入了宅男的思考領域,我相信我能做到的!

  

  【出包王女,果然很有趣對吧?*】它它波抬抬眼鏡,忽然對我說。

  原來,他一直有在注意我!

  手上的這部漫畫,是出包王女。

  聽說是宅男必讀的聖經,因為它滿足了宅男的幻想。

  幻想什麼的我是不知道,但我很肯定這部漫畫的主角是個陰謀家。

  走在平路上也會莫名其妙的跌倒,只要一跌倒就會跌到女生身上,並且還會變成非常猥褻的姿勢,手也總是會抓到令人非常尷尬的部位……這再再都顯示了,他平常必定做著嚴苛的跌倒訓練,才能夠跌得這麼自然,並且順利的吃到豆腐。

  最可怕的是,即使不斷做出下流的事,他卻能受到一堆女孩子的歡迎。

  望塵莫及啊~難怪會被宅男們視為聖經!

 

  【真的,很有趣呢!春菜很萌!】我由衷感佩。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先聲明男人會出現在女廁都是有苦衷的》

 

  本班的班代杏慧同學,是全校的大眾情人,連續榮登三次「新貴大學最理想女友」的頭銜,對很多人而言,是如同女神一般的存在。

  道貌岸然不苟言笑,舉止有禮,一言一行都符合名門風範,算是個冰山美人吧?雖然很多人為她的美麗而傾倒,但卻沒有人敢大膽的追求,因為她那讓人又敬又怕,讓人不敢褻瀆的氣質。

不過在我眼底,就是個矜持過度的千金小姐。

  很ㄍ一ㄣ,非常ㄍ一ㄣ的美女,這是我對她的評價。

  非常難以接近,基本上她是不跟男生講話的,即使是在這學生都是出身名門望族的學校裡,她身邊總跟著兩個殺氣很重的女僕,幫她擋掉所有她不想接觸的人。

  只要那兩個女僕在,想與她接觸是不可能的,而在學校,只有一個情形,那兩位女僕不會完全貼在她身邊。

 

  沒錯,當然是上洗手間的時候。

 

那兩位女僕當然沒有變態到連上廁所都一起擠進去的地步,不過,她們還是會在女廁外面守著。

依我長久以來的觀察(請不要問我為什麼觀察),杏慧同學上洗手間總是很低調,都會在沒人注意她的時候快速溜走,並且會跑到本大樓最角落,幾乎沒有人會去的那間女廁去。

沒有人注意到只是她的認知,事實上我一直在注意。

她到底是害羞?還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就讓我來揭發吧!

 

 

  所以我剛剛說了這麼多,應該可以解釋我現在為什麼會在女廁裡了。

  別用那種看著變態的眼神,我剛剛不是解釋過了嗎?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6《廁所一向是男人互相試探的場所》

 

  鎖定這三人之後,整個早上我都在觀察著他們。

  愈是觀察,就愈覺得他們三個可疑。

 

  菁英份子兼勝,本來就喜歡露骨的表現出他的禿頭教授的不滿,在人死後他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有變本加厲的趨勢,甚至引領著一大票同學應和著,對禿頭教授的死大聲稱快。

  在我眼中看來,他這是為了掩蓋買兇的罪惡感,所以試圖博取他人認同,更或許是,他在抒發目標達成的喜悅,藉由他人的應合,來膨脹自身的正義滿足感。

  如果他是買兇者的話,必定認為他做的事是正確的吧?為這個社會除去一個人渣,這是在淨化世界,他肯定是這樣想的吧?

  兼勝同學,你那總是反著光,讓人看不透的眼鏡底下,正透露著得逞的眼神吧?

 

  不同於兼勝同學對禿頭教授的死幸災樂禍,美女班代杏慧同學倒是成了「死者為大」的擁護派,正聚集著一群人表達著「既然人死了,以前的事也就不用再計較了」的理念。

  這樣虛偽造做的作法,果然符合她的形象,雖然如果她是買兇者,此時的舉動反而太刻意做作,但她也只是在扮演「以她的身份最應該出現的舉動」而已,若是這種時候還落井下石,那反而不像她了。

  杏慧同學,妳那美麗的臉孔底下,是不是藏著一顆邪惡的心呢?真想將妳那緊繃的套裝扒開來瞧瞧……

 

  有別於另外兩位嫌疑者的表態,它它波一如既往的什麼舉動也沒有,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依然故我的在他座位上翻著漫畫。

  本來,也就沒有人會去注意他,如果在此刻做出有違以往的舉動的話,以動機來說,會成為最有嫌疑的人吧?

  所以,就繼續保持低調,等到一切風平浪靜嗎?

  我從它它波的臉上,捕捉到一閃而逝的笑容。

  因為本來就太不顯眼了,所以完全不用擔心被懷疑,那個笑容,是自信的笑容嗎?

  你果然不只是一個普通的肥宅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結果嫌疑最大的是我嘛!》

 

  爆掉了!當然不是自爆!

  而是被一顆從外面穿破玻璃的子彈爆掉的。

  在禿頭教授那光亮的禿頭開出鮮艷的血洞轟然倒下之際,我一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禿頭被人用狙擊槍射殺了!

  殺手!絕對是殺手幹的!

  全班發出暴動式的尖叫,只有我一個人因為狂喜而幾乎痛哭流涕。

  去追!追那位殺手!現在馬上行動的話,應該還來得及!

  應該是在窗戶對面的那棟大樓吧!快!

  【喔噗!】

  太過興奮的我,忘了正站在桌椅之間,轉身就要衝,一抬腿狠狠撞上了椅子邊邊,而且正中的還是腿上那未癒的傷口。

  呈現著屈辱的Orz姿勢,我痛到腿整個麻掉,完全站不起來。

  

  可惡!快動啊我的腿!居然在這種緊要的關頭!

  站起來!動啊!明明夢想就在眼前了!殺手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啊!

  再不快點的話,殺手先生就要走了啊!

  不會再有這種好運的,教授在課堂被爆頭,這種可遇不可求的事!

  掙扎的想要爬起,但腿酸麻到幾乎失去知覺,我只能扶著桌子勉強撐起,根本邁不出一步啊!

  可惡!曉滅呢?這種時候還在幹麻?快代替我去追啊!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有的人天生就是討人厭的角色》

 

  【沒錯,我就是那位殺手!】

  曉滅一臉恐怖的說出這句話之後,我已經做好了失去好友的最壞打算。

  就算是我,也有無法阻止的事。

  次明,你惹到的,可是一位當街將前男友爆頭的「怪物」啊!

  

  「噗!」

  美好的氣氛就這麼被破壞掉,我就知道會這樣。

  【啊哈哈哈哈~】次明的表情完全變成XD,抱著肚子笑到不行。

  【秋……秋少……你的……你的女僕跟你一樣搞笑啊!哈哈哈~我不行了~】

  現實就是如此殘酷,當你愈認真的說出事實,就愈會被當成笑話看。

  渾然不知剛從冥府門前走一遭的次明同學,笑跌在地上打滾。

  無知真是一種幸福啊~

  

  【對了,曉滅,剛剛有看到任何有印象的臉孔嗎?】不再理會他,我向曉滅詢問。

  【有,也沒有。】模擬兩可的回答。

  【說清楚。】對她,我實在不抱任何耐心。

  【因為太多人看起來好像有印象了,結果搞到最後也分不清楚到底是有沒有印象?】

  我實在很想把桌子直接掄起來砸她,到底對前男友的記憶是多麼薄弱啊?還是對人臉的辨識有障礙?為什麼那位被磅掉的仁兄倒是認得出來?該不會還磅錯人了吧?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長形背包是新的流行趨勢?》

 

  我所就讀的這間新貴大學,是一間超高級的私立大學,學生都是些富豪子弟,是全台有名的貴族學校。

  有錢人愛作怪,含著金湯匙出身的富二代更是如此,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要說這樣一個怪人聚集的學校裡暗藏著殺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曉滅是這麼說的,她那自稱是殺手的前男友,正是這裡的學生。

  姑且不論她那不牢靠的記憶,這間大學裡,有能力以金錢的力量訓練成為殺手的學生,起碼有一半以上。

  當然也包括我,只要有管道的話,隨時可以成為殺手,就是因為找不到管道。

  一定要找到那位自稱是殺手的學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殺手,這都是一條線索。

  不過要在這麼大學園裡,找到那位學生如同大海撈針,所以我也只好將對那位殺手的臉還有些印象的曉滅帶到學園來,以女僕的身份。

  會帶僕人上學的少爺千金其實不少,所以也不算太突兀。

  

  【喂~死魚眼,給我好好的一個一個認,妳這個連前男友長相都會忘記的薄情女。】

  一手插著口袋,一手將背包拎在肩上,我用比平常還緩慢許多的步伐走著,向身後的曉滅吩咐著。

  曉滅穿著女僕裝,在我後面很悠閒地走著,也不曉得有沒有再認真找?身上的女僕裝還標新立異的加了些骷髏、銀鏈等裝飾,真是個徹底的死硬派龐克。

  

  【欸~秋少今天居然帶女僕來上學啊!】

  【好可愛的女僕,秋少果然品味不凡啊!】

  【這是龐克風嗎?好酷喔!】

  來了~我就知道走這麼慢會被堵到。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殺手其實就是件無聊的工作》

 

  新貴大學校區,某處大樓的頂樓。

  【唉~真麻煩啊~】

  一名看年紀應該是學生的男子,將肩上長形的背袋放下,打了一個超大的哈欠,搔了搔頭。

  【真是的,明明是這麼美好的早晨,我卻要做這種事。】

  男子口中不斷叨唸著,拉開背袋,將裡面的零件一一取出,然後有規劃但不整齊的擺放在地上。

  【像這種時間,就應該在床上呼呼大睡,為什麼我一定浪費寶貴的睡眠時間來做這種事呢?】

  男子依然叨唸著,不時扭扭脖子,揉揉惺忪的睡眼。

  背袋裡的零件已經都取出來了,他以不迅速但熟練的動作開始組裝起來,並不斷的打著哈欠。

  【會把課排在早上的教授根本就是有病,早上是睡眠時間不是常識嗎?像這種人,難怪會被人怨恨啊!】

  男子還是叨唸著,手中的東西已經快組裝好了,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那是把狙擊槍。

  狙擊槍和大樓樓頂,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會直接聯想到殺手,而他確確實實是位殺手,雖然感覺有點職業倦怠?

 

  【那個……我看看吼~這棟大樓的話,應該是這個方位吧?】

  男子依舊自言自語,其實這是他消除壓力的一種方式,雖然從工作到現在,已經感覺不到什麼壓力了,但這個習慣還是被保持了下來。

  他將校區地圖攤在地上,確認好了目標的位置後,移動到正確的方位,將狙擊槍架起。

  【好冷啊~像頂樓這種風大的地方,應該準備棉被給人禦寒吧?就算不為來這邊狙擊人的殺手著想,也應該為來這談情說愛的情侶著想啊!】

  男子擤著鼻涕,縮縮肩膀,一邊毫不理性的埋怨著,一邊用瞄準鏡尋找目標。

  【啊啊~是在這裡了!】他終於找到目標所在位置的教室。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現在的女孩子愛情觀都這麼扭曲嗎?》

 

  【妳在耍我嗎?】不用看,我也知道我的額頭正在爆青筋。

  【並沒有。】曉滅快速回答。

  【妳這傢伙,擅自的讓人希望破滅,現在又要擅自讓人重燃希望嗎?】我用手指猛戳她的臉,【不要給我太囂張了!】

  【那個,痛。】曉滅試圖抵抗。

  【少爺,風度風度。】阿蕾亞輕咳幾聲。

  雖然很不甘心,我還是停止了曉滅的戳擊,對一個少女這樣動粗,實在不符合我的身份了。

  【妳最好把話說清楚,雖然不想對女孩子動粗,但不用親自動手就能讓人生不如死的方法,我可是知道很多種喔~】我威脅的冷笑。

  曉滅做了一個投降的手勢,不過配上那死魚眼非常欠打。

  【其實我是因為不能確定,所以先前才沒說的,但看你這麼執著於殺手,就算是不確定的情報,你也會想知道吧?】

  【沒有錯,任何有關殺手的線索,我都不會放過了。】

  【其實那個可能是殺手的人,是我的前男友。】

  曉滅說完,霎時有一道冷風吹過。

  【不對吧?妳的前男友已經被妳磅掉了喔!不要跟我說他可能是殺手,那我是要去觀落陰嗎?】我感覺額頭的青筋又浮了上來。

  【喔~不是那個前男友,該怎麼說……】曉滅側頭想了一下,【是劈腿。】

  喂喂~等一下,這麼殘酷的事為什麼可以說得這麼自然啊?

  【那妳還有什麼立場磅掉人家啊?結果你自己也劈腿了啊!】我大罵。我現在可以肯定這傢伙不會是殺手了,殺手也沒這麼人渣的。

  【鵝……其實也不能算劈腿,因為我跟那個被我磅掉的男友,已經有段時間沒聯絡了,所以……】曉滅試圖解釋,但好像更糟糕了。

  我看她跟那個被她磅掉的根本不算男女朋友吧?完全是她一廂情願,為了這一廂情願還把人家給殺了,那個傢伙一定死不瞑目吧?她這種鳥個性會交得到男友才奇怪了,那位前男友八成也是自稱的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夢想可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達成的》

 

  終究,我還是成為那種令我唾棄的故事主角。

  什麼樣的故事?

  當然就是那種莫名其妙就跟美少女同居起來超展開的那種故事。

  你說一般來講這種事可能嗎?

  雖說有可能,但那機率絕對趨近於零吧?

  小說也是、漫畫也是,動不動就跟美少女同居,然後其他的美少女如雨後春筍般一個個從身邊冒出,這種事情想也知道是瞎掰的,為什麼搞得這麼理所當然,好像身邊沒有一群美少女為自己爭風吃醋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一樣。

   不負責的作者造就錯誤的觀念,就好像殺手一樣,明明是麼可怕的職業,認真的講出來卻總是被當成在搞笑。

 

  「磅磅磅磅」!完美的擊中高速移動的槍靶,今天的射擊訓練成果稍微進步了。

  這是我私人的「殺手訓練場」,裡面有各種設施以供訓練,靶場這種東西是一定要的。

  那場與條子之間的槍戰,能夠確實的集中對方的手,當然不會是偶然,幾乎每天,我都做著嚴格的訓練。

  不過還是太嫩,一開始對上的那幾槍因為太慌了全部落空,看來要針對隨時保持冷靜這點做訓練。

 

  【還蠻準的。】曉滅面無表情死魚眼的誇獎,感覺起來一點都沒有誠意。

  通常來說,這個訓練場只會出現我和阿蕾亞,最多就是再加個教練,如果還會有其他人進來,那只能是個死人。

  原本我是這麼期許的……

  因為在家裡太無聊,所以曉滅硬跟了過來,而我也找不到什麼理由反對,這裡就這麼輕易的外人進入了,說起來我還真沒有節操。

  一般來說這種私密的地方被女孩子看到,應該會感到很羞恥,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倒感到一絲得意,看來我離無恥的惡魔又更接近了,我心中這樣暗自高興著。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 別再相信新聞媒體了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雖然我是位紳士,但妳在繼續這樣不配合下去,我可就無法保證我會做什麼了。】我冷冷地說。

  這不完全是在恐嚇,雖然我不是蘿莉控,但人心裡都有變態的基因,理智失控的話,人也會退化成野獸,你看那層出不窮的性侵幼童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招認吧!在我控制不住自己之前!

  我體內的怪獸,已經蠢蠢欲動了啊!

 

  【很遺憾……】

  夠了喔~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聽第二次。

  【看得出來你很想當殺手,但是……我真的不是。】

  【我槍殺的那個人,只是我那花心劈腿的男朋友而已。】

  曉滅用著很同情很遺憾的口吻。

  【不可能……妳以為這麼說我就會相信妳?有誰會因為男朋友花心,就戴著面具拎把獵槍當街槍殺他啊?要編故事也編好一點,再說,妳有證據證實他是妳男朋友嗎?】我有點失控的吼。

  【確實……沒有證據呢!】曉滅低下頭,透出淡淡地哀傷。

  【可能根本只有我認為他是我男朋友吧?雖然小時候的時候確實作下約定了……】

  等……等一下,這種氛圍,這種氣氛?

  【或許我真的不正常吧?周圍的人也這麼認為,總之,這是情殺……】

  【我只是實現我的諾言,他花心,所以就把他磅掉了。】

 

  磅掉了?說得跟真的一樣,要我相信這種不切實際的謊言?情殺是不罕見,但是……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死魚眼加了口球就是上吊眼

 

  昏迷期間我作了個夢,夢到了一些往事……

 

  放屁!

  別在被漫畫跟小說給唬了,作夢就作夢,最好是會進入回憶的VCR

我有作過有條有理到幾乎難辨真假的夢,就是沒作過一段完完整整毫無修改回憶的夢。

說到底就是那就是一種拙劣的敘事手法,因為想讓讀者知道過往的事,卻又不知道從哪裡插入比較不突兀,結果就用夢來表示。

 

總之我是做了個亂七八糟的怪夢,夢醒了,我也不記得了。

我睜開眼睛。

看看時間,吳主播報新聞的時間已經過了,阿蕾亞沒有叫醒我,因為她睡死在旁邊的沙發上。

有種想把她丟到大馬路上給車輾死的衝動,不過我終究還是保持住了我的風度。

 

對不起,我沒能即時醒來,看妳最後一眼。

我對著電視深深鞠躬道歉。

 

現在不該是感傷的時候,好像有什麼事忘記做?

對了,殺手妹妹!

【阿蕾亞!醒醒!那個女孩子呢?】我著急的將阿蕾亞搖醒。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能夠暗藏殺氣才是好女僕

 

【可不可以……稍微讓我有尊嚴一點……】

  在市區繞了五分鐘,路痴殺手妹妹終於找到通往車庫的秘密通道,好險沒有條子跟上來。

  現在我正被她拎著後領,像是拖垃圾袋一樣的方式拖著。

  【你太重了,我扛不起來……】她解釋著,一如既往的理直氣壯。

  說得也是啊~畢竟她的身材是這麼嬌小,要背我、抱我、扛我都不可能,也只能這樣拖著走了,好像是不能怪她。

 

  大部分來說,停車場啦~車庫之類的,常常會設在地下室,這裡也不例外,而我家就在上面,由於沒什麼必要,所以沒有通往樓上的電梯,只有樓梯,我想,之後是該裝一部電梯了。

  因為殺手妹妹正一路將我用拖的走上樓梯。

  【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我孬,但你能想像的,腿上的傷口一次一次碰撞到階梯那種痛,我沒有小便失禁已經很好了。

 

  以後的訓練要多加一項,忍痛訓練,像這次痛到爬不起來,和現在的唉唉叫實在太失身份了。

  說實在的,殺手妹妹人真是不錯,雖然是弱智了一點,但至少挺有情有義的,這跟一般大眾對殺手都很冷血的印象有很大的差距。

  到底是她異類呢?還是這才是現實中真正殺手的模樣?其實殺手之間都是很溫馨的,而且是能夠包容弱智的慈善團體?

  溫馨什麼的雖然不符合我的風格,但是有情有義倒是很對我的味,對目標無情,對同伴有義,這才是我等不容於社會道德觀的異類間的浪漫啊~

 

  幾乎令人崩潰的樓梯終於走完,我被像扔垃圾一樣的扔在地上。

  是說這位殺手妹妹真的很沒禮貌,有機會的話一定要抽空教導教導她,她難道不知道男人最敏感的部位就是受了傷的腿和纖細的自尊心嗎?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6 意志力都是騙人的

 

  這一開槍,當然馬上演變成街頭槍戰。

  雙方互射後,條子們躲到警車後,我則躲在柱子後面。

  那些條子並沒有想像中的廢,我居然沒擊中半發!

  果然打真人跟打靶是天差地遠,不過我早有準備!

  【看!有流星!】

  我失聲大叫,指著天上,逼真的演技差點都讓我自己都相信了。

  眾條子下意識的一抬頭,一名條子已經不幸中槍。

  還擊!我再度躲入柱子後。

 

  殺手妹妹幹倒一位、我幹倒一位,還剩三位條子……

  不能再拖,繼續拖下去肯定會有更多支援,必須速戰速決!

  【喂!她要逃了!】條子忽然驚叫,看來是殺手妹妹準備趁這個空擋烙跑。

  好機會!

 

  趁著條子們的注意力稍微被轉移,我再度衝了出去放倒一名條子。

  一陣紛亂槍響,我差點被擊中。

  不知道殺手妹妹逃掉沒?

  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我現在正面臨生死關頭!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 本來我也不想這樣本來不想

 

  雖然也很想看看殺手妹妹的臉,但讓女孩子在面前如此羞恥不是我的作風。

  手捏劍指,外套一揚,我迅速繞到條子們面前,一連五指戳中他們的壇中穴!

  當然,我還不到會點穴這麼扯,但這幾下要放倒他們是綽綽有餘了。

  我自信的笑,姿勢滿點。

  條子們一臉不敢置信,紛紛摀著胸口。

  驚訝嗎?錯愕吧?再來沒你們的戲了,看在你們是人民的公僕上,就饒了你們性命,乖乖倒下吧!

  

  【呃……】

  【啊~好痛!】

  【依辜!】

  【靠!你襲警啊你?】

  眾條子一臉很痛的按摩著胸口,居然都沒有倒?

 

  說起來剛剛戳中的觸感蠻奇怪的,難道是?

  【哼哼哼哼~】我冷笑起來,果然,是我太大意了,【防彈衣嗎?我早應該想到的……哈哈哈哈~】我仰著頭狂笑,試圖要掩飾我的尷尬。

  這下糗斃了,虧我剛剛的姿勢這麼帥,居然一個都沒放倒,這樣子不就又變成在搞笑了嗎?殺手妹妹一定都看在眼底吧?她一定覺得我蠢斃了!丟臉死了!這樣半吊子的我要怎麼成為殺手?

  不!我要冷靜!我還沒有輸!

  可能,殺手妹妹真的在暗笑著,但她至少沒有笑出聲,是想給我點面子吧?這證實她對我還有期望。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