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幽默超爆笑吐嘈小說「志願是殺手」連載中!
可在文章分類→小說 直接於部落格觀看 或者從我的連結到POPO觀看


  傍晚,某巷弄,某路燈下,一條修長的人影,襯衫、長褲、慢跑鞋,都是乾乾淨淨,頭髮分線清晰,整齊清爽。
  一隻小貓懶洋洋的臥在車底,瞇著眼睛,看著遠處漸沉的夕陽,一個老翁坐在自己家門前的藤椅上,搖著蒲扇,靜待夏夜的清爽。
  路燈下的年輕人,每到這個時間,不論寒暑,不懼風雨,總是準時出現在路燈底下,直到…

  遠處黯淡的陽光,終於不甘不願的隱沒,年輕人的頭仰起,路燈,整條街的路燈,緩緩亮起,微綻,而至光明!然後年輕人才會將視線從頭上這盞路燈移去,看著亮了整條街的路燈,發楞半倘,然後嘆了一口氣,終於離去。
  【阿黃~】坐在藤椅上的老翁喚住一隻附近的流浪狗,那頭叫“阿黃"的流浪狗吐著舌頭走了過去。
  老翁摸摸阿黃的頭,【你知道,什麼是最寂寞?】阿黃張大著眼看著他,像是聽得懂似的,正等著老翁回答。
  【那就是~一個正常人,待在一群瘋子之中。】他順著狗毛,嘴角漸漸勾起,【又或者是,一個瘋子,卻待在一群正常人之中啊~哈哈~】他露出黃牙呵呵大笑,然後被他的媳婦拎進去吃飯,留下阿黃歪著頭坐在當地。

#####

  望路燈的男子回到家中,換上一身白衣,來到電腦桌前,此時他是另一個世界的人,也有人稱他在那另一個世界裡為神,他是號稱最偉大的駭客,他在網路上的ID是…

  白。

  這個ID不是他自己取的,他所製作的病毒剛開始橫行時根本沒個名號,只是經他病毒所侵入過的電腦,螢幕上總是只留下一片空白,然後,就永遠白在那裡,除非你關掉螢幕,或是砸了電腦。
  這只是他為了展現才能的一個小玩笑,卻不料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個無人能解的病毒因為侵入了幾個號稱無堅不摧的單位而走紅,“電腦殺手白"!這個不知哪家報社所胡亂想出的稱號,就這麼地不脛而走。而白,早就滲透了全球各單位的機密組織,閑著沒事便在隨便某個局的機密檔案中挖寶,然後再將病毒放進幾個自己看不順眼的單位,小小惡作劇一番。

  最強駭客傳說云云,對他來說只是虛名而已,他所追求的,一直都不是這些,只是或許,這可以是個途徑?

  化身為白的他,只在這個專屬於白的小房間,兩個房間之間的夾層,需要特殊方法才可打開暗門來到的小房間。雖然這是他的家,雖然在外人眼中他的身分是個沒有前科,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但是他依然謹慎,因為他不容許自己的一點小疏忽,而造成了一些無可挽救的後果,他喜歡、他要,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全白明亮的小房間,一張電腦桌、一張椅;一台電視、一台電腦,一個運籌帷幄的男人,簡單,卻又複雜。

  白飛快的輪動手指,移動著滑鼠,快樂的翻看某大國機密單位的資料,順便隨興無聊的隨意竄改,耳朵則分神的聽著電視裡的報導。忽然,他皺了皺眉頭,將鍵盤推入,滑動椅子到電視前,又是一宗,令人憤慨的社會新聞啊~

  某大學生遭歹徒強拖至廁所性侵得逞,大學生向警方報案,罪嫌堅稱遭人誣陷,雙方鬧上法院,最後罪嫌因罪證不足當庭釋放,受害人痛哭失聲…

  【為什麼壞人都這麼好運?像這種強姦犯應該直抓去槍斃!】白看著新聞畫面中,那個當場無罪釋放的罪嫌那副小人面孔,忍不住破口大罵,轉台。

  一名老婦人控訴自己四十多歲的兒子整天遊手好閒,不但沒拿錢回家,還常常向自己要錢,若是拒絕便拳腳相向,老婦痛哭養子不孝,欲向法院申請保護令…

  【不肖子!真該被雷公劈死!】白怒罵連連,再轉台。

  X姓立委今日帶著大批民眾來到地檢署抗議…蛋洗地檢署…大罵政府無能…警方出動鎮暴警察…

  【又在作秀,雞蛋不用錢啊?就是有這種廢物立委,拿了人民這麼多錢,整天不做事,只會怪政府,有錢只會收,法案全不過,真他媽敗類!】白氣呼呼的大罵,氣憤中再度轉台。

  又見中國黑心貨…驗出XX含量過高…證實是由中國大陸進口…請台灣民眾勿要貪小便宜…

  【按!大陸人就愛針對我們,每次台灣要參加什麼世界組織就在那邊機機歪歪,偏偏就是一堆白痴台商要跑去那邊當“呆胞"*,給人家狠狠削了一頓再回來哭,真夠孬!這下可好,明知道他們就是愛針對我們,還傻傻的在那邊進口大陸貨,毒死活該!操!】白忿忿關掉電視,用力甩落遙控器。
  
  脫去一身白衣,白走出隔間,來到客廳,做起健康操來。每次他心煩意亂,就會藉運動流流汗,好讓自己氣消。
  【1234~2234~】白左臂繞三圈,右臂繞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做完運動,白開始打掃房子。
  白家裡的所有家具,全是自己DIY製成的,甚至家裡的擺飾,也是他廢物利用自己DIY完成,吸管黏成的飛機、壞掉的鬧鐘加工而成的機器人、壞掉的電鍋加工成的收納桶,白很會物盡其用。
  心情不好就做運動,再心情不好就做家事,這是白奉行的原則,化悲憤為力量的最佳典範,既可消氣還可健身外加一個整齊漂亮的窩,真是一舉數得。

  白用力的擦擦擦、掃掃掃、拖拖拖。

  白的窩簡單、整潔。
  簡單,是指不雜亂,而不是像樣品屋那樣,只有該有的有,剩下的通通沒有,一整個空虛。白的窩可是俐落而充實,樸實而又不失格調。
  整潔,並不是指整間房子一塵不染,所有的東西都亮晶晶,且排列的整整齊齊。白的家還是有灰塵,牆角還有蜘蛛網(他特別容許存在的蜘蛛,用來清除蟑螂),只是都還在一般人覺得尚稱舒適的範圍。而他的陳設則是亂中有序,東西雖然多卻不雜,每樣東西都在他該有的位置乖乖待著,不會隨便飛到別的地方去。

  打掃完畢,白打開冰箱,拎出一袋袋水果。

  因為外來市場的衝擊,台灣本土的水果是愈來愈難賣了,白覺得自家人要挺自家人,於是常常到果菜市場收購各式土產水果,冰箱因此長期被水果攻占。

  【切切切~切切切~為了心愛的小蝦蝦我切切切~~】換上圍裙,白哼著自己掰的歌,有條不紊的切著梨子。
  梨子切完切蘋果,蘋果切完切蓮霧,蓮霧切完切…

  一連切完了十幾樣水果,完成了三道完美精緻的水果拼盤,白又打開冰箱,拎出高麗菜、蘿蔔、青蔥、茄子…前幾日豪雨不斷,菜農損失慘重,國內菜價上揚,白為了盡一己之力救助農民,毅然決然重金買下,既然買了,當然要負責吃掉,好在白本來就是個養生主義者,這些蔬菜類很合他的胃口。

  【切切切~切切切~為了心愛的小蝦蝦我切切切~~】白邊哼邊切,邊開始放油熱鍋,然後開始炒菜,身為居家好男人的他,下廚這門本事怎可不會。

  不到一個小時,白已完成四菜一湯,色香味俱全,整齊的擺好在餐桌,再點上一隻小蠟燭,燈光調暗。
  「叮咚」!門鈴適時響起。
  白終於露出笑容,迅速脫掉圍裙,翻好衣領,開門。
  【歡迎~最美麗的蝦子小姐!】白紳士的行禮。
  【公~】白可愛的女朋友蝦子小姐一把撲上,白微笑抱著她,輕輕帶上門。
  【又換香水了?】一番熱吻後,白問。 
  【嗯~你喜不喜歡?】蝦子嬌聲問。 
  【妳擦的我都喜歡。】白牽著她的手,帶到了餐桌,幫她拉開椅子。
  【怎麼都是菜呀?】蝦子皺眉坐下。
  【吃菜很健康啊~而且不會胖。】白微笑,不過蝦子可苗條的哩。
  【你一定又是發善心在做好事吧?】蝦子一語道破,嘴角抿著一股「我還會猜不透你?」的淺笑。
  【真是個鬼靈精!】白聳聳肩,夾菜給她。
  【唉~你就是太善良~】蝦子淺嘆一聲,白傻笑。

  與蝦子共進一頓美味的蔬菜佳餚後,兩人邊打情罵俏的一齊洗碗,然後再端出水果拼盤,坐在大沙發上,一邊看著DVD,一邊品味著酸甜。
  
  片子是部生活愛情片,蝦子照例看到一半就躺在白懷裡睡著了,白乖乖的不敢亂動,眼光盯著螢幕,腦子卻在想別的事,無時無刻思考是他的習慣。

  白不需要工作,各大銀行就是他的提款機,取之不盡,除非他們放棄使用電腦作業,但他仍然有一份工作,為了掩人耳目跟打發時間。
  蝦子知道他的工作,但不知道白是個駭客,只知道他電腦一把罩,電腦每次出了什麼問題,拿給他總是三兩下就弄好。
  雖然,蝦子並不知道白隱藏的一面,但白由衷的認為,她是最了解他的人,他一開口,他就可以知道他接下來說什麼,他一個眼神,她便可以猜出他的心意。白甚至懷疑,其實她知道他隱瞞了些什麼,只是他不說,她便裝作不知道。

  白想和她結婚,他知道這輩子不可能再找到比她更了解自己的人了,但是他是白,若是真的娶了她,他可不想再隱瞞下去,但是她能接受嗎?他考慮這個問題已經很久了,最近尤其頻繁,有時候,他希望自己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

  【嗯~】蝦子慵懶的伸個懶腰,剛好趕上最後感動的結局,配合劇情掉下幾滴淚,女人就是如此,容易受感動。
  【吼~怎麼不叫醒我?】她輕輕捶了他一下,白笑笑不答。
  
  看完DVD,蝦子照例要去洗澡,但今天不大一樣,蝦子今天像是一直在為某件事而緊張。
  【公~】她捧著衣服,比平常更嬌聲的喚。
  【怎?】白自然察覺了,心跳加速。
  【今天~陪人家一起洗澡~】蝦子羞紅了臉。
  真是大膽的邀請!他們雖然已經交往了兩年之久,但白頂多只牽過她的手,親過她的嘴,從來沒有更進一步的親熱。
  【喔~】白脹紅了臉。

#####

  大浴缸裡,礙眼的泡沫蓋住蝦子的胴體,白、蝦子,一人一邊,臉上都是紅撲撲的。

  【我幫你擦背。】過了好久,蝦子才打破沉默,羞答答地說。白呆呆的轉過身,感受蝦子用毛巾輕手輕腳地替他擦著背。
  擦完背,蝦子把他轉過來。白第一次看到她的裸體,她也是第一次看到白的裸體,兩人都是一羞。
  【嘻~】蝦子頑皮一笑,撲入白的懷中,白將她擁起一吻,相互纏綿。

  戲水鴛鴦,共浴的確是情侶間最易增加感情的方式。

  從浴室出來後,兩個人的嘴便不曾分離,緊緊互擁著,四隻濕漉漉的腳,踏著不規則的圓,一路印到了床邊。

  窗簾放下,燈關上,棉被蓋上,再來…咳咳~兒童不宜…總之我們純情的白,總算是破了處男了。

#####

  剛遭受媒體團團包圍,無差別攻擊的問題轟炸,董欸和他的一班手下,終於像是歷劫歸來般累癱在警局。
  【好了,我們幾乎可以確定兇手就是那個駭客—白,因為那台筆電上正留下他的印記,一片空白。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大家提出來自己對白的了解吧!】稍做一番休息後,董欸首先開口。
  揪另首先舉手,董欸皺了皺眉,還是做了個請說的手勢。
  【白,顧名思義他的屁股很白…】揪另一臉嚴肅的說道,忽然被天外飛來一隻鞋子爆頭。
  【就知道你又要練瘋話,下一個,叭噗你說!】董欸撿回鞋子,穿好。
  【欸~這狗嘛~他素個駭扣?】叭噗操著嚴重的台灣國語,很努力的回答問題。
  【操!我剛剛就說他是駭客了,你說了等於沒說,有誰知道他幹過什麼事的?】董欸不耐煩的問。
  【殺…殺倫?】叭噗戰戰兢兢地說。
  【我們現在就是要查人是不是他殺的,他媽的~你可以閉嘴了。】董欸快被這個狀況外的傢伙氣死了。
  【我知道,他曾經放病毒癱瘓各國重要機構,引起很大的恐慌,他製作的病毒至今還是無解!】皮在癢舉手發言。他的綽號雖然較皮在癢,但可沒有真的皮在癢,他都有乖乖做功課。
  【嗯~】董欸總算點點頭,【還有勒~狸貓?】他瞥向大字型躺在辦公桌上的狸貓。
  【吼~董欸你很愛賣關子捏~】狸貓滑下桌,順勢坐到一張椅子上,【你一定是暗蓋了一些什麼,才會一直在那邊奸臣仔笑,趕快把資料拿出來啦~】狸貓是這個警局裡最聰明的,他的外號是自己取的,自稱是換了太子的那隻狸貓。
  【我只是想試試你們,不過你們還真糟啊~白好歹也是鼎鼎大名的駭客啊!居然有人不知道!】董欸狠敲叭噗的頭,轉身從抽屜裡拿出一疊資料,交給他們傳閱。
  【一般大眾對他的印象,大概就是像皮在癢說的那樣了,但是看過這些機密檔案,你們就可以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駭客…】董欸享受先知的快感,悠然說道。
  【癱瘓各國重要機構還不夠絕啊?他到底還做了什麼事?】皮在癢還沒看到資料,先插嘴問。
  【他所能做的,可不是只有癱瘓啊~】董欸冷笑,望著窗外,又開始裝憂鬱。

*****************************************

  【你知道,什麼是最GY?】
  【那就是~一個正常人,待在一群GY人之中啊~】他抱頭痛哭。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羽奇 的頭像
羽奇

羽奇天下

羽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kc2977359qj
  • hi 喜歡喔
  • ^^

    羽奇 於 2011/04/23 07:52 回覆

  • kkm29775466g
  • hi 喜歡喔
  • ^^

    羽奇 於 2011/04/23 07:52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